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孟奇:中共新领导班子的经济难题

刘孟奇

在经济增长与通膨之外,中共新领导班子最需要担忧的,应该莫过于极端的贫富不均。 (Peter PARKS/AFP)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9月28日讯】中共新领导班子即将接班,但是习近平的背伤虽然看来已经好了,他要面对的中国经济难题却还看不到迅速好转的迹象,而且若不谨慎面对的话,不只是经济上会出现大问题,甚至有爆发社会激烈冲突的可能。

当前中国经济最明显的问题当然是增长减速,而且持续期间可能超乎预期。就在九月下旬,早已跌到三年半来最低水平的中国股市又在一周之间大跌了4.6%。联邦快递集团警告,一些中国经济观察人士完全低估了出口放缓所造成的影响。中国央行顾问也指出,短期还看不出经济增速有回升现象。

单纯的经济增速放缓可能不是大问题,但是目前中国经济面对的,不只是世界出口市场不振与欧债危机阴影,还有国内经济结构严重失衡的问题。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已经达到50%的惊人水平,而不良贷款与产能过剩的严重后遗症则显露无遗。中共新领导班子现在如果想重演一次2009年的大规模刺激计划,不仅财政能力受限,还必须小心地方政府的投资饥渴症又掀起一次支出狂潮,使得经济失衡更加不可收拾。

经济增长不是中共新领导班子唯一要头痛的问题,另一个问题是高通货膨胀会不会卷土重来。今年的经济增长放缓,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中共试图控制房地产市场泡沫与食品价格上涨,这两者已经引起社会高度不满。中共新领导班子不只必须注意出台财政刺激政策会不会又引发一轮高通膨,更棘手的是,美国联准会刚出台了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 (QE3),而上一轮量化宽松政策 (QE2) 以及背后隐藏的汇率战,正是造成近两年高通膨的主要因素。

在经济增长与通膨之外,中共新领导班子最需要担忧的,应该莫过于极端的贫富不均。新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最富的10%的人口掌握了全国56%的收入。从单纯经济的角度来看,这制约了中国经济结构再平衡亟需的民间消费动能,因为穷人根本没钱消费,而缺乏安全感的中产阶级则会压抑消费。

从社会与政治的角度来说,极端贫富差距所导致的尖锐阶级矛盾,无异于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火药桶。保钓游行迅速变质成仇富意味浓厚的打砸抢,以及富士康刚发生的太原厂区暴动,都显现出这样的危险有多么实际。但是如果要改善贫富差距,势必不能不启动政治改革,以及挑战既有的官商垄断资本主义,但这等于要中共“周处除三害”,也是最令人悲观之处。

评论
2012-09-28 5: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