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镜:共产迷信

古镜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9月28日讯】在中共党文化的语境中,“迷信”是一个杀伤力极大的名词,令许多大陆人唯恐躲避不及;如果哪个人的行为或思想与迷信挂上了钩,那就是与愚昧、无知、落后、原始划上了等号,成了众人嘲笑与歧视的对象。这个名词同时还是一顶政治帽子,一旦谁要被中共扣上了这顶帽子,轻则被大肆批判、诬为“牛鬼蛇神”,重则是社会主义的敌人,招来残酷的打击甚至是肉体上的消灭。在毛泽东时代,多少中国人是闻“迷信”二字而色变,多少民间传统被当作迷信破坏!直至今天,迷信依然像一道魔咒紧紧的束缚着无数国人的心灵。

那么什么是迷信呢?迷信真的就这么可怕吗?迷信就一定是错的吗?其实迷信,就是着迷的相信某些事物或人物而已,迷信本身并无是非善恶之分,更不是洪水猛兽,而迷信什么才是最关键的。一个人如果迷信正义、道德、神佛,必是一个好人、善人;一旦若迷信上了恶魔、邪说、歪理,不是愚人即是恶人,对人对己都将是一种灾难。从另一角度说,人间就是一个迷的空间,许多事物人们都看不到它的根源。正是因为有迷,才有信与不信之分,如果没有了迷,也就无所谓信与不信,因为都看见了谁还不信?所以,迷信是人间的一种常态,不管你信什么学说、宗教,都是迷信,一个完全破迷的人就不会是一个凡人了。

由此可以看出,迷信一词本是一个中性词汇,迷者,着迷、痴迷也,其顶多是反映了人对一些事物的感情倾注。而大陆人头脑中对迷信的负面印象,其实是中共的洗脑所致。中共利用其喉舌媒体、街头标语还有教科书等文字工具对迷信一词进行恐怖渲染与妖魔化,然后把其扣到神佛信仰与传统的文化思想、科技方术与相关从事者的头上,即所谓的封建迷信或宗教迷信云云。通过对他们残酷的批判与屠杀,给这个词注入了许多不良信息与血光暴虐之气。这样迷信就成了中共的一根打人棍子,既可以蛊惑人心、恐吓民众,也能用来歪曲传统文化、打击神佛信仰。

通过几十年的宣传蛊惑,在许多中国大陆人的头脑里,迷信就是科学的对立面,二者好像是水火不容的,是真理与谬误的划定标准。然而这种划定标准是根本就不成立的,人们迷信的事物不一定就是错的,而科学也不是真理,其本身也是在不断对现有理论的否定中获得发展。那些动辄就指责他人迷信的人,好像自己什么都明白,其实他自己也是一个迷信者。其只不过是用自己迷信的东西为标准来衡量别人的迷信,这些人在嘲笑传统文化是迷信,讽刺宗教信仰是迷信的时候,可怜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早已被中共灌输了另一种迷信,这种迷信笔者称之为共产迷信。

所谓共产迷信,就是中共灌输的一种迷信,或者是对中共及其马列邪说的迷信。一旦人们被这种迷信蛊惑,其表现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理智混乱、认知分裂。他们往往自以为是、正邪不分、善恶颠倒、助纣为虐,结果只能是害人害己。如果说正教信仰是教人信奉神佛、真理、善良、道德、正义的话,共产迷信却让人诽谤神佛、抛弃善良、不讲道德、罔顾正义,使人迷信恶魔、金钱、情欲、暴力、谎言。在中国大陆,共产迷信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对毛泽东的迷信,二是对中共政权的迷信,三是对科学的迷信,四是对无神论的迷信。靠这四种迷信,中共牢牢的控制着大陆人的思想、左右着他们的行为,把他们异化成一群没有正常思维的共产奴隶。

对毛泽东的迷信是共产迷信中最为疯狂的,至今依然有庞大的市场。在长达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全国民众一边在疯狂的砸烂神庙佛像、批判神佛信仰为迷信的同时,一边疯狂的制造对毛泽东这个杀人恶魔的崇拜。在历史上,中国人崇拜神佛、崇拜圣贤,却少有崇拜帝王的,更不会崇拜一个杀人如麻的魔王。而中共却成功的让大多数中国人失去了对是非的判断,把一个屠杀了上千万同胞的恶魔当作神一样供在家里,早请示、晚汇报。人们捧着红宝书,戴着毛像章、喊着毛万岁、唱着颂毛歌、汇成红海洋,买东西要先背诵毛语录,写信要先颂毛万寿无疆;当时没有人认为这是迷信,但它比毛批判的搞迷信还要迷信一万倍。与传统神佛信仰相反的是,毛信徒们是经常用作恶来表达其对“伟大领袖”的无比热爱。

毛泽东思想一夜之间就变的无所不能,不仅能造出卫星、原子弹,还能让水稻亩产十万斤、棉花长的像大树,更能让山河移位、太阳无光。同时毛思想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取,让美帝发抖、苏修心慌,毛思想还可以用来指导杀猪、养鸡、放牧、治病等等,大概除了不能当饭吃,什么都能。然而中国在毛泽东的祸害下,在毛思想的黑光笼罩下,被整死了八千万无辜民众,被砸烂破坏无数的文物古迹,国家也被整的一穷二白,经济濒临崩溃。就是这样,毛还成了无数民众心中的大救星,它的思想依然光芒万丈,直至今天还照耀在众多毛左们的心上。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迷信?其登峰造极式的荒谬大概是自地球诞生以来的仅有吧,也让正常社会的人们感到不可思议。上世纪的希特勒虽然也曾经赢得过许多德国人的崇拜,但它好歹也在执政初期创造了经济奇迹,给德国各个阶层都带来了实惠,用中共的党话说就是:“让德国人站起来了”,并且它并不迫害本民族人。而毛泽东自其篡政伊始,带给中国人的就是贫穷、灾难、死亡、恐惧、饥饿、愚昧,中国人在其眼里,连狗都不如。如此一个至邪至恶之徒,人人可得而诛之的国贼竟然让许多中国人顶礼膜拜,真堪为华夏之万古一耻。这种迷信已超过了一般迷信的范畴,在传统文化看来只能是中邪了,毛信徒是被魔鬼附体的一群人。

中共在煽动对毛疯狂迷信的同时,也不忘强化民众对其党的迷信,党在许多人心里几乎成了真理的化身。这些人对天理不容、反天、反地、反人类之类词汇已没有什么感觉,但对于反党、反社会主义之类言辞,却异常的敏感,或恐惧或愤怒;谁要是说中共不好,有的就像咒他全家一样马上跟你急。 “党叫干啥就干啥”,“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对一个政权迷信到这种程度还能是一个正常人吗?他们对中共的迷信,更主要的还是体现在对其谎言与暴政的迷信上。

尽管中共对中国人撒了N个弥天大谎与愚民小谎,但是很多中国人是永远不长记性,几十年来前仆后继的对中共的谎言着迷。中共的媒体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从来就没有质疑的习惯,好像他们大脑里的那根经被中共抽掉了,也有的是在潜意识中根本就不敢质疑。这种对中共谎言的迷信,使得中共对国人的欺骗每每是轻而易举的成功。五十多年前的大跃进运动,四千万农民被慢慢饿死;中共只用“三年自然灾害”这样一个侮辱所有中国人智商的理由就蒙混过关,有多少人对之深信不疑,恰似一群脑白痴。

十三年来,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诽谤与诬蔑让多少中国人偏听偏信,相信了其惊天的谎言,进而走向了与佛法为敌的不归之路。尽管他们曾被中共欺骗过无数次,但还是对其一往情深的相信。识破这些漏洞百出的谎言并不需要多么高的智商,但这并不高的智商对那些中共谎言的迷信者来说,简直是一种奢求了。一个人被别人欺骗一次是天真,两次是弱智,三次那就是可悲了;而许多中国人被中共成功的欺骗了几十年,依然对其谎言痴迷,除了鬼迷心窍,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

自中共篡政以来,许多中国人渐已忘记了什么叫正义,什么叫道义,什么叫邪不压正!残酷的暴政使他们对中共的恐惧逐渐被迷信代替,甚至他们把中共的暴政当作了理所当然,极力维护。“中国人多,没有中共不行”,“中国人坏,没有中共会乱”,“中国民族多,没有中共独裁会分裂”,“中国人素质低,必须中共来管理”,“中共是一党专政,怎么能垮台?”。以上这些言论都是许多大陆愚民们的“共识”,在其对中共暴政依赖的背后,其实是对暴力的迷信。尽管人类的历史早已N次的上演过暴政转眼覆灭的教训,但并不能使他们变的清醒;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热衷于入党,钻进了中共的政治绞命索中不肯出来。

如果说对中共的政治迷信使得很多人正邪不分、善恶颠倒,而对科学的迷信更是让大多数中国人堕落成物质的奴隶,彻底的抛弃了生命的神性。近代从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作为一种探索自然的手段,当然有它实用的一面,但其只是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认识世界,并且只是对事物表相的一种探讨。如果把它任意扩大、推演,作为一种真理来信奉,那其带来的灾难无疑是致命的。从哲学角度来说,真理是本体论,而科学却只是方法论;用中国传统文化来表述,科学只是在术的层面,而真理却是道的层面,术永远也无法上升为道。当人们把这种盲人摸象般的实证科学当成真理之时,那真正的真理就会被其遮掩,人就会被领上歧路。

当今的中国大陆,人们就是在这条歧路上高速前进。尽管中国在科学上只是一个三流的国家,但并不妨碍人们对西方实证科学的无比迷信,科学在这个国家的民众心里,并不是什么理论公式,而是一种宗教式的存在。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披上一个科学的外衣,标上一个高科技名词,就会让人群广泛的接受,即使是毒药也会有人敢吃的。由此滋生了大量的科学骗子(砖家与奸商),御用砖家们靠玩弄几个科学名词来忽悠民众,为党骗人;奸商们以炒作一些科学概念来诈骗钱财,今天让你买这个补身,明天叫你买那个补脑,让你花钱买折腾。

其实这些迷信科学的人,大部分都是不懂科学的,或曰不知道什么叫科学精神,他们心中科学只是被中共灌输的一种观念而已。中共虽然把发展科学叫的震天响,但它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国人明白科学,而是借科学之名行洗脑之实,利用科学来兜售它们的马列邪说以愚弄民众,把信仰、宗教、传统文化等等统统与实证科学对立起来加以批判,以达到其共产魔教的一统天下。这些科学迷信者自以为真理在手,排斥一切不符合其观念的学说、理论,并斥之为迷信。举一个最常见的例子,病人在医院中死亡是很常见的事,医院治死人命的也常有出现,却很少有人怀疑现代西医;而当少数人在练气功时得了病或身亡,马上就会引来无数的口诛笔伐,大呼什么迷信害人云云,他们对更多的人在气功中得到身心的健康是视而不见的。这就是这些迷信科学之人的脑残思维,他们还自鸣得意的把这种脑残称之为理性,真是拿无知当智慧。

当人们都迷信科学的时候,中共也就可以大肆的忽悠民众了。不管是夏雪冬雷或地陷人瘟,它们永远都会有一套愚弄国民的科学说辞,让中国人在温水煮青蛙式的茫然无知中等待灭亡。而其邪恶的无神论也就借此轻而易举的灌输成功了,曾经的神州被它们改造成了一个不信神的国度、一个反神佛的国家;用中共的话来说,它把人们从神权中解放出来了。然而从人们被解放的那一天开始,就被关进了思想与肉体的双重牢笼;在六十年内,被中共系统的屠杀、奴隶、洗脑,成了全世界最贱的民族。但是这一切苦难并不能唤醒许多人的清醒,就是有些对中共恨之入骨的人,只要一提到神佛,他们就会哈哈一笑,口出迷信二字,自称是无神论者,或唯物主义者,或什么都不信。

这些所谓的唯物主义者,或什么都不信的人其实都是迷信无神论的,是一群真正的唯心主义者,一切以他们的固有观念来衡量,而不是以事实来判断。在他们嘲笑别人迷信之时,并没有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迷信之人。他们自认为天经地义的无神论,只不过是中共给其准备的精神鸦片。既然世上没有神佛,那就没有了因果报应、生命轮回、天堂地狱,那生命的意义除了享受当下还有什么?由此罪恶也就在这片土地上像野草一样的疯长起来,造假、欺骗、暴力、淫乱、投毒、乱伦、自杀、拜金、贪权等就像是无神论的迸发症,迅速的感染了全社会,整个国家急速的走向堕落。随之而来的就是层出不穷的社会乱象与频频暴发的自然灾害,然而迷信无神论的人却愚蠢的相信这只是自然现象,不知反省。

以上这四种共产迷信可谓一个比一个毒,一个更比一个邪,而对无神论的迷信则是共产迷信的最核心部分。通过它,中共彻底的绑架了人们的灵魂,让他们主动放弃了神的佑护,而追随魔鬼,走向灭亡。由于迷信无神论,中共党官们才会肆无忌惮的作恶,才会犯下无数令人发指的暴行,连虐尸、贩尸、活摘人器官这些魔鬼行为都能干的出来;也是由于迷信无神论,才会有那么多的民众跟着中共一起堕落,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对“天灭中共”不屑一顾,把三退保平安当成了耳旁风。即使是贵州平塘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天然大字,这一明明白白的天警神示也让他们难以清醒。

其实世上只有正信与邪信之分,所谓的科学与迷信之说只是中共党文化中的洗脑术语,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正信与邪信的区别就在于,正信是圆融的,其在各个层次上都是能相互印证的,是不怕别人质疑的,更不需要靠暴力来推广与维持的。而且正信是能从根本上让人向善,让人心灵升华的。而邪信恰恰相反,是经不住推敲与质疑的,是要靠谎言与暴力来灌输并维持的,它从根本上败坏了人类,让人抛弃人性、追随魔鬼。共产迷信正是这样一种邪恶的信仰,把中国带向了被毁灭的边缘。可悲的是那些共产迷信者,自己搞唯心主义,自己盲从偏执,却嘲笑他人迷信,被中共卖给了魔鬼还在帮它数钱。这正是:

不信正教信魔教,共产迷信逆天道。
为名为利入党团,发誓献身祸自找。
痴迷邪说能上瘾,不信作恶会遭报。
紧跟共妖祸中华,坑蒙拐骗全代表。
今日大法广救度,下士闻道哈哈笑。
一心迷信无神论,长叹愚人难识宝。
拒绝三退失机缘,获罪于天无可祷。
辜负万载轮回苦,无间地狱去报到。


(视频: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1970年在台湾阳明山中山楼的演讲: 中华文化无人可以毁灭,中共兽性不相容。蒋总统说:大陆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人人要做文化复兴的前导。一齐来巩固德性,发挥潜能,以实现三民主义新中国的理想。)

评论
2012-09-28 5: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