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3岁老人经受炼狱折磨 回家几小时老伴离世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0月24日讯】2013年10月20日,从世界各地来参加美西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的近五千法轮功学员聚集在洛杉矶县长滩市(Long Beach)马瑞纳格林公园(Marina Green Park)举行集体大炼功和集会。一百多位曾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现身会场,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下面是一位63岁老人自述的受迫害经历。

我叫刘永明,今年63岁,来自辽宁,1998年3月中旬开始修炼法轮功。炼不到一个月,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因患胃溃疡、胃被切掉了三分之二的我明显感到吃什么都香,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努力按照法轮功要求修炼者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放弃了以前抽烟、喝酒、赌博的坏习惯。家人、朋友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改变了我,法轮功真了不起。

那段时间,我心中总是有说不出的高兴。身体轻快了,更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可是万万没有想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主席江泽民却发起了对亿万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镇压。一时间全国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报纸、电视、电台充斥着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我怎么也想不通。

电棍烧焦皮肤 被铐在床上四天四夜

2004年2月,我和同修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拳打脚踢送进看守所,关押了10天左右。后直接送到沈阳市张士教养院。他们“和风细雨”地“开导”我,让我放弃自己的信仰,看我不为所动,从第二天就开始折磨我,连续三天两宿不让我睡觉。到第五天的早上,他们看我还没“转化”,就把我弄到三楼一个专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小屋里。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双层铁床上铺的铁管上,把我的头蒙上,把衣服扒光,然后四五个警察一人拿着一个大电棍往我前胸、大腿跟等部位进行电击。电在身上“啪啪”响,皮肤都被烧焦了。

我被从洗脑班转到教养院。每天从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九点半不停地干活,有时加班到十点半。这些活包括给筷子套上包装、做各种工艺品,每天都处于极度疲惫之中。相对于身体上承受的痛苦,精神上的痛苦更加让人难以承受。我仅仅因为想要做个好人,有个好的身体,就被弄到这种地方,承受非人的折磨,失掉做人的尊严。

我在张士教养院被关押了一年左右,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士教养院解散了。关押在这里的人都被转到沈新教养院。

到了沈新教养院,因为我拒绝穿号服,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小屋里。屋里有一张单人床,他们把我按在床上,双手和一只脚铐在三个床角上,他们把我铐牢后就离开了,屋里只剩我一个人。当我想要小便时,大声喊狱警放我下来,可是他们就是对我置之不理。我在那张床上被铐了四天四夜。在沈新教养院被非法关押半年后,2005年10月我回到家中。

野蛮灌食 “纹身”酷刑

2006年2月再次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捕后押送回原籍。一个月后,大东区法院对我非法判刑三年。在营口监狱关押了一年半,2007年9月,又将我转到本溪西湖监狱关押了一年多。

在营口监狱我绝食反迫害,在我绝食绝水第六天的时候,狱警带我去营口医院给我灌食。到了医院,大夫找来一个塑料盆,接了半盆凉水,倒进去一小袋牛奶(125毫升一袋的那种),又放了很多盐,用手搅了搅。两个人按着我,撬开我的嘴,把调好的浓盐水往我嘴里灌。当时的我身体很虚弱,只能任他们摆布。灌完后他们把我架到车里,押送我回监狱,车刚启动,我就开始呕吐。回到监狱,我渴得难以忍受,灌过浓盐水的胃火烧火燎的疼,我不得不开始喝水。2007年9月,营口监狱不再关押法轮功学员,将关押在那里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到本溪溪湖监狱。

本溪溪湖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恶。上头专门批给他们一笔钱,花了一千多万建了一个“法轮功转化基地”。为了保证“转化率”,他们用尽了邪恶的招数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他们多次把我的衣服扒光,然后用凉水浇我,并且在大冬天把窗户都打开,给我吹凉风,两个人架着我在走廊的大理石地上来回拖,六天六宿不让我睡觉,并且要求双臂伸平,手心朝下,在两个手背上面各放一个核桃,核桃一掉了就用皮带打我,那次我不知挨了多少皮带,把我双手绑到双层床的上层,头伸到床梯子空里,身体呈九十度,他们用针扎我的后背,他们管这叫“纹身”,我腿都肿了,眼睛也睁不开了,眼角出血,差点瞎了。

释放回家几小时 老伴撒手人寰

2009年2月19日我被释放,回到家中。我到家的时候,老伴已经奄奄一息,眼睛看不到东西,也说不出话来了。听到我的声音,她知道我回来了,几个小时后便撒手离去了。我知道她就是等着我回来见一面,这些年她承受的太多了。

2010年9月23日我再次被抓捕。在大东看守所关押二十天后,他们准备把我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教养一年零九个月。在送教养院之前要先检查身体,在做x光透视时,发现我的胃里有异物(其实是在本溪溪湖监狱被打时牙套不知何时吞进了胃里,现在还在我的胃里),拒绝收我;他们于是准备送我去沈新教养院,但是检查身体后沈新教养院也拒绝收我。不得以,大东看首所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将我释放。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我四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教养院、监狱中度过了四年零七个月,经历了各种酷刑的折磨,其中有很多都是用语言难以描述的。我的亲人朋友也因此时刻生活在担心恐惧之中。在中国大陆,有过我这种经历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了。

虽然警察、坏人这样邪恶地迫害我,但从未动摇我修炼的决心。我相信修“真、善、忍”没有错,师父领我们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我也并不恨那些迫害我的人,只是觉得他们可怜。他们在无知中做了那么多错事,将来如何去偿还呢?这些年我不断地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神奇美好,揭露中共对这些善良百姓的凶残迫害,希望人们在明白真相后能作出正确的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每当看到有人明白了真相,我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神佛会保佑这些心存善念的人!◇

评论
2013-10-24 3: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