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煌煌礼乐作 巍巍大汉风

我每每不胜神往,悬想其瑞凤九苞之仪,如何蔽日而来,福泽我大汉民族两千年不衰。而今,有幸一睹神韵乐舞《大汉风》,得见煌煌礼乐文明,巍巍大汉古风。(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我每每不胜神往,悬想其瑞凤九苞之仪,如何蔽日而来,福泽我大汉民族两千年不衰。而今,有幸一睹神韵乐舞《大汉风》,得见煌煌礼乐文明,巍巍大汉古风。(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013/10/29

【大纪元2013年10月29日讯】 曩时读《汉书》,及汉武帝“罢黩百家,独尊儒术”,窃以为汉之为政,其功莫大于此。不仅兴汉世,平天下,更确立儒家文化作为华夏文明一脉之正统地位,且以儒家文化为核心之东亚文化圈亦于斯奠定。此非一家一姓之功业,乃千秋万世法。所以华夏生民于滋始得正号为汉。大汉民族,说汉语,写汉字,衣汉服,两千年薪火传承,是为汉皇神胄。

而作为儒家文化重要载体之礼乐文明,亦由是大兴。汉朝设乐府,继孔圣先师之事业,奏三代大雅之乐,采赵、代、秦、楚之讴,而礼乐文明终于秦火劫后,涅磐重生。我每每不胜神往,悬想其瑞凤九苞之仪,如何蔽日而来,福泽我大汉民族两千年不衰。而今春嘉辰,有幸一睹神韵乐舞《大汉风》,得见煌煌礼乐文明,巍巍大汉古风。

吾尝闻古人论乐,以宫商角征羽,像君臣民政物,听五音,可知天下之治乱,以为此殊不可思议。及观神韵《大汉风》,闻其宫调正大,雍容华贵,想见太平盛世之气象;闻其商调正义,如见骨鲠之臣,神情高远,踌躇滿志。始信乐者神物也,而古人不吾欺也。及其转折之处,琵琶一声如裂帛,不知又生出多少烟波。有铁马冰河之肃杀,以像拓土之功,有猎火狼山之豪雄,以像报国之志,有大漠穷秋之寥廓,以像故国之思,及其终也,又起正大高亢之音,有如天风海雨排空而去,磅礡万古,动荡诸天。伟哉,一曲《大汉风》,而大汉朝煌煌四百年功业尽在眼前,吾是以知乐之为教也,真可以致天下之大治,乐之为政也,足可以建千秋之功业。

反之五音相乱,天下大乱,亦信然矣。譬犹今日之中国,大恶之音无处不在,人之所好或颓废萎靡,或玩世不恭,或魔性大发,比之郑卫之音,桑濮之曲,远有过而无不及,而为祸最甚者,则为邪党红歌,战天斗地,贻害人间。而邪党之破坏礼乐文明,却深谙音乐之能移人性情,遂唱大恶之音粉饰太平大行魔道。譬如红歌《好日子》者,《同一首歌》者,皆此类也。人闻之久,则耳失聪心失智,不知邪党之为祸,竟感恩戴德不知所以。

吾又闻礼乐文明之礼者,非止现代所谓礼貌之一义。古人之礼,所以辨尊卑,分高下,别贵贱,在天成像,在地有形,所以天高地卑是为礼,日月有光是为礼,万物顺序是为礼,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咸谓之礼。及观神韵《大汉风》,方知我大汉民族,圣人之礼无所不在。

且不说天幕之上,天子明光之宫,设白玉九尺之台,荐碧锦云文之毯,气象如何高古,为近世之所无,只大殿之上擎天盘龙之柱,相对而峙,夹道而立,便如守关天将,而高高在上的大宝之座,虽近在眼前,一望竟有白云在天道路悠远之感,顿觉有真龙之仪,天子之威逼面而来,使人莫敢仰视。而大殿又广设灯烛以照夜,光明洞然,更觉柱上金龙耀目,火焰蒸腾,鬐鬣飞动,鳞爪宛然,望之骇心动目,果然天子之堂,其气象光明广大,恰如《礼记》所云“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者。又何况,眼前之大汉群臣,衣冠皆古制,束发带冠,上衣下裳、交领右衽、褒衣博带,广袖翩然,静则仪态尊严,动则飘然有出世意,真天人之服。彼端拱而立,则岸如山岳,彼从容揖让,则气度雍容,彼高适阔步,则目如望羊,尽显君子之礼,兼备武人之节,非我大汉礼义之邦,上国衣冠,更何以有此气象。

《曲礼》有云“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辩讼非礼不决”。而今日赤祸劫余之中国,无礼以为节,无乐以相谐,遂致天地失序,四维不张,道德大坏,文明陵替,每一念及,未尝不痛心疾首。今观神韵乐舞《大汉风》,见天子明堂光明赫然,九天金龙盘柱欲升,庙堂之音巍巍穆穆,文武群臣衣冠堂皇,嗟呼,我中华礼乐文明之灵修浩荡,尽在是矣!而我大汉民族立身之本,立命之本,立境之本,不亦“近”在是矣吗。正所谓内圣而外王,神韵之出,复兴煌煌礼乐文明,再现巍巍大汉古风,吾是以知天灭中共大势已趋,天祐中华天象大显,真龙已出,赤虬当亡。而普天下之华裔,亦当此天地之机,自我觉醒,排除邪党遗毒,重奉我华夏正朔,此亦我辈生为汉皇神胄薪火传承至今日千秋大义之所在,吾是以作歌而祝曰:

巍巍神韵大汉风,煌煌天子明光宫。
端拱垂衣六合统,独尊儒术天人通。
灵芝来降感元气,麒麟出薮朝圣躬。
皇威扬扬临四海,礼乐广陈服狄戎。
神兵白羽光照雪,祭封狼山漠北空。
凤采鸾章相炳焕,文成之治运无穷。
火德如日四百纪,沧海桑田一梦中。
末劫邪共妖霾起,萧萧九原遍哀鸿。
五千文明悬一线,仰见汉月思强弓。
忽闻霹雳青冥裂,汉家旗鼓下鸿蒙。
真龙大显赤虬斩,摧败甲兮卷飞蓬。
钧天法曲正浩荡,碧血再书云台功。

转自《新纪元周刊》 自由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