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2)

人气: 1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1月02日讯】(明慧网报导)(接上文)

三、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刑讯逼供中普遍存在着严重的性迫害

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刑讯逼供普遍伴随着严重的性迫害。下面,列举几个明慧网揭露出来的刑讯逼供中的性迫害典型案例。

◇吉林省长春市净月潭见证的罪恶

长春市净月潭,是个风景优美的旅游胜地,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令人遗憾的是,这么美丽的地方竟然被魔鬼的黑手玷污。吉林省长春市公安一处长期租用净月潭风景区某宾馆(据悉有长春市交通宾馆、净月潭宾馆)至少十多间客房和地下室,作为秘密审讯、严刑逼供、酷刑拷打的行刑房,设有老虎凳、电棍等刑具。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酷刑折磨,几十人被折磨致死。

* 遭刑讯逼供 电击击穿生殖器 铁棍砸小便头

张致奎,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市净月潭山上的秘密刑房,被恶警处长梁某等反复将反铐的双手从后背翻到身前,骨头“喀嚓”断裂、电击全身、用烟头烧全身。令人窒息的疼痛使其痛不欲生,一次次昏迷。被铐在老虎凳上的脚腕皮肉因痛苦挣扎被磨烂,骨头和筋都露了出来……

再次被凉水浇醒后,恶警用蜡烛将其整个后背烧焦,再浇上蜡油,他疼的不停的颤抖。恶警又开始电击其生殖器,把生殖器击穿了,见他仍不屈服,恶警紧接着拿起铁棍把他的生殖器给砸了,张致奎顿时昏死过去……

* 遭酷刑折磨 被重点电击生殖器 濒临死亡

张忠余,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二零零二年三月,和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同时被绑架到宽城区公安分局酷刑折磨。张忠余的裤子被剥光,被两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生殖器等部位,遭棍棒打。强大的电流令人痛苦难忍,好像要把人打透。当晚刘海波被折磨致死,张忠余也濒临死亡。第二天,长春公安一处恶警将他蒙上眼睛拉到净月潭山上宾馆黑刑房继续摧残。

恶警张航手持两根电棍,重点电击生殖器,每次都是一手在上边电,一手从铁椅子下边向上对着他的阴部电。张忠余被无数次电击,痛苦难忍,可一低头,恶警张航就踢他的头。张忠余被迫害的失去了知觉,头部一沾水,血立刻就淌出来,全身包括生殖器被电的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皮肤被电糊,有的地方被电成黑色,一个月后身上还有一块块黑痂;生殖器被电的肿痛,排便疼痛难忍,二十多天仍无法正常行走。

* 长春电视插播的勇士梁振兴生前曾六次在净月潭被“提外审”

梁振兴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期间被非法提审六次。恶警每次都是把梁振兴带出看守所(叫“外提”或“提外审”,实质是中共特有的便于中共恶警刑讯逼供的一种手法),梁振兴被用布蒙上眼睛,被带到长春市郊净月潭山上某宾馆的秘密刑讯逼供室,每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恶警对梁振兴连续多日酷刑折磨,持续用电棍电击乳头,使其一乳头被烧掉,肋骨被打断。

* 被以“长春电视插播”为由绑架摧残 遭迫害含冤离世

冯龙,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从事家电维修工作,二零零二年三月被中共以“长春电视插播”为由绑架,被长春恶警带到净月潭净月山上的秘密刑房遭受毫无人性的迫害,被暴力殴打、套塑料袋窒息迫害、高压电棍电击生殖器等身体敏感部位。之后被非法劳教,身心遭受进一步摧残。二零零四年回家后,深受创伤的身心状况一直没有恢复,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 某法轮功学员W,因与长春流离失所的一位同修有联系,被长春市恶警绑架,被押往长春市净月潭秘密地下行刑室严刑逼供,追查“长春电视插播”参与者的线索。W被铐在老虎凳上、身上泼上冷水,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和生殖器,并被狠掐乳头,血流不止,钻心的疼痛。

◇被刑讯逼供致死 阴茎青紫 遗言:“我是被‘人民’警察打成这样的”

吴俊阳,辽宁省本溪市化肥厂工人,曾因坚定修炼被非法关押于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因不“转化”,并揭露威宁营教养院动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被秘密通缉,被迫流离失所三年之久。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六日,吴俊阳再次被绑架,并连夜酷刑折磨、逼供审讯致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被千金派出所卑鄙策划后扔进本溪市中心医院。待家属见到时,只见吴俊阳躺在医院一蔽室处的长条木凳上,无任何抢救迹象。他双眼瘀血,微微睁开,用微弱嘶哑的声音对家人说:“我是被‘人民’警察打成这样的。”

因经济拮据,无钱医治,吴俊阳要求回家,被抬回家中后,人已双目失明,全身多处外伤、瘀血,阴茎呈青紫色,说不出话,处于昏迷状态,大小便失禁,不久含冤离世,距离其被绑架仅七十天。

◇山东济南变态女警:“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头子电熟”

张世航,山东济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五月被槐荫区匡山派出所绑架,因坚持信仰无罪,被槐荫区“六一零”某女恶警(四十多岁)及派出所某女恶警(三十多岁)的伪善欺骗,也不屈服暴力,遭到俩女恶警疯狂、变态的电刑折磨。

俩女恶警将张世航铐在会议室隔壁房间的床上,用橡胶警棍对张世航的胸、腹部猛抽,痛得张世航如刀割火烧,汗水湿透了全身衣服。女恶警又拿来电棍,电击其全身,张世航在剧痛中剧烈挣扎,汗流如注,小便失禁,绳子和手铐勒进手腕脚腕里,肉裂血涌,染红了床单,眼前阵阵发黑,呼吸微弱,几乎休克。

见张世航仍不屈服,女恶警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竟无耻地将张世航的外裤内裤都褪下来,狞笑着说:“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头子电熟。”用电棍压在张世航的阴囊上放电。难言的剧痛让张世航全身一阵痉挛,昏死过去。

被女恶警用冰啤酒浇醒后,又被翻过来铐床上电肛门,火烧般的疼痛令其一阵抽搐,小便失禁,只听一个说:“插进去电。”张世航强忍着非人的折磨。被俩女恶警电得阴囊肿大,肛门流血流脓不止。

◇流氓恶警(中共打手):“……在这个凳子(老虎凳)上,就是让你说你强奸了你X你今天都得承认!”

王洪革,吉林长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洪革被绑架到长春市铁北看守所,在那里被非法超期关押十九个月(按现行法律,最长羁押时间不得超过九个月)。期间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非法“提外审”,用酷刑捏造口供。王洪革多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最后被残忍地用电棍电生殖器、脖子、塞嘴里电,反复用刑多次。

恶警刘会宾威胁说:“让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在这个凳子上,就是让你说你强奸了你X你今天都得承认!”酷刑折磨使王洪革的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在看守所躺了四个月。身体所受伤害长期未恢复。

◇抚顺公安一处:“我们就是没有人性”的恶警遭恶报

郝建光,二零零七年前担任辽宁抚顺市公安一处处长、国保支队长,对迫害抚顺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负有直接的责任。二零一一年,郝建光作为抚顺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队长,因经济案件被双规,二零一一年十二月锒铛入狱。

* 拳头猛击、电棍电击小便处 再“劈胯”致腿残废、人数次昏死

孙洪昌,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五十二岁,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抚顺市国保大队(公安一处)关勇伙同清原国保大队长王兴传等七、八名恶警绑架,当夜十一点,遭市国保大队关勇、郝建光等六名恶警刑讯逼供。

恶警对孙洪昌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击小便,拳头猛击小便处,再用劈胯酷刑折磨,疼得孙洪昌多次昏过去。恶警关勇等还叫嚣:“我们就是没有人性!”孙洪昌的左腿被迫害残废,由于得不到医治,从此落下残疾。

* 遭猛击下身 睾丸肿大充血 无法行走、直腰

周树友,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清原县仓石火车站工人,二零零五年三月被抚顺国保大队(公安一处)恶警关勇、陈大庆绑架,四月六日晚八点被非法提审、酷刑折磨。其中,恶警关勇变态地将周树友两腿掰开,猛击其下身,将周树友的睾丸打得像馒头一样肿大,严重充血致使其无法行走,腹部疼痛不能直腰。而后将其非法劳教三年。

◇更多刑讯逼供案例

刑讯逼供中,遭电棍电击生殖器和摧残致伤睾丸比例占的情况最多。现分别列举部分案例简述如下。

刑讯逼供中,遭电棍电击生殖器痛苦的,如:

* 田宝伟,辽宁海城市牛庄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散发真相资料时,被耿庄镇公安派出所恶警绑架、酷刑折磨,被电棍电击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 李惠丰,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被刑警三中队十万伏超高压电棍电击,生殖器被电糊。

* 权培建,河南郑州市法轮功学员,被管城公安分局恶警倒吊着用电棍电击全身和生殖器,致其昏死数次。

* 武元龙,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两手大拇指和小便处被同时连上电线,接在电工用的“摇表”上,通电电击,痛得生不如死。

* 王乃方,辽宁抚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刑警队恶警八小时连续电击生殖器等身体敏感部位,之后十多天生活不能自理。

* 李彦奎,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被铐成“大”字形电遍全身和生殖器,之后全身瘫软,无法行走,被两名恶警架进看守所。

* 金学哲,吉林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被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朝阳分局恶警用电棍电击生殖器等敏感部位,致使大小便失禁。

* 刘福德,山东寿光市法轮功学员,被寿光市纪台镇派出所所长恶警陈虎等用高压电棍电击阴茎。
* 李志法,河北省沧州市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被沧州市国保大队铐在铁椅子上泼水电全身及生殖器。现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 张师营,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退伍军人。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到政保大队遭刑讯逼供,被恶警李德仁脚穿皮鞋、猛踢裆部,当即疼得蜷缩一团,昏倒在地,恶警还把他强拉起来继续用刑。其睾丸被踢伤,至今仍隐隐作疼,小便很困难,腰部经常疼痛。

……

刑讯逼供中,遭睾丸摧残痛苦的,如:

* 王学世,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被牡丹江阳明分局恶警狠捏睾丸,当场痛昏过去。

* 河北涞水县明义乡某法轮功学员,被定兴县高里乡公安局恶警用脚碾生殖器,痛得他直冒汗。

* 钱劲松,河北保定市北市区国家税务局公务员,助理工程师,被高桥派出所恶警用打橡皮子弹的枪射睾丸。

* 李威岭,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曾在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区刑警大队遭毒打和侮辱,被恶警带皮手套用流氓手段侮辱男性生殖器。

* 刘海康,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法轮功学员,被松岭公安局恶警暴打,下身阴部多处青紫。

* 李伟,一九六七年生,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医院医师、法轮功学员,在鞍山刑警大队被强制劈腿,致使大腿根处出现青紫,睾丸肿成拳头大,无法行走。在鞍山看守所期间,被恶警指使死刑犯迫害,用剪刀剪下乳头摧残。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 吉林省抚松地区某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遭“攻坚”迫害期间,被恶警剥光衣服殴打,还被恶警队长陈立会穿着皮鞋,一脚一脚地狠踢生殖器。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3-01-03 12: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