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峡重重危机 中共“海陆空”齐上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安全,直接关系到下游防洪区域1500多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AFP)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10月01日讯】(新纪元周刊345期,记者宗和报导)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如此如临大敌,足见中共对此工程的心虚,令三峡工程隐患,再度被痛批。

当年被江泽民强制上马的三峡工程,目前面临重重危机。9月16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发布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立体及从中央到地方四级防卫条例。此前,港媒披露,中共军委已批准“三峡”安全特种团兵力。

中共官方9月16日报导,日前,中共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条例规定,三峡枢纽安全保卫区的范围包括三峡枢纽及其周边特定区域,分为陆域、水域和空域安全保卫区,统一三峡枢纽安全工作,从中央、湖北省、宜昌市到三峡枢纽运行管理单位的四级安保工作协调机制。

之前,港媒《东方日报》报导称,中共当局如此如临大敌,据说是担心有人炸坝泄愤,而专家则表示,大坝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数十公斤炸药,即足以造成严重的破坏。三峡安保措施主要针对人为破坏,因为大陆近期民怨急升,倘三峡被炸将危害千万人生命。

据悉,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安全直接关系到下游防洪区域1500多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安全,直接关系到下游防洪区域1500多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AFP)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安全,直接关系到下游防洪区域1500多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AFP)

三峡是重大军事弱点

据香港《动向》8月号消息,中共中央军委已批准由总参抽调一个团兵力保卫“三峡”安全,包括四组地对空导弹、一大队陆军直升机、八艘巡逻快艇、24支机动快速反应中队等,全部兵力4600人编制。

事实上,三峡大坝不仅隐藏各种潜在的自然灾害,还有军事上面临威胁的重大秘密。一个英国的水库大坝专家哥尔特斯密斯哥尔特斯密斯(Goldsmith)曾表示,打击对方的水库设施,是国际军事较量和国内政治较量的一种手段。在这军事较量和政治较量中,大坝是被对方打击的或被对方威胁的对象,拥有大坝的一方,处于被动。

1991年初,中国物理学教授钱伟长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海湾战争的启示〉,谈到海湾战争和三峡大坝建设中的人防安全的关系。钱伟长文中表示,三峡水库溃坝的危害,将使长江下游六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他认为,三峡大坝将成为外部敌人威胁的目标。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的防御是不可能的。

因此,钱伟长建议,三峡工程是千万不应上马,否则就是干自铸达摩克勒斯剑的蠢举。

三峡保卫工作重庆被除名疑云

大陆《财经》副主编罗昌平注意到海陆空立体保卫三峡条例,偏偏将重庆排除在保卫工作之外。他在微信上发表文章,详细解读日前国务院发布命令,认为此举正突显了三峡的一大隐患。

三峡工程分布在重庆市到湖北省宜昌市的长江干流上,但是条例似乎排除了重庆市参与安全保卫的资格。这正显示了三峡工程的危险性。据维基百科称,三峡工程对重庆市造成多重危害:

一、新重庆地区的贫困问题:

三峡库区于1997年和并入重庆的15个区县因移民造成严重失业,贫困问题严重,而由于这些城市并入相对发达的重庆,更造成重庆市城乡极为悬殊的经济差距(2009年达到了500%)。三峡工程上马导致库区2000多家企业被关闭,失业者大增。库区经济以“吃财政饭”为主,税收持续下降。属于三峡库区的万州当地城镇失业率8.1%,21.9%的城镇移民靠低保(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生活。三峡库区的涪陵及其以下八个区县,当地城镇失业率8.95%,人均GDP是重庆主城九区的20%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50%。很多移民和搬迁安置款项至今没有到位,造成了重庆主城区与三峡库区居民严重的对立情绪和冲突。

二、泥沙淤积和水位问题:

长江上游河流所携带的除了泥沙,还有颗粒较大的鹅卵石,在三峡大坝筑起后将极难排出,会造成堵塞,并向上游延伸,进而影响重庆。与泥沙淤积问题同样极具争议的,还有水位问题。在三峡蓄水至135米后,有人发现从大坝到库尾之间的水位落差多达34.7米,远远超过了工程论证报告认为的0.4米,因此担忧重庆可能会在三峡完全蓄水后被淹没。

三、生态环境问题:

重庆三峡库区污染问题有七成是农业生产以及农民生活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已经大大超过了工业污染水平。

四、地质灾害问题:

重庆山下库区近一半的地区存在水土流失,石漠化严重。三峡库区重庆境内有超过一万处隐患点,截至2010年已发生地质灾害(险情)252处。

三峡大坝的秘密

日前,大陆论坛凯迪社区的“滨海2013”发表了〈三峡大坝又一秘密曝光〉的帖子并附上照片,此话题再次引发民众对三峡工程的批评和议论。

该帖子称,三峡工程并非国家投资,资金源自1993年起征收“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暗藏在电费中,每度电0.7至1.5分,征收期限是三峡工程竣工。三峡工程于2009年全线完工,但该基金并未停止征收。

帖子还说,全国老百姓为三峡工程买单,发电赚了钱他们不参与分红,你还要继续收费,继续涨电价,有这样黑心的吗?三峡大坝最大的隐患浮现:“中国人这下炸锅了。”

据大陆央视报导,三峡工程总投资是1800亿。这1800亿的投资里其中有1100亿是国家注入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这个三峡基金就是电力附加,就是所用的每一度电中为三峡工程多附加了4厘到7厘钱不等,实际上中国人民都是三峡基金的出资人。

报导称,三峡建设基金是向国人征收的一种特别税,它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7厘至1.5分),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到2009年底,估计累计三峡基金的总额应该为1300亿元人民币。

大陆经济学家马光远去年在其微博质疑“三峡工程早于2009年全部完工,为什么今天在电费里,每度电还要收取0.7分钱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

据《财经中国》报导,按规定,从2010年开始,虽停止征收“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改为征收“重大水利基金”,为期10年。普遍认为这是换汤不换药。但在2011年财政年鉴中发现,这两项基金同时征收并存,被外界质疑。

齐岳断层是三峡最大隐忧

大坝建成后各种地质灾难频现,尤其是崩岸明显增加,截至2007年9月三峡库区共有各类崩塌、滑坡体4700多处,其中627处受水库蓄水影响,863处在移民迁建区。

2007年9月25日,中共高级官员和专家学者在武汉召开研讨会,讨论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工作。专家表示,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安全存在诸多新老隐患,如不及时预防治理,恐酿大祸。这是中共官方首次一改以往为三峡工程辩护立场,承认形势严峻。

今年1月,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发表标题〈齐岳山东北断裂是三峡最大的地质隐忧〉的文章说,对三峡水库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构造型地震。

据悉,在第二库段仙女山断裂、九畹溪断裂、建始断裂北延和秭归盆地西缘一些小断层的交会部位,有可能诱发水库地震。

拆除三峡工程 晚了就来不及

三峡工程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引发声势浩大的百万移民工程,水电过度开发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尤其是地质灾害,使它从开始筹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终与巨大的争议相伴。

据南方报网报导,关于三峡工程是否上马的那场著名论证始于1986年6月,由原水利电力部组织,分为14个小组,共412位专家参与,历时三年。同这场论证一同记入史料的,还有拒绝在论证报告中签字的九名专家。如今,九位专家的姓名已鲜为人知。有些专家目前已过世。

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他预警了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因此,他不被邀请参加三峡工程论证。

黄万里先后三次致书时任中共党总书记的江泽民,指出根本不可修建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他回忆,共给当局六封信,附了六篇文章,却没有收到一次回信。但是给美国总统写信,“我十天内便收到克林顿的回信”。他痛心疾首,晚年病重弥留之际,心心念念的是长江水患对策。2001年,他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人世。

三峡大坝建成后,长江中下游连年出现反常气候,大旱、高温、洪水等灾祸不断。作家郑义2011年曾撰文称,拦腰建起的三峡水坝,将湖泊原有的吞吐规律废掉了。最早反对三峡工程的著名水利专家金永堂称:“现在三峡出现的问题比早前估计的问题还要严重。很快重庆就进不了轮船了,这是泥沙淤积的问题了……反正问题多得很……”

著名水利专家、环境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预言道,当三峡工程运行30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会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江泽民、李鹏把三峡工程 办成“铁案”

事实证明,当局宣传的三峡工程“具有防洪抗旱、发电、航运、环保等巨大的综合利用效益”,并没有在现实中真正实现,相反,由此引发的各种用途之间的矛盾、移民、生态环境遭破坏等诸多问题,却证明三峡工程“弊大于利”。

党媒人民网2012年2月刊出一篇文章,据称是根据中共前总理李鹏会议记录整理,为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文章声称,三峡工程由邓小平拍板,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1992年中共国务院向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李鹏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1992年4月7日该议案终于进入表决程序,表决虽然获得通过,但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67%,是迄今为止中共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财经网〈安邦咨询:三峡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无底洞〉文章说,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尤其引人关注的是,三峡工程在中国引发的争议也前所未有,以至于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庆典上,居然没有一位中共领导人到场祝福!这在中国是极为罕见的。◇

本文转自第345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3-10-01 1: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