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此心明

不一样的王阳明(六)

作者﹕刘翰青
  人气: 2189
【字号】    
   标签: tags: ,

牢狱之灾

面对强权,我们的主人翁没有激烈的抗争,但是也没有保持可耻的沉默。他给正德上了一封《乞宥言官去权奸以章圣德疏》,这个题目是王的学生整理他的文集时后加的,他的原文通篇用词委婉,要求“合理”,没有一句“去权奸”之类的激烈言辞,他只是想解救言官们,言官们若是得以保全,权奸自然受制,这很符合阳明先生的路子。

刘瑾一看,这还了得,我把那些不肯和谐的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就是要他们“不折腾”,你小子还在这制造不稳定因素,于是,王阳明上了刘瑾的黑名单。正德二年(1507年),刘瑾把反对他的人一一列出,称为“奸党榜”,光荣上榜的,包括刘健、谢迁等一干议长、国务卿级的重要人物,共五十三人,王阳明的大名竟然“受宠若惊”的排在第八位。刘瑾传宣群臣在金水桥前召开“批斗大会”,把那份所谓的“奸党榜”贴在朝堂前,以期杀鸡儆猴。

王阳明本人在前一年就被刘瑾送进了诏狱--关押政治犯的牢房。其实,他只要提笔给刘瑾写一封悔过书,立即就可以被车马迎还,因为刘在严酷打击文官的同时,也急需树立“投诚”的标兵,当时也确有这种“聪明人”。

然而,王若那么做了,也就不是阳明先生了。在“窒如穴处,无秋无冬”的铁窗内,王阳明作了狱中诗十四首,由开始“讵为戚欣动”的《不寐》,到后来因《读易》而“洗心见微奥”。经过这番磨难的历练,阳明先生渐渐“忘”了九华山蔡蓬头提到的“官相”,也算斩断了又一个牵绊心灵的负累。

经历几个月的关押后,刘太监免了他兵部主事的官,又送给他四十“廷杖”,还要送他到贵州龙场驿去做驿丞--一个不入品的小官。贵州在明朝时还属于蛮荒之地,去龙场做驿丞是好听的说法,实际等于送进一个大监狱。

颠沛流离

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刘瑾还不解气,按他的黑社会逻辑,一定要阳明先生向阎王爷报到,他才甘心。明朝的特务机关--东厂已经遗臭很多年了,刘瑾又设了个管东厂的内厂,也就是监视特务的特务,他自己则是这些大大小小特务的头子,就像斯大林部下的贝利亚。这样的东西做起事情来是不会择什么手段的,他派了几个杀手尾随王阳明,要让王在途中发生“意外”。

阳明先生沿京杭大运河乘船南下,他本想先回余姚看看已近九十高龄的祖母。可是到了杭州,阳明感受到了刘太监派专人“护送”的一番“好意”,为免连累家人,他只好改变计划,叫家童先回余姚通知家人,自己暂时躲到城外胜果寺。夜里,王阳明开始实施自己的脱险计划,他起身来到墙边,挥笔题了一首《绝命诗》:

学道无成岁月虚,天乎至此欲何如。
生曾许国渐无补,死不忘亲恨不余。
自信孤忠悬日月,岂论遗骨葬江鱼。
百年臣子悲何极,日夜潮声泣子胥。

随即,他到钱塘江边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边一扔,布置了一个自杀现场,然后偷偷爬上一条商船,向东海驶去。王阳明望着渐行渐远的陆地长出了一口气,拜拜了刘瑾,老爷我离世隐居,再不必和你打交道了。

杀手们显然不太熟悉“躲猫猫”,他们看到墙上的绝命诗,又在江边看到那个假现场,就认定王阳明已经投水自尽,回去给刘瑾报信儿去了。

是夜,狂风大作,王阳明搭的那条船被刮到福建地界,他上岸直入山中,一路狂奔几十里。到了晚上,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寺院,请求借宿一宿,但人家不收留他,半夜三更,一个身份不明,神色慌张的中年男子,也的确不容易被人相信。没办法,他只好在附近找了一个失修多年的破庙,倚着香案对付一宿吧。谁知那个破庙是老虎的家,王阳明刚睡下,房主回来了。说来真奇,王阳明不是周正龙,这只老虎也不是年画,可那只老虎在大殿外的廊檐下转悠了半夜,还用吼声对不速之客的到来表示抗议,就是不敢进殿。转眼天亮了,那个不肯收留王阳明的和尚以为他被老虎吃了,打算来捡他的行囊,却看到他在大殿里睡的正香,叫醒了他,“惊曰:‘公非常人也!不然,得无恙乎?’”,于是“邀至寺”。

有意思的是,他总能在这种时候赶巧碰上和尚道士之类的朋友聊一些宿命的问题,在寺庙里他竟然遇到个熟人,就是十七岁新婚之夜时和他聊天的那个铁柱宫道士,此时,阳明先生三十六岁,正应了道士当初的“二十年海上之约”,道士看见他笑道:“二十年前曾见君,今来消息我先闻。”

故人相见,自然免不了一番问候,王阳明把自己要远遁的想法告诉了道人,道人说:“你的亲人还在,万一刘瑾抽疯抓了你父亲,再诬陷你个叛国罪,咋整?(“汝有亲在,万一瑾怒逮尔父,诬以北走胡,南走粤,何以应之?”)”阳明先生很为难,我如果露面,刘瑾的杀手再来,咋整?道士说,别急,我用蓍草给你卜一卦吧,在王阳明十七岁那年能准确的预言“二十年后海上重逢”,足见这道士绝不是个卖狗皮膏药的,占卜结果得了个地火明夷卦,《易经》中所说的“内难而能正其志”正是王阳明此时的境况,因而他决定还是回去当他的龙场驿丞。(“因为蓍,得《明夷》,遂决策返。”-《顺生录》)有高人指点,王阳明顿觉胸中郁闷之气一扫而空,于是,他又在墙上题诗一首:

险夷原不滞胸中,
何异浮云过太空?
夜静海涛三万里,
月明飞锡下天风。(未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领袖”身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能呆住的地方,于是,继王振之后,又一个祸国殃民的“著名”太监--刘瑾登台亮相了。
  • 有连格七天竹子的劲头,对付“应试教育”自然不在话下,二十一岁这年,王守仁顺利中了举人。他注定一生都要与传奇相伴,那次乡试考场,半夜里来了两个巨人,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自言自语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后两人就不见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吃了一惊,却不明所以。
  • 自从十三岁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与死之间原来不过是一步之遥,世间的功名利禄似乎没什么可追求的了,那么,人生到底是为啥呢?
  • 王守仁的爷爷--王天叙老爷子坚持认为,自己这个孙子将来必成大器,之后的历史似乎也是要向后人宣示,王老爷子的那份淡泊,比起他状元儿子那份对读书登第的热衷,要高明的多。
  • 如同一夜暴富的土财主不能称为贵族一样,“彬彬三代”方可称为世家,王阳明恰恰出生在这样一个“精神贵族”的家庭。
  • 像许穆夫人这样杰出的爱国女诗人,二千六百多年前,就出现在中华大地,说明中华人民的爱国思想,有着悠久的历史。
  • 庄姜由于婚后无子,遭到冷落,生活并不快乐。卫庄公后来娶了陈国之女厉妫,再娶了厉姒的妹妹戴妫。卫庄公对庄姜的暴戾冷漠,让美丽的庄姜在每一个漫漫的长夜里,寒冷深宫,孤灯长伴。
  • 陶渊明的心境,犹如他的名作〈桃花源记〉一样的高洁。他的真隐,是一种对“举世皆浊”、“众人皆醉”的厌恶。
  • 苏东坡命张二先把欠绸缎商的二万钱连本带利还了帐,然后将剩余的钱给张二作本钱继续做买卖。就这样,一件难办的案子被苏东坡轻易的了结了。
  • 据《后汉书》记载:郑玄曾拜马融为师,马融当时已经是很有名望的大师,有学生四百多人,所以,只有高级学生能够听到他亲自讲课。郑玄和其他同学一样,只能听高级学生转述老师讲过的内容。即使这样,郑玄没有因此懈怠或偷懒,依旧勤奋研读,如此三年而不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