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儿子冤死 儿媳致残 八旬老人海外求救

沈铨先生征集签名营救被迫害致残、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的儿媳妇罗芳 (图片来源:明慧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9月19日讯】“满心希望看到儿子,但是到最后一刻警察却说,儿子一年前就没了。我当时就懵了,但是我挺住了,没倒下,而我老伴却昏过去了。”沈铨老先生在美国新泽西州一老年公寓对记者说:“儿子死了,儿媳妇被迫害得下肢瘫痪,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现在还在狱中,而她腹中的胎儿也没了。”

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沈铨先生,多年来在美国以向公众征签、向国会议员呼吁等方式,把当时年仅三十多岁的儿子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身亡、儿媳妊娠八个月被迫流产、遭注射不明针剂致残、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等惨剧向公众曝光,并呼吁各界关注,帮助营救已经被非法关押九年多的儿媳罗芳

回顾爱子被害、儿媳遭难的经历,听闻者多有不忍。但是坚强的老人家还是给记者勾勒出了惨剧的梗概。

难过的年

沈铨老先生的小儿子沈立之,出生于沈阳,个头一米八,非常帅气,就读的是东北工业大学,攻读机械工程,毕业后在一家汽车公司任工程师,待遇很高。也许是因为受父亲长期参与国外引进工程项目、拥有较好英语环境有关,沈立之特别喜欢学英语,其精通英语的水平之高,以至于后来他决定辞去令人羡慕的金饭碗,专职开班教托福。他跟东北工业大学合作,由该大学负责提供教室,沈立之负责教学。

由于“文革”期间受迫害,沈铨先生落下一身疾病。为了祛病健身,沈先生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气功。有些功法确实有些健身效果,但是总也不够满意,所以他总是不断的寻找。只要是听说有好的功法,沈先生总是不愿错过。受父亲影响,沈立之在大学学习期间也开始练气功,经常把自己知道的功法介绍给父亲。

一九九八年沈铨老先生在美国探望大儿子期间学习了法轮功,认定找到了高德大法。几乎同一时期,儿子沈立之在国内也找到了法轮功。就这样,父子成了同修,开始了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历程。遗憾的是,等到父子相见的时候,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开始了。

跟绝大多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在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诽谤、迫害法轮功之后,沈立之和罗芳这一对分别来自东北和西南的法轮功学员,也到北京上访。上访期间,两人相遇、相识、相知,喜结良缘。二零零零年底,由于在沈阳经常受到警察的骚扰,沈立之与妻子去了四川省乐山市,定居在沙湾区,与成都一家大学合作,继续从事托福教学工作。

“孩子跟罗芳恋爱、结婚,我很满意。罗芳我接触不多,但是看的出,很能干。她也是一直在追求修炼,在修炼法轮功以前,跟我们父子一样,也是尝试过多种气功,最后找到了法轮功。”

“我在乐山时跟罗芳一起去成都送过一次法轮功真相资料,不曾想陷入便衣的陷阱。好在罗芳非常沉着、智慧,我们最终平安返回。”沈老先生欣慰又自豪。

二零零二年过年时,沈铨老夫妇来乐山跟儿子、媳妇团圆。二月一日这天,小俩口去成都办事,却一去不返。不用说,他们一定是被警察抓走了。没有人告诉他们儿子、儿媳被关在哪里,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儿子、儿媳犯了什么罪,就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当局完全不讲法律手续了。到公安局去找,警察说根本没有这两个人。人生地不熟的,沈铨老夫妇完全不知怎么办。万般无奈,老俩口离开了乐山。

成都看守所交出的死亡证明

被绑架之后,儿媳罗芳因为怀有身孕而在当年五月份获得释放,但是儿子仍然没有下落。后来沈铨把儿子的照片拿给迫害法轮功的成都市“六一零办公室”的警察,要求他们核查沈立之的下落。

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得到了消息,说是找着了。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从沈阳赶到成都的沈铨老夫妇满怀希望,以为总可以见到儿子了。按照警察的要求,他们在成都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等着。突然进来一帮人,一个领头的自称这帮人对沈立之的事情负责。

“沈立之呢?”沈铨老先生疑惑地问道。“他一年前就死了。这是医院的证明。”那个领头的警察拿出几张纸,冷冷地说。“一年前就……”,沈铨僵在那里。沈夫人昏了过去。最终,老俩口见到的是儿子的骨灰盒。

“他们给我一个名单,说是处理无名氏后事人员的名单。他们把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害死后,说是无名氏。”

“病危通知书写的日期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病情是‘全身衰竭、肝衰’;死亡通知是三月二十六日。”

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病危通知书”  (图片来源:明慧网)
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病危通知书” (图片来源:明慧网)

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死亡通知书”  (图片来源:明慧网)
派出所出具的材料——沈立之的“死亡通知书” (图片来源:明慧网)

沈先生说:“但是没有人告诉我真实情况。”

根据这份“处理无名氏后事人员名单”,对沈立之的被害负直接责任的是:
副所长魏立新
医生李思明
检察官阚玉萍
检察官刘宇
市“六一零”办田新明(按照该人给沈铨先生的一份收条的亲笔签名,该人属成都市公安局一处,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姓名为田新民。)
市“六一零”办尹征
民警吴银汉

据悉,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沈立之夫妇在成都坐七十五路公交车时,被成都营门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借口俩人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关入成都看守所,遭到成都六一零办公室警察田新明等人酷刑折磨,沈立之于三月三日下午在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死亡。

惨剧还在继续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在沈铨老先生拿到儿子骨灰盒的时候,儿媳并不在场。原来,罗芳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再次被非法抓走,饱受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成都龙泉区的滨江女子监狱。而她腹中的胎儿,早在五个月前,也就是在妊娠八个月的时候,在警察的强力干预下,流产了。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为了迫使罗芳放弃修炼法轮功,成都市郫县看守所在酷刑折磨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竟然给罗芳注射一种不明针剂,导致三十几岁、风华正茂的罗芳下肢瘫痪,无法站立,只能用双手扶住两个小矮凳在地上挪动。

罗芳被关进四川省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十二监区三分队。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不能站立的罗芳被犯人背到滨江女子监狱(原川西女监)十二监区继续关押。刚入监时,罗芳拒绝报数,被恶警迫害:每天罚其在警察办公室外的过道坐着,从早上到晚饭后,其间不许进监室休息。

儿子没了,媳妇坐了牢,年近八十的沈铨夫妇日子越来越艰难,只好投奔定居美国新泽西的大儿子。在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联合国特派员与“保护言论自由”特派员及“法外处决、即审即决和任意处决问题”特派员联合向中国政府发出信函,特别关注法轮功学员沈立之、罗芳夫妇遇害案。

来到自由的国度,享受修炼法轮功的美好,沈铨先生更加惦记原本能干过人、现在身残无助的儿媳。于是老先生把儿子、媳妇受害的情况写成征签信,一有机会就在公开场合征求民众签名,向公众呼吁支持营救罗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已是寒冷的冬季,狱警不让法轮功学员将衣服晾晒在露天坝,室内也无绳索晾挂。一日,恶警李琼芳检查监室卫生时,看见罗芳将洗后的衣服挂在床头,即命令罗芳把衣服藏起来,被罗芳拒绝,李琼芳就扔掉了衣服。罗芳提出抗议,恶警李琼芳把罗芳双手铐吊在十二监区五楼办公室外的铁栏杆上,脚尖刚触地的吊铐两个小时,吊铐后又将其关小间禁闭一个星期。犯人看见都愤愤不平,直骂警察没有人性,太残酷了,连残疾人都不放过。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家属追问狱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汇给罗芳一百元的汇款为何她没有收到?这一下恶警吃钱的黑幕曝了光,惹恼了恶警廖小华、张庆芳、廖庆芳、王先平等人,她们借口罗芳不遵守监规、不穿囚服,将罗芳的头使劲按到地上毒打,叫刑事犯对着罗芳的头吐口水,咒骂,对罗芳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身心迫害。

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罗芳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在七年里只获准三次探视自己的女儿,三次探视的时间共计不到三十分钟,中共恶徒们居然还厚着脸皮,四处扬言说他们如何如何对罗芳好!

在美国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沈铨老先生拜访国会议员,请求支持。由于沈先生不懈的努力,来自新泽西的国会参议员罗伯特.曼尼德兹(Robert Menendez),在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写信给中共驻美国大使周文重,要求中共释放新泽西居民在中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拘押的亲人。十月一日,国会议员罗德尼.弗瑞凌哈森(Rodney Frelinghuysen)先生专门就沈铨一家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一事,分别致函中共总理温家宝、四川省省长蒋巨峰、四川省司法厅厅长刘作明和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谴责中共虐杀沈立之、注射毒针致残罗芳,深切关注罗芳及其他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和安全,并要求立即释放包括罗芳在内的他选区内居民的亲人和朋友,保障他们的信仰自由。

“因为她拒绝‘转化’,警察就不让家人探视。没办法,家人只能站在监狱的大墙外面,远远地往里看。偶尔能看到她残疾的身影,但是却无法跟她说话。”沈老先生说,这是最近一次从国内得知的关于罗芳的消息。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09-19 1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