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造势打老虎?陆媒高调报导典型政法委维稳案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陈庆霞因为上访而家破子失,10年被维稳的血泪惨痛,她绝望地向政府“告饶”。(网络图片)(网络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3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综合报导)1月22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再高调反腐,称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还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谁是老虎?把谁的权力关进笼子?一时成为外界热议的话题。就习近平这番讲话后,紧接着24日大陆中央级媒体高调曝光一起令人发指的政法委维稳案——黑龙江伊春女子陈庆霞2007年上访被截访弄丢儿子,还被打致瘫痪,再被劳教18月,后关太平间3年。此案大陆媒体连续追踪报导,成为百度热词。黑龙江伊春带岭区宣传部却公开表示,这是“人文关怀”。

习近平高调“打老虎” 大陆媒体曝光典型维稳案

习近平自去年11月上台以来,中共纪委先后宣布调查多名官员腐败案件。1月21日,江泽民在杨白冰花圈排名首次被大降级后的第二天,22日中共官媒《新华社》迅速确认江泽民排名被降。同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会议上讲话,再次高调反腐并称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并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就在外界猜测“谁是老虎?把谁的权力关进笼子?”的时候,大陆党媒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节目突然曝光,黑龙江伊春陈庆霞因常年上访告状被当地有关部门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被限制人身自由已经长达三年。2007年,陈庆霞的儿子在当地信访办去北京接人时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丈夫目前住在精神病院。

此事件曝光后,大陆很多媒体都跟踪报导,不断有媒体致电当地政府了解情况,该事件从24日起连续成为百度热词。

对于媒体的追问当地伊春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表示,这是“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4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其起居”。

对于当局的解释,25日陈庆霞的哥哥陈庆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们全家亲人都非常关心妹妹陈庆霞,他六十几岁的姐姐还向政府官员下跪要想接回妹妹,政府官员只答应他的姐姐一日三餐送饭,但依然限制陈庆霞在太平间。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陈庆霞因为上访而家破子失,10年被维稳的血泪惨痛,她绝望地向政府“告饶”,在太平间的窗户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我告饶了”的纸张。(网络图片)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陈庆霞因为上访而家破子失,10年被维稳的血泪惨痛,她绝望地向政府“告饶”,在太平间的窗户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我告饶了”的纸张。(网络图片)

患精神病丈夫被劳教 妻不服上访

陈庆霞的丈夫宋立升精神失常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映”。2003年6月1日,宋立升因破坏“非典”检查站栏杆被治安拘留15日,6月26日被送劳教1年9个月。当公安局带宋立升去劳教时,陈庆霞拿出诊断证明其丈夫是限制责任能力者,但被公安局长杨华随手扔在地上。

不久伊春市劳教所因宋立升“患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和限定责任能力”予以所外执行,并把人退回到带岭区公安分局。两个月后,黑龙江省第三医院为他开出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证明,现在被关押在北安精神病医院。当陈庆霞见到丈夫时,她丈夫满身是伤,精神病症状比以前更严重。为此陈一直上告带岭公安局,2007年开始进京上访。

截访弄丢儿子 拘留10天被打瘫痪

2007年1月,陈庆霞带着12岁的儿子和90岁的婆婆去北京上访。到4月14日,她和12岁的儿子在北京上访被押到马家楼,下午4点30分从马塚楼放出。母子2人在381路公交车站等车时候,儿子已先上车,她上车时被当地带岭区信访办杨海峰和一位姓夏抓住不放,称给她两千元,让她回家。陈庆霞不肯,杨海峰就把她拽了下来塞进出租车。当时她说,“孩子!”杨海峰说他管。而车却开走了,陈庆霞12岁的儿子从此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陈庆霞当日被当地截访抓回被拘留了10天,陈庆霞说,进拘留所时自己是可以行走的,但被释放从拘留所出来后就无法行走了,在看守所被人打坏了双腿。当时两位警察把她拖出看守所丢在地上,她想爬出去给家人打个电话,但是钱与身份证都被没收,当时天正在下雨,她就在雨水中浸泡了一天。

有目击者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当时有很多人看到陈庆霞躺在看守所门前的雨地里,但现在,很少有人敢站出来作证。

陈庆江也告诉大纪元记者,2007年4月,他妹妹被便衣警察打晕拉进带岭派出所,5月5日,陈庆霞被扔出看守所时,双腿已经无法行走,当时还很冷,好心人送来棉被,又打电话报警,警察了解情况后说是个访民就离开了,而当时民众也找过一些媒体但都不敢来采访和报导。

找政府要儿子 再被劳教18个月

从看守所被扔出来后到晚上7点多,派出所和信访办的人才把陈庆霞送到了旅店,由信访办的董立杰、关秦等陪着她。

之后信访办的魏广春等2人去北京寻找陈的孩子,但当信访办杨海峰知道她孩子下落不明以后,告诉董立杰等都撤回去,不再承担她的任何费用,董立杰等人当时都哭了。

其时双腿瘫痪的陈庆霞身无分文,被赶出了旅店。陈庆霞只好爬到当地政府门前躺了两天两夜。之后在7月20日被当地政府劳教18个月,并且不给接见家人。

陈庆霞在劳教所瘫痪在床上不能自理,而按劳动教养管理办法,老弱病残、丧失劳动能力的人是不应该接收的。有人向劳教所的队长质疑时,队长说:“我们也没办法,政府不让放人,宁可拿钱关在这里。搞稳定死在这里我们也不负责任”。

原本陈庆霞应该在2008年12月20日解除劳教的,因为她丈夫在精神病院不能来,而陈庆霞的哥哥与嫂子自从2003年陈庆霞上告公安局开始就受牵连,每年中共所谓节日敏感时期,当地片警都会警告陈庆霞哥哥不许外出上访,并明确告知他们全家有事要离开带岭时,必须报告当地公安。这次劳教部门也没有通知陈庆霞的哥哥去接她。

就这样等了4天,到了12月24日晚11点多,当时黑龙江晚上气温低至零下30多度,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叫了8名年青的劳教人员,把陈庆霞抬到屋外冻了3个多小时。

陈庆霞当时大喊救命,直至凌晨1点多才被当地政府接回,关进了伊春市带岭职工医院废弃太平间里,室内没有下水道,也没有卫生间。在陈奄奄一息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才通知她的家人把她抢救过来。

[[10]]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屋外还布满了监控与看守人员。(网络图片)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屋外还布满了监控与看守人员。(网络图片)

[[3]]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用钢筋把后窗焊死,并用推土机推土埋上,还安放了监听器。(网络图片)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用钢筋把后窗焊死,并用推土机推土埋上,还安放了监听器。(网络图片)

被关押医院废弃太平间 半夜警察扮鬼叫恐吓陈庆霞

被关进废弃太平间的陈庆霞2009年曾在同情她的看守帮助下逃离过,结果2名看守在被公安局刑讯逼供下说出了陈庆霞的下落,另2名看守有跟陈庆霞通电话也被下岗处理。

2012年10月,陈庆霞再次逃离看守所,上北京寻找儿子。当地政府发现后,派带岭环卫处三辆车24小时跟踪她嫂子17天。当日负责看管的女环卫工也被下岗了。

10月24日陈庆霞到了北京寻找儿子,11月10被人骗到一个机构,晚上被当地公安局副局长魏连祥接回。

11月12日,陈庆霞从北京被带回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太平房后,带岭环卫处看守对她说:“看你还跑不跑,这回就饿死你。”陈在回来的路已被饿了两天,现在又再被饿了一天一夜。有个看守她的值班警察好心给她姐姐打电话,让她姐姐来看她。当她姐姐和嫂子来看她见面时,她们都抱头痛哭!

之后当地政府用钢筋把后窗焊死,并用推土机推土埋上,还安放了监听器,再在前面安装了监控录像,一台带岭环卫处的车牌号:黑F88B30的面包车24小时停在前门监控,监视者有环卫处工人和带岭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

陈庆霞的哥哥陈庆江告诉大纪元记者,看守人员经常半夜突然敲门或装鬼叫,使他的妹妹处于极度恐惧中无法入睡。看守他妹妹的有警察和雇用的环卫工。

陈庆霞曾经托亲友发贴子描述其在太平间中恐惧,“门上一把锁,屋内一个人、阴暗、潮湿、恐怖使人恶梦连连,漆黑的夜晚四周的墙壁都透露出一股凌烈的寒光。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经常半夜噩梦醒来已哭成泪人。”

她甚至向外求救说:“谁能救我出黑监狱,我现在就无偿捐献双眼眼角膜、肝脏、肾脏,凡是我身体能捐献的器官我都无偿捐献!一诺千金!我宁愿用生命去救活别人,也不愿意做太平间里的活死人!”

当《中国之声》记者前去采访时,陈庆霞可怜地向记者求救说:“你帮帮我,让我走吧,把我救出去,我实在呆够了,我在这度日如年,晚上都不能安宁啊,我实在没有招了。不让走,不让出去。”

陈庆霞关押处的附近有一家敬老院,那里的老人都向《中国之声》记者证实,陈庆霞至少在这里住了三年。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也告诉记者,陈庆霞的事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但是都不敢管,怕被整。

陈庆霞的家人曾多次找到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要求接回陈庆霞,现任信访办主任董立杰均以“要经领导批准”为由拒绝。

[[12]]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屋外还布满了监控与看守人员。(网络图片)
黑龙江伊春带岭区政府把陈庆霞关在废弃的太平间里,屋外还布满了监控与看守人员。(网络图片)

事件曝光后当地政府称是“人文关怀” 截访者曾获劳模升官

事件曝光后,大陆很多媒体都跟踪报导,当地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向大陆记者表示,2007年7月,陈因打砸党政机关、公安、医院被拘留,并对其实施劳教1年6个月,劳教期满后其家人拒绝接人,无奈之下带岭区政府派人将陈接回,并安排在区养老院。考虑到陈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4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其起居”。

在截访中把陈庆霞儿子丢失的主要责任人带岭区信访办工作人员杨海峰,在2008年任带岭区信访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曾被授予“伊春市2005至2007年度特等劳动模范”,现在更升官至带岭区总工会主席。

28日,陈庆霞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她仍住在曾经被“关押”的废弃太平间内,两日来,区政府的工作人员都曾来住处交涉。“昨天他们来问我有什么诉求,我提了要回家、要孩子等五点建议,今天来让我搬家,说租了个7000块钱的房子,有冰箱的那种,我不想去,我等着说法呢。”

当地政府已同意带陈庆霞到带岭医院体检,如果有疾病可以进行治疗。而陈表示她现在不需要治病,只是希望能够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希望能够回家。

当地政府还称已成立4个专项工作小组去北京为陈庆霞寻找当初截访时走失的儿子,但是已过去6年了,能否找到并不乐观。

陈庆霞的悲剧引发社会讨论 政法委与维稳是社会动乱的根源

陈庆霞因为上访而家破子失,10年被维稳的血泪惨痛,她绝望地向政府“告饶”,在太平间的窗户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我告饶了”的纸张。

几个人24小时看守一个残疾人,当地政府可是花足成本维稳。去年山东盲人律师陈光诚被政法委维稳迫害曝光,但是在国内媒体却是禁言。现在陈庆霞事件在国内媒体上被连续报导,有不少评论都在质疑这10年间政府的作为,以及造成此事件的根源。

深圳特区报发表以“谁造成了‘陈庆霞之痛’”为题的评论,表示只有赶快将权力放进制度的牢笼,才能保住我们来之不易的建设成果。这一次,在中国的法治进程中,我们感受到了“陈庆霞之痛”。我们愤怒,我们悲伤,我们期待。

雅虎新闻转载大陆媒体红网的报导,报导中质疑造成悲剧的截访者被评为特等劳动模范,而且还点出“越维越不稳”,而且成本巨大,得不偿失。更重要的是,一些地方以“维稳”为名,用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方式截访,更是践踏了法治和人权。报导还认为,消除截访现象,还必须取消现行的信访问责制。

民众的愤怒、媒体的质疑无不指向造成中国社会动乱的政法委与维稳制度。

而早在2010年6月8日,伊春市带岭区就发生过上访者于洪双用刀刺死信访办员工魏广春,然后服毒自杀的事件。

习近平说打老虎 媒体突然报导维稳案 家属感意外

陈庆霞的哥哥陈庆江告诉大纪元记者,以前他们曾多次找过媒体都没有报导,后来他就在微博上发贴希望引起关注,几个月来也没有引起媒体重视。他说,1月24日终于有一家中国媒体报导了,并引起社会反响,当地伊春市委也表示要负责和认账,在他看来这事出人意外。

而巧合的是这个事件曝光前,21日江泽民排名被降,22日习近平称“老虎、苍蝇”一起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而昨天(28日)中外媒体则齐集贵阳中级法院门口,关注薄熙来案是否开审。之前2012年王立军事件后,薄熙来则被爆出与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密谋政变。

在江派挑起南周事件后,习近平则高调提前宣布年内停止劳教制度,这一切都与政法委、周永康有关。

(责任编辑:周雅)

评论
2013-01-29 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