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3)

昔日的曲辉。(网络图片)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1月05日讯】(明慧网报导)(接上文)

四、对男性法轮功学员性迫害较严重的部分黑窝

(一)辽宁省大连劳动教养院“代表政府”耍流氓

大连劳动教养院采取极其残忍下流的手段,将性迫害作为酷刑折磨的手段之一对男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把男学员的衣服扒光,用绳子反绑在椅子上或吊起来,再用电棍长时间电学员的生殖器,致使许多男学员无法正常上厕所;对女学员,教养院更是采取了禽兽不如的下流手段,进行性侵犯。

超出正常人想像的变态恶行,就是社会上那些犯罪份子、地痞流氓也望尘莫及。面对这些令人发指的行径,恶警们恬不知耻地说:“我这就是代表政府,对你们进行‘转化’!”

由于做恶太多,“代表政府”的大连教养院中队长雍鸣久遭恶报摔死在石头上;中队长姜涛五十岁不到猝死;分队长李亮瘸腿,殃及父亲和妹妹病死。一句话,中共邪党认可你,神不认可你。善恶有报自古就是天理。

◇“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昔日的曲辉。(网络图片)
昔日的曲辉。(网络图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瘫的曲辉。(网络图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瘫的曲辉。(网络图片)

被迫害成高位截瘫的曲辉

曲辉,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原大连港理货员,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教养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

被电击后溃烂的臀部。(网络图片)
被电击后溃烂的臀部。(网络图片)

被长时间电击而溃烂的生殖器。(网络图片)
被长时间电击而溃烂的生殖器。(网络图片)

生殖器被电击溃烂后每天淌出的血尿。(网络图片)
生殖器被电击溃烂后每天淌出的血尿。(网络图片)

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曲辉的妻子刘新颖(大连市妇产医院护士,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被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曲辉。此时,曲辉全身功能衰竭,肾、肺功能衰竭,靠输液维持生命,全身多处褥疮,骨头脊椎露在外面呈黑色,散发着恶臭。多年来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

教养院期间,曲辉被折磨得多次昏迷。一次醒来听一个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事,还可以打。”此人后来是大连教养院医院的院长;一个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电击阴茎 并在阴茎上写下人类最低级下流的语言

吕开利,大连起重机技术信息部工程技术人员、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因绝食抗议迫害而遭恶警景殿科等大打出手、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暴徒电击吕的小便阴茎、大腿内侧,并在其大腿内侧和阴茎上写下人类最低级下流的语言,吕的耳朵则被电成了面包状。对吕人格污辱和身心摧残的整个迫害过程中,八大队现任大队长刘忠科亲自在现场督阵。

◇六十多岁的老人被侮辱人格的酷刑折磨

* 六十五岁老人被毒打、狠踩小便处 水瓶吊小便上侮辱 数年伤未痊愈

法轮功学员王恩昌,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被非法关押到大连教养院,当时六十五岁。恶警队长王琦为强制王恩昌放弃修炼,用电棍电、胶皮棒(俗称狼牙棒)打,指使两名普教用马扎砍膝盖、小腿,床板砍肩膀和后背,狼牙棒打后心,王琦说:这就是国家法律,我就代表政府。老王疼痛难忍,瘫倒在地,心脏像爆裂似地痛。

然后,暴徒用脚使劲踩老王的小便处,连踩了十几分钟,更令人发指的是,王琦用一个水瓶吊在老王的小便上折磨侮辱他。迫害使老王数年伤未痊愈,有时一宿要起夜十几次,腰部经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翘起来以减轻痛苦。

* 侮辱人格的酷刑使老人心寒

法轮功学员潘世吉,六十多岁的老人,被剥光衣服,电肛门、小便处。恶人侮辱人格的酷刑使老人心寒,说:“根本就没有想到,我这么大岁数了,给我剥光了,电肛门、小便,这么残忍。”老人的心理一下子承受不住了。

◇压在凳子下惨遭电击 受尽凌辱含冤离世

刘永来,二零零一年六月在恶警大队长乔威、王军指挥下,被劳教人员用布条勒住嘴、扒光衣服、面朝下按倒在床上,身上放板凳,两个劳教人员坐上面压住。身上被泼上凉水后,四、五根电棍一起上,专门电击生殖器、脚心、手心、脖子、嘴、耳朵等敏感部位,皮肤被电焦,发出焦糊味,两边嘴角各被勒开很长的大口子,连续遭酷刑数小时。当时,法轮功学员王恩昌被恶警王琦强迫到现场看折磨刘永来,不看就过电。二零零一年七月初,受尽凌辱的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专电生殖器等敏感部位 甚至扒光衣服推到水中电

* 黄红启,大连理工学院机械系博士、法轮功学员,湖北省武汉市黄陂籍人,被非法劳教,无理开除学籍。在黑暗的大连教养院,因拒绝“转化”,多次遭恶人毒打、头顶扎针、皮鞭抽、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耳膜被打穿,鼻子因野蛮灌食致残,还被电棍电击生殖器等敏感部位,现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 宫国伟,辽宁大连庄河市法轮功学员、农民,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大连教养院遭暴力“转化”迫害,被四个警察扒光衣服,各拿一根高压电棍电击,专门电生殖器、手心、脚心、耳朵等敏感部位。有的恶警还把学员扒光衣服后推到水中用电棍电,丧心病狂。

(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的侮辱:是供他们玩的,想怎么摧残就怎么摧残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疯狂迫害、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更为摧残人性的是,把法轮功学员的睾丸用水沾湿,用多根电棍电击,令人痛苦无法承受,被迫写所谓“三书”。好些受此酷刑的人都不愿描述电击时那种痛苦的感受,不愿触碰内心那种屈辱。

恶警指使犯人扒下法轮功学员的裤子,狠捏睾丸,有的睾丸被捏化,像液体状。此酷刑使人钻心透顶的剧痛,从头顶心到胸部直至小腹都剧痛无比,极其残忍。还有的用打火机烧阴毛、击打睾丸等。

恶警把坚定不屈的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绑到宿舍铁床上,手脚抻开,用手铐、绳子固定,动弹不得,身体呈“大”字,然后戴上胶皮手套或用手巾揉捏睾丸、拔阴毛。那种痛苦,对人性的践踏,对人尊严的侮辱,人类的语言难以描述。

用恶警自己的话说:是供他们玩的,想怎么摧残就怎么摧残!他们自己也承认,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迫害手段、招数,甚至电影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法西斯都赶不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五队队长赵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之一,凶残下流。看看以下这段话,就可以知道都是些什么货色如赵爽之类的被中共利用、推到迫害法轮功的前线,没有人性的甘愿为中共卖命。

二零零三年六月某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会议室里,赵爽对法轮功学员的“讲话”:

“共产党信任我,将我调到五大队任队长,就是收拾你们法轮功。……我就让你们活受罪,……让你生不如死。在我这里不老实,我就掐你XXX(指生殖器)。……你们上网说我是流氓队长,这说对了,我就是流氓。……我最大的特点是好色,玩女人我是……(话太脏不能复述)”

◇中学教师被迫害致死 曾遭赵爽下流摧残

孙培臣,黑龙江省依兰县迎兰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早,在长林子劳教所,因和法轮功学员李庆荣、张风田、徐国祥在食堂内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赵爽等恶警用电棍连续电击,并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砸胸、背,用脚后跟狠刨胸、背,掰胳膊、掐麻筋、攥捏睾丸。

赵爽还用包装袋套住孙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将人整个提起。另一恶人拿电棍电击孙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残酷的迫害致使孙培臣牙齿全部松动,胸部剧痛难忍,呼吸困难。孙培臣由于在劳教所遭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送回家时,已奄奄一息,一个月不到,七月三日含冤去世。

◇恶警如是做(性摧残) 犯人猖狂学

石居生,一九五三年生,黑龙江省双城市青岭乡益胜村农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进长林子劳教所。曾被锁在铁椅子上,被赵爽叫人扒下上衣、解开裤带,用两根电棍电。之后赵爽拿塑料袋掐睾丸,掐得他疼痛至极、大叫,恶警们便大声狞笑,人性全无。之后又被犯人董合斌掐睾丸,董还说赵队长就是这样对待你的。

◇被狠攥睾丸一年多后 睾丸仍然疼痛

法轮功学员臧殿勇,被赵爽极其下流残忍的用手抓住睾丸攥,遭此迫害后一年多,睾丸仍然疼痛。这种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

◇被电击生殖器达四十分钟

高科,哈尔滨市道外区育民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无数次酷刑:蹲小号七、八次、坐铁椅十多次、电棍电十余次,最长的一次被赵爽用一根充足了的电棍电眼睛、生殖器、心脏长达四十多分钟,全身都是焦糊的皮肤。

(三)吉林省吉林监狱下流无耻的行径

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并推崇人类最下流无耻的行径,对法轮功学员性迫害,最恶劣的迫害方法是奖励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刑事犯为了得分减刑,采取种种残酷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包括折磨、蹂躏男性生殖器。

刑事犯高国兴(绰号猩猩)迫害法轮功学员阴狠至极,用手掌捏人睾丸,用手指弹人眼球,取名叫“满天星”,洋洋自得,到处吹嘘“我用的手法谁也受不了”,并到其它监区介绍经验。

◇长春电视插播的勇士生前遭受性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对此,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非法抓捕,至少七人被打死,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

* 雷明曾被狠捏睾丸 疼得死去活来

雷明,三十岁,吉林省白山市人。被非法重判十七年,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终因伤势太重,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不幸去世。

雷明生前说:“两个人按著双腿,一个按著双手,由另一个脱我的裤子,就捏我的睾丸,使劲的捏,给我疼得死去活来。我就喊我就叫唤。这时候他们有个人就捂着我的嘴,捂着我的嘴我也喊,给我疼的满头大汗。后来他们一看我使劲喊他们没招,因为中午人家有下夜班的,他们就停止了。”

* 梁振兴生殖器等部位被电焦

梁振兴,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先后在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惨遭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上午十时左右在遭受了近十年的残酷迫害后,在公主岭中心医院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

梁振兴。(网络图片)
梁振兴。(网络图片)

在吉林监狱,梁振兴遭受种种残酷迫害和非人折磨。二零零七年末,被毒打、遭八根电棍电击,脸被打变形,后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被电焦。犯人颜德全,经常当着大家面毒打梁振兴:用拳或肘击打胸、头、脸,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打耳光,抓头撞墙,强迫吃辣椒、灌辣根等等。

◇无耻行径:恶警利用犯人下迷药 实施性侵犯

张文峰(张文丰),三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原杨树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重判十年。在吉林监狱,被恶警利用犯人长达一年多下迷药、性侵犯。犯人说这“都是监狱领导的意思”。张文丰表示,自己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从未妥协“转化”。他们如此阴毒无耻地陷害他,是想离间他与同修和家人的关系,从而加重对他的迫害,甚至杀人灭口,以掩盖他们阴险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张文丰在晚饭时遭犯人下药迷昏,早晨起床时,发现臀部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并感觉颈椎很难受。事发前,犯人谢国臣、张辉曾分别扬言:“不听话,干脆下点药把他干了”、“干脆下点药让他睡觉睡死得了”,张文丰把事情反映给恶警柴洪军,要求检查。而恶警柴洪军不但不处理,反而在当天以张劝阻恶警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为由,将他严管迫害一个半月。

张文丰将此事向司法部门及相关机构申诉,要求严惩凶手、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罪行曝光后,恶警蓄意报复,唆使犯人加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将张文丰转到九监区三小队,指使犯人徐波、黄滨、杜伟、杨长顺、谭长信等多次将张文丰迷昏,施以性暴力,还阴毒地使他染上性病,造谣说他搞同性恋。

上述罪犯长期在张文丰饮食中下不明药物,疑似摇头丸之类的毒品,导致张文丰饮食后感觉脖颈发紧、头发胀、扁桃体疼痛,同时伴有性兴奋的异常反应。

张文丰遭迫害后身体虚弱,其家人悲愤难当,表示要起诉。狱方恶人感到恐惧,恐吓张文丰说:花钱(疏通)都要整他,让他死都不知咋死的。张文丰表示:如果自己有什么不测,那一定是被邪恶坏人迫害所致。

◇一天之内衣服被扒光七、八次 被捏睾丸、弹睾丸酷刑折磨

金成权,吉林省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春被绑架到吉林监狱,在教育科恶警李永生唆使下,犯人杨永奎、韩明君、崔立君、于立伟对其殴打多次,韩明君捏其睾丸、用针扎肋骨、烧胡子逼他写“四书”。恶警一天之内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两腿内侧一块块黑紫,……酷刑折磨得他半个身子都像已经死了,体重不足七十斤。

金成权后于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在流离失所中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吉林监狱其他遭性迫害案例

* 法轮功学员新元俊,被打掉牙,被犯人抓男性生殖器折磨。

* 法轮功学员杨峰,常遭残酷折磨。在上“死刑床”时,一支胳膊给打残,至今不能回弯,睾丸被打坏,一直红肿发炎。监狱不给救治,只能在疼痛中煎熬。

* 其他遭“捏睾丸”酷刑折磨的部分法轮功学员:腾伟强、辛延俊、吕然、王志强、杨光等。

(四)“文明执法单位”的河南第三劳教所里下流、肮脏的迫害

河南省被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大都被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市)遭下流、邪恶的迫害。恶警的口号是:“宁可打死也要将其‘转化’;如有绝食者,即使饿死也不放人。”一方面,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电棍电击数小时或用胶皮棒毒打,致使很多人被打残、打瘫痪;另一方面,利用劳教人员充当打手“包夹”毫无人性的迫害和凌辱,逼迫“转化”。而更下流和惨无人道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残忍龌龊的性摧残。

比如:拔阴毛;捏睾丸;掐大腿内侧;用棍打大腿、生殖器;阴茎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等等。还有用细尼龙丝拴住阴茎,两个包夹用力拉,使法轮功学员在撕心裂肺的惨叫中昏死过去,阴茎肿得拳头大,排尿非常困难。

◇恶人丑态百出 中共如此“文明”

河南第三劳教所里,张铁红、李兵、李付彬、张二功等数十名恶人强行扒法轮功学员的裤子,掏出阴茎在法轮功学员屁股上抽动,丑态百出,而正是这些流氓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而得到恶警的表扬和赞赏,并获得减期。而正是这个黑窝,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连续四年冠以所谓“省级文明执法单位”。

我们来看看,在中共流氓领导下,河南第三劳教所里的“文明”。

◇绳子绑住阴茎猛拉 大腿内侧软组织严重损伤仍被逼出操出工

法轮功学员彭红颜,因坚修大法,被绑在两个铁床上,被两个吸毒犯人方四军和白某某用木板狠刺大腿内侧,造成软组织严重损伤,狠命打大腿造成骨折。他们还用绳子绑着彭的阴茎,不让他解手,不让睡觉,猛拉绑着阴茎的绳子折磨他。在他行走不便的情况下,恶警仍逼他出操、出工干活,使彭红颜腿上的鲜血常常染红厚厚的卫生纸。

◇非法加期反遭迫害 被逼吃大便、喝尿、往嘴里塞阴茎

李进科,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医院医生,在许昌劳教所多次被打得头破血流,大腿内侧被吸毒犯们抓、捏得常年青紫,十个脚趾甲被恶警们用脚跺得全部瘀血呈黑色。李进科多次绝食抗议无理迫害,被非法加期半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劳教所仍拖着不放,李进科再次绝食抗议。恶人杨国旗在恶警授意下,对其百般折磨,用尽邪招:竟逼李进科去厕所吃大便、喝尿。更令人发指的是,杨国旗一伙竟把阴茎往李进科口里塞。

◇ 一丘之貉:面对性侮辱 恶警答:你不“转化”,我没办法

何洪亮,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农民,六十岁左右,因修炼法轮大法,屡遭绑架、关押。二零零八年九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遭非人折磨。

二零零九年六月某晚,恶警张清善、劳教人员陈国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衣服,赤裸裸的拿着阴茎往何嘴里塞,何洪亮说:“你这是犯法的,这是对我的侮辱。”他才罢休。过一个星期,恶犯马虎、张伟又把何洪亮骗到洗浴间,张伟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是违法的,这是对人的侮辱,我告你。”何向二中队队长赵志民报告此事,赵志民说,你不“转化”,我也没有办法。显然这是恶警安排好的迫害,他们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性侮辱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生殖器肿烂痛苦不堪

孙保民,河南洛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年,被三大队一中队邪恶劳教班头聂勇将生殖器伸入口中侮辱。聂勇后遭恶报,生殖器肿烂,痛苦不堪。

三大队二中队邪恶劳教班头廖浩效法聂勇行恶,对恶警队长赵志民、副大队长靳伟山报告后,恶警不但不禁止,反而大笑。廖浩后遭恶报,因在劳教所内侵财,被家属告发,其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得到的减期全部作废。

(五)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

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葫芦岛市劳动教养管理所),是辽宁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最为邪恶的地方,很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从全省各地教养院转押到葫芦岛教养院进行强制洗脑迫害。

葫芦岛教养院经常采用的性迫害手段之一是用电棍电男性法轮功学员的生殖器,或把电棍插到男学员的肛门和女学员的阴道中。

◇地下刑堂的血腥暴力

二零零三年一月,葫芦岛教养院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进行了三天三夜的血腥迫害。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带进专设的地下刑堂,剥光衣服,只留内裤,恶警一个个赤膊上阵,叫嚣:“往死里打”、“打死你也白打”,酷刑手段包括拳打脚踢、多达十几根电棍电击全身及生殖器、玻璃割颈部和手腕、用脚踢阴部、跪拖布把儿、灌药、狼牙棒打肚子……

遇害者遭不同程度损伤:神经麻木、手臂黑紫、头部肿大,嘴里肿烂、牙齿松动、口吐鲜血,阴茎红肿、多日不能小便,面部糊焦、被毁容,心脏受损、浑身无力、不能进食,全身各处深度烧伤、生命垂危……

刘万立、梁国满、邓文兴脸和脖子被电焦糊,被毁容;李广海生命垂危、不能吃东西、手臂黑紫,被送去医院抢救;王忠涛遭六根电棍电击,生殖器周围被电得红肿,右耳被电破;张利国被打得心率过速,高血压180~250……

◇电棍捅私处,变态狱警观刑为乐

法轮功学员赵连新因严词拒绝看攻击法轮功的录像,被刘国华等四、五个狱警用脚踩住身子,用鞋底狠命抽耳光;用电棍背后连电带捅,鲜血浸透了衣衫;裤子被脱掉,用电棍捅私处,将电棍插入肛门,赵连新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恶警仍不罢休,用冷水泼在他身上,接着电。一些狱警在变态心理驱使下,把折磨别人、看别人受刑时的痛苦为乐。

赵的头上到处是青紫、瘀血,眼睛肿得连缝都没有了,惨不忍睹,连相识的人都不认识他了。包括赵在内的六位法轮功学员个个都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折磨后被一个连一个铐在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刘国华为首的几名恶警冲进屋,不由分说又挨个血腥迫害,拳打脚踢,揪头发往地上撞,电棍电……。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持续了四天。

◇不“转化”,未婚青年被连续电击阴茎数小时致伤

于英楠,一九七零年十二月生,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技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葫芦岛教养院,遭恶警王胜利、张福胜、佟立永等人残酷迫害,被电棍电击七个小时(下午三点半到晚上十点半)。恶警张福胜用电棍电击于英楠阴茎部位两个多小时,还邪恶的说:“电你卡巴裆(阴茎)你能受得了吗?”院长姚闯对这种流氓行为置之不理,并恐吓:“于英楠,你今天‘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主管大队长刘国华一直坐在于英楠跟前的椅子上冷眼相看。……

邪恶迫害造成于英楠脸部变形、阴茎红肿疼痛、小便困难、手足麻木、身体经常发冷、全身经络疼痛、免疫力下降。于英楠未婚,这样电击阴部,给于英楠今后的人生道路造成了严重影响,长时间电击,使其几天之内经常听到全身体内返出的辟辟啪啪的电棍电击的声音。

◇其他遭性迫害案例

* 法轮功学员赵恩发,被主管大队长刘国华用电棍打,阴茎被打肿。

* 法轮功学员梁国满,遭连续毒打三天,阴茎被电棍电击红肿,小便异常困难。

* 赵明,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因绝食抗议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日,被二大队恶警大队长王维真等用两根电棍电击睾丸。

(六)北京市恶警恶行

◇北京天安门广场、西城区公安分局恶警恶行

* 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恶警:往生殖器上倒碘酒和双氧水

姜勇,长春市南关区幸福乡光明村十社法轮功学员、农民,二零零二年四月进京证实法,被绑架,在警车里被打昏,被抬到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后,警号尾数为569的恶警往其鼻子里、生殖器上倒碘酒和双氧水,往头上套塑料袋窒息迫害,脚踩胸口令人喘不上气。后被前门派出所刑讯逼供昏迷两天,被抬进崇文区看守所、北京公安医院,被扣在死人床上折磨得死去活来,绝食十八天后正念闯出。

姜勇于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长春市国保大队和长春市铁北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尸体全身成紫红色,伤痕累累,脸上有血迹。

* 北京西城区公安分局性侮辱:细木棍拨弄生殖器 扬言试试新招数

法轮功学员徐华(化名),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进京证实法,被北京西城区公安分局非法刑拘。某晚七点多,恶警杨雷和一名便衣(三十多岁,穿米黄色衣服)将他提出牢房,带进一个房间,关上门之后,强行扒光徐华的衣服,扬言要试试新学的招数,口里说着下流的话,一边用细木棍拨弄其生殖器,左手拨累了就换右手,右手拨累了再换左手,就这样侮辱折磨人一个半小时左右。这就是“人民”警察,恶毒、残忍、心理变态!

◇北京东城分局看守所、海淀区看守所恶警恶行

* 东城分局看守所恶行:捏小便睾丸、喷玻璃纤维……

钱世光,甘肃兰州市西北石油地质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二零零二年六月,因进京证实法被绑架到东城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因高唱大法歌曲,遭恶人毒打,并被按在床板上捏睾丸,他默默求师父保护,小便睾丸几乎缩到了肚子里,恶人怎么也抓不住,只好罢休。

东城分局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采用多种酷刑,如:冬天打开水龙头,淋一整夜;被子蒙住头,压在床上捏小便睾丸;衣服脱光,被穿着防护服的管教往身上喷玻璃纤维,喷上后浑身又痒又痛,越抓越痒,喷洒时若不护住小便睾丸,那个地方喷上后其痒痛难熬,生不如死……

* 海淀区看守所性侮辱:饮料瓶装满水 系在生殖器上 再用手左右拨拉

徐承本,山东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底,因进京上访,在北京海淀看守所,寒冷的冬天被恶警教唆嫌犯扒光衣服,洗冷水澡一个多小时冻他;坐土飞机;侮辱人格,把饮料瓶装满水,用绳子系在其生殖器上,再用手左右拨拉;四天四夜没合一眼,一合眼就被打耳光、捅鼻子、耳朵。被恶警电击、喷迷魂药,脸被电得肿大,嘴唇流黄水。

◇北京市、丰台区、顺义县、密云县看守所:刑讯逼供 电击生殖器

* 高锋,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进京证实法,被北京市局、丰台区等地几十名公安、便衣绑架,遭疯狂殴打和抢劫。高锋当夜被非法关押到海淀区看守所,刚到看守所,就遭到四、五个便衣警察的毒打。而后就是连续近三周的白天夜间不间断的随时提审,不让睡觉,恶警李军多次对高锋严刑逼供,用电棍不断电击高锋生殖器、脚心等敏感部位,多处被电焦流脓水。

* 赵保省,河北省清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因进京护法被北京市顺义县公安局沙领分局五恶警打残右臂(其中两个警号分别为049069、049070)。三九天,被扒光衣服铐在院子里的树上,恶警往身上泼凉水,用大小电棍电击,大电棍多次放到生殖器上电。

* 朱云福,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在密云县看守所遭北京流氓恶警酷刑迫害,差点被活活打死,被打得伤痕累累,脚心、生殖器被狠命电击、击打,生殖器皮肤被电伤。直到朱云福瘫倒在地、被打昏为止。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坚持信念 电棍折磨

* 牛进平,原北京某钢铁公司职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酷刑折磨。四个犯人将他的衣服扒光后,十个恶警十根电棍同时向他全身攻击,包括嘴、肝门及生殖器。后来还加上一根大电棍,直到把他电昏过去。

* 李春元,朝鲜族,中央民族学院宗教与哲学系讲师、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底因状告江泽民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四十岁左右。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因不写“保证书”被警察用电棍电其背部、脸部,甚至脱光衣服,电击他的生殖器。

(待续)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3-01-05 1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