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洪愿:中共是怎样抹黑法轮功的?(一)

--聚焦江氏集团与中共抹黑法轮功的十大造假手段

央视“自焚”录像中,被大火烧过的王进东,面部严重烧坏,腿上的棉衣烧烂,但他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翠绿如新,最易着火的头发也还完整。(明慧网图片)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6日讯】一、自编自导,假戏蒙人

当年希特勒为蒙骗世人曾导演了举世闻名的“国会纵火案”。事隔半个多世纪,江氏集团为了栽赃陷害法轮功,采用同样的手法,又导演了21世纪新一幕的“国会纵火案”--“天安门自焚”。不同的是,由于借助了高科技手段,这一回他们假戏真做得更高明也更逼真。

但假的毕竟是假的,设计安排得再周密,也难免会露出马脚来。

江氏集团一口咬定在天安门自焚的人是法轮功学员,但从现场的录像和事后的调查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

在中央电视台的录像里,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高喊“法轮大法是人人必经之法”,但这却根本不是法轮大法里的内容。因为佛家讲,法度有缘人,法轮功非常讲缘分,这个法不是人人都能得的,怎么能是“人人必经”的大法?

更奇怪的是王进东的动作。法轮功要求的是双盘,至少也得是单盘。而王进东做的是散盘。官方报导说,王进东自96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可几年之后他怎么连散盘都把腿翘得高高的,完全是一个门外汉?在王进东的结印动作中,两个拇指上下重叠在一起,不是按法轮功要求的两拇指指尖接触--这是法轮功非常基本的炼功动作。像他这样一个老学员,一个“组织者”,怎么会犯那么明显的错误?法轮功动作简单,谁都可以模仿那么两下子,以后谁出事了这么来一下就可以扣在法轮功头上了?显然不能。

刘葆荣是提供所谓“自焚升天”一说的人。在新华社最初的报导中,是没有所谓“自焚未遂”的刘葆荣的,在一周以后的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也没有刘葆荣当时在天安门广场的任何镜头。为什么广场的监视摄像机偏偏对她不灵?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圆满升天本来是很多宗教中的说法,如佛教的涅磐,西方宗教讲的上天堂,西藏喇嘛教的虹化,都相当于圆满升天,但却不是要自杀自焚。法轮功讲圆满,是指人按照真善忍生活,最后达到修炼标准的一种精神境界,跟去死是绝然不同的概念。

刘葆荣声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却讲出燃烧冒什么白烟黑烟的在法轮功的书籍资料中完全找不到的说法。她所说的什么元神走了,肉身留下,变成舍利子,是佛教中的内容,却不是法轮功的东西,这就反映出她根本不了解法轮功,而只是凭着她对佛教中舍利子的一些理解,在进行发挥。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春玲的头部后被弹起。(明慧网图片)
CCTV“自焚”节目慢动作分析-2:重物猛击刘春玲的头部后被弹起。(明慧网图片)

再来看事件中丧生的刘春玲。按照新华社记者1月30日的报导,刘思影“在妈妈的影响下,1999年3月她开始在家练习法轮功。”如此推算,刘思影的妈妈刘春玲最晚也得在1999年3月已开始练习法轮功,是法轮功遭到镇压之前开始“练习”的。然而当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蒲•潘(PhillipPan)亲自到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时,邻居们却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炼法轮功。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广为流传,二月八日新华社记者在报导中就改变了原来的说法,说刘春玲是镇压以后才“练习‘法轮功’”的,躲在家练,害怕被别人看见。那么新华社为什么要改变说法呢?为什么这样基本而重要的事实可以被这样随意更改呢?国内的人们当然很难在那么多的负面宣传下去注意这样的细节,但在国外却一目了然。既然事实可以这么乱改,其他的过程的报导是否改动也就可想而知了。

再者,法轮功与这些自焚者的行为是否有关呢?如果有关,那么这种关系应当是完全可以从书中找到的。但翻遍法轮功所有的书,也无法得出结论法轮功鼓励这种行为。相反,法轮功禁止杀生,论述得非常清楚,同时明确说明自杀是有罪的。那么作为虔诚一个信仰者,既然愿意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来维护这种信仰的人,又怎么可能违背这样明白的规定?

反过来讲,如果是功法本身导致了这种行为,那么在实践中,就应该属于普遍现象,而且,应该说信仰越久、理解越深的人,就越容易有这种行为。然而,尽管法轮功从1992年开始传出,在1999年镇压之前政府内部的估计是七千万到一亿人,却没有听到有人自焚、自杀的事情。与王进东同时炼的,比他炼功更久的,都没听说过,这怎么解释呢?比他更没有知识的,也没听说过此类事情。直到今天,在海外,包括同样文化的台湾、香港,都没有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这显然说明,那种行为不是法轮功导致的,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相反,我们却看到大量的案例说明很多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前经历了很多病痛与其他的痛苦,但在炼功后都康复了。这就是说,法轮功事实上帮助减少了自杀、自焚的行为。

种种资讯和迹象表明,“天安门自焚”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所为,而是江氏集团有蓄谋并刻意安排的一出闹剧。

据辽宁一位法轮功学员反映,“2001年9月中旬,辽宁省东港市公安局、政法委、610办公室不法人员把数名法轮功学员抓进洗脑班,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在洗脑班上,一位大法弟子多次对政法委科长赵云龙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赵云龙避而不答。

9月22日上午11点,大法弟子又一次对赵讲述‘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告诉他不要听信江氏集团的谎言。此时,屋里有四位大法弟子。赵云龙接过话说:‘自焚这件事我们事先就知道。‘他进一步详细说道:‘这件事发生在2001年1月23日,也就是正常过年的腊月30日下午1点钟发生的事,我们在1月21日就接到公安部紧急通知,说1月21日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有重大事件发生。’大法弟子说:‘看,贼你不打,三年自招。他们怎么就知道要发生这件事?这不是事先策划好了的,又是什么呢?’赵云龙知道自己说走了嘴。”

一位北京法轮功学员揭发说“我一位朋友的至亲,在天安门派出所(后改为公安分局)工作。他们在一次谈话中透露,天安门‘自焚’的消息在事发前三天他们就已经知道。他说:其实,前三天我们就内部通知说有人要来‘自焚’,让我们做好准备,三天后果真发生了此事。”

“焦点访谈”记者李玉强是中央电视台报导所谓“天安门自焚”的当事人之一,2002年初,她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法轮功学员王博时,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王进东为什么人都被烧焦了,但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李玉强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说这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其实,制造自杀谎言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之初就有的预谋。据北京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1999年7.20之后的一天,片警骑车到我家,往常他听到什么消息都慌里慌张的,怕我有什么行动,这次却不紧不慢的说:‘听说,你们练法轮功的要在9月9日到香山集体自杀,你去吗?’我说:‘没听说。这不可能,法轮功不杀生,不许杀人,也不许自杀,这事决不是真的。’随后那片警毫不在意的说:‘不管真假,你别去。’我说:‘我才不会去呢。’又过几天听外地的大法弟子说他们那里传练法轮功的要在9月9日身穿与季节不相符的棉衣等上街或找一个公共场所集会……我一听便知这是公安部特务在大法弟子中制造出来的谣言,是他们诱使大法弟子去自杀的卑鄙手段。果然他们在法轮功整体中制造假像失败后,又策划了由特务带动假冒法轮功的刘思影母女等人制造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江氏流氓政权在诱使失败后就动用特务、假冒者制造假案,从而企图制造世人对大法的仇恨。但是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也真不了。人们现在却明白谁真谁假了。”

“天安门自焚”发生后,大陆各地又陆续发生了一些类似的所谓“自焚案”,其实都不过是对“天安门自焚”一案造假手段的模仿和抄袭。

二、 阴谋构陷,嫁祸于人

设计一个圈套,让毫无戒心者往里钻,从而制造假像,嫁祸于人,这就是阴谋构陷者的用心和诡计。从“中南海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来看,所谓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便是一场典型的阴谋构陷。

首先,从中南海事件的起因来看,是因为1999年4月23、24日的“天津事件”。1999年4月,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发表文章,攻击炼法轮功会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亡国。此文发表后,一举引发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于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他相关机构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并期望能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社会影响。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出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多人流血受伤,45人被抓捕,这就是“天津事件”。在最后交涉中,天津政府告知法轮功学员:公安部已经插手,要释放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北京授权。天津的公安还告诉学员:“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这一系列的情况,使得法轮功学员决定去北京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个起因说明了三点:第一,中央公安部(在北京)已经知道天津事件的发生,而且直接掌控著事件发展的全过程。第二,学员去北京直接起因于天津发生的恶性事件,而且事情在天津无法得到解决,必须到北京才有可能解决。第三,学员去北京是因为天津公安的点拨。那么天津公安建议的原因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公安部通过他们动员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来,这样就说明鼓动学员去北京是公安部的一个圈套。第二种解释是天津公安同情法轮功,但知道自己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希望学员到北京有关方面去申诉。这两种解释都说明学员本身没有主动要去中南海的想法,并不是法轮功学员要“围攻”中南海。

其次,从事件发生的地点来看,法轮功学员起初去的是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那是国家信访办所在地。据许多当事人回忆,从4月24号晚上9点多,就有学员陆陆续续来到府右街。到25日清晨6点多,有目击者来到府右街北口,还发现员警堵在进入中南海的路口,法轮功学员当时不但没有去冲闯员警,而且完全遵从他们的命令。但后来,有几位武警告诉学员,说这里不安全,那里不行等等。最后员警先把一支学员的队伍从马路东口引到西口,然后又指挥着队伍,由北向南缓缓地向中南海正门行进。同时,另一队学员则被员警指挥着浩浩荡荡地迎面由南向北,朝着这一队伍走来,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相遇会合成一队。可见,学员本来无意去中南海周边,他们只是来向信访办反映意见而已,是在武警人员的催促引领下,没有任何防范,跟着员警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把中南海围成了一圈。

江泽民及公安高层声称,对法轮功学员4月25日进京上访一事事前一无所知,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其实他们相当清楚法轮功学员的动向。早在这次事件事发的前3天,公安部门就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法轮功。CCTV后来用来揭批法轮功的录影表明,当时公安部门一直在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从何处开车进京,何时从什么车站下车,经什么路口向信访局步行汇集,一切都被事先安排好的摄像机偷偷拍摄了下来,在事后被用来指控法轮功。那么,江泽民一伙为什么要故意撒谎否认事先知情呢?因为如果他们承认了这一点,却又没有去干预,最后又反过来说法轮功搞突然“围攻”,那不等于是承认自己在搞阴谋,设了个圈套等着法轮功学员往里钻吗?所以他们当然要否认自己事先知情。而这种撒谎与否认,恰恰证明中间有鬼。试想,如果没有人授意,4月25日早晨公安干警会有意将本来只是想去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的法轮功群众引导到中南海周边,形成一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的架势吗?这不明摆着是个圈套吗?当天,有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亲眼看见制造天津事端的何祚庥--罗干的亲家,就出现在上访现场。事发后有人请求何祚庥发表评论,何说:目前不去评论,因为不想打乱整个部署。何祚庥口中吐出的这“整个部署”四个字,一语道破了江泽民、罗干一伙的全盘天机,让我们豁然明白整个事件中间各种离奇事情发生的缘由。

在当天的上访中,朱熔基出来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他们这才得知朱熔基之前曾有过正面批示,要求下边不要刁难打压法轮功。那么罗干有什么胆子敢扣押朱熔基的批示,让公安人员对法轮功的打压越演越烈呢?罗干有什么能力敢对抗有千万人数、包括无数高官和共产党老干部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凭朱熔基的刚烈脾气,万一弄不好,吃不了还兜不走,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的罗干不可能不明白这些,所以他背后肯定有大人物撑腰。从后来各个政治局常委的举动,从江泽民于4•25当夜给政治局写信,到后来大骂朱熔基等来看,对法轮功深怀妒忌与不满的就是江泽民。既然是江泽民要跟法轮功过不去,罗干当然不用担心,而且也必须照着“部署”去做,给法轮功学员制造更多的麻烦,才能激化矛盾,才会逼得法轮功学员做出点什么,这样才有可能找出点什么“证据”来大开杀戒。而在此之前,公安部几年的调查都没有发现什么对法轮功学员不利的证据。

为什么在激起广大法轮功学员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何祚庥还要把他那篇遭到北京宣传系统极力抵制的诽谤文章再次抛出来?是因为有江泽民和罗干撑著,他无所顾忌。而且那篇文章本来就是江罗“部署”的一部分,他们要何去激怒法轮功学员,才好弄出点事情。

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天津教育学院愿意纠正错误的情况下,天津公安突然使用暴力,殴打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然后通知学员公安部已经插手。

很显然,天津公安的反常表现跟公安部的指示有关。如果不是上头的示意,天津公安是不敢这么触怒为数众多的法轮功群众,把他们推向北京上访这一步的。因为那等于他们失职,一但法轮功学员到中央去找回公道,追究下来,他们能承担得起责任吗?而且他们很清楚,法轮功在中央高层不乏同情者与支持者,单凭他们自己,是决无胆量敢主动拿法轮功开刀的。一定是有上头的重重压力,有最高的旨意担保,有系统的“部署”,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得对数百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有意激化矛盾。

如此我们同样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武警不让学员呆在府右街,却主动把他们带到了中南海,而且让两支队伍合在一起,形成合围之势。因为江泽民要把法轮功打下去,三年多的调查并不奏效,非要给法轮功扣个大黑帽子,就一定要搞出个大事来。“包围”中南海,这就是最核心的“部署”。太岁头上动土,在中国那是天大的事情。而且现在你法轮功学员人已经站到了中南海周边,让你跳进黄河,你也洗不清,给你一万张嘴,你也辩不明。所以江泽民4•25当夜就给政治局常委写信,说有高手幕后精心策划,开始了大规模打压的进一步“部署”。

现在我们再把整个事件贯穿起来,中南海事件的真相就相当明了了:是江、罗“整体部署”了这件事情,是他们设计逼迫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然后再把学员引导到中南海周边,造成好像包围中南海的表像。从何祚庥发文章,挑起事端,到员警打人激化矛盾,公安引导到北京,武警带领包围中南海,中间处处监视录影,可谓构陷严密。而这一整套“部署”的目地就是要造成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的假像,以此嫁祸于法轮功,为镇压制造借口。

由此可见,“中南海事件”不过是江泽民与罗干等人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陷害,是江、罗要让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是江、罗带领法轮功学员“包围”了中南海。要说“围攻”中南海,那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与罗干等人;要说有人精心策划,那也不是别人,同样正是江泽民与罗干等人。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江氏集团关于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指控,不但是一个弥天大谎,而且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阴谋。

三.移花接木,改头换面

利用现代音像技术,将录有法轮功学员的画面配上由官方编造好的诬陷法轮功的旁白,从而造成一种这些旁白是画面中的法轮功学员所说的假像,让不懂行的群众看了之后受骗上当;或者将某个或某些法轮功学员所说的话拆开,重新组合,结果这些话播出来后,声音还是本人的,但意思却是本人没有说过的,如此以假乱真,蒙骗外行。这种移花接木、剪辑拼凑的手法是官方电视台、电台诬陷法轮功长用的手法之一,欺骗性相当大。

法轮功学员赵明曾揭露说,“在这里(指劳教所)我也亲身见证了这场镇压的另一个主要部分──新闻造假。在二○○一年下半年的一天,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我整整一下午,先是一个声称是英文节目的主持人用英文采访,然后是焦点访谈的女记者李玉强,她曾在造假的自焚新闻中采访病床上的刘思影(李玉强现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ww.zhuichaguoji.org”列为追查对象)。他们表现得非常支持法轮功,问我怎么开始修炼的,有什么体会、受益。我于是尽述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体会和对大法法理的科学性认识,表面上看那真是一次愉快的采访,要是在九九年以前还可能。

可是采访我的镜头在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并没有见到,相反的,在二○○二年九月,一个布鲁塞尔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使馆前炼功时,一个中国官方人员给了她一张VCD光碟,里面全是攻击法轮功的内容,她看到里面有我的镜头就把光碟寄给我。我发现就是那次采访的镜头,但他们把我的话脱离了上下文,又加上画外音,完全违反了我话中的本意,用以攻击法轮功。其实他们如此费力地装模作样采访一下午,就是为了套取一两句话,试图掩盖我在劳教所受到折磨的事实。”

一位山东威海大法弟子也是这种卑劣手段的受害者。他揭露说,“大约在1999年10月,环翠区公安局政保科的刘杰对我说:政协要开个法轮功座谈会,你敢不敢去。当时没有想到他们耍阴谋,我说敢去。参加座谈会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平民百姓,其余都是各局局长,最小的是医院的院长。

座谈会开始后,有人读了报纸上评论员诬蔑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只有两人顺着报纸发言,其余人有的说发展庭院养殖,有说建立老有所养的场所,有说准备修建大教堂等等。最后电视台和主持会的人非得叫我说几句。

我说:报纸上说得不对,我们炼法轮功的没想夺权的,现在我们都知道这功是修炼的,开始都是为了祛病健身的。我就觉得我学晚了,我还没学好,这不就不叫炼了。我说到这里,引起哄堂大笑。我知道他们笑我不识时务,但我说的是真话。以上我说的话到电视播出时没有我的声音,给我配的字和解说是‘这个功是×的我不炼了’。

威海电视台造假说谎播出很久之后,我才听同修告诉实情,在1999年7月20日后我们家一般不开电视,因为我怕小孩受谎言毒害。我找政保科的刘杰说,你们这是耍阴谋,他却乐得笑出来。

通过这件事我更明白那些电视上的造假宣传都是骗人的,我的亲朋好友通过这件事也知道电视不可信。所以电视上播天安门自焚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一位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人士也说,199年7月20日播出的诽谤法轮功的新闻全是假的,审判李昌,王治文等人的案件播出的新闻也是假的。李昌等人说的话全是剪接制作时一句一句对口型拼上去的,根本不是原话。这位人士说这样制作新闻“他们比流氓还流氓”,并说报导“非典”的新闻也是假的,剪接时全造的假,中央新闻直属负责人就在剪接室门外办公,让怎么说必须怎么说,逼得工作人员无可奈何。本来医院变成了隔离监管里面并没有治疗,病人发现了才往外跑,却非让说成是“治疗,抢救”。这位人士说从事新闻工作得到的只有气愤。

四、酷刑折磨,制造口供

通过酷刑折磨逼取口供,以此栽赃法轮功,是江氏集团常用的造假手法之一。2003年11月5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炮制了专题片《‘专利’的背后》。片中,法轮功学员、邯郸钢铁公司总工程师景占义否认了他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神奇现象。节目播出后被各地媒体转载,成为中共诬陷法轮功为伪科学的又一所谓力证。那么,这个自称为揭谎的节目又是怎样出炉的呢?

天津国保局、610办公室前官员郝凤军,是这个节目制作过程中的直接目击者。他揭发说,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局接到一项特殊任务,由610办公室一队队长带领四、五个员警前往河北省石家庄市办案,等他们回来时郝凤军看见在审讯室里用手铐吊铐著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后来得知他是河北省一位副厅级干部叫景占义。之后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国保局,据说是来采访景占义,给国际社会看看一个副厅级干部是怎样悔过的。

那天的采访是在国保局精心策划下进行的,当时郝凤军就在门外,看到国保局副局长赵月增对景占义说,如果按照他们提供的台词去说可以给他减刑,否则就再加一条叛国罪,判他无期徒刑或秘密枪决。可怜这位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上了电视,否认了因修炼法轮功而出现的人体神奇现象,无奈的批判法轮功,即使如此后来景占义仍被判刑八年。

当时郝凤军在屋外看到了这一切,禁不住说了一句:“这不是谎言吗?”没想到旁边就站着一名央视的记者。几天后,他被叫去和上级谈话,郝凤军知道麻烦来了,但仍凭著血性直言不讳的说你为什么要威胁景占义,这位国保局的副局长立刻拍案而起说,“你想造反?”。之后,在中国北方零下几度,没有任何取暖设施的房间内,他被关了二十多天的禁闭。

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所谓法轮功学员窦振洋“抚顺颠覆列车”一案,官方提供的所谓“证据”也是用同样的手段制造出来的。

2001年过年前后,因妻子王国英被绑架,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窦振洋给市长打电话要求无条件放人。由于该市长仇恨法轮功学员,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于是指使公安通过酷刑折磨制造假口供,把一个莫须有的“颠覆列车”的罪名强加在他的头上。

据当时知情的员警讲:炼法轮功的可真有挺头,如果给一个一般人上这种刑,再冤枉的事只要上一遍都得招供。窦振洋就是在这种名叫“穿林海”、“过血原”的酷刑之下走了三遍最终被屈打成招的。过刑后恶警们把窦振洋送往拘留所,但因他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生命危在旦夕,连拘留所都不敢收他。当地610没有办法,只得把窦振洋送往单位“照料”。1个月后,抚顺市开大会公审窦振洋,窦振洋在会上高呼:“我是屈打成招,我是冤枉的。”

五、张冠李戴栽赃陷害

所谓张冠李戴,具体讲就是把精神病患者或其他气功门派的人硬说是炼法轮功的,从而将他们所做的坏事和犯下的罪行说成是法轮功学员所为,以此来栽赃陷害法轮功。中央电视台炮制的所谓“邹刚杀人案”采用的就是这种造假手法。邹刚杀人案发生于1999年12月23日上午,在案件还未调查审理清楚的情况下,不到一周的12月29日,中央电视台就在晚间新闻和焦点访谈节目中,播发了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诽谤报导。此报导与事实完全不符,其实邹刚根本没有练过法轮功,他杀害无辜完全是他精神严重错乱所致。

一位知情人爆料说,“邹刚是松花江林业总局种子站职工,当时39岁。他从小就有幻听、幻视、幻觉等精神异常症状,经常胡言乱语。由于亲属对精神病缺乏了解,在其行为未失控的情况下,一直未及时诊治,致使近几年来病情逐步加重。就在案发前两个多月,邹已因精神失常借口高血压在家休息,不能上班。每天焦躁不安,时时在幻听、幻视和被谋害的妄想的恐惧中挣扎:如妄想幻听友人在酒里下毒害他;幻视家里有隐形人害他,把他大卸八块;幻听家里床下有窃听器,把电器和暖气都拆毁了;就连领导和同事打来的问候电话也恐惧得不敢接;人们来探望他,他吓得不敢开门;他还幻听妻子不贞,女儿不是亲生,致使99年1月份与妻离异,连亲生女儿也拒绝抚养等等。此后他病情越来越重。就在案发前两天,邹已彻夜不眠,烦躁不安,神情呆滞,精神严重错乱。他甚至对父亲说,他幻听自己要当皇帝,当了皇帝要杀灭自家九族等,半夜三更给姐姐们打电话,胡言乱语,让人害怕。在这种情况下,其亲属于案发前一天,曾给哈尔滨太平精神病院打电话,联系给邹刚治病事宜。由于接电话的一位元教授当时很忙,约好以后再联系。等这位教授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来电话询问此事时,邹刚案件已发,酿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从邹刚作案时的状态看,也是完全处在毫无自制力、毫无自主意识的疯狂状态中。在现场被别人严厉制服时,他没有害怕和戒备,没有躲避或逃跑,表现出在迷失中突然惊醒的呆楞状态,完全不是精神正常人的行为。正如他自己所述,完全受妄想命令性幻听控制所致。

邹刚根本没有学炼过法轮功,案发抄家时,在他家和单位没发现任何法轮功的书,相反家倒里有不少佛教“净土宗”的经典,这与法轮功的要求明显不符。家属、邻居、朋友及单位同事,也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炼过法轮功。邹刚自述说,作案是听了谁谁谁告诉他说‘吕XX、周XX是你克星,你不杀他,他杀你’等等,这更充份说明,邹是患有严重而典型的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受命令性幻听所致作案。所以,邹刚作案杀害无辜完全是精神异常所致,根本和法轮功扯不上。他与被害人一直关系密切,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在此顺便提一句,邹刚的同卵双胎孪生兄弟也患有精神分裂症,至今不能正常工作,也说明这种病的亲缘影响。”与所谓“邹刚杀人案”雷同的还有所谓浙江省苍南县“法轮功练习者陈福兆”系列投毒杀人案、北京“法轮功痴迷者傅怡彬”杀父杀妻害母案等,这些所谓“法轮功练习者杀人案”都是采用张冠李戴、栽赃陷害的手法编造出来的假案。 (未完)

评论
2013-01-06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