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篆刻(中)

作者:苏醒

(国立故宫博物院)

(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黄士陵印风秀美,反对残损,力求光鲜纯洁的效果,尤服膺赵之谦仿汉印那种光洁妍美、古气穆然的风格。拟汉印劲挺平整而绝无板涩,拟古玺则妙趣横生。线条畅达爽利,酣畅挺拔,简练平实中体现圆腴丰厚,以恬静的基调融入灵动的变化。文字饱满坚实,平正雍穆,饶有金石趣味。独张一帜,后世称之为“黟山派”。

他的篆刻与吴昌硕截然不同,吴昌硕善于对印章雕琢、敲击,他却认为:“汉印剥蚀,年深使然,西子之颦,即其病也,奈何捧心而效之。”

还有被称为“霹雳一声,震惊艺坛”的齐白石。齐白石学晚清诸家,又从《天发神谶碑》、《三公山碑》得到启示,融秦权、汉急就章气势入印,一变浙派碎刀短切法的慢刀,用单刀直冲法,刻印如快剑斩蛟、气势爽利、纵横弛聘、犀利老辣。将圆转的线条变成方折,其篆法大胆作隶化楷化处理。

他的章法布局强调疏密对比,欹斜倜傥,线条粗细不匀,极尽变化。60岁时进行所谓的“衰年变法”,刻意求变, 确立了大刀阔斧痛快淋漓的印风,人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以独特的风格形成了“齐派”篆刻艺术,成为一代宗师,对现代篆刻影响极大。

此外赵古泥、陈衡恪、赵叔儒、王福庵、邓散木、来楚生、陈巨来等各称名一时。

篆刻一道,虽称小技,却意蕴非凡,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早年看到美术课本古画上的印章,很是欣慕,其中一方葫芦印,尤觉有趣;曾捡些风化石戏刻。高考后暑假无事,尝去赶集看摆摊刻塑料章者。大学期间,方有机会见到印石,买了一些刻着玩,当时只是用铅笔工整描上,细致而刻,有文字、图案,自感不错。

因为过于工整,线条太光滑,被人指出,为避此就刻后用刻刀对线条乱敲,以显锯齿状,仍然不美,常常刻了磨去,磨去再刻。以致白文印越改越粗,朱文印越改越细,完全是雕削而出,毫无韵致,渐渐失去兴趣。很长时间不愿动刀,有人送来石头,也一拖再拖,有时拖上一年也不愿动手。

表面上感觉经营麻烦,刻的焦头烂额。真实原因处于一种两难之境。都说印宗秦汉,汉印是篆刻的精华,可最爱看、最能打动的还是清代民国期间的流派印。还是看着吴齐篆刻有劲,这种状况持续了很久,甚至得法修炼之后很长时间里,仍没有改变。

随着修炼提高,清除了很多东西之后,才渐渐突破了这种观念。慢慢体悟到汉印的美妙。

“印宗秦汉”实际更多的是体现在宗法汉印上。汉印整体气息端庄而平和,不激不厉,不温不火,遒劲中含蕴藉,刚健中见醇厚,堂堂正正,既有庄严而雍容的气派,又给人以宁静安详的感觉,于凝重、醇古的风貌中展现一种博大恢弘的气格,这正是汉印风格的精髓所在。

汉印风格所体现的方正、平和、博大、醇雅的审美倾向,也正是传统文化的精要。《论语》云:“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韶乐”之所以让孔子如此陶醉,就因为它是具有庙堂之气的庄重典雅、醇和古朴的正音;汉印正是古人心目中的韶乐。汉印所蕴含的审美意趣和纯正风范,影响了明清时期几乎所有的印人。

汉印章法以平正为基调,但平正而不平庸,平正而不单调,汉印布局在总体平正的体貌中,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变化。虚实照应,动静搭配,奇正相生,无论怎样变化,又都能平衡和谐,统一于总体平正格调中。

这种平正体现的是一种规矩和秩序,是汉印的最高品质,它是一种纯粹之美、大气之美,更体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天籁之美。

古人的行为举止有种要求“坐如钟,立如松”,表面看上去是一种行为规范,它的实际意义却存在于精神和道德之中,一个坐如钟、立如松的人,大体上不会是什么鸡鸣狗盗之徒。堂堂正气,锻造博雅高致之韵,荡除逞智弄巧之趣味,是汉印的高贵品质所决定的,这也几乎是所有传统艺术的主旨。

汉印表面上平正,似乎章法很简单,其实平淡之中蕴含深意和变化。汉印章法中最为可贵的品质是平实,而不是机巧,虽然它并不乏机巧。这种平实无华正是汉印的至味。高雅大气,这是一种大智慧。汉印艺术在千百年后能使那些千奇百怪,外形张狂者相形见拙,这是智慧的光芒。

虽然清代篆刻艺术成就卓著,其实都是从上秦汉印艺术蜕化出来的,更确切的说都得益于汉印,无不是学习汉印的结果。晚清争奇斗艳的各类风格,不同的技法,都是在汉印中脱胎出来的。往往是借汉印的某一点或某种特色,进行强化和放大,从而展现鲜明的个性。印章与隶书在汉代创造了后世无法逾越的辉煌和高度,是后世取之不尽的艺术宝库,也是今天归正的参照。@

评论
2013-01-04 8: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