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驻华大使关注的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出狱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0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报导)5日上午,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刑满出狱。倪玉兰家的私产房于2002年~2008年间多次遭到强拆。在维权过程中,她遭到警察暴力殴打导致瘫痪。倪玉兰因维权三次被判刑,她感叹:“在中国,哪儿有讲理的地方?”并表示,养好身体,还要维权。

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刑满出狱

10月5日上午8:00,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刑满出狱,她的丈夫、女儿和众多维权朋友到监狱迎接她。警方如临大敌,设立了警戒线,不但更改了她的出狱时间,也更改了释放她出来的门口,让很多朋友措手不及、空等待。警察不准迎接倪玉兰出狱的朋友、家人和外国媒体拍照,却对迎接的人群一一拍照。

双下肢残疾的倪玉兰2012年在被关押了1年后被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2年半。他的丈夫因同样的罪名被判刑2年。在夫妻被判刑入狱的2012年4月19日,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曾促请中方释放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

维权律师帮助别人维权遭打击报复 被殴打致残疾判刑一年

倪玉兰1978年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就读于中文系,获学士学位。后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获法学学士。1986年到2001年期间,倪玉兰曾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在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

倪玉兰的公公在中共建政前购置的的私产房,从2002年至2008年经历过五次强拆,在北京承办奥运会的2008年被彻底拆毁。

律师出身的倪玉兰在2002年拍摄警方强拆邻居房屋的场面时遭到警察殴打,导致“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之后因被关押而未能得到及时治疗最终导致残疾,后在上访过程中她再度被警察殴打导致尾骨骨折,却被以“妨碍公务”罪判刑一年,同时她的律师资格被吊销。

倪玉兰告诉大纪元记者:“因为我运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帮助被强拆的百姓维权和帮助法轮功人员写诉状而遭到警方恶意地打击报复。警察在审讯我时直接说‘谁让你多管闲事呢?’,我告诉警察,我可没有人家炼法轮功的那么善良、那么好,我在看守所动不了时,都是法轮功的人在照顾我。”

反抗强拆被指“打警察”判刑两年

2008年,倪玉兰的住所遭到强拆时,她反抗、阻止强拆,被诬指踢打警察肖巍下体,致使其睾丸挫伤,再度被以“妨碍公务”为名判刑两年。

倪玉兰对大纪元记者说:“我一个靠拄着双拐行动的残疾人,被他们好几个体重达150斤以上的男人用膝盖、胳膊肘按在地下,动弹不得,被他们踢打,致使我脊椎、腰椎、颈椎变形损伤。警察对我进行了三天、共50多小时的酷刑折磨,居然反过来倒打一耙,说我打伤了警察的睾丸,我太需要把当时的录像证据拿出来,明辨一下,到底是谁在撒谎了。法院、检察院都没有调查、核实事实的真相。”

被强拆的家园上建起了检察院办公楼

“我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警察那么卖力气整我了!在我被强拆的家园上,我看到盖起了六层高的楼,上面写着,‘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办公楼封顶’,而指控我打他的警察分到了一套拆迁补偿的房屋,而他本人根本不住在我们那片区,但他一早就把户口迁到我们院,得到一套安置房。而我们家被拆了那么多房,一分钱补偿都没有。”倪玉兰说。

逼瘫痪人爬行至刑满释放 警察声称“这就是不认罪伏法的下场”

2008年~2010年,在北京女子监狱期间,狱警不准倪玉兰使用枴杖和轮椅,扶着椅子也不行,每天让她爬着走路。

倪玉兰说:“我每天从5楼爬到1楼,再从监舍爬到工厂,人家走路10分钟到了,我得爬一个多小时,每天这样走四趟。我每天要爬6个小时。夏天地面很烫,我的手腿经常烫出血泡来。

到工厂干活有定额,包装一次性筷子每天要11000双,我干不完,经常遭到警察的辱骂,警察还指使犯人辱骂。我经常被从厕所拖出来,‘包夹’(监视的犯人)说队长不让我上厕所。狱警是故意这样对待我,她经常把我当反面教材训斥被关押的人,说‘这就是不认罪伏法的下场!’”

倪玉兰夫妻被非法绑架进黑宾馆 因拒交住宿费被判刑

倪玉兰在2010年4月出狱后与丈夫露宿街头,后因媒体和公众的关注,警察为了面子于6月将倪玉兰夫妻安排入住御鑫宫宾馆。从2010年12月底起倪玉兰夫妇所居住的房间被断水断电,警察也多次出面驱赶他们离开。

2011年2月11日,当时的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曾到御鑫宫宾馆探望倪玉兰。

2011年4月6日夜,他们在御鑫宫宾馆被捕,警方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倪玉兰夫妻。

警方提出的所谓“寻衅滋事”的理由是,倪玉兰夫妻拒绝缴纳住宿费用以及殴打酒店服务员和保安。但倪玉兰夫妇的辩护律师表示,他们夫妇入住御鑫宫宾馆是被警方人员强制性安排的,因此酒店费用应该由警方人员承担。同时律师否认倪玉兰夫妇殴打酒店工作人员。

倪玉兰和董继勤夫妇最终还是被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刑两年半和两年。

在美国大使、欧盟大使的关注下监狱允许每天做轮椅16小时严管 不准讲话

倪玉兰告诉大纪元记者:“这次在监狱里的待遇比上一次好一些。我知道美国大使馆、欧盟大使馆的官员都曾到监狱看过我,虽然不让见,但我是知道的。国外媒体的关注确实帮助改善了我在里面的处境。我被允许坐在轮椅上,每天坐16个小时以上。其实也很难受,因为我的颈椎脊椎腰椎都有旧伤,我被常年不准和别人说话,只有在上厕所时才能说一会,我在严管队,语言功能严重退化。监狱给我检查病,但从不给医治,更没有康复训练了!”

据倪玉兰说,由于脖子左侧的淋巴肿大导致半个头部疼痛,吞咽困难;还有胸椎导致胸闷,长期睡不着觉;最主要的是双腿萎缩,她有一年多没有见过阳光。身体非常虚弱,需要一段时间调理身体。

在狱中获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 警方禁止女儿出国代领奖

2011年12月22日,荷兰政府宣布授予倪玉兰2011年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该奖旨在奖励那些为捍卫和促进他人权利而表现出罕见勇气的人。倪玉兰由于身在狱中无法领奖,她的女儿董璇也被警方禁止前往领取总值10万欧元的奖金。2012年07月27日,继美国大使骆家辉之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敦促中共当局释放倪玉兰和她的丈夫董继勤。

倪玉兰表示:“在中国,哪里有讲理的地方?我家被强拆,我被警察暴力殴打致瘫痪,失去工作,失去生活来源,当局没有赔给我一分钱,可是警察肖巍诬陷我打他下体,法官都没有调查,说我家经常有国际友人,张嘴要我赔他7万美金。我被强拆时的很多贵重财物还在他们的手上呢,我得通过法律途径要回来。”

(责任编辑:姜斌)

评论
2013-10-07 1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