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蔡慎坤:赵红霞是重庆官场的颠覆者还是受害者?

人气: 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27日讯】赵红霞这个名字,在媒体和网上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去年11月,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这个名字足以让重庆的官员们心惊胆战!1月24日,重庆官方再次发出通报,一口气免去10位与赵红霞有染的厅局级官员,包括九龙坡区委书记彭智勇、璧山县委书记范明文、西南证券董事长罗广、长寿区区委副书记、区长韩树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委副书记、县长艾东、重庆市交通纪委书记、监察专员罗登友、重庆机电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谢华骏、重庆市地产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周天云、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何玉柏、重庆城投副总经理粟志光等。

曾几何时,赵红霞不过是重庆官员们手中把玩的一个尤物!这些天天在台面上唱着红歌喊著打黑的官员,私底下却热衷于污浊不堪的淫乱派对,这对薄熙来打造的重庆光辉形像是莫大的讽刺!那些满嘴精神气的官员不过都是一群伪君子,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就完全彻底颠覆了重庆官场此前光鲜的形象。

这10位被免职官员,包括此前的雷政富,都被这个叫赵红霞的小女子毁了大好的前程,不禁令官场中人唏嘘不已!重庆官场乃至各地的官场,还有多少个赵红霞这样的颠覆者抑或受害者?恐怕只有身居官场的同僚最清楚。赵红霞除了几分姿色之外,其他可能是一无是处,为什么在短时间内混迹于官场如鱼得水呢?正如官方评论所言:苍蝇不盯无缝的蛋!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道理身居官场的重庆官员想必都很清楚,与其说他们被色诱,不如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取所需罢了。赵红霞是肖烨、严鹏等人手中的诱饵,为了获取非正常的利益,逼使赵红霞频频打入官场内部,拍摄淫乱视频做要挟,达到纯粹牟利的目的。对赵红霞来说,无非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受害者,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一点钱财,她只是肖烨、严鹏等人手中的棋子,同时又是重庆官员们集体泄欲的工具。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会结成什么样的圈子,三方都是各怀鬼胎臭味相投,给唱红打黑的时代联诀演出了一台又一台肮脏污浊的大戏!

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些大戏是如何演绎的?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在2008年2月7日与赵红霞在在篮箭宾馆开房时被偷拍,之后在金源酒店开房时被捉奸。时任重庆市江北区常务副区长的范明文,2008年8月与赵红霞在渝通宾馆开房时被偷拍,2008年11月在同一宾馆与赵红霞开房时被捉奸。时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重庆市金融办主任的罗广,2008年初分别与赵红霞和张丹在果岭时尚酒店开房,被赵红霞偷拍,一个月后在同一酒店与赵红霞开房时被捉奸。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的韩树明,与赵红霞在重庆金源酒店开房时被偷拍,与谭琳在同一酒店开房时被捉奸。时任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重庆渝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粟志光,2008年3月在重庆东和花园酒店与赵红霞开房时被偷拍,2008年4月与赵红霞在同一酒店开房时被捉奸。时任重庆市教委主任的彭智勇,在2008年9月与赵红霞开房被偷拍,2009年2月与赵红霞在小天鹅宾馆开房时被捉奸。

肖烨、严鹏等人对付重庆官员的手段如出一辙,可以说是很简单的一个陷阱,从第一次被偷拍,第二被捉奸;可见这些雷同的设计都是经过肖烨、严鹏等人刻意安排,但却让重庆官员前赴后继的陷入陷阱之中,赵红霞也游刃有余在官员们中间周旋屡屡成功。对重庆官员们来说,没料到自己的丑态会被偷拍甚至遭要挟,当雷政富后来无法满足肖烨、严鹏等人的无理要求时,索性与之闹翻,才出现一连串内讧事件!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闹翻,没有内讧,恐怕依然还是活跃在重庆,用不正常的手段来瓜分掠夺重庆的财富。

赵红霞成功色诱重庆官员,并非是她有多大的能耐,她只是用最古老的交易方法,就让这些堂而皇之,一脸正气的官场中人,纷纷露出那张真实丑陋的面孔。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中国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赵红霞绝非一个人在孤身奋斗,她们的存在和活跃,让这个时代很难堪也很纠结,一方面我们对她们的行为感到不耻和不屑,一方面我们对她们扮演反腐的主角又感到无奈和无助!

重庆官场接连发生的这些淫乱丑闻,令人吃惊又愤怒的同时,也让人看到官员们道德败坏到了何种不堪的地步,这种整体性的情色淫乱之风弥漫中国官场,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更是执政党的耻辱!在类似事件中,有一个问题显然被舆论普遍忽略,隐藏在情色淫乱腐败犯罪背后的官官相护以及利用职权为同类开脱罪责,才是官场整体性溃烂腐败的最大症结!重庆官员的淫乱丑闻发生在几年前,且主政重庆的官员大致都清楚,不知道这些官员凭什么一一过关继续得以重用升迁?可以肯定的是,淫乱和腐败是一对栾生兄弟,沉溺情色淫乱的官员,如果没有贪腐收入或权色交易,官员怎能在情色场上春风得意挥霍无度?

转自作者博客

评论
2013-01-27 3: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