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广东南海三山维权村民《南周》门前声援记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1月17日讯】寒流吹集着广东!整个南粤大地一片灰冷。广东突然收紧对媒体的管制,引起《南方周末》编辑、记者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弹。可以看出,官方对一个媒体的干涉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广州市广州大道289号《南方周末》的总部,连续几天都有民众献花和举牌支持《南方周末》。

作为一个南海三山的失地维权农民,最清楚《南方报系》是国内首家对南海三山土地维权事件的起因和南海三山村民血泪的维权经过作了长篇幅的报导,才让南海三山的土地维权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对突然收紧对《南方周末》的新闻管制,引起了南海三山土地维权村民的强烈反感,村民决定声援《南周》!维护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12日星期六早上七点钟左右开始,三山失地维权农民躲开当局的监视,转换四次车,经过2个多小时的车程,九点多自发来到《南周》总部进行声援。我在10点10分钟赶到《南周》总部附近,但料想不到的是广州警方早有准备,发动大批次的警察驱赶村民离开,但村民毫不畏惧,坚持力鼎《南周》。

结果,三山维权村民惨遭广州警察抓捕,并与警察发生肢体碰撞。有村民告诉我说:“抓走了很多村民了,有很多被赶走,还有一些不愿意走的在溜跶,警察准备继续抓村民上车。他们警察很粗暴,几个警员夹持着村民押上旅游大巴,有老人家的脚被弄痛,路人也纷纷上前谴责,大巴呼啸着乘着村民开走,不知道载到哪里了。”

我听到后,不顾一切往前走去,看见警察在继续驱赶村民,我被多名警察拦截,我严辞质问警察:“你们把三山的老人抓到哪里去了,他们来《南周》总部犯法了吗?难道没有人权了,没有自由了吗?”在质问中天理和隋牧青律师也赶到《南周》总部,他俩上前也与警察论理。广州警察这一野蛮行为并没有吓倒三山的维权村民,他们陆陆续续分批到达《南周》总部声援。

广州警方疯狂了,看到接近《南周》总部门前的一律抓上车,这时村民愤怒了,大呼:声援《南周》!新闻自由!这时听到一个警察下命令,统统强行抓走!就这样,我、天理、隋牧青律师和南海三山土地维权村民一共三十几人分几车次被送到到广州铁一小学,交由过百名警察看管起来。隋律师则被单独隔离讯问至下午4点多,由广州市律管处领导出面与警方协调而获释。

被扣押的南海三山土地维权村民逐个被登记和询问到《南周》总部的目的和谁是带头人,当警察知道大部分人员都是南海三山的村民时,个个目瞪口呆,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呀!于是,村民对广州警察讲述了三山征地的血泪史以及《南方都市报》在三山土地一案中仗义执言,公正客观的事件报导。村民痛感新闻自由对维护人权的重要性。令到广州的警察也同情我们三山的村民,中午有警察主动掏钱买来10多个面包和矿泉水给村民充饥。但也有村民表示,不放我们回家,我们绝食!

广州警方的负责人叫我们放心,他们会联系佛山南海方面的人,派员派车来接走我们。果然不久,在下午2点多,佛山南海警方派人到来接洽,连南海平洲三山的两个区的村委书记也来了,结果给村民骂得狗血淋头。在人员交接的过程中,南海三山的村民不断高喊:“还我土地、还我自由、声援《南周》,新闻自由、打倒贪官污吏和反对非法禁锢”等口号,门外记者的闪光灯伴随着口号声下不断地闪耀。

经南海三山维权村民的代理人——广东维权人士天理先生与南海警方的协商,南海警方决定。将用两台大巴送村民回南海三山。约下午三时左右,两台大巴来到,核实人员之后,分两批人上车回南海。上车时,广州铁一小学门前如临大敌,过百警察封路,荷枪实弹。终于,载着南海三山维权村民的大巴归程了。

满怀希望的三山维权村民本以为事情就快结束,可以回家休息了。想不到的是,装载他们的汽车驶去的方向却不是回三山而是去南海罗村焦大方向(南海看守所),村民立即提出抗议,有人砸敲车窗,有人要跳车、有人叫救命、有人向路人求救,并有村民表示如果南海当局要押他们去南海看守所,我们不排除发动三山一万多村民去中区、东区两个村委会抗议,乃至到桂城街道办事处抗议,瞬间车上乱哄哄的。

警察请随车的天理先生帮忙制止三山村民的行为,经天理先生与他们交涉和了解,警察承诺,只是将村民分别送往罗村派出所和大沥派出所了解情况,完毕后送村民回家。于是,大家安静了下来,到派出所后,警察对村民逐个进行了审讯,内容是为何要去《南周》声援?谁是头?是谁组织的?这次去声援《南周》是谁提供资金的?目的是什么?背后谁在操纵等等。

村民们非常配合交待了警方想要了解的情况:没人组织!没人操纵!没有经费,全部村民都是自发去的,其目的只有一个,要新闻自由,要言论自由!因为由于区政府无视法律肆意妄为,动用黑恶势力掠夺了三山一万八仟亩土地,而且对维权村民进行暴力侵害,以莫须有的罪名冤屈村民入狱,法院、公安屈从于窃取权力的贪官,充当政府违法抢地的家丁、打手。南海三山社会稳定受到严重破坏,村民民不聊生,处境凄惨没法活了!《南方都市报》多次为南海三山的弱势村民说话,主持公道。所以我们到场声援《南周》!最终被广州《南周》总部门前的警察误认为是去《南周》门口闹事,才被扣留的。

审讯完毕后,村民吵着要回家,警察请示上级后,于是拿出一份“训戒书”,要他们签名,说村民这是第一次非法到不该去的地方上访,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下次就要拘留15天等等。其“训戒书”立即遭到天理先生的严正拒绝。天理要警方出具南海三山失地农民这次广州之行的违法依据,提供不了的,拒绝签名!有村民表示如果南海警方扣留任何一个村民,我们都不回家,要与被扣留的村民共进退!

最后于晚上11时30分因警方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来证明村民有犯罪的行为而被迫释放了全部的三山村民。

多灾多难的南海三山村民不肯跪着做人,他们还有许多村民不屈服于政府的打压,八年来不断为失去了的土地抗争,他们清楚记得那几句耳熟能详的歌词: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对声援《南周》这件事,南海三山的维权村民认为:不将言论自由还于人民,任何的甜言蜜语说得再多又有何用?民主宪政,从言论自由开始!从新闻自由开始!

2013年1月14日于南海三山

(责任编辑:魏敏)

评论
2013-01-17 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