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的面纱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尚秋悉尼报导)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六十多年来,从韩战的武装战争,到印度支那的赤化,从海外统战到文化输出;整个世界的风风雨雨、浪涛涟漪,大多有着中共的背景;层出不穷的世界乱象下面,中共的黑手如影随行。对海外的渗透中共已是不计代价,不择手段、无孔不入。世人其实正面对和身处一场没有硝烟而暗藏着杀机的战争却浑然不觉。

2009年,脱离中共旅居美国的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对媒体揭露:“长久以来,中共不惜下大力气、耗费巨资、人力物力,通过中领馆、国安等机构,并试图或是派了大量特务和发展线人,在美国等国家建立特务网络,想达到无孔不入的程度,包括渗透和收买西方政治人物、华人社团、学生组织等。对于所需要的情报,或者偷窃,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内部,或者利用线人获得。中共运用全部国家可以动用的资源,企图从整体上配合和支持由国安部或外交部所从事的所谓对外工作,不计代价,不择手段。”

前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陈用林早在2005年就将数份中共驻悉尼总领馆内部的秘密文件曝光。这些密件显示,中共在海外利用扶植留学生会、亲共社团特务组织把仇恨散布到华人社会。其中也揭露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是以栽赃和诋毁作为包装,向西方主流社会、媒体、政要等灌输对法轮功团体的仇恨。密件详细记述了中共利用中国留学生组织,充当特务机构为它们收集情报、打压异议人士,进行海外渗透。

收买西方政客

人性普遍贪婪和虚荣的弱点为中共提供了在地球上到处渗透的可能性。特别是一些在国际社会有一定影响和声望的名人,在一些重大国际事件中起举足轻重的作用的领袖,中共更是利用全部国家机器和经济资源,极力满足这些名人和领袖的各类需求,使其成为暴政的工具,在国际社会为中共非法政权站台。不择手段的利诱使民主国家的一些政客很轻易地就被收买,而这些民主国家正在为此付出了或多或少的惨痛代价。

对于中共如何影响西方政治人物,李凤智反复用“不择手段”来形容。他说,中共对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盯得非常紧,而且通过公开了解和私下接触等方式,分析他们的需求和弱点,然后“对症下药”,或“投其所好”,或“陷阱诱骗”,或“落井下石”,或“雪中送炭”,力争抓住他们不放。

“除了有些是某些政客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中共所利用,做了中共想让他们做的事之外,通常中共就是用利诱和胁迫的两面手段。各种可能都可能发生,‘下三滥’’的手法什么都使得出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做不出来的。”

陈用林披露的密件里,明确写着要求做省、市政府和主流媒体工作, 包括起草发送总领事有关信函、新闻公报等; 推动政府官员、议员等访华。

陈用林说,“对西方政府的渗透主要有两点,第一是给那些高级官员好处,比如到中国去免费旅游。第二、利用文化交流项目, 给加拿大留学生奖学金的名额,但不是公开招收和评估,没有任何的公开竞争, 实际上就是贿赂、行贿的行为,让那些国会议员的孩子免费留学中国并提供生活费。”

陈用林还指出中共对西方官员使用“施压”手段。“对于那些帮助异议人士的西方官员,中共会打着破坏两国关系理由记录在案,如果哪一天他们要去中国,就会特殊审批,或是拒绝给与签证。”

2010年7月,加拿大卡尔加里西区国会议员罗伯-安德斯(Rob Anders)以自己为例,披露中共收买、贿赂、施压西方政要官员。“他们先投下第一块饵——商业合同,如果你不为所动,他们接着放第二块饵——青春美女,如果你仍然没有落入毂中,他们再尝试酒类或其他。如果还无法得逞,他们将变换更为复杂的策略,从意识形态上接近你。他们会说,噢,你反对极权,我们也反对,或许你能够帮助我们,请告诉我们那些憎恨极权的人的名字和情况……所有这些伎俩中共都在我身上施展过。”

他说,中共尽力拉拢的是那些立场未明的中间派,“中共的招数在他们身上屡屡奏效,去一趟中国就搞定了。这样的现实是如此、如此地令人伤怀。”

不仅拉拢现任官员,包括各部长、委员会主席、普通议员,连辅助政要的工作人员也不放过。安德斯说,拉拢工作人员的目的,是让他们影响自己服务的部长,也基于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有的工作人员后来当选为议员。

安德斯总结,“这就是中共的伎俩:拉拢政要本人、拉拢政要亲属、拉拢政要随从,渗透广且深。不幸的是,他们屡屡得手,人性的弱点被中共利用到极至。”

安德斯指出,不仅省、市政要被收买,渗透在联邦一级同样存在。中共以商业合同引诱国会议员们,“当他们去中国旅游的时候,享受中共提供的五星级待遇,并被介绍给中国新一代年轻人。那些年轻人说着毫无暇疵的英语,言谈间关注时尚品牌普拉达(Prada)的潮流,使用新款手机,给政要们一个深刻的印象:中国希望和加拿大一样。然后有人接触他们,开出极具诱惑力的商业合同,优惠得让人不敢置信。”

当安德斯的一大部分同僚们享受过中共提供的挥霍无度的中国之行后,惊人的效果立竿见影,“他们在当选之初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十分关切,也从选区的法轮功学员那儿听说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暴行,听取了藏裔选民关于西藏文化被中共破坏的陈述,等等等等。接着,他们的豪华中国之旅开始,国王待遇令他们感慨万千,超级大礼令他们目眩神迷。他们回来后,一夕之间,所有对中国人权的关切被抛诸脑后,消逝如烟。”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2010年在加拿大CBC 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司徒尔特(Brian Stewart)的节目里,公开披露了中共渗透加拿大政府官员的事实。司徒尔特同年7月在CBC的网站上面发表了长篇评论文章,分析“外国为什么要免费请我们的政客去访问”,他在文章中说:“我知道,一些国家盛情邀请,并豪华款待加拿大政府官员,动机很存在问题,很多官员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种行为非常不妥,很危险。”他特别提到温哥华前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曾受到中国政府的免费盛情款待,整个实地考察过程费用中国政府全部买单,场面无比盛大豪华,让人觉得像皇帝一样被供着。

这些外国的政客到了中国去转一圈,回来以后就去替中共说话了。有的请一次不够,请两次,两次不够请三次。这种类型的款待有很多不同的形式。累积多了以后,它就足以能够使受款待的官员,以后再遇到被中共认为是敏感的事件的时候,他们会持偏向中共利益的立场。

中共永远不会放松在思想领域的毒化手段,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说,“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中共始终不放弃在思想领域的毒化作用,企图用中共党文化的一套影响西方政客,给他们洗脑。 有些西方政客思想中被潜移默化的灌输了中共的思维模式,比如,被中共蓄意营造的繁荣表象、伪装的‘太平盛世’所迷惑,觉得中共很强大。或者分不清中共和中国的关系,盲目的‘中国情结’被中共利用误导为‘中共情结’等等。”

利用、操纵留学生

留学的学生阅历浅,相对单纯,人数也很多,是中共利诱哄骗的对象。早在2000年,全世界就至少有12个国家成立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简称CSSA或学联)。很多大学的CSSA在章程或网站的介绍中直接说明是接受中国驻该国的使、领馆领导。中国使、领馆向CSSA提供活动经费。中国领馆教育参赞和领事通过担任CSSA顾问的方式对其进行直接操控和出谋划策。

前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陈用林披露:“中国留学生联谊会在澳洲及世界很多大学里都有。他们会监视民运、法轮功及其他异议人士在大学里所开展的所有活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报告给中共驻外领、使馆。”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大陆留学生在电子邮件网络里,曾质疑该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是否具有特务性质,当时该学生会前主席徐斌回复中说:联谊会是中国学生学者的一个民间组织,中国政府给予我个人以及这个组织一定的经济资助,是为了更好地开展活动,以团结,动员当地的中国学生学者,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种错误及反动思想做斗争……

发展各种身份和形式的特务 建立特务网络

对于中共如何发展特务网络,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披露,“一种就是国安、外交部、中共官员等直接做工作,包括对西方政客的拉拢工作。中共直接派遣国安或官员,以各种身份、职业、专业作为掩护,直接接近西方政客发展关系,在适当的时候施加影响。 另外一种就是打‘人民战争’,找大量人分派情报任务。也许很多人达不到目的,但因为量大,发现有价值的工作对像、资源、机会、条件的可能性就大。”

李凤智表示,中共除了直接做西方政客的工作,还有针对性的发展一些外围,虽然不是特别重要但也不容忽视的势力,比如,西方社团、西方亲共媒体等,为中共作代言人或代理。他们或者为中共搜集情报,或者在外围制造舆论和影响。因为这些人和组织是所在国家的国籍,因此更有条件影响到西方政客。

中共的国安部工作原则明文规定,在某种特定条件下,允许以“反共”的面目出现,但最终目的是为了维护中共更大的利益。这种方式是被允许的,但是必须申请经过上级批准。 比如有的个人、团体、亲共媒体等,平时对中共小敲打、小反对,但到了关键时刻,就对中共是大帮忙。”

操控海外中文媒体

作恶的人最怕自己的恶行被曝光,也最怕舆论的谴责。因此中共大力加强了对海外意识形态和媒体上的渗透,他们对内封锁消息,对外输出舆论宣传,不仅操控了国内的新闻,也试图操控国际媒体。而众多海外华人媒体对人权问题一律鸦雀无声,这都与中共势力的渗透有关。

早在2001年,美国独立非盈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11月21日一期中国简讯(China Brief)发表一篇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的文章披露,中国政府做出了巨大努力介入北美的中文媒体。

这篇文章说,目前美国主要有四种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发行总量约七十万份,这四种报纸都受着中国大陆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据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这篇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的文章披露,中国政府介入海外中文媒体的主要策略有4种:

其一,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

其二,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突出的表现是任何对中共不利的消息都被删除。

其三,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

其四,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于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在披露中共在海外操控中文媒体时举例,《澳洲新报》的经理在中资公司撤销头版大广告后,向领事馆妥协,不登法轮功活动的广告,刊登反法轮功的文章,并接受领事馆推荐的人民日报等中共官方媒体的文章。

陈用林介绍,除了让海外的中资公司在广告或其他项目照顾妥协的媒体外,第二是开媒体窗口。直接和媒体合作。比如上海的“新民晚报”,和澳洲的《星岛日报》合作办专版。直接引用他们文章,其实就是相当于新华社的消息。

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对海外华语媒体的渗透无外乎两种方式,一是威逼,二是利诱。海外华人中仍有很多人有亲属在国内,经历过几十年政治运动的中国人对共产党在政治上的压力大都心存畏惧,在经济上很多人在国内有投资,商业往来,也害怕自己的在国内的生意受影响,再加上共产党不惜血本的经济利诱,很多华语媒体都难以抵御,以至于出卖了自己的职业道德,或多或少地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工具。

渗透到商界

澳大利亚悉尼晨峰报2013年5月25日发表题为《中共苦心经营结交朋友》《China gets into business of making friends》的文章称: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简称友联会)(CAIFC–China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Friendly Contacts)是中共解放军(PLA)总政联络部的一个“情报收集(influence operations)”平台。该部门原名“敌情侦察部(Department of Enemy Work)”。

文章称,去年以来,CAIFC多管齐下拉拢澳大利亚商界领袖。CAIFC还试图使五角大楼推迟发布报告,并抑制美对台军售,但没成功。

澳洲主流媒体Fairfax集团日前的一项调查揭露,中共解放军的情报机构近日邀请了澳洲一些最有影响力的商界和金融界领袖前往中国,实施它的统战策略。

去年十月,继美海军陆战队驻扎在达尔文附近之后,两位严重依赖中国的澳洲商人Kerry Stokes和James Packer,公开敦促堪培拉与中共保持友好关系。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共的统战机构集中力量与澳大利亚商界领袖接触。澳洲一些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和金融界权威都在中国接受了解放军情报机构的款待。

澳洲矿业公司Fortescue Metals的重量级人物总裁安德鲁‧弗雷斯特(Andrew Forrest),曾吹捧他于今年4月初在博鳌亚洲论坛中与中国商界领袖的会见,并把它作为与中国建立友谊的经验而宣讲。与他同行的还有澳洲几大银行的首脑,Qantas的执行总裁Allan Joyce以及前澳洲驻中国大使Geoff Raby,他目前是Fortescue的一名董事。

然而,这些澳洲商界领袖都没有意识到安排他们此行的友联会具有军方背景,是解放军总政部旗下执行“影响渗透”的部门。

友联会的常务副会长邢运明曾与Andrew Forrest合影,但并没有透露他在解放军中持有中尉军衔。

悉尼晨锋报2013年5月25日刊文《中国间谍拉拢商界领袖》(Chinese spies woo business leaders)报导,澳洲传媒集团Fairfax的一项调查披露,澳洲最具影响力的一些商界领军人物,包括铁矿石巨擘、2010年澳洲首富、澳洲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福蒂斯丘金属集团(FMG Fortescue Metals Group)总裁安德鲁‧弗雷斯特(Andrew Forrest)在中国大陆受到中共解放军情报部门的“盛情款待”却浑然不知,回到澳洲后到处说澳洲人要与中国友好相处,引起当地媒体对中共如何影响澳洲商界以致澳洲社会决策层的极大关注。

Fairfax的调查披露,2013年4月款待弗雷斯特的中共“联谊组织”实际上是解放军的一个情报收集部门,澳洲四大银行、捷达航空公司、澳洲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BCA)的高管层以及前驻华大使芮捷锐(现于弗雷斯特的铁矿石公司担任董事),都曾接受过中共这一组织的款待,但澳洲的这些商界领袖们却浑然不知。

拉拢华裔政客

前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表示,中共花巨资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经营特务网络,对于部分华裔政客尤其盯得紧,会主动拉拢收买。而对于那些本身就不正、主动、明显的向中共谗媚、献殷勤的人,中共更是不会放过,稍一露出苗头,就会被盯上。甚至在华裔政客身边长期安插了国安特务,对方都不知道。

李凤智说,“虽然对于某具体华裔议员,中共实施收买计划的开始时间、长期打算,外界不知道确切的,但大致思路都差不多,结论也不难判断。比如,从中共官方对待某人的态度,从中共媒体的宣传论调,授予某人某奖某些荣誉、频繁地请到中国去或者成为中共使领馆的无原则的座上宾,或者是不但在中国国内而且是花更大力气来在国际上制造‘正面’的舆论,从中共直接、间接帮助谁竞选,从某人身边的人的来源,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究竟来。”

“对于政客来说,金钱的诱惑只是一部分,而政治利益和其它层面的诱惑则是更大的一部分。也正因为政治活动在西方民主国家都是公开的,是公民参与的,所以哪个政客跟中共有关系,也更容易公开化,更易于被人发现。”

比如2007年由中共控制的中文媒体举办的一个“世界因你而美丽2006——影响世界华人盛典”,它评选了10位华人,其中有意思就是有两名中选的是政客,其他是各种不同领域里面的精英。政客就是两名:一名是澳洲墨尔本市长苏震西,还有一名就是当时的美国纽约市议员刘醇逸。

他们两个人一个在澳洲,一个在美国,但是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在自己任职的时候,当发生了有法轮功介入的问题的时候,他们都站在了中共的立场上。

在2003年,澳洲维省法轮大法协会于年初被批准参加墨尔本蒙巴节游行。但就在游行前一个月,当时任市长的苏震西突然以法轮功是一个政治组织为由而拒绝其参加游行。后来维省民事及行政法庭就此做出判决,要求墨尔本市政厅在14天内通过当地三家中文报纸(澳洲日报,星岛日报,澳洲新报)向维省法轮大法协会公开道歉,并且赔偿胜方的律师费,加上自身在打官司中的花费,估计墨尔本市政厅因此案一共付出高达约20万的费用。苏震西后来也退出了政治舞台。

刘醇逸为人不正,2013年竞选纽约市长落败,而且丑闻缠身。自被曝光其募款丑闻与中共海外代理人身份后,将面临司法起诉。而刘醇逸的两名前竞选助手侯佳和潘心武2013年10月10日被判刑,不是美国公民的侯佳在服刑后还可能被遣返出境。

对于那些亲共政客、尤其被中共利用的个别华裔政客,李凤智认为,“非常可悲。他说,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选中的棋子,不仅没有未来,甚至连眼前的政治前途都会丧失。”

“有些人可能是盲目的‘中国情结’导致的,认为中国强大,投靠中共就有政治资本。对于这种人,我们要告诉他们,中共绝不等于中国。恰恰中共才是中国最大的敌人,没有中共,中国才能变好。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连西方社会都开始意识到这一点。这些政客应当觉悟,如果真是爱国,就应当远离中共。”

“还有的人可能也知道中共坏,但是屈从于中共的利益或淫威。对于这种人,且不从大的原则、道义、普世价值等方面来说,仅就他个人的利益来说,跟着中共也是一种非常愚蠢和狭隘的做法。因为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连中共自己都知道,它们大势已去,在一天天走向末日。跟随他们的人都不会有前途。”

操纵成立和平统一促进会

海外华人是中共特别要利用的群体,陈用林说:“控制华人社区是中共在海外的一贯政策,真的是几十年来的‘苦心经营’已经有一定的规模,就是金字塔似的结构和体制。它们以团结海外华人为题来操控华人。”

陈用林介绍,澳洲、欧洲及其他各国都会有这样的团体,一个叫“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组织,是中共在背后操纵成立的团体。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CCPPR)被视为是中共政府针对海外华人的统战机构之一。该会由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担任会长。

和统会在它的网站上自称是一个全国性的、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主要理事多为中国民主党派人士和一些海外华侨团体领袖,在中国以外地区的和统会一般是由当地不同的侨团共同组建的。

其实从它网站上给自己的定位,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为会长,就可以看出中共的官方的背景。因为在中国,不是中共组建的全国性的组织根本就不会存在,任何全国性的组织民间要想成立,只要一有苗头就抓人去坐牢。中国不可能有全国性的组织,只有中共的组织。这个组织因为要收买各国的政客,政府大笔的投入资金,所以它肯定不营利,只亏不赚,非营利的定位也确切。

这个“和平统一促进会”在全世界建立了131个和统会,分布于港澳台、亚洲、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及太平洋地区。这些分部虽然都在当地的所在国注册,大部分是注册成非政府组织的,但却是附属于北京当局,是听命于中共的海外分部,所以在“和平统一促进会”的网站上面,就列着这些所有的分部所在的国家、地区和这些分部的名称。这些组织虽然在各个国家注册,但实际上是中共的海外代理人。

以前在和统会的网站上还有一张地图,就跟文革的时候红遍全世界的那个地图类型差不多,就是以北京为中心,在世界各地凡是有这个和统会的、促统会的分部的地方都有一个点,然后把这个点和北京连起来,就看成以北京为中心向全世界每个角落发射的那么一个图。各个分部根据中共统战全球的战略,内外呼应,制造民意,潜移默化的影响所在国的决策,从而提升中共政权对世界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由于是当地注册的非政府组织,又是和所在国没有直接关系的,因为讲中国统一,它和所在国没有关系,所以它要拉人入伙就不那么引人注目了。澳洲的和统会列出的3个赞护人是3个澳洲的前总理,在12名顾问当中有11个是澳洲的政界人物,包括有参议员、上议员、议长、市长等等。

原墨尔本市市长苏震西(John So)。他从第二届澳洲的和统会开始就任名誉顾问,第三届和第五届这几届他都是任正式的顾问。而和统会的宗旨为“联合海内外各界人士,发展台湾海峡两岸的民间往来,促进中国的和平统一”。

一个国家的统一的问题是国家的主权和内政,中共它自己也反复强调,说是不容外国干涉的,所以承认不承认这个国家的统一,都是在国家一级的政府处理。像美国,美国的联邦政府才处理外交事务,才处理中国的统一问题,地方政府是不管的。所以地方的政府官员根本就和中国的统一八杆子打不着。

此外,绝大部分和统会的所在国家都是在外交上承认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合国,而不承认台湾的中华民国的。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民间组织在这个国家做任何工作,显然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各国设立这么多和统会,根本就不在于统一不统一的问题,很多政客成为了和统会的成员或者是顾问以后,就不知不觉的在很多问题上就会放弃所在国的立国的根本和基本价值,而成为中共利益的代言人。

就以苏震西为例。在2003年的时候,苏震西任市长的墨尔本市议会,公然拒绝了墨尔本法轮大法协会申请参加一年一度的蒙巴节游行,最后这件事情被法庭判决是违反维省公平机会法,罚款并公开道歉,因此墨尔本的纳税人要支付20万元的赔款。2008年墨尔本的市议会又拒绝根据澳洲《自由讯息法案》,公布市长和中领馆的往来信函。这件事情也被市议员质疑,说是苏震西市长究竟效忠的是墨尔本还是中共。所以在这些问题上,这个市长显然他遵循的并不是澳洲的基本价值和这个国家的立国原则,而是中共的利益和中共的党的路线。

渗透的非正义性决定了最终面临失败

中共用尽国力渗透海外各行各业,国人在恐惧与不停的洗脑中忘记了人应有的生存价值与生命状态,不仅没有权利自由,还失去信仰和尊严,更失去了神传的文化。因而失去了曾经的智慧,看不懂历史,看不清现实,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危机,在中共给戴上的的党文化墨镜里,看不清自己身处的真实境地。

但是,不择手段的利诱、用钱堆出来的收买,毕竟是非正义的,见不得光的,当这些丑行被不断曝光的时候,面临的就是失败。

李凤智指出,“中共企图减少国际对自己的压力,企图掩盖自己所做的坏事,企图要国际上将中共在海外黑变白,进而有利于中共在国内黑变白,这会非常容易露馅,实际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会把中共国安的海外‘力量’置于危险之中。虽然个别的看起来成功或暂时成功,但与其所做投入和努力相比,极其不成比例。国安的内部人更清楚,产生厌恶反感和反对的情绪和思想,实际上比人民想像的更加明显。这实际上反过来对国安系统的人士的觉醒或已经觉醒或采取行动反共起了催化剂的大作用。”

李凤智分析说,“中共国安以维护中共利益为目的的海外特务活动,本质决对无法有效地掩盖。尤其为拉拢西方政客不择手段,是非正义的,所以很容易露馅失败,也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反感。中共影响西方政客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对中共的人权迫害保持缄默,但这种维护名声的需求恰恰是需要公开的,最终也要说出来,所以就更容易露馅,也更令西方人加深对中共的反感。”

“中共对涉外的事,如国安在外的这类工作,很久以来,内里是非常心虚,底气是非常不足的,但是又不得不做,别看表面上显得很张狂,其实只是虚张声势。为中共在海外卖命,注定不会有好下场,别以为有大的后台(中共或中共国安),其实只是根弱不禁风的稻草。”

中共能让全世界的主要媒体对其暴行保持沉默,能让大部分的国际政要保持沉默,能让大部分的国际巨贾们向其靠拢,但是这不会长久,《大纪元时报》将一如既往揭露曝光一切违背道德真理的行为与本质,开启人们本性善念,从中共的谎言中清醒过来,从恐惧中走出来。

(责任编辑:瑞木悦)

评论
2013-10-15 11: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