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水资源忧患谁之过?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8日讯】近日网络上刊载了这样一则采访,看过之后让人寝食难安。采访对象是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他们均在自来水行业的政府管理部门工作了20多年。深谙北京自来水水质的他们由衷的对记者说:“他们已经20年不喝自来水了。”

然而,普通市民长期接受到的洗脑信息却不是这样的。在电视媒体的镜头前,总是有那么一堆自称是水资源研究专家的受访者异口同声的表示,北京的自来水没有任何问题。他们利用所谓的“分析数据”和“健康指标”侃侃而谈,胸有成竹的宣称大可放心饮用自来水,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和恐慌。颇为讽刺的是,就在那对夫妇接受采访的前后几天时间里,北京台的某生活栏目也煞有介事的请来了穿白大褂的实验室专家,用几个小玻璃管表演着不知是真是假的实验,然后得出结论说,北京的自来水完全没有问题,可放心饮用。

无论电视上的所谓专家怎么自圆其说,那对北京夫妇给出的一段专业表述似乎更让人信服,也更让人震惊。他们告诉记者,在2012年圣诞节前夕,他们再次亲自监测自来水中硝酸盐(以氮计)的指标,结果发现,每升自来水中已高达九点多毫克硝酸盐。这一指标离国家规定的10mg/L的标准值已经很接近了。然而五六年前,这个指标还在1~2mg/L之间,就在2011年也只有四点多。而最让人心惊胆颤的是,他们进一步解释了究竟硝酸盐是什么样的物质。原来,这自来水中的硝酸盐主要来自于生活垃圾、滤液和粪便。如此说来,北京人长期饮用的竟然是恶心至极的“大便水”。

这也许才是中国人所生存的真实情况,尽管让所有人都有些瞠目结舌,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那对夫妇在20年后的今天才对媒体坦露北京水质的真相,恐怕也是长期面对中共对言论的严格控制,不得不沉默多年。如今这个真相得以公开也足以说明,北京水质污染的严重程度已经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人们的生存情况堪忧。

这不禁让人想起,就在前不久,2012年的末日之说刚刚过去,地球看起来一切如常让大家不以为意。有人甚至调侃说:“哪有什么世界末日?”这话音刚落,北京夫妇的这番爆料马上就给出了最具深意的回答。且不说世界末日在历史上从未以常人所能预测的方式出现,任何一种灾难都有可能导致人类灭亡,就说如今人类赖以生存的水资源被污染的如此厉害,甚至连这种污染的水源都在不断的干涸,那么照此发展下去,我们离世界末日还远吗?

北京水源的干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状况了。原本3,000多年前的“蓟城”是在富足的永定河水冲刷而成的扇形平原上建立起来的,此后的华夏帝都到处是菏泽稻田,即便是城区也布满了水井。大量的民居、胡同依水而建,皇家园林中的大片面积基本都是湖区。就在80年代之前,北京东北郊外的密云水库仍然为一方百姓提供着清澈的“生命之水”。

当人们沉浸在改革开放所带来的表面繁荣和所谓发展的喜悦中,也许很多人都不曾想过,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城市化的日新月异是以环境的污染和资源的过度消耗为代价的。古人云,有得必有失。而如今的中国人失去的是根本,得到的不过是皮毛。这样的赔本买卖恐怕连傻瓜都不愿为之,那么又是谁成为了另有所图的幕后推手,导致悲剧的发生呢?

中共红朝既然是专制独裁,必然垄断其所有的资源为自己谋利。在肆无忌惮的掠夺之后,在无所顾忌的挥霍之后,留下来的断壁残垣、被洗劫一空的中国大地便是满目疮痍,老百姓的吃穿住行充满了污垢和毒素。人们的生存空间愈发狭窄、人们的生存环境愈发恶劣,国已不国,人所在的早已是非人的世界。而中共的那些高官们却在一边尽享特供水和食品时,一边忙着转移资产、变换国籍,只待捞足最后一笔“国难财”之后,人去楼空,留下的是众人根本无法收拾的残败之像。

中共早已不把自己当成炎黄子孙、中共也早已不把中国当成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他们早已忘恩负义,背弃祖先,沦为马列的盗贼。中国人只有认清当下的现实,抛弃中共,才能为自己赢得最后一丝生存的空间和希望。

评论
2013-01-09 5: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