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指三峡大坝最终结局只能是被炸掉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海外媒体近日再聚焦三峡水库造成附近山体严重裂缝的消息。海内外地质和工程专家皆证实,三峡水库诱发各种地质灾害,尤其是必然引起附近山体裂缝。当年三峡工程上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赞成票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中国著名已故水利专家黄万里曾多次上书中共高层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旅德工程专家王维洛表示,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

齐岳山、寒池山等山体裂缝

近来,海外媒体再次聚焦,三峡水库的蓄水放水对周围地质的冲击已经造成了齐岳山、寒池山等山体裂缝。据大陆媒体描述,寒池山的山体裂缝是从山顶向下裂开,宽不到几十米,深度却达上千米。这是继2008年底《三峡晚报》披露位于西陵峡上段长江南岸的秭归县的仙女山出现裂缝后,媒体的再次“示警”。

事实上,资深媒体人士、现任广东省出版集团时代周报副总编辑赵世龙在2012年5月就发表博文《三峡最大隐忧:齐岳山东北断裂》,发出警示称,在三峡蓄水成库后,潜藏着莫名的地灾凶险。

博文说,三峡及大三峡地区,本身是地质版块活动剧烈的地方,有多条断裂带贯穿库区。最危险的地段莫过于齐岳山东北和建始北延断裂,若储水太多引发建始断裂带破裂进而促发齐岳山东北断裂活动,洪水透过清江扑向两湖,后果跟溃坝一样。

这一线在成库蓄水后,古地质剧烈活动恐被激活,诱发大级别强震。这些认识,恐怕将远超原来三峡上马时均往有利处论证的“6级或6.5级地震”的认识。只是一旦发生,就不知有些人将如何推责了,而民众将以肉体直接承受灾难。

博文还说,令人忧虑的是,中国西南是水电最为密集处,多建在断裂带和地质灾变区上,利益集团违备自然科学的蛮干,民将恐无宁日。

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曾称,对三峡水库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构造型地震,在第二库段仙女山断裂、九畹溪断裂、建始断裂北延和秭归盆地西缘一些小断层的交会部位,有可能诱发水库地震。

专家:中共让老百姓继续为三峡工程买单

三峡大坝位于重庆市市区到湖北省宜昌市之间的长江干流上,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工程。1992年4月3日在中共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以1767票赞同、171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的结果获得批准建设。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至2009年经过17年,耗资2000多亿元建设,但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均未达到预期目的。

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正式蓄水之后,三峡库区和大坝下游地区灾害不断,而中共的媒体、专家等一概称,“和三峡工程无关”。

2011年5月18日,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在新华社发布的会议公告中,有条件地将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摆到了公开的媒体平台上,如移民安置、生态环境、地质灾害、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

旅居德国的工程专家王维洛表示,从“和三峡工程无关”到有条件地承认一些不利影响,这绝不是中共政府承认了建造三峡工程是错误的决策。

王维洛表示,国务院把移民、生态和环境保护、泥沙、碍航、水库调度这些问题摆到台面上来,承认不利影响,为的是收钱有名。由老百姓继续为三峡工程带来的不利影响买单,成为中共政府的决策。

黄万里:三峡工程最终将炸掉

建坝之初,中共御用专家们称,三峡大坝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防洪。但是,刚刚几年的工夫,三峡大坝的防洪等级就从“万年一遇”到“千年一遇”“百年一遇”,最后降到了2010年的“不能指望”!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其次是航运不畅。三峡工程完工后,上游因为水位提高,航运功能减弱了,下游因为没水,航运功能更弱了。有些地方某些时段全部停航,特别是枯水期,船就只好搁浅了。

其三是蓄水、补水功能弱化。2011年4月起,中国南方部分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旱灾。长江、汉江水位处于历史最低点,湖北千余水库跌至死水位,而中国的鱼米之乡洞庭湖旱情严重。尤其是鄱阳湖,湖底已经成为草场,渔民退却,牧民进驻,大草场成为牛羊饱餐的餐桌。

三峡工程还有对长江的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的干扰、影响局部气候、改变了地壳承受重量的支点、令下游居民的不安全感增加等负面影响。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在三峡大坝拟议建设之初多次上书中共当局,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不可上马之缘由。三峡大坝开工前,黄万里曾致江泽民等人三封信。

然而,当局在经济利益驱使下对此铮铮忠言置若罔闻,不惜置人民于水火。黄万里先生的种种预言不幸渐次应验。

王维洛表示,黄万里先后六次上书中共中央,陈述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他预见,“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王维洛说,既然建设三峡工程是错误的,就要考虑如何来修正这个错误。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

“当一个工程不知道它的归途在在哪里,它就根本没有被建造的权利;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因为它对中国人的伤害如同凌迟处死一般,漫长而痛苦。”

(责任编辑:姜斌)

评论
2013-01-27 5: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