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信“法轮大法好”得福报故事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1月13日讯】把我身边的人因相信“法轮大法好”而得福报的几件事略写出来,以此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大法带给众生的美好,唯愿更多的世人都能沐浴在真、善、忍的佛光中,远离灾祸,度过劫难。

一、诚念“法轮大法好” 母亲顺利排出结石

二零一零年夏季的一天,母亲突然肚子疼痛难忍住进医院,经CT、B超、验血等多项检查确认为输尿管结石,打针、吃药三日高烧不退、疼痛不减,我们姐弟几人白日夜晚的看护,眼看着母亲痛苦不堪。院方明确告诉我们,只有碎石或手术两个方案,可母亲年龄、血压、心脏等条件无一具备,他们无能为力。

家人拿着诊断、片子,求助其他医院,都爱莫能助。主治医生是个年轻的女军医,人很善良、友好,暗示我们回家另想他方。这样,第六天,我们离开了三人病房,将仍在疼痛中的母亲接回了家。

没有了其他家人的反对与阻止,我和二姐同修坐在母亲身旁,一遍一遍的同母亲一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母亲就睡了一觉,醒来后,也不那么疼了,当天晚上也没再发烧。

第二天我正在上班,接到二姐同修电话传来的喜讯,说母亲在没有任何疼痛的情况下,排出了一个形如葡萄籽那么大并且那个尖尖部位又细又长的一块结石。那一年母亲已八十六岁高龄。只因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得到了神的护佑。

二零一二年元月二十一日,也就是除夕的前夜,母亲突发脑出血被抬入医院,每日从早到晚吊瓶没间断几个小时,进行着大量的药物治疗。开始,医生还挺有信心,说那右眼抬不起来的眼皮有恢复的可能,最后不但断言说没有希望了,还说几乎没有下地的可能了。

二月十二日,母亲被抬回大姐家里,她当时说话吐字不清,也懒得说话,吃喝拉尿、翻身全得人侍候,有时喝一次水甚至要一、二个小时,吞咽极其困难,记忆时好时坏,时常认不出身边的亲人。六十岁的大姐在身边照顾,日夜不得休息,也极度煎熬。

二月十八日是个周六,我忙完事赶去替换大姐照顾母亲。一进屋,我就高声的说:告诉您的话忘没忘啊?母亲说:在心里呢。我说:好,那我考考您,她眼巴巴的望着我,仿佛在说:你考吧。我高声的念到:“法轮大法好”,她也高声的接:“真、善、忍好”,这样反复多次,我突然又念“真、善、忍好”,她紧接着又念到:“法轮大法好”。我和母亲就这样她一句我一句的念啊念啊,整个过程她吐字清晰、准确,底气越来越足。在一旁的大姐和外甥女,看着老人这突来的变化,笑的前仰后合,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最后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念了起来。

三月四日,我们去给八十八岁的母亲过生日。她的右眼皮已能睁开一半了,大姐说这是已有两三天的事了。又过了不到一周,就能下地了,在保姆的扶持下,推著学步车慢慢行走了。三月二十六日,我又去看望母亲。吃晚饭时,我眼看着她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吃了满满一大碗面条儿。自出院后,在没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而且又是年近九旬的老人,身体恢复到这种程度,足以见证大法的神奇、超常。

几年来,我和二姐同修常给母亲讲大法的真相,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总是认真的听,也用心的念。因担心她忘记,就常提醒她,她总会这么说:不会忘的,都搁在心里呢。有时,我也会故意逗弄母亲说:您经常是这也忘,那也忘,这两句话怎么就总也不忘呢?她总是认真的说:好话啥时都不能忘的。是啊,好话啥时都不能忘啊!

二、同事的感激

二零一零年秋,单位去异地开工作会议。我与基层单位的一位女同事同坐在一辆大客车的同排的两侧座位上,车行途中,眼看她脸色煞白,急欲呕吐。不容迟疑,我起身急靠过去,俯在她的耳边告诉她快在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平安无事的。然后退到座位上侧着身子一边心里念著一边观察着她,只见她紧闭双目仰靠着一动不动了,睡着了一般。十多分钟后她睁开眼睛,激动的冲着我悄声说道:真的好使。我会心的笑了,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

到了目地地,她特意与我住进一个客房。晚饭后,我们在房间里聊著途中发生的事,她讲她出门常遇晕车之事,身体难受不说,常常是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可刚才在餐厅吃饭一切正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说相信大法好,就会得到神佛的保祐,人就会平安。我还给她讲了好多大法的真相,讲邪党的迫害。讲到邪党的邪恶、腐败,她很是认同,还说她早些年自己就公开的将加入的××党给退了,说从心里不愿与这个党为伍。并让我用真名给她与女儿在网上声明三退(因她丈夫什么都没入过)。那一晚,我们一直在幸运著、感激著、幸福的聊到很晚。

几个月后的一天,她来我地办事,特地来我办公室。说她那次回去后,常念九字真言,饭吃的也香,觉睡的也好,心情也好。一天,发现腰背后起了很长一段疱疹,她说:我也没害怕,也没去医院,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没几天就好了,这个功太好了。那些当官的、迫害的人真是不长眼睛,早晚不得好报。她说着,我笑着,我为她明真相而高兴;为她得福报而感激。我在心里给师父合十。随后,我拿出几个护身符想让她选两个,谁知她一下子都拿过去了,说她还要送给别人。

三、一位老者的故事

陈老是我的一位老科长,现已八十多岁了,二零一零年因老伴去世,女儿雯(化名)将其接来照顾他。我与雯现同在一个单位共事,闻听之后,找个时间去看望了他。在我的印象中,他为人直率,但做事教条,年轻时一心想要加入××党,在我心里他是最信××党了,但我实在又不想放弃这救人的机会,就试探著给他讲,我告诉他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党的宣传都是在欺骗百姓。没想到他思索了片刻,告诉我他相信我说的会是真的。他坦诚的从他的出身和工作中的一些经历讲他认同真相的理由,并爽快的退出了××党,他还认真的对我说,他要进一步的观察了解事实真相,希望我给他提供帮助。

接下来,我将《九评》、《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还有真相小册子送给他,再接下来,我不断的将真相小册子每周都通过雯带给他,他都很认真的看,之后就妥善的保管起来,隔断时间就返给了我,我告诉他不用还,可以留下或送给他人看。再后来,我又买了几个mp5送给他一个,将《九评》、《解体党文化》、《神传文化》、《善恶一念间》等语音资料都装在了里面,隔一段时间,他就把mp5让雯拿给我,说麻烦我给他再充填新的内容。

二零一一年秋天,又一位已退休的老经理从南方回来,约我和陈老共四人在一起吃饭聊天。用常人话讲,我一个普通职员,与他们年龄又相差那么大,今天这个机会,我想到这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救人。我就以身体健康、平安为话题,讲大法的美好,讲邪党迫害的无理。陈老可能听我半天也没讲到退党的事,就直言并急切的说:你给他退了吗?经他这一提,只三言两语,那位老领导也爽快的退出了党、团、队。

一日,雯见到我说:姐,老爸想让我带些钱给你,说你们都是自己出资做真相资料救人不容易,他也要资助,要出点力,我没有拿,我说等我问问姐再说吧。我对雯说你做的对,回去代我谢谢他,让他放心吧。前几日,雯又对我说:老爸要了你的电话号码,好像要想看《转法轮》那本书。我当日去了他家,交谈中,了解了他想学《转法轮》的心愿。他说人年龄大了,晚上常起夜,睡不着的时候,念姑娘教的话怎么都不管用(姑娘是信佛教的),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几遍就睡着了,真神了,这本书我一定看一看,这书一定很贵吧?多少钱你都要帮我买一本。我告诉他书的价钱不贵,师父传大法就是为了救人的、让人修炼的。我说:您也知道大法还在被迫害,现在好多人都想学,就是请不到书,但您放心,这个忙我一定帮。当说到后来他还是把资料都还给了我,他说他也吃不准谁能不能接受,所以也没敢送人,说还给我,我还会拿着去救更多的人。在我写这篇文稿的时候,陈老已开始拜读《转法轮》了。

四、王姐的愁容渐渐舒展了

单位有位清洁员王姐,工作既认真,又能吃辛苦,就是整日愁眉不展。我真心的靠近她,关心她的生活和身体。时间久了,一日,她将多年堆积在心不好对他人启齿的苦诉说给我。原来她有一患有精神病的女儿,已医治多年仍不见好转,现仍在举债治疗,她与家人早已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我鼓励她要放松心情打起精神,保证好自己的身体,更好的照顾好家人,同时,我就给她讲我修炼大法前后的身心变化,讲大法的美好,讲三退保平安,她马上同意退出团队组织,并收下了护身符,我还嘱咐她一定要记住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自那以后,她的愁容渐渐舒展了,也和其他同事有说有笑了,她对我说:我理解只念“真、善、忍好”还不够,我还要每天做三件好事,帮别人多干活也不有怨言。她的确做了不少份外的工作,单位上下都对她赞誉有加,这当中也不断的传来她女儿病情好转的讯息。现在她女儿都已能洗衣服、打扫房间了,还会做简单的饭菜,还能外出购物呢。每当听到这些,我都由衷的为她高兴,也更加坚定了我向世人传递“法轮大法好”的福言救度更多有缘人的信心。

现在我每周送去的真相资料她都会很快就看完,再见到我时总会说:又没看的了。前些天,她又说没看的了,还说她最愿意看书了,啥书都行,我一下子明白了,忙说:王姐,其实看什么书都不如学大法的书好,我会尽快的请一本让你看,她也忙说:好啊,我一定看。

五、“法轮大法好”救了我丈夫

丈夫是一个企业的领导,心里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但就是胆小怕事,也许是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一起蹲过“牛棚”的缘故吧,吓怕了。迫害一开始,他就逼着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这么好这么正的大法,怎么能说不学就不学了呢,我说啥都没写。他于二零零八年在大纪元网站实名发表了严正声明,对其行为表示真心悔过。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我正在电脑桌前学习,他跌跌撞撞的走出卧室,直奔我来,说他胃痛的要命。见他满脸满身豆大的汗珠,我既没害怕,也没紧张,说不会有事的。我赶紧把他搀到床边,这时,他已经痛的无法上床倒下,只能跪在床边。我对他说:你现在疼的无法说话,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我也大声的一遍遍的助念著,不足半分钟,他就急着说要上厕所,我又搀着他急奔厕所,坐到便池上,他身上的汗珠还在不断的往下滴。他排出的是黑色的浓状的稀便,回到卧室,他说疼的轻多了。也就三、五分钟,他就稳稳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起的很早。说心里话,自学了大法十多年了,没因身体问题吃过一粒药,对病这个概念很淡很淡了,也没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早饭后,他坐在沙发上穿衣服准备上班,突然间若有所思的唤着我的名字对我说:以往我胃痛一次都要难受好几天,可昨晚我疼的都死去活来的那么厉害,今天怎么还会这么轻松呢?我对他说:那是师父在保祐你,给你净化了身体,给你去了一个大病。他没再说什么,就出门上班去了。

事过不久。一天,他对我说,他上网查了资料,还问了几个医生,其中,他的表哥就是心血管外科医生,依据他描述的症状,都肯定的说他那天是突发心梗,也都替他感到后怕。我说:这明摆着呢,是大法的师父救你一命啊。其实,发生在丈夫身上大法保祐的事情还有好几件,所以,我有时也常以这些为话题希望他走进修炼。有时,他因害怕,对我做救人的事或是阻止或有微词时,我有时把握不住也跟他发脾气,心想:总讲知恩图报,大法都救过你的命,怎么还这样?直到有一天,那是送儿子出远门,临上飞机前,他嘱咐儿子说:听你妈的话,有危难时就念那九个字,那可是救命的九字真言啊!我才发现他骨子里是真的相信大法好。

二零一一年的最后一天的下午,我们去看望婆婆,在进楼的防盗门的里侧,他发现了一簇开有三十多朵的洁白的优昙婆罗花,我说这是师父鼓励你,你的缘分真大呀,他说:我要修啊,会悟性很高的,也会修的很好的。是啊,若不是这场迫害,他真的会早早的就喜得大法而走入修炼的。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 林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共统治的大陆,警察、政法委、“六一零”(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中国宪法、法律、司法系统之上的特别党务机构、特权机构、秘密组织)人员、街道主任等,一直是被中共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这些警察、六一零人员也为了个人私利,泯灭良知,跟随中共参与迫害。全国各地的这类人员遭恶报的事情不断出现,他们或死于癌症、或车祸、或祸及家人、或被判刑。可谓善恶必报是天理,从古到今都在遵循着。
  • 常言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在做,天在看。我们不愿意看到恶报发生,包括那些曾给法轮功学员制造冤狱和各种巨大痛苦的人,但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将这些恶报实例记录下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从中明白善恶有报的天理,从而在是非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
  • 如果没有师父相救,现在应该是我和儿子的周年忌日了。
  • 湖北省公安县藕池镇民主街居民王列清,因受中共蒙骗,长期监视邻居法轮功学员赵春香家的动静,给中共人员提供所谓“情报”。平时有人来赵春香家,王列清也一双眼贼溜溜地盯着。
  • 常言道:“善恶有报”,大陆5名派出所所长的先后身亡遭遇或许给民众一些启示,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紧紧跟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命令,充当了打手,结果突然遭到车祸、不治而死等等结果。
  • 河北省滦平县金沟屯镇王悦, 2012年得了一个傻病,到处检查 ,检查不出来是啥毛病。2012年底到北京大医院检查是癌症晚期,共花去30多万元。王悦于2013年4月份死去,年仅52岁。
  •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个人的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命运,一个是八旬老人,可现在活得越来越年轻;另一个是中年壮汉,却已经和家人阴阳两隔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