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东省第一监狱狱警: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

中共酷刑图:摧残性灌食
不同于正常的人道主义医护援救,它是邪恶的当权者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对绝食抗议者进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以期达到迫使受刑者屈服于邪恶势力的淫威为目的的。在灌食过程中许多人还遭到被灌以高浓度盐水、辣椒水、高度白酒、洗涤用品甚至屎尿等进行凌辱、摧残和迫害的。甚至有恶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为乐,如灌浓盐水后用打气筒向学员胃中打足空气,然后用脚踩学员的肚子以致浓盐水从胃中反喷出来,呛激人眼鼻、气管为乐;还有对失禁要拉肚子的学员强制不让上厕所并将人倒挂在牢房铁门上以取乐的恶行等等,邪恶至极。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9月29日讯】山东省第一监狱自二零零二年起,利用狱中的刑事犯人使用暴力和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至今已经迫害死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公开讲:不转化,打死白打死,打死也是正常死亡。狱警以获取减刑假释的分数诱使刑事犯人充当迫害的打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以来,监狱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也愈演愈烈,甚至连一些所谓的“帮教”和打人的警察都当众说:是区长让打的。

监区长李伟:用嘴教不好,就得用棍子教

二零一二年五月,刑事犯人王克东、杨洪有、张绍青等人在众多法轮功学员面前扬言:李伟区长讲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用嘴教不好,就得用棍子等器材教。其后某天,法轮功学员范延启被王克东、张绍青和包夹郭某从床上拖下,先劈脸扇了两个耳光,然后把他架到四楼监控室迫害不停。范延启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刘如平、王康宁绝食抗议迫害。

监区长李伟不但不制止迫害,反而冲绝食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叫喊: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接着王康宁被关在五楼监控室严管迫害,被殴打致足踝关节肿胀青紫;刘如平在二十组被刑事犯人赵月奎殴打,拳打脚踢,耳朵和颧部当即就肿了起来,头痛头昏,整整二十一天,每天六次插管灌食;范延启被送到警官医院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法轮功学员李清也被迫害到住进警官医院,打手杨洪有对其他人说,李清血压都二百多了,李区长还让加压熬夜,说没有压力没有成果。最后熬进了医院。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刑事犯人打手滕德医当众两次殴打法轮功学员卢新亮,副区长牛其峰还袒护滕德医。

狱警:叫你死不了,也活不成

二零一二年六月某天,在副区长牛其峰的指使下,杀人犯綦东兴(曾打死打残多名法轮功学员)又伙同杀人犯徐文宾、宁勇(曾当过武警)、吕玉祥、滕德医、吕忠林等人将法轮功学员张辉荣从早上六点殴打到十点半,当场殴打致不能动弹,到监狱医院拍片检查,说腰肌损伤,全身上下青紫,内衣被撕碎。

事件发生后,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抗议,多次找到警察投诉,警察居然说,就是区长让他们打的,有区长在这里处理,你们不要管了。法轮功学员石增磊抗议说:上周打了卢新亮,现在又打了张辉荣,我们还想活着回家。警察无耻的回答说:你放心,死不了,但你死不了,也活不成。你们可以给监狱长写信,但得按照程序来,先经过我们的批准,才能交给监狱长和检察院。

七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郝务忠、石增磊、刘如平等再次绝食抗议监狱利用刑事犯人殴打学员,教导员胡波不但不予处理违法打人的凶手,反而极力庇护,并现场指挥,把已经绝食三天,已经被迫害出高血压和肺心病的法轮功学员郝务忠强行抬到十八组迫害,当时血压已高达二百多,李伟怕他死在监狱,当天下午把郝务忠送到警官医院治疗。法轮功学员刘如平仍在省监狱遭受灌食迫害。为达到折磨他的目的,每天灌食六次(正常三次),医生插管非常邪恶,常常把管子插到胃底,然后上下反复捣,剧痛无比。法轮功学员姜国波曾被一天灌食七次,还有人死于这种灌食的酷刑。

李伟区长邪恶的讲:绝食抗议就是跟政府作对,和政府作对就是死路一条。范延启和石增磊要求见监狱长,都被李伟无理拒绝,打手滕德医则叫嚣:你们告不倒李区长,以前死了那么多人,都是白死了,现在打死也是白打。在恶警的指使和教唆下,这些黑社会出身的刑事犯人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减刑加分的诱惑下更加变态疯狂。法轮功学员董传彦的骨头被打裂了缝,宋成快头被打破,李清被迫害成糖尿病,视力仅在二米之内。法轮功学员石增磊和张辉荣被迫写下遗书,声明一旦生命出现危险,绝非正常,完全是恶警指使恶人迫害的结果。

十一监区的犯罪工具与手段

十一监区为独楼、独院、独霸专行且十恶俱全的一座封闭式的中共流氓盗匪囚舍。它打着“教育、感化、挽救”迷惑世人的幌子,执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从二零零一年开始,从狱警中挑选了一批公开挑战正义、祸乱世间的恶警,又从三千多名狱犯中屡屡筛选了近千名杀人 犯、惯偷犯、吸毒贩毒、绑票劫匪、地痞流氓等罪犯,警匪一伙,共同组成了中共邪党最横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犯罪团伙。该楼狱二楼还设立了现代化的教化会议设施,并规定每星期三、五、六等进行所谓的“揭批”,看所谓的“爱国教育影片”,强迫法轮功学员“揭批”,每次所谓的“揭批”,都有甚至多于法轮功学员几倍的罪犯看押,特别是对主动反迫害、发表严正声明、不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高压、暴力并加,轮流迫害不准睡觉,殴辱成癖。明目张胆的犯罪行恶,他们将法轮功学员押架于讲台,强行发言,认罪认改,否则,即遭致残酷的摧残。

据不完全统计,恶警仅用于摧残肉体的各种刑罚无法计数,诸如:棍打鞋跺、脚碾手指、鞋刷拉锯、火机烧烤、针扎骨肉、阴茎涂辣水、脚戴镣铐、拳打脚踢、不让睡觉等,污辱谩骂更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对于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则帮凶群涌,借狱威势,暴弱群殴,突击转化后进逼登记照相、按契手纹、密谋策划、分设陷阱,并公示以严管、普管、过度三档控制,层层设立关卡,囚堵于三、四、五层楼狱进行长期迫害。

青岛市著名书法家刘锡铜因不愿放弃修炼,连续遭四十多名流氓罪徒轮换动用约计一百多种刑罚,摧残折磨长达八个多月。

青岛市城阳区中医师邵承洛因绝食抗议监狱暴力转化,被暴徒、包夹共用近百种方式折磨,如折断指骨、绞烂指缝、捣烂两肋、打烂臀部、伤口撒盐等,他的腿被打折,颈椎被打伤,皮肉被摧残破烂。

山东蒙阴县农机公司职工石增磊,一九五六年出生,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判刑,在山东省监狱长期遭残酷迫害,九年来他一直被隔离,曾被毒打得体无完肤、颈椎骨骨折,在恶警、坏人的暴力迫害中,身体、精神上被极端地摧残,就连睡觉、上厕所这种基本生存条件都没有了保障,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济南市长清区法轮功学员刘如平,原济南“长清党校”教授法律和经济管理的高级教师,法律教研室主任,济南市舜天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执业证号150094120774),二零一零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在山东省第一监狱这个邪恶的黑窝里,做好人反而被严管;越是残忍凶恶就越成为恶警的红人,充当作打人棍子,法轮功学员最基本的生命权都没有保障。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09-29 10: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