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的命运

姜维平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2年09月27日讯】海内外有关薄熙来命运的议论,呈现两极,一派称他将面临司法审判,一派称会软着陆,我的观点一如既往,从无改变,既使是在监禁中我也坚信,像他这样的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官员,虽得志于一时,必将落进法网,如果说以前的“切割说”还有点谱的话,现在,当新华社记者李斌和杨维汉的报导出笼后,已足以印证了本人9月5日在题为《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一文中的分析。我们不妨解读一下官媒这篇长文的潜台词,也就知道了薄熙来的命运。

抛掉包袱,审理王立军

报导说,2012年2月6日至7日,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事后,侦查机关依法对此进行调查。6月30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依法终止王立军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资格。2012年7月22日,经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王立军因涉嫌叛逃罪由成都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8月2日侦查终结后移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王立军涉嫌徇私枉法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于8月2日移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王立军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四川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分别于8月8日、9月1日移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由上述事件时间上的清晰描述,我们看到,王立军在逮捕前的处理非常慎重,也存在一些争议,时间长达5个多月。此间主要是薄熙来的权力及人脉关系影响了审理进程,毫无疑问,由薄操控黄奇帆通过风凰卫视放风搅局而难以自圆其说,能否公正处理王立军的前提是,要不要拿下时任政治局委员和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而中南海权力核心一旦统一了思想,在3月15日对薄做出停职调查的决定,就抛掉了大包袱,7月22日批捕,11天之后,即8月2日就侦查终结了,也就是说,没有调查王在重庆任职以前的任何问题,其中包括枉法和贪腐,为什么?笔者认为,第一,时间紧迫,胡温面临世纪权力交接,不想把问题留给习李,更不要影响众人瞩目的18大如期举行;第二,王的徇私枉法罪,判逃罪等四项足够他喝一壶的,既然对美领馆有承诺,判他无期徒刑足够了,何必再深挖而牵扯更多的辽宁人?第四,海外多有共青团派在辽宁大本营点火内斗的舆论,中央想显示公正,王要避嫌,也不便提及以前的罪证;第五,王立军毕竟有检举揭发薄熙来和谷开来罪行的重大立功表现,给他及家人留点奶酪,也是宽慰。

罩在雾里,却比谷案要清晰

新华社的报导说,9月5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立军涉嫌犯罪提起公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9月17日,王立军涉嫌叛逃、滥用职权案因涉及国家秘密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9月18日,王立军涉嫌受贿、徇私枉法案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3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其中副院长钟尔璞担任审判长;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昕等3位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亲属、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部分群众旁听了公开庭审。

从审前的公告和庭审后的视频看,较之谷开来和张晓军杀人案,王立军案思路相对明晰,官方明确陈述此案分成两部分,上半场是公开审理,下半场是不公开审理,不论如何,在司法并不独立的中国,都在官方的严密操控之下,也在官媒的语境之内,其主要的问题是,在“强人政治”消失之后,集体领导的制度要求走程序,像薄熙来这样的高官和红二代涉嫌犯法,必得中全会讨论通过,必得经得起党内各派的指责和时间的考验,而谷张案,“四大金刚”案,王立军案,其实都是一个案:薄熙来杀人贪腐集团案,只是胡温为了安抚党内各派,统一思想,稳定大局,在权衡和考量,妥协和包容,但又不能失去原则而已。一些明显地与薄关系密切的人被切割脱身,正是基于此,外界多有议论也在情理之中。

庭审透露重大信息

报导在描述王立军的简历之后说,2007年底,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与薄谷开来(已判刑)结识。后王立军被调往重庆市,先后担任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党委书记、局长,副市长等职,一直与薄谷开来一家来往密切。这是真实准确的,据辽宁新闻界消息人士称,王从辽宁空降重庆与谷开来有关,薄自称打黑由谷提供法律咨徇,而“唱红打黑”的策划班子,主要幕僚就是杀人犯谷开来,薄在大连就是一个惧内听话的官员,在外一言九鼎,在家听命于老婆,也就是说,谷开来干政特别厉害,正因为王在重庆三年官升两级,是谷帮了大忙,所以,她才敢与王直言商量谋杀海伍德的事。而王后来退出是谷同意的考虑,与其让王参与,不如让他利用权力暗中遮掩和包庇,但低智商和狂妄自大的薄谷,不知道王立军是脚踏两只船的人。他们是互相利用的哥们,是杀人贪腐集团的成员,互相之间没有真实的感情,必将时过境迁,反目为仇。

新华社的报导说,王立军私自进入美领馆滞留事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对其反映的薄谷开来涉嫌杀害英国公民尼尔‧伍德的问题高度重视,成立复查组,依法复查并侦破了“11‧15”案件。王立军的揭发检举,客观上对侦破“11‧15”案件起到重要作用,我注意到“客观上”三个字的份量,也就是说,王立军检举揭发薄谷问题,不是出于公心,也没有及时,而是为了保命和报复,但历史事件不在乎动机,而在乎客观上的积极作用,如果王不私闯美领馆,引起世人关注,凭着薄熙来的红色背景和表演天才,谁有能力阻他上升?他一旦大权在握,中国必将是“二次文革”,而外商生命都不能自保,如何在中国做生意,经济形势如何不受影响?这一信息显示中共高层既担心法制环境因官员乱法而恶化,也忧虑经济崩溃而社会动荡。因此,派系内斗的焦虑和考量已退居次位。

薄熙来案浮出水面

如果说以前的谷张和郭维国等“四大金刚”庭审,有意回避了薄熙来,那么,这次对王立军的庭审,就洞悉了薄案的走向,除了没直呼其名之外,什么都展示出来了。

报导说,为何还要起诉王徇私枉法?王立军和薄谷开来一家的矛盾是怎样产生并逐步激化的?是什么原因促使王立军叛逃?根据记者旁听法庭公开审理情况、媒体通气会和办案机关介绍,王立军案件的全过程和关键点逐渐明晰,接着陈述了许多细节,笔者认为,一件重大的历史事件,成败均在于细节,已被停职受审的薄熙来,已难逃法网,不是判不判他的问题,而是杀不杀他的问题,不是对立派要灭他,是他触犯了党纪国法。

我们不妨沿用这些细节分析看看,—是徇私枉法。报导说,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其子人身安全。2011年11月12日,经与薄谷开来等人商议,王立军以尼尔‧伍德涉嫌毒品犯罪为由,安排对其实施监控。

对此,我的质疑是,薄瓜瓜如果没有其父的靠山,他能和海伍德做什么生意呢?联合国供应基地放在重庆江北区里,立项,地皮审批,规划设计等等,都离不开权力,爱子心切和爱财如命的薄熙来难道不知情?假如海伍德与其撕破脸皮,要威胁和绑架他,难道薄熙来不知道?依薄熙来霸道的坏脾气,岂能不下令太太杀死他?而杀其灭口,对薄来说,事关重大,也是轻而易举,他为了保官,别无出路。

报导说,11月13日晚,薄谷开来、张晓军(重庆市委办公厅原工作人员、薄谷开来家中勤务人员,已判刑)在重庆市南山丽景渡假酒店将尼尔‧伍德投毒杀害。当晚12时许,王立军与薄谷开来通电话,得知其在酒店与尼尔‧伍德见面、喝酒等情况。11月14日中午,薄谷开来在自己住处当面向王立军讲述了其投毒杀害尼尔‧伍德的具体经过,王立军进行了秘密录音。薄谷开来在证词中说:“11月14日中午,王立军来到‘三号楼’(薄谷开来住处),当天见到王立军以后,我详细告诉了他13号晚上我去见尼尔及实施投毒的过程。他让我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今后这事和我无关了,还让我把案件的记忆抹去。我讲我有点担心,他讲过一两个星期就好了。”

我看到有报导说,王秘密录音是不地道,太阴险,这是人们不了解谷,她是一个出尔反尔,经常撒谎的人,她杀了人再翻脸怎么办?了解他的王立军必须这样做,一点也不奇怪,主要的问题是,谷和王及张,作为国家公务员,如此淡定从容地密谋杀人,没有薄熙来的指使,如何了得?这一切都展示在薄熙来所谓的“平安重庆”的谎言中,也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试问,薄熙来敢说自己不知情?

公安堕落成杀人机器

由于薄熙来的权力保护,重庆警方的先天职能已经改变,面对杀人犯,王立军为了升官发财,不仅不查处,而且绞尽脑汁地去竭力遮掩。报导说,11月15日,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亡后,王立军指派与薄谷开来关系较近的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已判刑)负责该案的办理,但没有向郭维国等办案人员告知其所掌握的薄谷开来涉嫌杀害尼尔‧伍德并有录音证据的事实。尔后,王立军又打电话给已到案发现场的分管刑事侦查工作的副局长黄某,要求其返回单位,不再负责该案办理工作。王立军在供述中称:“当时自己的私心占了主导,不想直面这个案件。”

既然王没授意郭副局长做什么,不做什么,那么,经验丰富的警员们为何与王不谋而和呢?报导说,11月16日上午,郭维国、李阳(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总队长,已判刑)、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总队原总队长、渝北区公安分局原局长,已判刑)、王智(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常务副局长,已判刑)做出尼尔‧伍德系酒后猝死的结论,王立军未提出异议。这说明,由于权力没有制约,重庆以薄旨意为上的公安局,变成了国家机器的反面,已堕落成最大的“黑社会”,不是“唱红打黑”,是唱红做黑。用鲍彤的话讲是顺我是红,逆我是黑。

视他人生命为草芥

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人的生命更重要,法律就是要保障每一个人的生命和权利,但自私自利的薄、谷、王、张等,一贯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他人重百倍,当整别人时,薄熙来毫不手软,说“要镇得住坏人”,但他们最坏,等谷杀人犯法,却在庭上大言不惭地说,尊重生命,为什么以前对他人不一视同仁?这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特权阶层的思维定势,起了作用,而体制是滋生他的温床,它们杀人和枉法,严重地破坏了国家的法制。

新华社的报导令人惊叹:11月17日,王立军主动将郭维国等人现场提取的记录薄谷开来到过现场的酒店监控录像硬盘交给薄谷开来。薄谷开来在证言中说:“王立军对我说这是南山丽景酒店的监控录像硬盘,录像显示我去见过尼尔以后,再也没有其他人去过。他的意思是为了保护我。”11月18日,尼尔‧伍德尸体在当地火化。当晚,王立军将该情况电话告知薄谷开来。张晓军在证言中称:“2011年11月18日晚上,王立军给我打电话让薄谷开来来接,薄谷开来接过后说,王立军来电话说了8个字‘化作青烟,驾鹤西去’。”

说得多么轻松啊,“打黑英雄”就是这个德行;高唱为了薄的事业“激流勇退”的谷律师,就是这样的法制观念;大讲“做官要有大智慧”的薄熙来就这么领导重庆, 可以想见这些视他人与民众生命为蚂蚁的官员,多么虚伪而霸道,重庆包装策划虚构的六百个黑社会,既使是被枪毙的陈明亮,樊奇航等,哪一个人比薄谷还黑?难道这不是绝妙的讽刺吗?

反目为仇的原因是互相利用

面对涉嫌故意杀人这样的重案,王立军知情后为何不仅不依法履职,反而故意包庇薄谷开来不受立案侦查?新华社记者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也正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报导说,王立军在供述中称:“到重庆以后,我就经常去薄谷开来家。我觉得薄谷开来对我挺不错的。”我明知该案如果他杀成立,会是重大案件,但为了不得罪薄谷开来,我回避了这个案件。“说句实话,这个案件如果不是牵涉到薄谷开来,我肯定会安排多管齐下,早就把这个案件查清了。”

显然,报导绕开了薄熙来,而留下悬念,也许有人想强迫读者相信薄不知情;也许失去自由后的薄熙来态度强硬,狡猾抵赖;也许薄已如实供认,但党内监察程序未完,公诉人只字未提薄的名字,这就使社会上的保薄派心存希望,也使海内外舆论多有怪论,仿佛薄熙来生活在重庆的真空里,他的太太在玩弄这座山城,这真是人民的悲哀。

不过,文章也披露了王与谷的恩怨情仇。它说,虽然王立军与薄谷开来关系密切,但并不意味着没有矛盾。证据显示,“11‧15”案案发前,王立军和薄谷开来就因为种种原因产生过矛盾。 2011年8月12日,薄谷开来之子薄某某有事想见王立军,王立军人在重庆市区但不想见他,就让司机说自己在万州,结果薄某某在夜赴万州的路上差点出了车祸,薄谷开来因此对王立军很生气。

我想,王立军不想见其子,有点反常,是因为薄瓜瓜是典型的公子哥,和他父亲一样骄横,霸道,欲所欲为。记得90年代中期,他曾有一次举报一辆夜行的汽车从车上丢垃圾,而愤怒地要求父亲,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严惩该工人,下令开除了他。目击者称其有些过分,好像他是王子,拿着芝麻当西瓜。这回还不知道要强求他办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说不定与海伍德有关,大概等审理薄熙来时会揭开谜底。

报导说,“11‧15”案件发生后,薄谷开来担心案情暴露、采取了毁证等一系列行动,王立军对薄谷开来不断折腾、知情面不断扩大产生不满。2011年12月14日,薄谷开来专门设宴,请参与“11‧15”案件办理、替自己掩盖杀人行为的李阳、王鹏飞、王智等人吃饭。这一情节切合谷的思想性格,她胆大妄为,又多疑怕死,她经常自作聪明,弄巧成拙,杀人后原本已由王隐瞒下来,又去宴请他的手下,不用说有杀人案,就是没有,按常理,公安局长也不愿部下与谷开来来往密切,王想把谷控制在自己手中,又驱使下级围绕自己转。所以,必然对谷及公安下属有意见。

王立军在供述中称,第二天,郭维国带着王智和王鹏飞来到北京,我当着郭维国的面把王智和王鹏飞骂了一顿。我认为应该是我骂他们的话传回了重庆。从去年12月14日以后,薄谷开来就跟我变脸了,接触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没有以前热情了,开始对我防备。郭维国、王鹏飞、王智证言也证实了上述情节。这段话,透露出官场的内斗,王去北京见的人未必是薄的同党,他脚踩两只船,为了与薄保距而自救,当面怒斥“二王”,而传言一定进了薄谷的耳中,于是,他们翻脸了,2011年12月底,王立军身边4名工作人员被非法审查。王立军和薄谷开来的矛盾越来越大。

为了要挟和摊牌,王立军决定与主子讲条件,相关证人证言显示,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向当时的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反映薄谷开来在“11‧15”案件中有重大作案嫌疑,29日上午受到其怒斥,并被打了耳光。当时在场的郭维国在讯问笔录中称:“打了王立军,这个矛盾就公开化了。”

双重性格的另一面

由此,矛盾激化后,王立军才回归正确的轨道上。报导说,当日即安排李阳等人重新调取证人证言,妥善保管尼尔‧伍德心血等关键物证,重新整理薄谷开来涉嫌故意杀害尼尔‧伍德的证据材料,并提供了其秘密录音资料。后又将整理的卷宗交由李阳等人转移、保管。王智在讯问笔录中称,1月29日,王立军把我和王鹏飞、李阳喊到他办公室,让我们把“11‧15”案件重新整理卷宗。我们花了好几天时间制作了卷宗。王立军让我、王鹏飞和李阳分开保管,要放在安全的地方。

报导没讲证据放在何处,我推测一定放在薄熙来对立派的某官员家中,否则,薄谷不会不追查和销毁。接下来的故事人人皆知,但忽略了一个由性格决定的事实,薄熙来过于自信和狂妄,认为抓捕王的手下,诬陷他们轻而易举,而暗杀他或逼其神经病住院,也不在话下,根本没料到口香糖粘在脚上,他自己最终倒下了。

至此,人们看到王立军双重人格的另一面,无原则地讲义气,确有一批铁哥们,庭审中所言及的同伙是王鹏飞,还是李阳,他给美领馆的电话号码就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但文字中未提,是为了缩小打击面;他身边的3名工作人员被非法审查,使他十分生气,表明他够朋友;薄的肆意妄为,使他看透了薄的本质,也动摇了对政府的信心,面对杀人如麻,善于表演的薄熙来,深知处境危险,他没自杀,也不甘屈服,只有叛逃保命。这是出于本性,但客观上帮助上级查清了谷开来杀人案,也终结了薄熙来在重庆的统治,无疑地他以夜奔美领馆的举动震惊了世界,如果中南海领导人能够抓住时机,进行政改,就可以举一反三,和平民主转型,因此,薄熙来给王局一个耳光,掴醒了沉睡的中国,不能靠毛式的阶级斗争的办法解决社会矛盾,必须要有新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讲,王立军之举影响深远。

薄熙来有可能面临死刑

新华社的报导说,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在公诉意见中指出,被告人王立军的犯罪行为社会危害严重,教训令人警醒。作为公职人员,应当严以律己,清正廉洁;作为执法人员,更应坚守法律信仰;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树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没有特权、制度约束没有例外的观念。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今天,无论是谁,只要触犯了法律,都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我想,这一原则尤其适应薄熙来,随着十八大临近,王案了结,这幕大戏的高潮迭起,已无悬念,薄熙来将先双开,后再严判。

有几个关键问题,第一,有无证据足证他是杀人主谋?在谷的审判中曾提到重大立功表现,在王立军的庭审中也是如此,显然,薄熙来再巧言善辩,也要露出狐狸的尾巴;如果他策划授意他人杀害了海伍德,就谁也保不了他;第二,有无贪污受贿的问题,这不用怀疑,肯定有,而且数额惊人;第三,徇私枉法和滥用职权的罪责也逃不掉,人们无法接受荒谬的结果:他老婆杀人,贪腐等事都不知情,他的下级枉法追诉,他也没责任;他非但不处理谷开来,反倒殴打公安局长,下令拘押王鹏飞等警员,难道不犯法?第四,多年来在官场,他得志太猖狂,作恶多端,罪大恶极,不仅得罪了很多同僚,而且忽悠了老百姓,只要尽示他的腐败丑闻,就立即墙倒众人推,他必得判极刑,否则不足以平民愤,如果处死,就为“薄熙来杀人贪腐集团案”画上圆满句号,也为依法治国树立了榜样,更为第五代领导人的执政扫清了道路。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2-09-27 3: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