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世间行(下)

文/王金丁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四、各方韵味的腔调流传长远

这河边道路两旁植了不高不矮的菩提树,依着河水蜿蜒百里,被秋天染红了的树叶在空中随风飘荡,此刻,两乘驴车并辔跑在这条菩提道上。

“前辈,您们拉的琴,唱的曲儿好听,我们打算跟着您跑几个村镇。”海二叔坐在车上操着缰绳,小箭子攀着车椽,赞着一旁驾着驴车的那拉琴老者。老者扬起鞭子拍打驴背,礼貌的转过头来又转向前方,答着:“小兄弟过奖了,山高水长平原黄土,爱跑哪儿跑哪儿,谁也管不了谁,只是为了听个曲子跑那远路,可费了你们精神了。”海二叔听到唱曲儿来了精神了,也转过头回了礼:“前辈谦虚了,茶坊子里您的曲儿可真唱到我心底了,总觉着在哪听过,敢问前辈那曲调儿可是哪来的?”

老者又转身抱拳,笑着说:“兄弟可是说的真心话?不怕您见笑,老夫带着小女游走江湖多年,有在街市听了孩儿唱的一段小调,在巷弄听了老妇哼着一句歌儿,或在庙口听了动人的说唱,都记在了心里,久久想着念着,就成了歌儿曲子了。也不是琴拉得好,唱得好,是各地方腔调儿的好韵味,想想都是各村各山长远流传下来的声音,怎么唱都好听。”海二叔听着老者的说法,若有所悟的点着头,不觉笑了起来。

小箭子听着他们说着曲儿,可心里尽想着探究老者的武功,两匹驴子慢步跑在广阔平原上,阵阵风声从菩提树间穿过,那远山近树已悄悄披上了深秋颜色,偶尔几声鸟啼从远处传来,大地更显得萧瑟。也不知走了几里路了,小箭子才发现驴车已出了菩提树林,此时也不见了那条河了,回头望去,桃花镇已消失在暮色中,前面不远处耸立的山壁高擎天空,山壁间隐约可见几簇房舍,小箭子只觉着是新奇的景象。

那老者停下了驴车,望着前方说:“驴子跑了一天了,前面是个小村庄,就在这里歇着了。”

这夜里,月儿都瑟缩在云里,小箭子往那老者宿处探去,从窗缝里见着老者跟梅姑闭着眼,盘着腿趺坐在铺上,旁边还摆着那把弦琴。小箭子想着,可不是像五里坡径山寺那老和尚打坐一样,心里只一阵好笑,觉着无趣就回屋舍休息了。

五、一生飘泊为求正法大道

小箭子连睡梦都惦记着探访那老者功夫的事,第二天一早,天还黑着就跑老者住处去了,哪知屋里已阒无一人,却隐约听见远方传来弦音,就往那弦音处寻去。

想不到找到了老者时,海二叔已站在这峭崖上一棵高大的松树下,往山谷里望去,那老者正站在溪边石头上拉着弦琴,梅姑手里拿着竹板儿在一旁唱着,一串水柱从前面峭壁上落下来,哗哗的水声融进了弦音里。

等着弦音停歇时,水声仍然回荡在山谷里,小箭子就朝谷里喊着:“前辈这么早就练琴了,这地方可好玩啊。”老者仰头望向山壁上,答道:“两位早起了。”小箭子给海二叔使了眼色,又喊着:“前辈好功夫啊,小箭子直肠子,心里的话就直说了。”老者答着:“小兄弟有话尽管说吧。”小箭子朝老者抱了拳:“我们跟着前辈您跑着,海二叔是冲着曲儿好听来的。小箭子在茶坊里见识了您的功夫,想求前辈赐教。”老者听着笑了起来,抱拳说:“小兄弟好眼力,想不到雕虫小技叫您瞧见了。”小箭子恭敬的说:“小箭子习武不精,可就是对武功有兴趣,想请前辈指教指教。”“如此小技小能不足为道,还是免了吧。”小箭子看着老者一再推辞,就从地上抓起几颗松果,嘴里嚷着:“前辈见谅了。”“小家伙不要胡闹。”旁边海二叔嘴里叫着时,小箭子手里的松果已飞了出去。那谷里的老者仍然抱着拳,不惊不喜向着海二叔,说:“没关系,这位小兄弟个性直爽,本性善良,就是好玩,我喜欢。”

哗哗水声里,那几颗松果瞬间飞向老者,瞟着松果就要袭过来,老者仍然不急不徐,左手握着弦琴,右手扬起一圈圈掌风,只见那几颗松果又转了弯,一阵风似的向小箭子迎面袭来,小箭子心里一阵震惊,脸上却装着平静的样子,耳里听到老者温和的声音:“小兄弟接好了,要少了就在您头上。”松果服服贴贴落进了小箭子怀里,正要往上瞧时,一颗松果已扎扎实实撞在头顶上了,一时,小箭子忍着痛,也不敢叫出声来。

“前辈好功夫!”海二叔看呆了,不禁惊呼着。“前辈好胸襟,让我们见识了您的功夫。”小箭子一面谢着一面又说:“可我有一点想不透,前辈既然一身武功,怎不开馆授徒,至少也够填饱肚子了,何苦江湖卖艺,也拿不到几个赏银。”海二叔又骂了:“小家伙又胡说了。”那老者说:“小兄弟就是直性子,要人人都像小兄弟一样,这世间就没有事了。我父女与两位萍水相逢也是有缘,小兄弟这问题一针见血,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近年来这西北一带,风闻正法大道已降临世间,因此我们一路奔来,准备往北方寻去。”老者一席话,听得小箭子一心向往,激动的向海二叔说:“二叔,前辈不会骗人,我跟着去求大道去了,找到了好东西就回五里坡告诉你们,您先回去向七然爷覆命去吧。”这下让海二叔又惊呆了:“好家伙,这叫我如何向七然爷交待呢?”老者悠然说着:“各人路不同,小兄弟还是不要勉强,一切顺其自然,有缘人自然能遇到正法大道。”小箭子想着也是,怅然抱拳说:“前辈找到了大道,可记得回来告诉我们啊。”海二叔这才放了心,那谷里却传来梅姑的一阵笑声。

六、驴车走进了白茫茫大地

过了晌午,大地就呼呼的刮起了北风,海二叔驾着驴车陪着老者父女出了古城门。两乘驴车走了一段路后,老者握着缰绳停在一堵残壁旁,抱着拳说:“两位请回吧,后会有期。”海二叔跟小箭子一齐抱拳:“前辈保重了。”

“下雪了!”天空中一声清冽呼喊,小箭子转过头,却瞧见那二头子正攀在城墙上不停的挥着手,北风中传来微弱的声音:“梅姑娘请保重,记得回来桃花镇唱曲儿啊。”

驴车慢慢滚动了起来,旷野里扬起片片沙尘。梅姑果真唱起了曲儿来了,小箭子这才发觉雪花纷纷从天上飘落下来。驴车渐行渐远,歌声仍在雪花里回荡着,渐渐的,跟着驴车走进了白茫茫天地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着:“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 (shown)早上三、四点钟,天未亮,侯加福已到赤兰溪、沄水溪去找石头。清晨的溪谷露水很浓,身体都淋湿了,他却感觉很好,能够找石头,还可以找灵感。侯加福创作石雕时都是用凿子直接在石头上打底稿,手工雕刻的作品给人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 (shown)阿里山茶风味、品质特殊,隙顶国小的茶艺课及小小茶博士的评鉴制度,无形中将乡土教学和品格教育融入其中。茶艺课就像是一门艺术课一样,为资源相对缺少的偏乡小学来说,注入一股活水。
  •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 (shown)“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不见了踪影,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在遨游名山大川后,把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化成文字则成为诗词;体现在绘画中就成为山水画;将宏伟秀丽的山河缩影到家居庭园,就成为树石艺术。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