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新书登畅销书排行榜

一本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简称《国家器官》)今年7月发行后,在加拿大温尼伯市(Winnipeg)作为平装非小说类书籍,9月2日,升至新一周最畅销书的第三名。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一本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书《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简称《国家器官》)今年7月发行后,在加拿大温尼伯市(Winnipeg)作为平装非小说类书籍,跻身8月26日的一周最畅销书排行榜,9月2日,更升至新一周最畅销书的第三名。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一些证据浮出水面后,国际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及加拿大政府前亚太司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对该指控展开了独立第三方调查。结果至少发现了52项可以证实的证据,证明中国存在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的暴行,而且大部分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2010年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收集了有关的证据。

3年后,“活摘器官”被更多人了解及关心。这次的新书《国家器官》有12名来自4大洲的作者,其中5人是医生,1人是医药伦理学家。

《国家器官》作者及编辑之一麦塔斯对《大纪元》表示,与《血腥的器官摘取》相比,这本新书包括了一些数据的更新,更重要的是有更多人参与,“这是一次集体的行动”。

他说,新书还包括了一些之前没触及过的层面,比如医药等行业的参与,作者们从不同的角度解读中国滥用器官移植的问题。

《国家器官》的另一位编辑崔雷(Torsten Trey)医生是“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AFOH) 执行总监,他认为中国器官移植的第一件怪事,是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获得合适的器官。他说,如果跟西方医生说,中国可以在2周内提供合适的器官,可以把移植手术安排在准确的时间。“5到10分钟内,大部分医生会马上明白,其中有不对劲的地方。”

中国政府官员称,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主要是死刑犯。麦塔斯在新书中引用的一项联合国研究报告称,中国的死刑犯多患有乙型肝炎,这些人的器官不合适用;同时,他们被判死刑后很快被处决。按中国提供的移植手术要求,器官提供者必须等待患者需要的时候提供器官,所以很多死刑犯都不合适。而且,中国每年做超过10,000例器官移植手术,按2008年大赦国际的数据,手术数量是死刑犯人数的50倍。

崔雷于是这样写道:“杀人取器官成了移植医学的一部分。”

麦塔斯称,虽然中国政府对“活摘器官”的指控采取了完全不负责任的做法,海外的政府及商界看起来也是犹豫不决,但人权界、器官移植界、伦理界等则响应热烈。

新书的作者中,有纽约大学Langone 医药中心生命伦理部主任Arthur L. Caplan、以色列著名医药中心Sheba的心脏移植总监Jacob Lavee、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医学院肾脏及胰腺移植计划总监Gabriel Danovitch等。

崔雷对《大纪元》说,他们有意把这本书做成多篇文章的组合,使之能反映出不同的声音。“其中的一个挑战是要协调这些不同层面的内容,但因此而呈现出来的结果,也是最令人振奋的。”

2010年,大卫‧麦塔斯与大卫‧乔高合作发表了《血腥的活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照片来源:麦塔斯办公室)
2010年,大卫‧麦塔斯与大卫‧乔高合作发表了《血腥的活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照片来源:麦塔斯办公室)

活摘器官是中共的集体犯罪行为

《国家器官》,正如崔雷所说,反映出摘取器官在中国是如何发生的,“在中国,器官或者是从无法自由表达意愿的死囚身上获得,或者是从没有表达同意的人(比如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获取。”

“两种情况下,都是国家参与了器官的摘取。当我们说国家时,其实是指那些执行器官摘取的国家机构,即警察、法院、政府官员、军队、医院及涉足该犯罪行为的医生。”

“中国共产党是该罪恶中的主要因素。” 崔雷说,中共使中国变成了一个缺乏伦理标准的社会,而缺乏伦理标准使中国的医生参与了摘取人体器官的罪行。

众所周知,中共在1999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崔雷说,中共的镇压,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变成了潜在的器官来源,就是“把人体变成了生物质”,用作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

“对于医药专业来说,这真是耻辱。西方的任何医生都应该反对这种发生在中国的不当行为。” 崔雷说。

活摘器官罪行令人发指 中共企图解脱

今年3月,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宣布,将逐步取消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做法,理由是造成患者的感染率高。

黄洁夫完全没有提使用死刑犯器官有伦理问题。他在不同的场合曾说,中国95%的器官移植用的是死囚器官,但没解释死囚数量远低于移植手术数量的问题。

麦塔斯说,毫无疑问,他们(中共)在掩盖之前在器官移植上所犯的罪行。“事实上,每一件被提出的在中国发现的证据都消失了。医院网站上介绍器官移植的网页都消失了,价格表消失了,香港的一个网上肝脏移植注册,原来向公众开放,现在也上不去了。”

“我们引用的中方人员的讲话,也从网站上被删除了。” 麦塔斯说。

《血腥的器官摘取》及《国家器官》的结论是,一定有另外一个提供器官的群体。据麦塔斯估计,在中国的10,000例移植手术中,1,000例的器官来自死囚,500例来自患者亲属,500例来自维吾尔人、西藏人及家庭教会的基督徒,8,000例来自法轮功学员。

对中国劳教所做过大量研究工作的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古特曼(Ethan Gutmann)也是《国家器官》的作者之一。古特曼的研究发现,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2002年秋季开始“大规模”摘取器官。后来增加的受害者包括维吾尔人、西藏人及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古特曼在书中写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可以与(纳粹)种族灭绝大屠杀,以及日本731部队对人体做致命的生化武器试验相比较之处,就是都需要在社会上最受尊敬的医生参与。”

对于书名取“国家器官”,崔雷说:“我们想提及这样一个事实,在中国摘取良心犯器官的案例中,国家机构参与了。这个共产政党把中国公民的器官当作了自己的财产,很难相信,人的尊严会被冒犯到这种程度,连对自己器官的拥有权都没有。”

期望《国家器官》唤起人们良知

《国家器官》发行的目的之一,是要让医生及民众知道在中国发生的器官摘取暴行。崔雷说,这样才能让行业内的医生对此暴行做出回应,其他的任何人,也可以通过传播在中国发生的这种骇人真相,帮助停止这个暴行。

“按需求杀人,摘取他们的器官做移植用,这在21世纪是不可接受的。”他说,“试想一下,如果中共政府可以对中国人做出这样的事,他们会如何对待在世界其它地方的人呢?”

崔雷称,中国的经济发展似乎使大家都变得沉默了,但是,“如果一个人从他的雇员身上摘取器官,你会否认为他是一个可靠的商业合作者?”

“所以,我希望这本书能帮助人们在了解情况后,做出明智的决策,并坚守他们的伦理标准及价值。”

崔雷认为,中国人应该珍惜他们数千年文化的深邃价值。他说,法轮功被迫害的方式是反人类的,这正好说明,每个中国人都受到中共控制之苦。每一个敢于自由思维的中国公民,都要冒受苦的风险,正如法轮功学员今天所受的苦难,“这不是法轮功的错,是中共的错。”

他提到前社会主义的东德,人民受独裁政权之苦,但大多都没有意识到。只有当那个政权垮台后,“人们才惊讶地发现,人人都在刺探别人,他们都遭受害怕自由讲话之苦,等等。”

崔雷表示,希望中国人能寻回他们的文化之根。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2-09-09 3: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