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洪愿:中共是怎样抹黑法轮功的?(二)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7日讯】六、现身说法以假充真

纵观所谓“新中国”50多年的历史,每搞政治运动,中共都要通过各种邪恶手段迫使挨整的运动物件表态悔过,以证明运动的“伟大正确”。这种现身说法的伎俩是中共惯用的说谎手法之一,更被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诬陷中发挥到了极至。

为了达到彻底消灭法轮功的目地,江氏集团对被非法判刑和劳教以及劫持到以各种名目设立的“转化班”、“法制学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骇人听闻的迫害,强制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学员由于承受不住百般折磨,被迫表态放弃修炼,并违心的对自己的信仰表示了所谓的“悔过”,进行了所谓的“揭批”。江氏集团如获至宝,将这些“转化”者的所谓“悔过”、“揭批”,拿到它们控制的舆论阵地上大加宣传,妄图以此来增加其诬陷法轮功的谎言的真实性,这种用心险恶的手段也确实致使不少善良轻信的人上当受骗。不过一旦你了解了这些材料产生的真实过程,你也就会明白它们同样是江氏集团编造出来的谎言,只不过比赤裸裸的谎言更能蒙骗人罢了!

2004年5月19日明慧网刊发的“当事人揭露《凤城市日报》的造假宣传”一文,便是对这种造假手段的生动揭露。

该文是作者何文强写给家乡父老的一封信。信中说:

“凤城市父老乡亲们:

你们可曾记得,在2000年8月份,《凤城市日报》刊登了一篇题目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的文章。如果你看过或听说过这篇文章的内容,并因此对法轮功产生非议或者对李洪志老师有了不好的看法,那么我就是有罪的,因为它是害人的东西。它是我在凤城看守所被拘留期间,由于恶警的高压、强制“洗脑”和恐吓,在自己理智不清的状态下写的完全不符合事实、违背自己心愿的“悔过书”,而凤城市日报社在没有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也就是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写的所谓“悔过书”改头换面,加上“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的标题,刊登在《凤城市日报》上来毒害世人。

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它的欺骗性和给世人带来的危害性,现在看清了这正是江泽民的追随者们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骗人伎俩,旨在煽动民众仇视法轮功。在此严正声明:我在看守所迫害下违心所写的“悔过书”作废,决不允许迫害者利用它来蒙骗世人!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我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往日吸烟、喝酒、打架等陋习都不见了,身体也健康了,我整个像换了个人一样,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好了。不但我受益,每个真正修炼大法的人都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与威力,身心得到了净化。我从心底感激大法、感谢李洪志师父,使我懂得了生活的真正意义,我决心做一个按大法“真善忍”法理行事的好人。可是99年7.20,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使法轮功蒙受了不白之冤。在此不公正的对待下,我和妻子(她也是修炼人)决定去北京信访办上访。我们克服了很多阻力来到信访办,只为说一句公道话而被非法扣押两天,在送回当地的途中还给我们戴手铐,回来后在凤城看守所被非法拘留22天。

2000年7月8日,我在给世人发送材料时又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恶警利用各种手段对我强行“洗脑”,施加压力,恐吓说要送我去劳教,迫害33天。由于高压迫害,我产生了怕心,想要出去,于是违心的写了假“悔过书”(当时心里想的是出去还炼)。后来又非法让我交了5,000元押金才放人。出了看守所才知道,我违心写的“悔过书”被恶人私自刊登在《凤城日报》上做造假宣传。

在此向凤城市父老乡亲们澄清以上事实,挽回我由于一时错念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揭露凤城市看守所、凤城市日报社的卑鄙行径,并把我在法轮功修炼中深深的体悟和受益告知父老乡亲,这是法轮功修炼者真正的心声,也是广大善良民众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的初期,官方电视台上曾一度频繁播出过个别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的违心表态。这些表态到底是怎么出笼的?大法弟子笑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此做了极为详尽的揭露。

他说:“我原是大陆某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2000年7月,江集团极尽全力打压法轮功,由于收效甚微,所以不法人员逼迫各地辅导站站长上电视表态。我市610办多次通过我单位向我施压,要我配合他们到电视台说假话,被我拒绝。一天,五六个国安局特务强行闯入我家,对我家进行非法搜查,把我家的电脑设备、部分大法书籍和资料等带走,并将我绑架到市国安局。通过一天一夜对我轮番审讯后,一个科长对我说:“市委已对你的情况进行了研究,决定给你两种选择,一个是带头上电视揭批法轮功,一个是蹲监狱。”我仍旧断然拒绝他们的要求。当天晚上,他们把我关到了市看守所,并对我说:“我们已通知看守所,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他们打声招呼,我们随时派人来接你。”第二天监室“牢头”对我说:“上面打了招呼,既不给你剃头,也不准打伤,随时准备给你上电视。”从第二天开始,他们每天安排14小时以上工作时间做出口产品,使我的手打出泡、磨出血,以致双手肿得无法动弹,他们还不放过。我当时想,美国在人权白皮书上曾指责中国出口监狱产品,被中国政府一口否认,现在自己正经历著这一幕,真是撒谎不眨眼的政府啊!

过了几天,他们把我单位领导叫到看守所,一起来做我的“思想工作”。那名国安局的科长对我说:“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想通了吗?”我说:“你们想方设法,就是想要我在电视上说假话、说违心的话,这是决不可能的!”这名科长竟然当着我单位领导的面说:“为了党和国家,你说几句假话、说几句违心的话算什么?又不是叫你去送命?”我感到哭笑不得,于是对着单位领导说:“你看,他们就是要逼我说假话,你说我该说不该说?”单位领导回答说:“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你好自为之吧!”又过了几天,看守所一位副所长找我谈话。不知道是他的本意,还是想拉近与我的距离便于做工作,他说他不反对法轮大法,但也劝我不要吃眼前亏。他又说:“现在电视上每天都有各地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出来说话,这是中央的部署。你是我们市的站长,你不出来说话,市里怎么向上面交待?你不答应,他们恐怕不会放过你的。”我说:“我也不能说假话来骗人民呀?”他说:“共产党哪天不说假话?上面骗下面、下面骗上面,不骗就活不下去。”我告诉他:“这样骗下去,人民就会受害遭殃,所以我不能这么做。”后来看守所一位教导员也对我说:“我看了上面发下来的资料,有很多专家、教授、博士都炼这个功,肯定有他的好处,我不为难你们。我值班的时候,你们家人可以直接和你们见面。”

由于我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做,后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出狱后,我把自己被非法劳教的经历告诉给任何一个有机会告诉的人,使大家知道:诬陷法轮功的新闻就是这样造出来的。”

七、断章取义随意歪曲

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对李洪志先生创立的法轮大法法理的所谓“批判”,其使用的手法都是文革时代“大批判”中惯用的那一套--断章取义和随意歪曲。《人民日报》刊载的“骗子+无赖”一文,便是一篇这样的代表作。此文将一部能正人心的高德大法和李洪志先生合情合理的解释,随意剪辑、随意拼凑、随意曲解,甚至将李洪志先生的一首诗曲解到离奇、可笑的程度。现将该文部分引用处与法轮大法原文并列一道,读者诸公从中自可看出江氏集团手下的御用文人是如何耍流氓的。

(一)《人民日报》原文:李洪志在《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中曾公然宣称,“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民族内部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还说“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李洪志鼓吹“政府无用论”,公然否定法律,这难道是“对政治不感兴趣”吗?

法轮大法原文:“我那天讲了,妖魔鬼怪的玩具,越丑的、越凶的卖的越快,那漂亮的娃娃谁也不买。人的观念全都变了。大家想一想它不可怕吗?人类的发展确确实实是有周期性的。人类要想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维护人的道德。大家看到了,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国家与国家的问题,民族之间的矛盾,民族内部的矛盾,许许多多社会犯罪各方面的原因,哪个政府都头痛,谁也解决不了。为什么解决不了呢?因为他们的办法都只是从这个现象中去解决这个现象。可是这个现象被抑制住了,紧接着它又会出现更不好的现象。你再去制约它,它又会出现更不好的现象。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的限制人,封闭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内。人在不断的封闭自己,封闭来封闭去最后把人封闭得没有一点出路。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

可是我告诉大家,其实人类一切不好的根源就是因为人的道德败坏了。要不从这上着手人类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要从这个问题上着手人类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是不是这个问题呀?大家想一想。每个人都从内心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都能够约束自己,做什么事情想到别人,不伤害别人,想到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你想那个社会会是什么样。需要什么法律啊?需要员警吗?人都在自己约束自己管自己。但是政治宣传和强治同样不会使道德回升,反而成拙。世界发展到今天大家都觉得法制很好,其实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几千年发展过来的人类,过去都没有那么多法律来管人。只有简单的王法,衡量好坏的标准是德。可是古人道德却比现在高尚得多。现在人觉得古人不好,其实是因为你站在现在人的败坏了的观念上去看古人。过去的人一点也不比现在人不聪明。人的大脑所能用的那部分从来都没有扩大过。只是我们现在的人觉得自己了不起,觉得自己聪明。”

注:从法轮佛法经书原文看,并没有宣扬什么“政府无用论”和“公然否定法律”,只是讲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和法律的不足。而且,李洪志先生一再强调,他只给修炼的学员讲法,而不是给不修炼的人讲什么理论。

(二)《人民日报》原文:例如,他在《世界十恶》诗中写道“黑帮乱党,政匪一家”,“宗教邪变,钱客政客”。李洪志还说:“现在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往下滑得很厉害,社会在整体往下滑。回头看一看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他进行这种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宣传,难道是不干预政治吗?

法轮大法原文:

世界十恶
人无善念--人人为敌。
破坏传统--文化颓废。
同性欲乱--心暗魔变。
兴赌兴毒--随心所欲。
开放性乱--导向邪恶。
黑帮乱党--政匪一家。
自主乱民--逆天叛道。
迷信科学--变异人类。
吹崇暴力--好勇斗狠。
宗教邪变--钱客政客。

一九九八年七月七日

“……我既然传出这个东西来,我就要为你负责,我就要把这个道理给你讲清。我什么都不求你的,我不会管你要一分钱的,我只是教你向善。有人问我,说:老师啊,你教了我们这么多东西,给了我们这么多,你求什么?我说: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能够提高上去。因为我们看到人哪,当人他不是目地。现在人都迷于常人社会的假现实之中,认为:做人就得这样去做。特别是现在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往下滑得很厉害。大家都在这个洪流之中往下滑,社会在整体往下滑。那么谁也就不知道自己在往下滑了。有的人觉得自己比别人好一点就觉得我是好人。其实你是用滑下来的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都是在不好之中比别人强一点。如果你要能够修炼,你返回到原来人类社会这个境界当中,不用太高,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

注:如果把李洪志先生将人类社会不好的现象提醒给大家的一些话,说成是“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宣传”,那么现今报刊、电视等媒体报导的社会丑恶现象是否也是在做“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宣传”呢?更何况李洪志先生讲出这一点只是告诉修炼者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其实,正统的宗教中也告诉他们的修炼者人间的一些罪恶,如“十恶毒世”、“三界火宅”等说法,他们是不是也在进行“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宣传”呢?

(三)《人民日报》原文:“秦川山水变,长安土下存。盛世天朝去,转眼千百春。何处寻太宗,大法度唐人。”在这首诗中,李洪志用再明白不过的语言,表达出他用“大法度唐人”(中国人)的政治野心。他要再现“天朝盛世”,他自己要做唐太宗那样的开国“皇帝”(其实唐太宗根本就不是什么开国皇帝,而是唐高祖。)

法轮大法原文:

忆长安
秦川山水变,
长安土下存。
盛世天朝去,
转眼千百春。
何处寻太宗,
大法度唐人。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注:这种对此诗可笑的曲解很容易让人想起“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典故。稍懂中文的人就应知道此诗含义,只是在讲佛法弘传的环境。还让人想起《庄子》中的一则故事:惠施在梁为相,庄子去梁,想见惠子。有人告诉惠子说:庄子是来取代你的相位的。惠子很害怕,下令搜捕庄子,三天三夜未得。庄子知道后,直接去见惠子,跟他说:“你知道吗?南方有一种鸟叫凤凰,它从南海飞到北海,中途不是梧桐不栖息,不是‘练实’不食,不是甘泉不饮。这时有一只乌鸦拾到一只腐烂的老鼠,怕凤凰抢它的‘美食’,便对凤凰‘赫’叫。惠子您是不是也要‘赫’我一下呢?”

(四)《人民日报》原文:在《转法轮》一书中,在许多场合,李洪志都曾大肆宣扬说,“地球经历了81次这样周期的变化”,“人类多次毁灭过”,“如今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俱灭,很可怕!”李洪志认为人类要毁灭、地球要毁灭是因为现在的人类实在太坏了,坏到已“面临着毁灭”了。他说:“这个世界,炸得很空了!本来这个地球去年就应该炸掉的。”之所以没有爆炸是因为他使“地球爆炸推迟了30年”。

法轮大法原文:

《转法轮》中说:“国外许多大胆的科学家已经公开承认它是一种史前文化,是我们人类本次文明以前的文明,就是在我们这次文明以前还存在着文明时期,而且还不止一次。从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个文明时期的产物。所以认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的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周期变化的。物理学家讲,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我们整个宇宙的变化也是有规律的。

我们地球的运动,在这浩瀚的宇宙当中,在银河系运转当中,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很可能就碰到哪个星球上,或发生了其他问题,造成了很大的灾难。站在我们功能的角度上去看,就是那么安排的。有一次我仔细的查了一查,发现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只有少数人活了下来,遗留下原来的一点史前文明,进入了下一个时期,过着原始生活。人类繁衍的多了,最后又出现了文明。

经过81次这样周期的变化,我这还是没查到头。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不同的天象变化,不同的天时,会给常人社会带来不同的社会状态。用物理学讲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宇宙的运动也是一样。”

《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中说:“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很可怕!”

李洪志先生在《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还谈到:“也有一些邪教在流传着,所有的这些邪教讲的都是什么世界的末日啊,都讲这些东西。当然了,我讲过有劫难存在,佛教也这样讲,基督教、天主教、道家也都有这样的观点,这是宇宙发展的规律。但是绝不是像这些邪恶的宗教讲的那样。而且我也看到,在一定时期,确实可能有这样一件事情存在,但是它不是解决不了。我可以在这里严肃的跟大家讲,所有称在1999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讲到:“还有一些专门讲什么世界末日的这种宗教,专门讲这些东西。这都百分之百的是邪教,在制造社会动乱,对社会不负责任,所以不难区分这些邪教。”

注:1、“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不知怎么变成了“如今面临着:毁灭……”?

2、“这个世界,炸得很空了!本来这个地球去年就应该炸掉的。”和“地球爆炸推迟了30年”在李洪志先生所有著述和所有录像、录音中都找不到,学员们也没有听说过。

其实,所有官方新闻媒体上的所谓“揭批”法轮功法理的文章,都是这种“风格”的作品。

八、篡改加工捉刀代笔

对法轮功学员所写的认识肆意进行篡改,重新进行加工,或把官方炮制的文章冠以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发表,也是江氏集团诬陷法轮功的一种常用手段。

《人民日报》1999年7月30日第3版和1999年8月17日第1版曾报导说李其华老人“在听了中央关于处理和解决法轮功的决定后,立即打电话向组织上表达了自己坚决拥护中央决策的态度。”

你可知这些报导是如何写出来的?李其华老人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检讨?这些检讨的真实内容到底是什么?

李其华是位80多岁的老红军,解放军301医院的老院长,著名医学专家。

他从1993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起因是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最好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而老伴学法轮功不久陈疾顿消,他惊叹于大法的神奇而听了李洪志先生的讲课,深感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从此坚信法轮功。江泽民对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震怒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亲眼看到法轮功队伍中有身着军装的军人。之后他给政治局和军委写了数封信和谈话,决心要彻底清查法轮功。他特别点了部队3个人,首当其冲的就是身份最高的李其华。于是这个80多岁的老人受到高压,组织上天天找他谈话,逼其检讨并放弃修炼。

而在群众中产生轰动影响的李其华的所谓“检讨”,其实是上级组织上找他谈话的记录稿。他们采取疲劳战术天天找他,要他在这份记录稿上签字,他本来一直拒签,指出那上面很多话不是他的本意。但来人天天找,天天磨,把老人弄得疲惫不堪。最后来人甚至求他:你就签了吧,签了就没事了,你也能休息,我们也能休息。被逼无奈之下,老人就签了字。而实际上随档宣读的“检讨”与签字的记录稿还大有不同,前面大段文字是别人代笔的,老人根本不知道。即使签字了,老人也没得到休息,仍然是天天有人找谈话,并且他的一切行动都被上级派来的3个人严密地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开了。

人民日报刊载的通讯“一个博士生与法轮功的决裂”,也是通过这种篡改加工,捉刀代笔的造假手段搞出来的假材料。

清华大学电机系博士生李义翔,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后,李义翔态度鲜明的在国际互联网上公开发表声明,退党,坚持学炼法轮功。他坚持认为,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违背人民意愿的,政府应听取人民的意见,改变做法,停止对人民正当权益的侵犯。

1999年10月,李义翔在参加一次法轮功心得交流会时被抓。拘留期间,公安七处(关押死刑犯的部门)处长亲自审讯、逼供。李义翔坚持认为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有好处,有百利而无一害。李义翔被绑在柱子上昼夜不停的刑讯逼供,李坚持自己的看法,七处处长无计可施甩袖而去。扣押期间李义翔受到毒打,灌浓盐水,但他仍坚持不改变自己的看法。

拘留一个月后李义翔被领回学校,学校经过调查得知:李义翔是受师生赞誉的好学生,找不到任何污点,学校对其处理很为难。江泽民闻讯传下命令:抓住典型,不许判刑,一定要转化过来。

于是,李岚清亲自坐阵清华大学督办,转化不好,清华大学校领导要摘掉乌纱帽,转化不过来有关人员要下岗。

在如此重压下,清华大学只好把李义翔软禁起来办所谓“学习转化班”,由校党委副书记牵头,组成了公安、宗教、科学、教授专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帮教队,并让李义翔的母亲陪住,防止逼迫过紧发生意外。此后,帮教队二十几个人采用特务所惯用的攻心术和疲劳战术,整月昼夜不停走马灯似地跟李义翔谈话,不断对他施加精神压力,进行威胁利诱,对一个善良的正义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优秀学生进行了长时间的封闭性的精神摧残,胁迫李义翔违心地谈认识、写检查。即便如此,李义翔写出来的“认识”,仍不符合江泽民的要求。

但是江泽民的笔杆子可以按照江泽民的意思篡改加工,任意编造谎言。

九、强迫表态伪造民意

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官方媒体上发表了大量所谓“人民群众拥护国家取缔法轮功”的报导,绝大部分其实都不是老百姓的真实想法,而是官方强迫民众表态,伪造民意的产物。

一位大陆公民在网上揭露说,“大陆晚间新闻联播中播出这样一条消息:中国民众数万人寄信给世界人权大会,表示支持国家政府镇压法轮功。这数万封信是怎么出笼的呢?我所知道的情况是这样的:这些信是江氏政府一手策划出来的,并非是群众的自愿行为。

我所在的单位领导在今年2月初,就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强迫每人往中央写一封信,表明自己支持中央镇压法轮功,并说这是“上边”要求的,每人都要写。信写完要交给单位领导审查,然后单位再交给上级部门审查,合格了,再统一装信封,贴邮票寄到中央。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写,可不写自己的名利就将受损,无奈只好昧著良心说假话,当初不明白“上边”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任务,现在看来是早有预谋啊!”

十、不断重复反复灌输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倍尔当年曾说过,“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不遗余力诬陷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可以说是实践这一名言的当之无愧的“大师”。

在中国大陆,曾有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功,他们的亲朋好友对法轮功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刚刚开始时,许多人对它们制造的谎言并不以为然。但是,在一个资讯完全封闭的环境中,即使是你不相信的事情,如果被不断重复、反复灌输,许多人也会由起初的不信渐渐的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慢慢的再到半信半疑,直至最后相信。

江氏集团深知人的这种心理,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民众进行高密度的“谎言轰炸”,也就是在一段时间里高频度、大密度的铺天盖地的轮番散布各种各样的有关法轮功的谎言。1999年7月20日后,大陆官方控制下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开动起来,全力进行诬蔑法轮功的宣传。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等,散播到海外所有的国家。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次。结果,尽管有不少人刚听到这些谎言时不大相信,但反复听、不断听之后,渐渐的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种想法:这么多事情不会都是假的吧?慢慢的,他们也就从一开始的不信到似信非信,再到信以为真,最后甚至变得深信不疑了。(未完)

评论
2013-01-07 5: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