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江泽民》第十三章(中)

人类的贪婪—文明的沦陷(中)
(大纪元合成图片)
更新: 2012-09-04 08:28:14 AM   標籤:tags: 真实的江泽民 , 江泽民

【大纪元2012年09月04日讯】第六节不道德的政策

以政治绥靖换取经济利益的对华政策

面对中共的诱惑,西方政要的利益计算,商界的游说,媒体加上学者的误导,造成了西方现代政治最虚伪而不负责任的政策,即以政治绥靖换取经济利益的对华政策。

●中共用不道德方式出让经济利益收买国际绥靖

“六•四”屠杀使中共失去了执政合法性,共产阵营于1991年底的彻底解体使中共失去了意识形态的合法性。随之邓小平1992年南巡以“不争论”强行压制中共保守派在姓“社”、反和平演变等等意识形态方面的坚持,实际上以不语的方式默认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失败,并试图重启改革挽回中共的执政合法性。不幸的是,实际执政者江泽民却藉机推行腐败性制度,并残害忠良,反而使中共进一步失去了道德的合法性。这种既无执政合法性,又无意识形态的合法性,更无道德合法性的邪恶政权,却以拉人下水的不道德方式,出让经济利益来收买国际社会的绥靖。

对此,不知廉耻的中共及其喉舌是毫不隐讳而公开以“订单外交”称呼的,诸如“萨科齐访华,法国工商界获中国200亿欧元大礼”,“卡梅伦访华谢幕,‘订单外交’硕果累累”,“吴邦国给法国带来六项大合同”,“中国赴欧采购显大国智慧130亿沾‘订单外交’色彩”这类标题几乎伴随了所有中共领导人访问西方国家或西方国家领导人访问中国的新闻报导,中共代表团在1999年访美谈判加入WTO时,团长甚至直截了当的说是来给美国人“消气”来的。

相对于中共赤裸的利益诱惑,西方自由世界还是有表面顾忌的。过去二十年,自由世界为了为其对华政策正名,在不同阶段有过几种不同类型的说辞,大体可以总结为“促进民主人权”论,“接触交往”论,和“中国进步”论。

“促进民主人权”论是六四大屠杀后头几年中共在国内国际都面临严重合法性危机时,跨国公司为了与中共交易而游说解套的主要说法,其中包括支持中共改革派,促进中国经济市场化进而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帮助中国经济发展来促进中共改善人权等一套说法。作为六四后西方对华政策的最初注解,其初衷当时确实也难以非议。

但是,如果一个政策的目的是其制定者内心价值的真实体现,该制定者必定会为其政策的实现尽力。同时,现代民主政治权责相符的伦理也决定了一个政策的制定者必须为该政策的后果负责任。如果西方自由世界对华政策真实的目的是要改善中国的人权,那么当未能达此目的时,其制定者不但必然要认真检讨该政策及其实施中的欠缺之处,而且必定会为该政策的失误所伤害的人设法补救的。

●谁来承担“促进中共改善人权”政策的失误

之后二十年无情的现实是,中国人权持续的恶化,因此而惨遭迫害的人群从学运、民运人士,到艾滋村的受害者,到上千万被官员侵吞工厂企业而人为造成失业的工人,到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到上亿因强征土地而失去生活来源的农民,到上千万房屋被强行拆迁的城镇居民,到日益受打压而至迫害的维权律师,等等等等,却从未见过制定“促进中共改善人权”对华政策的西方政要们检讨该政策的过失,也未见他们表现过帮助和营救这些受害者的任何责任感。这一反美国历史的常态,如韩战后对韩国人民的关照和补偿,越战后对越南人民的关照和补偿。

谁该对绥靖政策受过并负责呢?是什么造成了民主制度对这一重大失误和失败政策的熟视无睹,无法纠正?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

●中共所有向自由世界要求的合法性都如愿以偿

与西方自由世界号称要“促进中共改善人权”的对华政策下中国人权不断恶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二十年来所有对西方自由世界所要求的政治合法性都如愿以偿,例如与美贸易的最惠国待遇(MFN),美中贸易与中国人权脱钩,与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进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主办2008奥运会等等。

不但如此,以上所提到的每一次西方自由世界在政治利益上向中共让利的时候,对华政策的制定者们都是以“这是促进中共改善人权的机会”来辩解。而每一次这种机会过后,都有更多的中国民众成为中共迫害人权的受害者。而那些对华政策的制定者们却罔顾那些受害者,只管去寻找下一个“机会”。“促进中共改善人权”不但不是西方自由世界对华政策的真实目的,反而成了向中共出让政治利益的藉口。

●从接受中共出让利益到要求中共让利

与中共不断的从西方得到政治合法性相应的是,西方不断的得到中共在经济利益上的让步,甚至从接受中共出让利益到要求中共让利。二十年来,西方对中共人权问题上的关注与压力从来都没有像在经济、贸易问题上那么认真、坚持。什么是西方对华政策真正的中心,谁是此政策的真正受益者,“促进民主人权”论是否真诚、能否成立,事实胜于雄辩。

“接触交往”论是和“促进民主人权”论同时出现的。最初的说法是围堵孤立将促使中共保守派闭关锁国,不利于中共改革派。

到2008年西方受金融危机重创后,这个说法就演变成了“中共太强大,不能对抗只能接触交往”。然而,“接触交往”并不等于一定要给予政治合法性或道义正当性。无论中共如何显得强大,仍是向西方要求给予政治合法性的有所求者,自由世界怎么可能是不得不如此呢?中共也一直要求西方给予市场经济的承认,为什么西方就可以一直不给其合法性呢?其真正原因不就是给中共政治合法性只牵涉道义,而给中共以市场经济的承认却牵涉实在的利益吗?

审视现今的诸多西方自由世界同中共的经济争端,有多少是真正道义之争?有多少是利益之争?有多少是拿“人权”作为说辞,迫使中共更多更大的让利?这样,西方同中共玩的是相同的游戏,都站在利益贪战的泥泞和污秽里。

人类由于贪欲在自毁着人类的文明

●如果西方自由世界能做出基于道义的正确解读…

接触交往或围堵遏制都是手段而非目的。世上绝没有以接触交往为目的的接触交往政策,也绝没有以围堵遏制为目的的围堵遏制政策。以冷战为例,西方自由世界在和苏联共产阵营几十年的对峙中,其间既采用过围堵,也采用过接触,但是其坚持人权自由法制、反对独裁奴役的价值从来没有动摇过,更从来没有向苏联出让过任何道义正当性。尤其是里根总统,通过坚持自由世界价值与原则而进行的与苏联共产阵营的接触交往,引起了苏联内部的变化。正是自由世界对其价值的坚持,才取得了对共产野蛮制度的道德胜利。特别应该指出的是,由于其理念的坚定与明确,美国在这段时期反而是二次世界大战后最少需要采用激烈的外交手段或军事行动的。

以对华政策而论,1972年以前西方对中共基本是忽略兼遏制的。到尼克松访华时,中共经过了包括文革在内的多次内斗浩劫后,既无力再向苏联叫阵,也无力再向周边国家输出革命,已经不得不淡化意识形态的色彩,乐得做西方自由世界对苏联共产阵营冷战的准同盟。尤其是在里根总统任内的八年时间,这种准同盟的关系不但给中国提供了一个修养生息的和平环境,成为邓、胡、赵改革的黄金八年,同时也是西方人权、法制、市场经济等各种理念进入中国最顺利、并为社会各阶层普遍接受的期间,里根本人在中国的两次演讲就影响了无数的青年学生。由于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整个冷战期间的西方对华政策,无论是当初的遏制和后来的准结盟,对中国的影响是正面而积极的。

六四大屠杀后,西方对中共的武器禁运,美国国会对中共最惠国地位的辩论,克林顿总统竞选时对老布什总统对华政策的批评,这些都是西方一度坚持道义的表现,并对中共在迫害人权方面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遏制作用。邓小平南巡弃守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本身就是国际形势压力的结果。就连中共以出让经济利益来要求西方给予政治合法性都是国际压力所造成的。如果西方自由世界对这些能做出基于道义的正确解读,就可以制订出促进、规范邓小平时代所重启的改革沿着有利于中国社会良性发展的方向继续深化的对华政策。

不幸的是,西方选择贪图中共出让的经济利益,弃守对人权、自由、法制等价值理念的道义责任。

●这些价值绝不是可负可不负的责任

人权、自由、法制等价值,虽然主要是以西方自由世界的理念出现,并通过自由世界战胜苏东共产阵营的方式而最终在全球确立其普世性,但是这些价值理念却绝不能视为仅属西方的价值理念,自由世界也绝不能将这些价值是否贯穿于其对外政策视为可负可不负的责任。

这是因为,这些价值的产生与确立不仅仅是来源于古希腊以至近代西方思想家、政治家们正面的探索与实践,更来自于全世界不同文化、不同时代、不同形式野蛮的无数受难者血的教训,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中上亿生灵的代价。没有发生在欧洲的宗教迫害就不一定有美国的建立,没有犹太人在二战期间的浩劫,就不一定会有“世界人权宣言”。从更广的角度讲,没有非洲人民被奴役的悲惨历史,就不一定有林肯对“民有民享民治”理念的进一步明确,没有“匈牙利事件”、“布拉格之春”、以至六四大屠杀,人类文明对人权、自由、法制的认识不会有今日之深刻。从这些角度来讲,人权、自由、法制理念的确立是人类文明战胜野蛮的过程与结果,是付出无数生命的代价得到的。根据这些理念而建立的现代政府对于这些理念就必然的负有如林肯总统所说的“不让死者白白牺牲”的道义责任,对于那些向往、依据这些理念而反抗野蛮暴政的人民也就必然的负有支持的道义责任,最起码负有不助长野蛮暴政迫害人民能力的道义责任。

●自由世界为重利轻义寻找合法性

西方自由世界为了利益而不断的给予中共政治合法性,却直接助长了中共镇压人民的能力。那么这种做法的正义性何在呢?

自由世界不得不为自己这种重利轻义的做法寻找、制造合法性。“中国进步”论正是其产物。如同魔鬼引诱浮士德签下契约一般,中共的利诱与人类的贪欲,将中共寻求执政与道德合法性和自由世界寻求出卖原则的合法性捆绑在一起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与魔鬼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美化中共,或者骨头里挑鸡蛋的去找出中共人权“进步”的表现来加以赞扬,或者强调中共准备进步的计划来给中共以时间与耐心,或者以表示对中共维稳需要的理解来默认其对人民的镇压,或者片面突出中共经济发展的“政绩”。

中共能够声称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而在世界上不受抨击,绝不是偶然的。更有甚者,西方商界、媒体配合中共推出“中国模式”,并一时能成为风潮,且以之为根据对西方价值进行贬低和批判,甚至于认为“中国模式”将“统治世界”。可以想像“纳粹模式”或“苏联模式”在自由世界得到如此宣传,甚至要“统治世界”吗?自由世界为了战胜纳粹与苏联曾付出了无数的生命与巨大的代价,却在其理念取得最辉煌的胜利之后为了一点私念与贪欲而将这些理念自贬并兑换为利益。这不就是人类由于自己的贪欲而在自毁着人类的文明吗?

如果说“促进民主人权”和“接触交往”论尚属玩弄文字与虚伪的游戏,“中国进步”论则是不顾事实的自欺与欺人了。要从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制造出“中国进步”,就必然要罔顾最严重的人权迫害。

江泽民1999年发动对一亿法轮功学员的血腥镇压,至今已经持续十三年。在这场如同倒退回文革一般的全国性政治迫害和信仰迫害中,中共动用了整个国家机器,甚至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来煽动整个社会仇视并加入迫害法轮功学员,数以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捕,惨遭酷刑折磨、药物残害。由于中共严厉的信息封锁,至今无法知道多少人被迫害致死,但仅据已知的信息就有数千人被最残忍的酷刑折磨致死。

●只计利益不讲理念的对华政策带来极大的伤害

一位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在她的年度报告中对中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愤怒的谴责说,“其残忍不是人类语言所能描述的”。无论从受迫害人数还是残酷程度,对法轮功的镇压都是中共历史上最严重的人权迫害,也是当今全世界最严重的人权灾难,而这一切在“中国进步”论中都必然是不能提及的。尤其是中共军队、公安医院活体摘除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一令人发指的罪行,被谴责为“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的罪恶”,这更是“中国进步”论所必须隐瞒回避的。

这已经不只是违背西方自由世界的道义价值,而是违背人类的基本良知了。到了这一步,人类还有什么不可以被漠视?人权、自由、法制等代表文明与社会进步的价值理念,经过近代几百年的努力,特别是付出了两次世界大战与冷战的巨大生命与物质代价,才通过西方自由世界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战胜共产主义在全球确立,却在之后的短短十数年间就被人类的私念与贪欲侵蚀得一钱不值。

西方这种只计利益不讲理念的对华政策在其施行的二十年间对中国,对西方自由世界,以至于全人类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西方在不断损毁中国人民心中的自由世界价值与形象

西方自由世界在不断给予中共政治合法性的时候,也在不断的在中国民众中损毁自由世界的价值与形象。在这方面,中共当然是一个最主要的因素。对于与西方的利益交换,中共是勾人贪欲拉人下水的始作俑者,同时又对之大加利用。对于西方的绥靖与妥协,中共一方面不知廉耻将之作为“订单外交”展现中国软实力的结果大加渲染,在民众中制造其在国际上强大的假象,另一方面以“人权外交的虚伪性”来攻击以煽动民族情绪,并籍此将人权自由加以妖魔化。

如果仅仅是中共的欺骗宣传,是不可能将人权自由妖魔化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共整体意识形态对于西方价值的抵触与阻力远比之后的二十年要大得多,对西方价值的攻击也要严厉得多,却完全无法压制中国民众对人权自由法制等价值的接受和向往。尤其六四屠杀和苏东共产阵营解体导致中共全方位失去合法性之后,更加无法阻止中国民众对于西方价值的认同与期盼。这其实并不需要多少启蒙或理论。谁欺压中国民众,谁真心支持中国民众的权利,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当自由世界占据住道德制高点的时候,中共的欺骗宣传根本损毁不了自由世界的价值与形象。

西方的私念与贪欲增加了中国人民解决中国人权问题的难度

不幸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自由世界与中共的交易行为越来越凿实了中共的攻击。自由世界可以配合中共美化其政绩,但是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民众却切实感受着自由世界在与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打交道。自由世界可以号称与中国全面接触交往,异议、民运、环保人士、人权律师,受害群众等却感受到西方政要是如何疏远他们的。自由世界可以说是帮助中国发展经济,底层劳工看到的却是合资、独资公司如何引进党支部来看管压榨工人。远不止这些,商业贿赂、环境问题,等等等等,这一切全方位的向中国民众表现着自由世界是如何重利轻义的。

●西方重利轻义帮助了中共煽动民族主义情绪

自由世界的重利轻义客观上帮助了中共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在给予中共政治合法性的同时,非常不明智的给了中共另一种合法性,代表民族主义情绪反对西方的合法性,而这种极其危险的合法性却不是西方所能收回的。

近年来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愈演愈烈,像“9.11”后中国愤青的幸灾乐祸,北京奥运火炬传递时在中国国内以至世界各地中国人所表现那种暴力与疯狂,确实使西方震惊。

本•拉登被击毙时认同中共理念的中国愤青的无比悲痛和愤慨,一个凤凰网上的帖子,“拉登是全世界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榜样!基地组织的英雄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的精神,用最简陋的武器抗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帝国主义,他们是何等的英勇让人敬佩!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拉登的精神永垂不朽!!!”引发了成千上万的跟贴,声称“拉登死不死有什么区别,只要美国还充当着国际警察。恐怖永远都在……”;“美国对人类的践踏和破坏,超过数以万计的拉登!”把当代世界上的战争和不幸归罪于美国。【1】

不过,西方至今没有人想一想、对比一下,为什么二十年前不是这样?特别是,为什么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表现出的狭隘民族主义比在中国国内还要强烈?仅仅二十年前,中国留学生是西方价值流向中国的主要媒介之一,他们还普遍同情、支持国内各种启蒙与争取民权的运动。这二十年前后的变化,中共与自由世界之间以利相交的政策是最主要的,在海外的中国人对此是比在中国更直接看到、感受到的。中共煽动民族主义时,往往以“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来恐吓西方。自由世界见利忘义配合中共才是对中国人民真正的伤害。茉莉花革命席卷中东后,那里的民众对西方多年支持独裁政权的反感使自由世界倍感尴尬。将来中共解体后,自由世界又将如何向中国民众解释与中共的种种不道德的交易?

中国民众对西方的日渐反感并不表明他们不认同人权自由了,相反,他们从日益恶化的生存环境中认识到人权不仅关乎政治权利,因此越来越多的开始为自己的经济与社会权利发声。但是他们逐渐的将人权自由与西方作出区分。最明显的一个标志就是,北京奥运会以后,中国国内以至海外的人权、民运人士、自由派学者、人权律师等等,开始众口一词的强调,中国的人权问题还得靠中国人民自己来解决。对于渴求人权自由中国人来说,这是一种无奈与对自由世界的失望,但是对西方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谴责与宣判,因为西方的私念与贪欲增加了中国人民解决中国人权问题的难度,因为自由世界背叛了对普世价值的道义责任。

●为了利益放弃普世价值使自由世界在国际事务中失去道德感召力

本来,拥有人权、自由、法制完整发展经历与知识的西方自由世界如果能支持帮助中国人民争取他们的人权,那将为普世价值真正在全球实现推进一大步。可是,西方自由世界却为了利益而在中国人民争取人权最关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去给迫害人权的中共予政治合法性,并加剧着中国民众生存环境的日益恶化,因而成了普世价值在全球实现的障碍。自由世界虽然还享有人权、自由、法制,但是已经放弃对普世价值的道义责任,因而已经不能再作为人权自由普世价值的代表。这固然是中国人民极大的损失,也是自由世界极大的损失,但更是人类文明极大的损失。这不会是对华政策制定者的初衷,但却是西方自由世界与中共共舞而背叛对人权、自由、法制等价值的道义责任的必然结果。

自由世界与人权自由普世价值分离的后果已经在逐渐显现。2012年七,八月间,美国国务卿在亚洲、非洲的许多国家重新强调民主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国际媒体都注意到了其针对中共的明显含义。然而,除了中共喉舌神经过敏与之隔空交火之外,在中国与世界民间社会几乎没有什么反响,尤其是中国民间完全没有反应。当西方为了利益放弃人权自由的普世价值时,自由世界在国际事务中已经失去了道德制高点与价值感召力了。

●西方的政治经济输血使中共成为反人权暴政集团的头目

人类的私念与贪欲对人类文明的危害还远不止这些。由于西方自由世界对中共的政治、经济、技术输血,使得中共能够在短短十几年间成为反人权、反文明暴政集团的头目。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共支持了世界上所有迫害人权的政权,或者直接提供杀人武器(如卢旺达、苏丹、津巴布韦),或阻碍联合国干预(如卢旺达、科索沃、叙利亚),或阻挠国际审判(如柬埔寨、卢旺达、前南斯拉夫),或提供监控技术(如古巴、北韩、伊朗),以种种方式参与、加剧了世界上所有的人权迫害。中共在经济上支持那些贫困的专制政权,不但造成了那些国家人权状况的恶化,而且纠集那些专制政权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变成一个声名狼藉的保护暴政俱乐部,并将取代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也变成一个无法有效保护人权的机构。中共对于全球的人权以至文明都起了最大的破坏作用。

对生命的漠视是对文明最根本的威胁

对生命的漠视本是野蛮的最根本特征,因此是对文明最根本的威胁。自由世界却认为中共不构成对其直接的威胁而坐视中共在全球的反文明行径,这不能不说是当代人类文明的一大盲点。当面对希特勒、斯大林野蛮集团,本拉登的恐怖组织,自由世界会因为意识形态的冲突而与之对峙、作战,并在其过程中进一步锻造、突出了人权自由等普世价值,并变得更加强大。中共对生命的践踏远远超过希特勒、斯大林野蛮集团,仅在其建政后就导致至少八千万生灵涂炭。加上中共在其内战,以及在东南亚特别是柬埔寨导致的战争与人权灾难,中共残害的生命竟达过亿之多。其践踏生命之残暴,如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更无一不是登峰造极的邪恶。特别是其残害生命的过程中在中国毁灭了五千年中华文明,在国际上摧毁了普世价值,并正在威胁着整个人类的文明。

●与野蛮共同制定游戏规则

对于这些反映中共政权反文明本质的历史,西方竟然能一笔勾销而认为其不构成意识形态的威胁,并与之发展“战略合作”,“竞争性合作”,“创造性合作”等各种名目的合作,甚至要中共来参与制定国际游戏规则。其唯一的原因与解释不就是因为中共所残害的是别的族类吗?对别的族类的生命的漠视不同样是对生命的漠视吗?!能与野蛮共同制定游戏规则的,还能是真正的文明吗?为利益所障目的自由世界的精英们不会想到这一切,但是他们的所为确实是在自毁着文明。

这一切反文明的野蛮势力在人类历史上并不鲜见,文明就是在与野蛮的对抗中发展起来的。西方自由世界坐视中共在全球的反文明行径,暴露了当代人类文明的一个重大缺陷,即其自私性。当面对希特勒、斯大林野蛮集团,以至本拉登的恐怖组织,自由世界会认为意识形态的冲突可能导致其生活方式受到威胁而与之对峙、作战。可是对于中共,自由世界却因为利益,认为没有意识形态的冲突且不具备威胁而与之合作。其实,对生命的漠视乃是野蛮的最根本特征,因此也是对文明最根本的威胁。

即以近代而言就有过。对于这两个野蛮集团,自由世界敢于以“邪恶轴心”与“邪恶帝国”相称并与之对峙。可是对于中共代表的野蛮集团,自由世界只敢将中共所支持的北韩、古巴和前伊拉克独裁集团称为“邪恶轴心”,却要与中共“同舟共济”。这绝不是中共比纳粹或苏共强大。恰恰相反,纳粹与苏共强大的威胁,使得自由世界更站稳普世价值的立场,坚定的立于不败之地。

正因为在最根本问题上对野蛮的默认、同流,自由世界在国际事务上已经越来越不敢引述普世价值,越来越不敢触及根本原则。例如2011年3月叙利亚民众和平游行遭到阿萨德政权疯狂屠杀后奋起武力抗暴,国际社会在之后一年多的关注与干预中,竟然鲜少提及人权,鲜少提及叙利亚人民争取自由守护自己权利的正义性,而是笼统的以武装冲突来论及叙利亚局势,以“双方”来等同的呼吁施暴与抗暴方,甚至最后以内战来描述、称谓这场冲突,似乎这场冲突完全无关正义、非正义。当叙利亚情势愈演愈烈,过万平民死于炮火,自由世界主要国家出面干预时,其公开立场也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也不敢直斥中共与俄国公然袒护阿萨德暴政的非正义性。

●文明的自毁令人触目惊心

稍微熟悉一点西方历史的人都会知道,人道主义立场是一百五十年前欧洲纷乱的军事冲突中为了保护平民而设立的国际法的道德底线,以1864年的维也纳公约为标志。那时美国南北战争还没有结束,人权自由还没成为普世价值。今天国际社会在干预叙利亚阿萨德暴政时所表现的竟然是一个半世纪的倒退,其中文明的自毁不令人触目惊心吗?

这一切在严肃的向人类提出、展示有关什么是文明的实质的问题。西方有“末日之战”的传说,世界各种文化也都有“文明末日”、“最后一战”的传说。对此相信的人们普遍认为那是一场足以毁灭地球、人类的灾难,科学家们也在纷纷研究小行星、大地震、大海啸、大瘟疫等,由此可见,人们对文明普遍的认识是物质性的,因此政治家、科学家们研究抵御这场灾难的也都集中于如何发展可以轰毁小行星的武器、如何建立更好的警报系统等等。然而,所有这些有关这最后一战的传说也都把这最后一战描述为正邪大战。那么什么代表正?是比邪恶力量更先进的武器,更强大的国民经济吗?如果人类文明最后一场正邪大战是道德价值意义上的,那么人类文明的本质不也必然是道德价值意义的吗?果如此,那么江氏中共勾引人的自私贪欲而在全球导致的文明价值的摧毁本身,不就是正邪大战的触目惊心的表现吗?

美利坚为什么伟大

●“美国是虔诚善良的”

1831年,法国政治思想家和历史学家托克维尔考察美国,并于1835年在其著名的《论美国的民主》中写道:“直到我走进美国的教堂,听到教堂里那闪耀着正义之焰的布道时,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国何以如此伟大和天赋非凡。美国是虔诚善良的,而一旦美国不再虔诚善良,它也将不再伟大。”

如此敏锐深刻的观察道尽了文明内在精神价值与外在物质表现的关系,也适用于人类历史上所有曾经强大过的文化与国家。

也许,我们可以用更直白的语言再次把这个道理说的更明白一些。我们相信“主佑美国”,那不仅是美利坚的伟大国父们虔诚奉守的道德原则,也是上天赋予的道德合法性之体现,是这个曾经辉煌,曾经伟大,曾经不可一世的国度功勋卓著,光耀富强的根本原因。但是今天的我们是否还具有真正理解“主佑美国”含义的能力?我们在普世的原则上是接近了上天的要求,还是因为利益放弃了守望神的道德坚韧?上帝选择的国度,行使公道,主持正义,能做到神要我们做的,能做好神要我们做好的,神就给我们荣耀,让我们富裕,使我们在世间强大;反之,则衰败,颓势,不幸……

●“一旦美国不再虔诚善良,它也将不再伟大”

如本书所述,迄今为止没有人去深入探讨过去二十年间中共与自由世界之间实力的惊人逆转,当然更没有人注意北京奥运会甫于8月24日落幕,两周后就爆发了房地美和房利美、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和其它财团以至全球的金融危机。作为举世瞩目的中共盛宴,北京奥运会堪称中共与自由世界以利相交欺骗世界善良愿望的“杰作”与“绝响”。

2001年江氏中共申办北京奥运时,曾经许诺改善人权。到2007年时已经非常显然,中国人权状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在2006年3月爆出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被谴责为“这个星球从未发生的邪恶”的骇人消息。然而自由世界不但不去追究中共为何违反承诺,反而再次以“促进中共改善人权的机会”来压制世界各人权团体对于抵制北京奥运的呼吁。就在2008当年,发生了大规模屠杀藏人,大规模逮捕、虐杀法轮功学员,镇压汶川地震受害者等恶性人权迫害事件,自由世界依然无动于衷。天怒而人怨,不但奥运之后西方再也没有什么“促进中共改善人权的机会”了,而且接踵而来的金融危机重创了自由世界,至今未能完全恢复。

●重利轻义对华政策的后果是什么

两眼只见利益的人也许不会考虑北京奥运对善良的欺骗和全球金融危机的关系。然而历史上,拥有更高道德标准的人们面临灾难却更能内省,从而感悟到上天的警示。美国总统林肯在面对南北战争这场巨大的灾难时就认识到,“这些奴隶构成了一种特殊而重大的权益。大家知道这种权益可说是这场战争的原因”。林肯进一步醒悟到,“全能的上帝自有他自己的目的。”“假使上帝要让战争再继续下去,直到二百五十年来奴隶无偿劳动所积聚的财富化为乌有,并像三千年前所说的那样,等到鞭笞所流的每一滴血都被刀剑刺出的另一滴血所偿还,我们也仍然得说,‘主的裁决是完全公正无误的’。”

西方自由世界重利轻义的对华政策,表面上看也许不像几百年前的奴隶制那么露骨,但却是同样的不道德,因为其白手套下隐藏的是外包给中国现代奴隶制的巨大利益。如果当初美国奴隶制所攫取的利润必须要通过南北战争来清除偿还,难道用中国人民的日益恶化的人权与生存环境为代价的、从中国现代奴隶制中获取的商业利益就不需要偿还?如果全球金融危机是对文明自毁的一个警告,那么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的后果会是什么呢?

当然,只有当人不再相信更高更神圣的真理和原则时才会自毁其文明的道德价值。然而,更高的真理会因为我们不再相信而不再真实神圣吗?神会因为人们重利轻义就不再公正了吗?


参考文献:

【1】凤凰网,“你如何看待美军击毙本•拉登?”,截止日期:2011-05-03 http://survey.news.ifeng.com/result.php?surveyId=11902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热新闻
娱乐追星
生活消费
文化博览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