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地方债”遇上“冷经济”

中国地方官滥造基建 后患无穷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0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金涛、黄慧明报道)内地GDP的迅速放缓,计算地方债风险成为首要任务,因为风雨中容易翻船。由高盛所进行的压力测试显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债券发行企业的本息偿还能力非常脆弱。分析师们观察到,由LGFV所发出的债券,建设及交通基础设施这两大板块存在较高风险;省份方面,重庆、湖南及云南则名列前茅。

冷经济的刺刀直指向债务违约,因为在钱不多的情况下大家都会赶紧抢夺仅余的油水。债主和债仔为了生存互相扑杀,定必双输。地方欠的是银行钱,银行欠的是存款者的钱,到最后亏了还是存款者的损失。

滥建滥造后患无穷

重庆给薄熙来一帮贪官搞乱了根基,该处几年来一直盲目刺激GDP增长,不计任何代价和成本,引来不少后遗症要由后人给处理。他于重庆期间,即2007年底至2012年初,重庆GDP增长的复式年增率达15.67%,相比2004-2007年间经济顺风顺水时的12.86%还多了接近三个百分点。

经济增速在10%以上其实已经比较难以掌握节奏,而在邓小平首次开放中国经济的爆炸性发展时期亦只有一年的GDP能够超过15%,其余大多是11%左右。重庆的“超高速增长”只会带来两个后果,一是增长动力急速耗尽,害得将来无以为继(亦是现今放缓主因),二是惹起地方坏帐,后人唯有亡命找办法给清理这些狂妄债。

问题板块建设及交通基础设施在全国普遍存在供过于求的情况,根据浙江沪杭甬(00576)管理层的启示,能赚钱的高速公路都已注入上市公司,大部分赔本的仍然在母公司手里。其它高速公路股亦有类似情况出现。这些项目到最后弄至资不抵债半点也不出奇,因为它们根本就无法保障收支平衡。

此外,投资了100亿人民币所建成的青岛胶州湾跨海大桥(图一),有着“不知通往哪里的大桥”之别名,全长41.58公里,为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这大桥的投资用意一直备受争议,因为另有一条路程较短的隧道可以接驳两地。西部基建亦泛滥得很,例如全长240公里的四川雅西高速(图二),大部分以高架桥状和穿山隧道形式建设,由成都通往住有仅20万人口的小镇。
图一:胶州湾跨海大桥

100亿打造“不知通往哪里的大桥”(网络图片)
100亿打造“不知通往哪里的大桥”(网络图片)

图二:四川的雅西高速

耗资上亿,全长240公里的高架桥公路,由成都通往只有20万人口的小镇。(网络图片)
耗资上亿,全长240公里的高架桥公路,由成都通往只有20万人口的小镇。(网络图片)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回想2011年,由于货币政策紧缩,以及对LGFV的融资标准的监管变严,尤其是银行,地方债整体增长一度放缓。但到了2012年,政府为稳定经济而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加快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等原因,地方债又再死灰复燃。根据这样的情况分析,地方债不是“偶然”遇上冷经济,而是“必然”,因为当局采取的是“救亡、放款”的策略。

另一个问题是,LGFV资金的来源在近年也起了变化。高盛指出,自2010年,LGFV的银行贷款增长有限,来自影子银行的融资却愈益显著。透过影子银行方法融资比银行贷款的风险更高:

• 自2010年以来,政府颁布一系列法规对作为LGFV的银行贷款进行限制。在过去两年中,银行贷款数额一直保持稳定,部分更需要以“能产生现金的资产”或更多的抵押品作保押,而作为LGFV的银行贷款须符合较严格的新标准。

• 由于LGFV债券增长快速并且欠缺监管,这些债券风险自然相对较高。高盛分析认为,与非LGFV企业相比,LGFV债券发行企业的自我生产现金能力极差,但基于政府的隐性担保,它们可以享有同等融资成本。

地方债最凶险的地方在于它的数额大,以及不能确定来源和去向。◇

(责任编辑:杨家诺)

评论
2013-10-29 3: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