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朝鲜战场上中国军队尸横遍野的照片(32图)

中国士兵尸横遍野。(网络图片)

人气: 28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综合报导)朝鲜战争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中一直称作“抗美援朝”,实质是金日成的北朝鲜军队在苏共和中共的支持下,越过国际公认划分南北朝鲜“三八线”侵略韩国。中共还谎称在朝鲜战争中取得胜利,让美国人回到谈判桌。其真实情形是中共及北朝鲜军在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的打击下伤亡惨重,几次重大的战役中中国军队尸横遍野,目前这些照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中共送来的中共军队四野的3个整装朝鲜师的支持入侵南韩。当时,韩国国军三分之二的军队尚未进入战备状态,也缺乏对全面战争的准备。这导致韩军在战争初期遭受重大损失,战线快速南移。

当年6月,联合国决议联合出兵朝鲜半岛。9月15日,美军成功在仁川登陆,从朝鲜军队后方突袭,切断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一线,迅速夺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岛屿。

因战事进展极其顺利,将朝鲜军赶回三八线以北的计划产生大幅改变。麦克阿瑟将军要求乘胜追击,将共产主义势力逐出整个朝鲜半岛。10月7日,美军大举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推进。10月19日,美军攻占平壤。同一天中国军队入朝参战。

[[39]]

中共军队第42军124师108名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中共军队第42军124师108名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10月25日中共军队发起入朝后的第一次战役,中共军队第42军第124师在黄草岭一线与韩国第3师(首都师)发生战斗,11月1日美陆战1师陆战7团增援,进行了近2个星期的战斗。124师在联军强大的炮火下被击溃,死伤惨重。此后,中共对美陆战1师恨之入骨,在第二次战役中意图对其围歼。

第一次战役后,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判断,认为入朝中国军队总兵力不过三四万人,因此决定发起“总攻势”,以美第8集团军在西,第10军在东,发动钳形攻势,向鸭绿江全线推进,试图一举消灭在朝鲜境内的全部中国、北朝鲜军,争取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

此时,联合国军在朝鲜总兵力高达55.3万人,而中国军队首批入朝部队共约23万人,人数上处于劣势,装备与火力上就更为悬殊。

中国军队在进攻。(网络图片)
中国军队在进攻。(网络图片)

饥饿与寒冷是中国军队的最大敌人

接下来朝鲜战争的第二次战役中,中共不惜人命,妄想围歼美军陆一师,在严寒的天气下急调只穿着单薄衣服的华东野战军精锐第9兵团15万人入朝参战。

中共第9兵团本来一直在福建战备,准备攻占台湾,现在被急调到朝鲜高寒地区,并没有任何准备。当时熟悉朝鲜高寒气候的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见此情景立即警告道:“你们这样入朝,别说打仗了,冻都把你们冻死了!”

[[17]]

中国士兵修筑工事。(网络图片)
中国士兵修筑工事。(网络图片)

1950年刚巧是朝鲜50年间气温最低的冬天,第9兵团每个班十多人却只有一两床棉被,夜间在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下十多个人挤在摊在雪地上的棉被互相搂抱取暖。还只穿着胶鞋的士兵脚都冻坏了,因此入朝第一天,就冻伤800人。

据中共27军战史记载:由于寒冷非战斗减员达1万人以上,武器也不能够有效使用。战斗中,士兵在积雪地面野营,脚、袜子和手等冻得像雪团一样白,连手榴弹的弦也拉不出来,引信也不发火。迫击炮的身管因为寒冷收缩,导致迫击炮七成无法射击。士兵们的手与炮弹炮身都粘在一起了……

战后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给彭德怀及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称27军80师242团第5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7师第31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冻毙在散兵坑里的中国士兵。(网络图片)
冻毙在散兵坑里的中国士兵。(网络图片)

一名美军下士回忆其中的一场战斗,美军在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援下,对包围他们的中国军队发起猛烈反击,出乎意料之外,攻山的战斗并不激烈。他们团仅以很小的伤亡,就攻到山顶,占领了中国军队的阵地。

一到山顶,美军被惊呆了。小小的山头上到处是死亡的中国士兵,大约有一二百具尸体。每走一步都会踩到尸体。他们好像大多是在空袭和炮击时被炸死的,尸首不全,肢体四散。但是根据他们铁青的肤色和无血的肢体推断,很多士兵在美军的空袭和炮击前已经被冻死了。他们都是身着薄衣薄裤单鞋,没有棉大衣,有些尸体三三两两抱在一起取暖。

[[15]]

美军士兵查看中国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美军士兵查看中国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在一次战斗中,中共27军第80师第240团第5连冲锋时受到敌火压制,全连呈战斗队形卧倒在雪地,最后全部冻死。

一名27军士兵回忆说,他们奉命从侧翼追击美军陆战1师和陆军第7师参谋部,追到一条公路上,那是美军撤退的唯一一条公路,他们发现20军大约一个连部队,戴着大盖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来,穿着胶鞋和南方的棉衣,蹲在雪坑里面,枪朝向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结果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硬了,他们都活活冻死在那个地方了,一个连。”

据美国公开史料记载,在美军撤退必经之路水门桥的山坡上,美军一个排登上山顶后,发现战壕内有50名中国军人已经因为饥饿和严寒,完全不能动弹了。

相比之下,美军陆战1师的冬装包括防寒帽、厚呢军装、毛衣、大衣、毛袜、皮靴和鸭绒睡袋。连队装备棉帐篷、火炉等。每班、每辆车除配备小汽油炉外,阵地上还有专门供热的电炉。由于弹药、汽油充足,为防止装备受冻损坏,美军规定隔30分钟武器就要射击一次。美军各连连长拚命叫疲惫不堪的士兵换下潮湿的袜子,以免冻伤。尽管如此,美军一个营在一天中仍然有67人由于冻伤而不能行动,其中几个人此后被迫截肢。天晴后气温依旧极低,美军一个连发现竟然有40%的轻武器没法打响。

吃土豆充饥的中国士兵。(网络图片)
吃土豆充饥的中国士兵。(网络图片)

在粮食供应方面,中共军队第9兵团每人携带最多一周的炒面、炒黄豆或土豆,而这只是以每天一到两顿的标准计算,在此后这一周内则基本得不到后方任何粮食补给。由于炒面等食物营养单一,导致部队普遍出现夜盲症和营养不良。而即便是炒面在战争打响后也难于保持供给。

长津湖战役中,中共军队各部只能在人口稀少的就地筹粮、抢粮,几乎是刮地三尺,所得寥寥,有的部队断粮达七天,各部队平均断粮均在两天以上。经常是两个冻得硬梆梆的土豆就是一天的口粮,即使是两个冻土豆也只能满足作战部队,机关的参谋人员则是外出执行任务才有,留守人员连这都没有。

士兵们通常是将干粮袋里的最后一点碎末留下来,称之为“冲锋粮”,直到发起攻击时才一口吞下以补充一点能量。

美军陆战队伙食。(网络图片)
美军陆战队伙食。(网络图片)

而美军士兵们不仅有完善的御寒装备,还能享受到丰盛的“感恩节大餐”。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7团A连下士海洛德•摩尔豪森回忆说:“感恩节那天,我们又接到继续向北开进的命令。大家一片怨言,因为我们将吃不上盼望已久的感恩节大餐了。当天傍晚,我们到达指定地点,扎寨过夜。第二天一早,我们惊喜地发现,连队厨房已连夜赶到我们驻地,开始准备感恩节的晚餐。我们吃到火鸡、火腿、苹果派,和其它很多好吃的。我吃得太多,肚皮都要撑破了。”

美军俘虏在日后的回忆录中写道,很多中国军人当时把他们扔在一边,争先恐后去汽车上搜寻各种食物时,有人甚至激动得直流眼泪。甚至在长津湖战役中美军陆战1师派往下碣隅里增援的“德莱斯代尔特遣队”被中共军队包围投降后,中共士兵们只忙着抢美军汽车上的补给品,而让一些美国士兵溜走。

[[7]]

美军战7团3营G连的30口径空冷机枪。(网络图片)
美军战7团3营G连的30口径空冷机枪。(网络图片)

美军强大的炮火与空中支援让中共军队尸横遍野

在朝鲜战争中,第二次战役的长津湖战役是中共一直吹虚包围美军一个团以上兵力的两次战例之一,中共称歼灭了美军第7师第31团一个整团,而且31团的军旗也挂在中共军事博物馆。

实际上在长津湖战役中,中共军队第9兵团对美军进行突袭并分割包围,但却无法将之歼灭,反被美军大量杀伤。第9兵团以近15万兵力,事先埋伏好袭击美军2万人,不但让美军突围,最后成建制撤离,而自己还被打得减员近9万人,要“修整两个月至三个月”,直到1951年4月才能继续参战。而美军陆战1师不到一个月就又出场作战了。

而被中共“歼灭”的美军第7师第31团,其实是第23团1营、第31团3营和第32团1营,这三个营分别坚守长津湖附近三个阵地,以掩护陆军第7师撤退。战斗中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阵亡。激战过后,这3个“被全歼”的营原有人数2500人,此战后归队1050人,损失约3/5。在这三个营的掩护下,第七师顺利突围抵达兴南港。

1950年,柳潭里美陆战第6团团部,山坡上是中国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1950年,柳潭里美陆战第6团团部,山坡上是中国士兵尸体。(网络图片)

美军如此强捍,很大原因是美军的武器都是现代化装备,空中支援也极其强大,而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与美军的差距已不能一个词汇来形容。中国军队的武器还是国共内战时装备,只有少量迫击炮,手榴弹成了重武器,一个连一挺重机枪,一个排一挺轻机枪,一个班有一挺加拿大制冲锋枪,普通士兵是三八式、中正式枪。面对拥有空中、地面重火力的美军,中共军队的人海战术犹如飞蛾扑火,真是让人惨不忍睹,毕竟他们都是有父母生。

在长津湖战役中,突然受袭的美国陆战1师应变能力出色,他们用坦克在三处主要被围地域组成环形防线。而中国军队每个团只有8、9门老式火箭筒,没有用于火力突击的大炮,只有中小口径的迫击炮用作掩护步兵冲锋,但在严寒中三分之二迫击炮打出去的炮弹成了哑弹。步兵只能用步枪、机枪去冲击美军的火力网。

[[36]]

1951年5月17日,在春川附近的据点,联军在朝鲜中部的战线阻止了一次中国军队的进攻。遍地是中国士兵尸体,有的尸体上的衣服还在冒烟。(网络图片)
1951年5月17日,在春川附近的据点,联军在朝鲜中部的战线阻止了一次中国军队的进攻。遍地是中国士兵尸体,有的尸体上的衣服还在冒烟。(网络图片)

一名曾参加过这场战役的中国军人王学东回忆说:“战斗进行得非常猛烈和艰苦。美陆战队是美国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他们强大的地面火力以及空中掩护,使得他们能够坚守住阵地。几天下来,我们58师想歼灭他们一个连或小股部队的作战计划,也都没有实现。”

在这场战役中,中国军队最强的一次火力是,11月28日夜突袭下碣隅里美军阵地冲锋前的火力准备,试探性的进攻刚刚结束,中共军队58师集中18门82毫米迫击炮和54门60毫米迫击炮,并为每门82毫米和60毫米迫击炮分别准备了90发和120发炮弹,持续发炮30分钟,也是仅此而已。

接下来中共军队的人海战术冲锋马上陷入了美军的坦克炮、无后座力炮、迫击炮、火箭筒、轻重机枪等火器在阵地前形成了一片火制的死亡地带中。

这场激战,中共军队在人海战术中一度突破防线,甚至一直冲到了纵深的美军正在修建的机场。但是这些冲进下碣隅里村里中共军人却是四散忙着在美军帐篷和民居内寻找食物和被服,最后被美军的预备队全部清剿。

中共军队严重缺乏供养,在进攻美军时,迫击炮射击只是限制在防线前,而在下碣隅里纵深空地上,到处是美军的弹药和燃料,只要一发炮弹就能摧毁大量的补给物资。事后美军猜测是中共军队想夺下阵地后能补充物资,以至舍不得炸掉,这样反而让美军有足够的弹药物资坚守。

[[33]]

战斗中的美军。(网络图片)
战斗中的美军。(网络图片)

到11月29日白天,美军组织反攻,其中夜间占领了1071高地的中共58师9连阵亡超过三分之二,余下的几乎全部带伤。而守东丘各高地中共58师172团各部在失去了与团、师联系伤亡惨重。

到刚入夜,美军夜航飞机便根据陆战1师派出的韩国便衣侦察兵的报告,几乎是倾巢出动,对58师集结地进行猛烈的覆盖轰炸。58师伤亡惨重,原定当晚的总攻行动被迫取消。据返航的美军飞行员报告,在下碣隅里周围的中共军队是如此之多,随便投下炸弹都能炸到目标。

在长津湖战役中另个激战地点德洞山口地区,11月27日晚中共军队与美军守军进行激战,但天亮后,美军守军即召来空中支援,澳大利亚空军的4架F51战斗轰炸机,向德洞山口附近的中国军队集结地进行了反复而猛烈的连续轰炸。还有一次,美军飞机对中国军队控制的一处山脊进行整整半小时的地毯式轰炸,整个山脊化为一片火海,使之成为被美军称作“地球上最没用的土地”!

美军看着远处被炮轰的山头。(网络图片)
美军看着远处被炮轰的山头。(网络图片)

在美军有关文献中对中共军队做了这样的描述:“(中国军队)好像对美军炽烈的火网毫不在意似的,第一波倒下,第二波就跨过其尸体前进,还有第三波和第四波继续跟进。他们不怕死,坚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仿佛是些殉教者。”

其实早在中共延安整风后,中共就一直加强军队的洗脑教育,每次战斗后都要每个士兵作自我批评,在战场上有没有贪生怕死等等,只有原来国民党军投降中共的官兵还保持的清醒的头脑,在朝鲜战争中大批主动投降联军。

[[18]]

美军陆战队第一个正规华裔军官李周恩。(网络图片)
美军陆战队第一个正规华裔军官李周恩。(网络图片)

再有美军的现代化装备也让中共军队傻眼,在长津湖战役中,被围的美军陆战队工兵用3天时间在下碣隅里拓宽了一条可以通行坦克的道路。仅仅十来天时间,在四面环山的小谷地建成一座可以起降C-47运输机的临时机场,之后还陆续建成供给基地、野战医院。5400名美军伤员通过降落在机场的C-119和C-52运输机全部撤离包围圈。

而且美国空军给守军运来了大量急需的弹药、食品、药品、防寒服装、油料。运输数量之多,以至于美军最后撤离时,先用炸药把以千吨计的各种物资全部炸毁,然后再用推土机坦克辗压。

这场战役,为了确保美军陆一师的撤退,美军组织了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最大规模的空中支援。位于咸兴附近连浦机场的美军海军陆战队航空队平均每天出动100架次的飞机,美军5艘航空母舰每天平均出动130架次以上,美军远东空军第5航空队则每天出动不同架次的中型和重型轰炸机。对陆战1师阵地,还有此后撤退时公路左右5公里内所有可疑目标进行疯狂的轰炸。

在美军强大的火力下中国军队白天只能隐蔽在山谷和岩石的罅隙中,躲避凝固汽油弹及美军撤离纵队中坦克炮、105榴弹炮和155毫米榴弹炮不惜弹药的轰击。

美军空投能力及其国力科技水平更是超乎中共军队想像。水门桥是美军南撤必经要道,中共渗透部队在美军到达前就已摧毁这座在悬崖上的桥梁。

美军到达后估计修复水门桥需要空降4套钢制M2式车辙桥,在这之前从未尝试过。为保险起见,12月7日,美军8架C-119运输机空投了8套M2车辙桥。为了让沉重的舟桥不至于摔坏,甚至用最短时间设计了更大的降落伞。这让美军成功撤离,摆脱了中共军队的追击。

经过长津湖之战,美国军方上层看到中国军队精锐部队不外如此,在五倍以上兵力优势及态势地形都非常有利的情况下,都无法歼灭陆战1师,因而确立了继续将朝鲜战争持续下去的决心。

[[14]]

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3]]
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中共蔑视生命的价值观是让中国军人伤亡惨重的根本原因

中共第九兵团从福建开进朝鲜,着装仍是夏装,入朝前只发给棉衣棉裤,而无内御寒服装。在严寒下,士兵百分百的被冻伤,甚至有成建制的士兵冻死在阵地上。

而长津战役中,美军前线曾要求先空投弹药,但美军司令部方面分析认为:弹药补充是次要的,御寒装备是主要的,首先保人身安全避免冻伤为主。如果没有弹药作战,可以投降。但冻死冻伤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空投了御寒装备而非弹药,这是两种军队生命观念差别的体现。陆战师一团勒普上校也说︰“如果活着,就能用刺刀战斗,没有御寒设备则只能死亡。”

早在1942年11月二战时期,鉴于一个姓苏立文的美国家庭有五兄弟同在一艘军舰上服役,而此舰在对日作战时被击沉,五兄弟同时葬身太平洋。美国国会就通过《苏立文法案》,严禁同一家族的兄弟全部上前线。

在一位美军阵亡战士的墓碑上刻着他母亲的话:“对于世界,你只是一个士兵。对于我,你就是整个世界!”而中共的洗脑宣传中却是用身体“堵机枪”而死的黄继光母亲送另一个儿子参军。

[[8]]

痛苦而迷茫的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痛苦而迷茫的中国军队战俘。(网络图片)

[[12]]
韩军士兵押解中国军队战俘进入战俘营。(网络图片)
韩军士兵押解中国军队战俘进入战俘营。(网络图片)

[[25]]
被打死是中国士兵和投降的战俘。(网络图片)
被打死是中国士兵和投降的战俘。(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江启明)

评论
2013-01-01 8: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