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移民参加“郭飞雄听证会” 向往美国的自由

图:王丽云因纪念六四而被公安局传唤。(刘菲/大纪元)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2013年元旦发生的轰轰烈烈声援“《南方周末》事件”在许多参与者的头脑中仍然记忆犹新,随着中共对言论自由持续疯狂打压,不断有人因参与类似的维权行动而遭到当局骚扰、抓捕。一些良心人士不堪监控逃至美国。现居洛杉矶的广州居民成秋波和河南巩义居民王丽云就是其中之一。

平民出入国会“这就是我们苦苦追求的自由”

成秋波是广东异议人士郭飞雄的好友,曾与郭多次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反核、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等街头民主运动。今年8月8日郭飞雄被当局逮捕,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郭飞雄的律师随牧青曾说:“郭飞雄此次被逮捕的直接原因是他参与了今年(2013年)初《南方周末》的维权活动。”
  
郭飞雄被抓后,成秋波是“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首批十二名成员。抵达美国仅一个月,他就赴华府出席了10月底美国国会为郭飞雄及中国言论自由恶化召开的听证会。成秋波对一个外国平民能自由进出美国国会大楼感到无比感慨,说:“这就是我们苦苦追求,却一直求之不得的自由。”
  
“《南方周末》事件发生时,我在湖南老家,听到消息就带着十几个网友赶到《南周》大楼门口声援,”成秋波回忆:声援发生在1月7日到10日,当时现场气氛非常热烈,有上千名民众参与,有外媒拍照。众人自发在印有“民主中国”的横幅上签名。在网友的保护下,这幅写满了上百个签名的珍贵横幅躲过国保搜查,被成秋波带到美国。
  
成秋波说,《南周》事件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关注,是因为“全国就有这么一个窗口,大家不希望它关闭,但是最终还是灰飞烟灭,在事件中扮演不光彩角色的报社总编黄灿也高升了。”

关注高莺莺案 从网络闯入现实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多份刊物均以敢言著称,《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曾被当局多次查封。对此曾经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的王丽云深有体会。
  
2006年,王丽云无意在网络上看到被官二代奸杀的湖北少女高莺莺之死案。(高莺莺是湖北老河口市宝石宾馆服务员,2002年3月15日坠楼身亡。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恶性奸杀案件,但事发多年之后,虽有媒体和民间声音的积极介入,该案却以自杀了结。更为离奇的是,为女儿申冤的高天虎竟然以“涉嫌伪证罪”被拘留、判刑。)
  
王丽云不满足于网络关注和网友结伴三次乘车赶赴湖北襄樊,为高莺莺立碑,并旁听对高天虎的庭审。是他们将法庭进展通过网络以第一时间报告给公众。
  
2007年,《南方都市报》以“网友闯入现实”为题对“青山依旧”等网民以实际行动为弱势维权的行为做了长篇报导。“青山依旧”就是王丽云的网名。
  
高莺莺案是当时对民主并没有明确概念的王丽云关注人权的第一例。“我关注高莺莺是出于人的本性,觉得小女孩死的太冤,太不平了。在关注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不是某个坏人、贪官的事,根源是在政府、制度。”
  
从此,王丽云走上为弱势维权的道路,她和有民主思想的网友在论坛上组成了一个群,继续关注了“蓝丝带运动”、“山西黑砖窑案”,但是却不断被现实所打击,感到无奈和无能为力。
  
王丽云说,她和网友赴山西调查黑砖窑,看到政府还是在搞形式走过场,从黑砖窑“解放”的奴工不过是被放到街上流浪,“我们自己都找到好几个送回了他们的家乡,我们能做,政府不能做吗?我们找到一个人送给政府的收容所,却被收容所弄丢了……所以我们感到很无助无力。政府搞一波行动,然后就不了了之。当时某报年轻记者采访我,我提醒他不要张扬,他说政府要调查的案件不会被封,结果没几天,他告诉我稿子被砍了。”

维权的代价

在中国,关注民主和人权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成秋波和王丽云也不例外。
  
成秋波已经记不清自己被抓捕了多少次,可能被拘留一天,也许一周才会被放出。他说,自从第二次反核游行后,大批参与街头运动的维权人士被抓,包括刘远东、孙德胜、袁小华、袁奉初、杨霆健等。
  
家在广州的成秋波为躲避国保不得不回到湖南老家居住,然而在郭飞雄被抓后,国保也追到湖南对他进行调查。“我虽然克服了恐惧上街维权,但是我真的不想做中共的牢,他们什么酷刑手段都有,比盖世太保有过之无不及。有朋友告诉我,广州为保持开明形象,把他送到沈阳看守所关押,那里的狱警会电击生殖器。”
  
成秋波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亲戚和最好的朋友,携家来到美国。在东京转机时他打开手机,看到国保和亲戚已经在打电话发短信找他。“在芝加哥下了飞机我的心里才踏实,”他说,在中国生活患上焦虑症,来到美国后还有后遗症:不敢接陌生人电话、晚上睡不着,醒来不知自己在哪里。
  
今年六四,王丽云因和网友,赵连杰、宋雨桐、岳三到公园点蜡烛纪念并发照片到网上,而被国保传唤,羁押长达24小时。在朋友不断打电话呼吁的情况下,才被释放。
  
王丽云说,中共的警察无孔不入,政法委省、市、单位(下岗后是居委会)一条龙监控,家人经常遭到恐吓,参与网络论坛组群、同城饭醉的网友可能是混进来的特务,去黑砖窑调查同行的人中就有警察。国保任何时刻都可能来电话查看,仿佛你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许多网友被秘密失踪,特别从8月到现在已经抓捕了100多人,有人说了一句“哪死人了吗”也被扣上“网络造谣”的罪名被抓起来。在没有安全感的生活下,她选择逃出国门。
  
成秋波说,在中国参与街头运动、走出来需要相当大的勇气,要面对被抓捕的恐惧,亲友、单位的压力,大部分人失去经济来源,他的公司就是因为国营单位客户拖欠付款被拖垮的。“但是中国需要这群人,勇敢地站出来反对中共一党专政,要求新闻自由,反对审查制度。”他说:“目前的中国,新闻自由度为零,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

评《新快报》记者央视认罪

上个月,大陆再发生《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揭发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内幕被刑拘事件,《新快报》连续2天为揭弊记者陈永洲在头版呐喊,惊动国际,全球媒体都跟着“请放人”。然而不久,中共央视就播出陈永洲“忏悔认罪”的视频。此前在打击公民运动和网络大V中,亦有网络名人薛蛮子(美籍华人投资者薛必群)在电视上呼吁其他微博大V汲取他教训,外媒因此将“电视认罪”称为北京的最新战术。

成秋波说,央视不是法庭,让当事人上央视认罪本身就是非法程序,“我认为人在不自由状态下说的任何话都不算数,因为我是按照你的草稿说的。”◇

评论
2013-11-12 12: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