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女经理柏根娣:我差点被活摘器官

家住上海市徐汇区乐山路的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在劳教所差点被活摘器官。(明慧网)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孟飞综合报导)家住上海市徐汇区乐山路的柏根娣,曾是北京石油部的人事干部,东海石油的中层干部,后转三产去某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她曾数次被非法劳教,累计达九年半。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与友外出时,她再次被漕河泾警察绑架,至今仍被非法拘留。柏根娣是上海市首位被投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据她回忆,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她差点被警察送去活摘器官

被诬陷“动员大学生上访”柏根娣两次被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柏根娣因去万体馆晨炼,被关在徐汇区公安分局滞留室四十八小时。同年十月,当局以怀疑柏根娣动员上海交大学生上访为由,将其劳教两年。她是上海市首位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至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她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柏根娣二次被非法关押于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期间,一直被迫高强度的劳动,每日十八、九个小时。因睡眠少,有时甚至站着都能酣睡;夏天,被迫在室内四十度以上的高温下,用电热器加工小彩灯,此情形下,曾九天不许其洗澡、换衣,整个人都臭了,破旧的衣衫湿了干,干了湿成了硬壳;狱警剥夺其接见家人的权利、也不许家人送物、不许邮信,来信被扣押;每日只给两餐,每餐只有一两饭,几片菜叶为汤,柏根娣饿得骨瘦如柴。

2005年6月在看守所里 险些被摘除器官

二零零五年零六月十六日,柏根娣与姚玉花(法轮功学员)被徐汇区警察在地铁站绑架,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二十九天,柏根娣绝食、绝水十二天抗议。她手足被二十四小时绑在光板床上,赤裸著下身,大小便都不松开,排泄物直接从板上的洞中流入桶内。

在柏根娣绝食期间,医生并没有采取灌食的方法,七天后护士们嘀咕:这样下去真要死人了。第九天,医生从柏根娣身上抽了几大管血化验,并详尽询问了柏根娣及其家人过去的健康情况。第十二天,柏根娣意识到不能就这样死去,自己还有责任告诉更多人真相,于是她决定停止绝食开始进食。谁知医生赶来大发雷霆说:谁给她吃的饭!当时柏根娣对医生的反应十分不解,但后来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被揭露后,她才明白,自己险些被摘除器官。

关“禁闭”四年半 不许洗澡、如厕、遭性虐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上海六国峰会”前,柏根娣与其他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抓捕、抄家。柏根娣在徐汇区看守所关押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在被非法关押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期间,因不穿囚服、不戴号牌,被关禁闭间(小号)四年:狱警不许柏根娣洗澡、洗衣服、不准去厕所如厕,甚至不供饮水;因柏根娣常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和包夹常用布条勒其嘴,或在嘴里塞上短棍再用封箱带绕头几圈、每次都连续迫害多日。因口中有物不能闭合,至口水日夜流淌;反复遭“束缚铐”酷刑,一上就是三至七天;警察还利用包夹对未婚的柏根娣进行性虐待。她慈悲告诫包夹她的人说:“你们也是女人,怎能如此作贱自己?你们这样干恶事,真正受害的是你们,我不忍看你们将来受地狱之苦。”

认识柏根娣的人都说,她生活简朴,对人和善体贴,她心中只存爱人、救人的心,唯独没有她自己。这样的好人遭受这样的冤屈,天理不容啊!

(责任编辑:贝利)

评论
2012-11-19 4: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