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吉林松原隐匿着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1月22日讯】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最主要的也是最臭名昭著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公里的小城奥斯威辛。据统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的遇害者都是犹太人。二战后,该集中营成为纳粹种族灭绝的历史见证,并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六、七十年后,很多人以为这样的罪恶、这样的集中营早已离现代文明远去,然而,出乎世人意料的是,类似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类似的集中营——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器官库,依旧存在,而且就存在于我们的身边。

早在2006年,有证人在海外曝光沈阳苏家屯地区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下集中营并存在活摘器官的罪恶后,有来自大陆沈阳军区军医系统的证人亦投书披露: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转移5,000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12万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究竟在哪里?若干证据和来自上天不断的警示都将其指向吉林松原。笔者找到的依据和警示如下:

一、在2006年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曝光代号为672-S集中营的当日,吉林松原乾安、前郭地区发生5级地震。地震和曝光器官库两件事,除了在时间上的巧合外,地点上难道没有某种联系?

经查,松原市下辖的前郭县、长岭县、乾安县、扶余县的行政区域代码正是“72”,而代号中大写的S,极有可能是“松原”的“松”字的首位字母,代表松原,这样的代码方式并不少见。至于“672-S”中的“6”的含义,笔者推测可能有两个意思,一是指36个集中营的序号;二是指其受中央“610”办公室直接管辖。据2006年4月明慧网的报导,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讲,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全部分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而“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理,这个青龙山就位于松原市前郭县王府镇。青龙山以及附近区域就是672-S集中营所在地的可能性不小。

二、位于前郭和乾安间的青龙山是山区,便于隐蔽;山中还建有若干地下防空洞,符合建立秘密集中营的基本条件。关押12万人不成问题。

三、吉林松原地区存在驻军和武警部队,同样符合中共设置秘密集中营的条件,而且松原市、前郭县到王府镇南之间的铁路居然实行了军事监管,并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识。

据2005年12月20日新华快讯报导称,该段铁路2001年前很不安全,尤其是在松原市南侧的208公里道口处更是事故频繁,但从2001年3月26日起,为“确保绝对安全”,这个道口“设民警定位、定岗、定时全方位管理,收到了显着效果”,“截至今年12月1日,长白线208公里监护道口实现了安全无事故1800天,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地区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又是什么原因,这个道口要实行军事管制?而且在军事管制后,道口出奇的安全?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二战时期纳粹秘密押送犹太人的一列列火车,沿途每站均有士兵戒严,其目的就是避免为外界所知。

显然,中共当局在2001年3月起开始军事监管这个道口,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一年不仅是迫害法轮功的高峰,也是江泽民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后不久,更是薄熙来夫妇在大连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向全国“推广经验”的高峰。如果松原地区的确存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672-S集中营,上述问题均迎刃而解,即该铁路是通往关押法轮功学员集中营的中转站,为避免外界知晓,必须实行军事监管,而且也只有中共当局可以随意篡改地图。

四、松原地区铁路四通八达,可连接东三省、内蒙古的主要大城市,也就是说,东三省乃至内蒙古或者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通过铁路运送到672-S集中营,或者因为器官移植的需要,而被迅速送到某地,直接下达命令者应该是中央政法委高层和军队高层。

五、2006年大陆一名读者投书,称他从一名在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做过肾脏移植的患者处得知,其供体来自松原,而供体的另一个肾移植给了另外一个患者。

六、松原前郭县地震频繁。自今年10月31日以来,仅仅20天,就在同一地点(前郭县)连续发生了七次3~6级地震。上天一再示警,难道不是对中共当局继续掩盖真相的愤怒?或许更是为了引起世人的关注,因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松原的集中营依旧存在?

查阅资料,发现中共近两年来的器官移植虽然较以往少了许多,但却依旧没有停止,而且供体和受体的配型速度依然很快。

如在2013年7月4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肾脏移植高峰论坛上,就有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泌尿外二科沈易男护士的研究论文《社区护理干预对肾移植术后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而该泌尿外二科在全国肾移植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不经过大量的手术,如何能有如此丰富的经验?用于移植器官的供体来自何方?

2013年《吉林医学》第22期刊登了《肾移植术后顽固性呃逆1例报告》的论文,作者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泌尿系统疾病诊治中心,内中提到今年2月该院收治了一名尿毒症患者,并给其进行了异体肾移植术。2012年11月17日,吉林省伊通县魏凤琴在辽宁省沈阳陆军总医院做心脏移植手术,住院十天,即配型成功,等到供体。2012年11月,现任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的石炳毅,为总参某院校的一位正军职离休干部做了肺移植手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配型成功,供体究竟来自哪里?

2012年9月26日,中国器官移植网还发表了《从申请到手术只用3天,吉林男子肝移植手术成功》的文章,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强烈吸引那些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患者们。有着如此信心的医生们,如果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器官库的支持,他们敢做这样的广告吗?

这一切的一切说明,松原672-S这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最大的集中营,很可能是中国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而且目前仍在为东北地区乃至北京一些医院提供着器官来源,而每一个说不清供体来源的器官移植手术都很可能意味着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遇害。对于这样持续且没有终止的恶行,上天怎不震怒?中共领导人的罪责怎能不添加?而我们又怎能不去关注?!

评论
2013-11-22 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