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见证“保健”神迹

归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今年六十八岁,中医副主任。十几年没见过面的人都惊讶地问我:“你咋越活越年轻,走路那么轻、那么有风度,哪像快七十岁的人哪?你是中医师,给我们讲讲怎么保健的。”

我告诉对方:“要想和我一样,那就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当然就出现神迹。”我从九六年学大法以来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片药。

生老病死这是人的规律。以前我为名、利、情争争斗斗,四十多岁时就病症满身。贫血,只有七克血(正常十二克左右)、心脏大,肾盂肾炎、低血压,有时昏倒、有时不明原因高烧。十几岁时就满脸雀斑、四十几岁就满脸小细皱纹,口舌耳都淡白无血色、面色萎黄无光泽,面部肌肉下垂,用我二姐的话说:“老妹子,你才四十多岁简直像个小老太太。”

学大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看淡并去掉了很多执着心。逐渐我脸上雀斑没了,没有老年斑,脸上白里透红光亮,皱纹很少很少,所有疾病都没了,家族性遗传白发,现在从根上也变黑了。

学大法后,我看病一不收红包,二不该开的药不开,三能开小方不开大方,四能用便宜药不用贵重药。为患者着想,并且堂堂正正地告诉患者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的患者说:“我见过传单,但没见过大法弟子,这次见到了。”也有的说:“我知道你是修大法的,我们就奔这个来的。因为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也有的说:“看到您这么年轻、这么精神没有病,又善良可亲,我们都想学大法了。”听到这些我以我是大法弟子而自豪;以我有最最伟大的师尊而骄傲!

患者身上的神迹

例一:大约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所在医院西医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我姐(许老太)八十二岁,得肺癌了,西医没办法,你能否用中药缓解症状?只要她不痛苦就行了。”我马上答应去了她家。给许老太号完脉后,我告诉她吃药效果也不一定好,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你要诚信会受益,就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迫不及待地说:“我信!我信!”当时她的几个儿女都在场,我就开始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当场就明白了,也有以前就明白了。

吃几付药后,许老太什么症状都没了,许老太不想吃了,但女儿不让,我就告诉她看师父讲法录像,一天看一讲,许老太点头答应。又过了一个月,许主任打电话说:“我姐肺癌奇迹般好了,你医术太高了!”我在电话里说:“我没这本事,是我师父救了她。”我还告诉她把以前所有化验CT片子和现在的都拿来我看,现在全部正常,CT片子只是肺纹理增多,均属正常,她的子女们都亲眼见证大法的神奇。

例二:二零零三年一名病患家属找到我,请我给他母亲针炙。我去她家看到她母亲是个胖老太太。七十六岁了,左侧肢体不能动,得的是脑血栓。我给她针炙,留针时间,她女儿说:“我母亲住院从三楼到二楼,请大夫针炙给五十元一次都不干,我就让母亲出院了,只好麻烦您了。”我说:“那我就收十元,连车费在内。”她女儿很惊讶,说:“不行,这只够打车钱。”我说:“我坐环路车。”我告诉她:“我是学法轮功的,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人,遇事为他人着想,有了问题找自己,病人有病到处需要钱,我就象征性收点就行了。”接下来给她们讲“四二五”真相,讲天安门伪案真相,讲修大法的美好,她们认真的听。半小时后启针,我握老太太左手腕部说:“你的手能动,你动一下。”她的手就真能动了,家人都乐坏了。我第二天去针炙,她女儿说:“你走后,别人谁让她动动手,她也动不了,太神了!”

他们亲眼看到了听到了大法的美好。老太太说:“我皈依了,能不能学?我胳膊抬不起来能不能炼功?”我看到她屋里一大堆佛教的书和录像带,我告诉她把这些东西送庙里就可以,左胳膊能抬多高抬多高,只要你心诚师父会管你。母女俩当时就学功又请了大法书。老太太偏瘫好了。母女俩都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有一天她们母女俩去洗澡,她母亲先走,女儿锁门时,听“扑通”一声,回头一看老太太坐在水泥地上,她女儿赶紧扶起老太太,问:“摔坏了没有?”老太太说:“没事。”走到澡堂一看,连一块青都没有。老太太说:“我当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看见一个金黄色的蒲团,接着她慢慢的坐在地上。”女儿感叹地说:“那么胖的身体一下摔在地上,要不是师父保护,那就瘫痪了。”

这样例子很多,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例举了。

实践证明中国传统中医也是无边宇宙大法最低层一部分,只要诚信大法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因为法轮大法是最高的科学。

--转自正悟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戴宜葳是一个出生在台湾的女孩,她考运奇佳,越大考试运气越好,高中、大学就读的都是人人称羡与赞叹的台湾最好的学校--台北市立北一女中和台湾大学。出国留学一帆风顺,可是这一帆风顺的人生在三十岁那年,突然来了个大逆转。
  • 修炼法轮大法得福报,常有耳闻。居住在台湾最南端恒春半岛的法轮功学员戴斐娜女士提到,她曾身患绝症,修炼法轮大法后从死亡边缘被救了回来,后五年内又平安躲过了两次大水洪灾、一次巨大地震。邻里们见证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中保平安的神奇事迹。
  • 修炼前,夫妻俩常为工作或小孩教养问题吵架,公司送来的货有瑕疵或不对,林太太马上一通电话打过去骂人,也会和客人发生不愉快。得法后,夫妻俩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自我要求,冲突或不愉快的场面日渐减少,到现在很难再见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炼人,林先生说:“修炼之前,很担心小孩被社会大染缸污染,担心被朋友同侪带坏,二个小孩都成为大法弟子后,因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导,依循着去待人处事,我不再担心他们会不会变坏,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非常幸福。”
  • 林丽菁有个完整的正常家庭,求学过程顺遂,专科毕业后进入公司上班,老板、同事都很好,工作顺利。可她总是觉得人生很乏味,心中似乎总有解不开的万千愁结。
  • 二姨的“辣”在街坊邻居中是出了名的。在我婆婆的几个姊妹中她最凶,个性最要强,妒忌心又最大,要是有谁惹着她,她可以搭根板凳骂上几天不泄气。她虽然一字不识,但买菜算账比任何人都精明,是绝不吃亏的人。
  • 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岁。一九九七年腊月,我得了肾病,浑身浮肿,经过省各大医院的权威专家会诊,确诊为尿毒症,医院说是治不了了,告诉家属准备后事。当时我四肢肿胀…已经连续八天不吃不喝了,家里人把寿衣都给我准备好了,我躺在炕上等死。
  • 我今年61岁,是2010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虽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还悟不到,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在我身上不断展现。现在写出我的亲身经历,目地是揭露中共媒体制造的谎言,让人们正面了解、认识法轮功,摆脱疾病的折磨,从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围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说:“咱们做事不能昧着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说!”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肿,脖子、手腕子、脚脖子,凡是身上能转轴的地方都红肿,脚脖子肿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肿得看不见腕骨,膝盖肿的像葫芦头一样,脖梗子硬得像木桩子一样,看东西大转身,右半身肌肉萎缩,心慌,气短,出冷汗,手脚冰凉,医生说这是“不死人的绝症”,只能吃药维持,在医疗界也没有医疗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长出了新肉,现在各种农活都能干了,不但没有衰老,反而还年轻了许多。我的康复震撼了街坊、邻居和我的亲人们,他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我全身病痛…拄着拐杖给学生上课,离退休还有五年就没法工作了。当时的感觉死神随时在伴随着我,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这些疾病陆陆续续都没有了,全身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轻松幸福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看到我的变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后也走进来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也是无病一身轻。我俩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岁。炼功前我的体质很差,人倦怠无力,消瘦得厉害,胃溃疡和胃下垂,去过几家医院诊治,化验单子合起来有百张之多,还在市医院住了几次医院,但一直治愈不了。那时的我常常头晕眼花,走起路颤颤巍巍,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说在阳间的日子屈指可数了,而我自己也觉得走到了生命尽头。在我走投无路时,有人介绍我修炼大法,并捎来一本《转法轮》。记得接开宝书的霎那,我的身体猛然颤动了两下,眼前呈现一片金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