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宝胜:在台湾立法院“防范宗教统战”公听会上的证词

郭宝胜(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 )

人气: 14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0月17日讯】9月12日上午,应台湾立法院立法委员田秋堇女士和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 宪宏先生的邀请,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郭宝胜就家庭教会在中国大陆受迫害、中共三自会对台湾进行渗透、统战的真相,向台湾政府移民署、陆委会、国安局、外交部、 内政部等部门高级官员进行了讲解和听证,以下是其全部证词:

各位立法委员、政府官员及媒体记者

您们好!

我叫郭宝胜,1972年生,1990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2004年信仰基督教。200 8年因不堪中国政府的逼迫和骚扰,到美国流亡。在2004年到2008年期间,我作为家 庭教会传道人,亲身经历了当局对家庭教会无休无止的迫害。

一.我的个人经历和见证

2004年我信上帝后不久在北京受洗,我后来到一个叫北京天嗣教会的家庭教会聚会, 我们这个教会没有固定敬拜场所,起先在牧师家里,后来被居委会举报,逼迫到北京一小区租房敬拜,但很快这个地点又被举报,后来我们教会到一个餐馆包间聚会,唱诗讲道后,大家吃完中午饭就离开。这种状况在我离开中国后还在持续。

另一方面,由于上帝的眷顾,我信主不久就开始在国内家庭教会传道,四年来,走遍大江南北。我主要宣讲基督徒的“天职”观和与中国当下经济领域的“狼文化”和政治领域的“龙文化”相对的基督教价值观的“羊文化”,羊文化实际上是基督教价值观在中国经济、政治、文化领域的彰显。

2007年11月,我在东莞一家庭教会给70多信徒讲课时,突然闯进来20多名身穿制服的 东莞警察,扛着摄像机,包围会场,我在警察林立的会场继续讲了半小时后,几个弟 兄上来告诉我赶快散会,于是我们祷告结束。其他会众被遣散,我和几个当地教会的骨干被警察强行拉扯,带到当地派出所审问。审问中说我不是政府指定的传道人、且是跨地区传道,是违法。我据理辩解,最后我们几人被释放。

后来我在深圳、广州、苏州、天津等地的多次布道、讲座都被提前取缔。在北京我家 ,自2007年以来,当地派出所(北京朝阳区将台派出所)累次来我家询问、约谈,尤其在奥运前后,前来8次之多,为“避运”我们全家在奥运期间去新加坡一教会。在新加坡时我们了解到有个新加坡基督教机构被广东安全厅的女特务混进去,而且很虔诚的样子,最后由于她汇报工作发错电子邮件才被发现,这个特务通过半年的刺探使国内家庭教会蒙受了很大损失。

同时,由于我在家庭教会界的影响越来越大,我也成为三自会统战的对象。有三自会高层牧师经常打电话邀我到他们的教堂讲道,有了一定交往后,他们就提出一些统战要求,被我拒绝。

在不堪忍受骚扰下,我后来到美国读神学院,毕业后目前在华人教会当牧师。这次来台湾,主要是联合台湾教会机构共同抵制中共宗教局和三自会在台湾举办的“两岸基督教论”。8月30日,我们在立法院新闻发布室举行了一个“假宗教、真统战、批两岸基督教论坛”的记者会。今天到立法院召开公听会,除了继续谈两岸基督教论坛外,主要谈中共会借《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以下简称《服贸协议》)大举对台湾进行渗透、统战和特务活动。

二.《服贸协议》和两岸基督教论坛

2013年6月21日签署的《服贸协议》,是中共进行经济统战、准备大举侵入台湾的城下之盟。无论给台湾多少的经济利益和实惠,丝毫改变不了中共借此全面渗透台湾的本质。如果协议实施,就会使更多的特务假借各种身份潜入台湾,为中共提供情报,并统战和收买台湾民众,切实威胁到台湾的国家安全。而中共的官方教会三自会,也会借服务贸易协议在台湾成立众多属于三自的教会,通过宗教进行收买和欺骗之能事 。

实际上《服贸协议》还没有签署前就有大批特务渗透到台湾,我举一例。目前我也参 与服事的台湾一家专门向中国宣教的福音机构,在2004年左右就有此经历。2004年这个机构的一个负责人(引中共嫉恨的著名基督教人士)去世前后,这个机构长期受到中共特务的骚扰,中共特务多次向这个机构实施盯梢、跟踪、照相和录像。由于不堪忍受骚扰,这个机构成员取证后不得不向台湾安全部门汇报,安全部门确认不是台湾方面的,而确实是中共特务人员。据说安全部门官员当时亲口对该机构负责人说:“像这样的中共特务,目前在台湾已经有近3000名了”。

中共是基督教的敌人,但却利用基督教对台湾进行统战和特务渗透工作。它进行基督教统战的目的是:掩盖中国大陆迫害基督教的真相、打压台湾真正促进中国基督教发展的机构和人士、扶持台湾基督教界的中共代理人、在台湾进行宗教特务活动,威胁台湾的宗教自由和国家安全。台湾政府应该对中共的基督教统战引起足够重视。

例如这次8月27日到29日举办的“两岸基督教论”,在台湾政府来看,似乎是民间交流、是宗教界内部交流,但在中国政府看来,完全是政治任务的完成。你们应该注意到,这次论坛的新闻,首先是在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统战部网、宗教局网、共产党员网出现的。今年年初,在中国国家宗教局《2013年工作要点》中黑字白纸写到:“今年对台工作要点之一是,指导基督教全国两会与台湾基督教界共同在台举办 2013年两岸基督教论坛”。中共竟把台湾基督教界视为指导对象,统战用意已昭然若揭。

此外,今年4月,中国宗教局副局长蒋坚永在会见“台湾教牧团”时曾表示,希望“两岸基督教论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更大贡献。中共宗教局居然已把台湾基督教,视为实现统战的助力。可见,所谓两岸基督教论坛,的确是中国官方、共产党的政治任务,而绝非民间之宗教交流。

三.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特务组织本质

台湾政府应该明白,这次来参加论坛的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是中共直接控制的宗教特务组织,不是教会。类似的宗教组织还有官方的佛协、伊斯兰教协会等。三自会是替共产党工作的政治组织。1961年第二次“三自全国会议”议决指出了三自的任务是:
1.高举反帝爱国旗帜,2. 接受共产党的领导,3. 积极参加劳动生产,4. 加强揭发所有非法的家庭教会活动。这4点任务到现在都没有变。

三自会的高层牧师不少是共产党员,他们之中有的还担任了中共海外特务组织重要干部。如1983-1988年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的李储文,自1950年开始就一直担任上海国际礼拜堂主任牧师,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遭红卫兵殴打时,自己暴露出共产党员身份。

北京三自会副主席赵复三,在1980年代后期开始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这次来台湾的三自会主席傅先伟,在中国政府的介绍中根本找不到他信主、受洗和在那个教会牧会的经历,显然他是个高级政工干部,空降到基督教界做领导工作的。

三自会在中国大陆一直联合宗教局、公安局来打压家庭教会,成为迫害宗教自由的帮凶。例如北京守望教会参与户外敬拜的信徒被抓捕到公安局后,参与审问的人员一个是警察,一个就是三自会牧师。在海外,三自会的任务就是掩盖中国迫害宗教自由的真相,营造中国宗教自由的假象。目前中共对基督教家庭教会迫害有增无减,如最近以来发生的北京守望教会、河南叶县基督徒聚会处、山西太原恩雨书房等案件,但是,三自会对这些教案只字不提,只说现在福音如何促进社会和谐等等。

三自会的另一件海外任务,就是否认家庭教会的存在,污名化、隐蔽化家庭教会。早在2010年9月,宗教局长王作安首次到台湾与基督教牧师们对谈时,当问到中国家庭教会问题时,他就矢口否认、答非所问。2011年11月,王作安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专访时表示:“我本人就不承认什么家庭教会,没有这个问题”。

2011年11月,中共三自会主席傅先伟在台湾蒲公英希望基金会主办的“基督教两岸教 牧及神学座谈会”上与台湾基督教界对谈。据《基督教论坛报》报导,傅先伟回应台湾牧者关于家庭教会的问题是说:“中国没有家庭教会的概念,只有中国基督教教会 ”。

在2013年8月底召开的两岸基督教论坛开幕式上,傅先伟致辞时说他代表大陆2300万基督徒向台湾基督徒问好。众所周知,2300万这个数字仅仅是三自会信徒的数量,而家庭教会的人数是三自会的数倍。当傅先伟说他代表2300万信徒时,显然把6千多万的家庭教会信徒,抛弃在“两岸基督教论坛”之外,完全被忽视,被当做不存在。在 《今日基督教报》网站的视频中,当台湾媒体采访傅先伟、问目前大陆基督徒数量时,他竟然说:大陆基督徒不少,有2300多万。

四.三自会对台湾的统战

三自会对台湾的统战,从2010年就开始了。2010年9月17日,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一行到台湾与蒲公英希望基金会等台湾基督教机构100余位牧师、长老等对谈,从此两岸教会间互访不断,直至大选和两岸基督教论坛。比较大型的有几起:

2010年11月14日,中国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天风》主编单渭祥等一行四人对台湾教会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接见了魏悌香、周神助等牧者。

2011年3月14日,厦门市基督教两会接待台湾基督教长老会高雄中会一行22人。两地教会还在竹树堂举行联合圣餐礼拜。

2011年3月21日至25日,魏悌香、夏忠坚等台湾教牧代表团一行19人访问了北京、南京和上海等地,并访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全国两会和金陵协和神学院。

2011年11月21日至26日三自主席傅先伟在台北接见王雪红后对台北、台中诸多教会进行访问。中共控制的基督教界,对王雪红进行了重点基督教统战(见中国三自会《天风》2012年第一期第34页),导致她在台湾大选前一天为中共的两岸政策背书,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

2013年8月27日,两岸基督教论坛在台北正式开幕。会议有中国、台湾两方面共200多位基督教界人士参与。

对台湾的基督教统战包括了对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的分化工作。据本人了解,自2010年以来,已有不少长老教会的牧者被中共邀请到大陆,长老教会有根基的原住民也被中共代理人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拉拢、收买,有些长老教会的神学院院长,累次收到中国国家宗教局、统战部的邀请电话。有一位神学院院长亲口对本人说,他上任第一天在办公室收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中国国家宗教局打来的,祝贺他新任神学院院长。这次 “两岸基督教论坛”,尽管长老教会总会在论坛举行前发布牧函,明言牧者信徒不得前往该论坛。但是,也有一些被统战了牧者,参与此论坛。以上足见中共对台基督教统战的老谋深算和险恶用心。

五.中共在台湾基督教界培植代理人

台湾蒲公英希望基金会魏悌香是中共在台湾培植的代理人之一,若干次的两岸宗教交流都是他组织的,他除了掌控蒲公英希望基金会外,掌控的媒体有:《蒲公英》杂志一份,发行量巨大,免费赠送;蒲公英希望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www.dhf.org.tw); 今日基督教报(http://news.dhf.org.tw)等媒体。这些媒体大量释放有利于中共三自会的信息,成为迷惑台湾人的窗口。值得疑问和调查的是,蒲公英基金会及其系列媒体的资金从何而来?

台湾新北市基督教召会负责人欧阳家立,无疑是中共在台湾基督教界的代理人。通过一些文件我们看到,中国国家宗教局2013年台湾主要任务,一是举办两岸基督教论坛,一是打压“全能神”。欧阳家立既是两岸基督教论坛最积极的组织者,也是打压“全能神”最卖力者,他无疑是中共在台宗教政策的忠实执行者。

近年来,欧阳家立频繁去北京中共统战部、宗教局报到,与中共宗教当局究竟谈些什么,虽然不为外人所知,但我们可从他近年来的一系列言行中,看出他们无非是在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欧阳家立一再否认自己所在教派召会在中国大陆被定为“邪教” 受迫害的事实,他一会儿装作不知,一会儿又说“召会”不是呼喊派。众所周知,召会源于倪柝声弟兄(Watchman Nee)在福州创立的中国原创教会,1949年倪柝声为了教会免于全军覆没,派门徒李常受到台湾宣教,李在台湾和北美发展迅速,成为召会。

1983年,中央统战部、公安部及宗教局向党中央提出《关于处理所谓“呼喊派”问题 的报告》,经中共中央批准执行。该报告认定“呼喊派”是流亡到国外的反动分子李常受制造,并渗透到国内,与基督教“小群”的一部分相结合发展起来的。2000年和2005年中国公安部先后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公通字[2005]39号)。通知中的邪教共14种,其中“呼喊派”被列为首位。

2012年4月14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抓捕“呼喊派”邪教组织52人。之后,叶县法院一审判决韩海等7人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并被判3年到7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在一审判决书(2012叶刑初字第203号)中,白纸黑字写着:“经平顶山市国内安全保卫和反恐怖支队认定,《晨兴圣言》、《倪柝声文集》《恢复本圣经》 属于‘呼喊派’邪教组织宣传书籍”。如果是有良知的台湾召会长老,在中共政权还没有解除对召会及其书籍的污蔑和定罪时,就不宜与大陆官方教会接触,就是有接触,也应为召会辩护和申诉。但欧阳家立这样做了吗?他不仅不替受苦的基督徒说话,反而与迫害召会的专制者们握手言欢。

欧阳家立污蔑家庭教会是不合法、没有注册的教会。在国度网络电视台的专访中,欧阳家立说:“让大陆家庭里聚会的弟兄姊妹理解大陆已进入法治化、依法治国的时代,要建立守法的观念。在家里聚会,13.6亿人真的很难管理”。难道家庭教会的不合法状态是家庭教会自己愿意的吗?究竟是谁将家庭教会处于非法化的状态的呢?北京守望教会,是第一个主动去政府社团注册部门注册的家庭教会,但却不仅吃了闭门羹 ,而且从此处于逼迫受害当中。不让家庭教会合法化,是当局的政策,欧阳家立不仅不指斥当局,反而批判受害者,天理何在?

欧阳家立的教派在大陆被定为邪教,但他却积极地执行中共在台宗教政策,在台湾全 地累次召开会议、打压被中国公安部定为邪教的新兴宗教团体——全能神教。据多家 媒体报导,2013年4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蒋坚永副局长会见了所谓的“2013年台湾基督教教牧参访团”25人。会见交流中,蒋坚永副局长对台湾基督教界各宗派发表联合声明抵制邪教“全能神”的正义之举表示赞赏。

可见,欧阳家立充当中共当局在台宗教政策的执行者、成为中共在台湾基督教界的代理人。对他是否有出卖国家利益、危害台湾宗教自由的问题,台湾有关部门应该进行调查,并切实要制止欧阳家立们下一步的可能行动。

六.对台湾政府的建议

总之,随着三自会对台湾的统战,台湾的国家利益和宗教自由正受到威胁。如不制止,后果不堪设想。就我们的了解,三自会和欧阳家立等人,正密切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那就是第二次的“两岸基督教论坛”的召开,以及中共三自会在台湾成立教会和教堂计划的实施。这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希望有关部门能引起高度重视。

最后,我作为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作为一位宗教自由人权人士,特别向在座的各位 台湾政府官员及媒体,提出以下三点呼吁和建议:

1.台湾政府应该禁止中国国家宗教局官员、中国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高层教牧人员前来台湾。因为这些组织对内是迫害中国宗教自由、打压家庭教会的专制机器,对外是进行宗教特务渗透和统战、威胁台湾宗教自由的间谍组织;

2.台湾政府应该调查与中共三自会等宗教特务组织有密切往来的台湾基督教界人士,是否有收受中共利益、危害台湾宗教自由、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

3.台湾政府应该邀请受迫害的中国家庭教会信徒前来台湾,揭露中共逼迫家庭教会、迫害宗教自由的真相,以共同防范中共对台湾无孔不入的宗教统战。

谢谢各位!

公元2013年9月12日

评论
2013-10-17 6: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