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

历史原来这样之两汉之间(四)

作者﹕刘翰青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狗血门”事件

就在王公大臣们商讨皇帝大婚的时候,发生了在平帝一朝震动一时的吕宽事件。

这事儿还得从平帝登基说起,平帝从中山国被迎进长安、初登皇位时才八、九岁,临朝听政的王政君年事已高,王莽在朝中的影响几乎和天子相同。他要独揽大权,所以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以防止外戚干政为借口,忽悠她那个太皇太后姑姑,封平帝的母亲卫姬为中山孝王后,给平帝的两个舅舅卫宝、卫玄也封了侯,但是让他们留在中山国,不准来京城,这样,平帝的外戚就不会成为王莽为所欲为的障碍了。

不过,王莽的长子王宇和他老爸不是一路人,他越想越觉的,自己老爸这事做的太不地道了,让人家母子分离不能见面,做这么缺德的事儿,竟然还能打着“国家”的幌子,这脸皮厚的,万里长城不到头啊。而且,以后这平帝长大了,能不为这事记恨王家吗?于是,他派人悄悄的联系平帝的舅舅卫宝,让平帝的母亲给朝廷写信,要求进京探望儿子。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是这么小的孩子,卫王后想儿子想的正“泪流满面”呢——“卫后日夜啼泣,思见帝”(《汉书‧外戚传》),听到这个办法,立即写信表示想去长安探亲。王莽还是用之前的理由,坚决不同意。

王宇越发觉的,自己这个老爸太冷血了,他找来自己的老师吴章,还有自己的大舅子吕宽,和他们商量对策。吴章是当时著名的“知识份子”,精通《尚书》,弟子众多。他给王宇出了个主意:“这事儿啊,如果换成别人,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讲讲道理,没准儿就有转机,可你老爸这人,油盐不进啊。不过,好在鬼神他还是信的,咱们可以布置个上天示警的现场,吓吓他,他一害怕,就会来问我,我就告诉他,这是因为他自己搞‘独裁’,不许卫氏进京造成的。我再趁机劝劝他,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吴章这主意,既高明又不高明。说他高明,是因为“上天示警”确实是个很“给力”的方式。在人们普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灵”的中国传统社会里,天最大,皇帝地 位再高,也是“天子”,君主若是不符合君主该遵守的标准,大家就不把他作为君主看待,甚至可以驱逐——“若困民之主,匮神之祀,百姓绝望,社稷无主,将安用之?弗去何为?”(《左传‧襄公十四年》), 因此,即使是皇命,如果违背了中华传统精神的大原则,也可以不遵从,但是,“天命”却无论如何都必须遵从,敢公然逆天叛道者,不仅要面临上天的惩罚,还会被天下万民唾弃;说他不高明,是因为凡伪造”天命”的,无论用意如何,下场都不会太好。王宇师生因为急于达到目的,只看到这主意的好处,注定了他们令人唏嘘的结局。

那么,这个计划具体怎么实施呢?王宇说,这事还是由大哥吕宽出手吧,他让吕宽弄点狗血,半夜悄悄泼到王莽家大门上。这天夜里,吕宽依计行事,他悄悄来到王莽家大门口,正在专心的完成他的“艺术品”,谁曾想,王莽有个家人这时正巧出门,吕宽一见,转身就跑。这个家人看见吕宽大半夜的出现在王家大门口,正纳闷儿呢,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儿,低头仔细一看,门上血迹斑斑,知道这一定是吕宽的“作品”。呦,“行为艺术”啊,不过这种“抽象派”的东西,我可看不明白啥意思,他立刻把此事报告王莽。王莽这个气呀,老虎屁股摸不得,我家大门泼不得,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他立即派人追捕吕宽。

没多久,吕宽被抓,禁不住王莽逼问,把“狗血门”事件的经过都说了。王莽大怒,原来你们想坏我大事啊,

他立即把长子王宇和大儿媳妇吕焉都关进了监狱,并且逼王宇服毒自尽了。王莽前脚逼死长子,后脚立即给他姑姑王政君写了个奏章,摆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说自己这个儿子被吕宽等人教唆坏了,妖言祸众,理应处死。

云敞之义

正在此时,有人来报,吴章被捕。王莽正怒气未息呢,心说,我大儿子和我唱对台戏,吕宽跑到我们家搞“行为艺术”,都是你教唆的,岂能饶你。他立即把吴章定为腰斩之刑,把吴章推到的东市门行刑,并且把他的尸体扔在那儿示众。这还不算完,王莽知道吴章学生不少,认为他们都是一伙儿的,计划着要把这些人都关起来。众人闻讯,纷纷避祸,没人敢公开说自己是吴章的学生。

这一天,突然有人上书自称是吴章的学生,此人名叫云敞(字幼儒),当时在“总理府”当“处长”呢——“敞时为大司徒掾”(《汉书‧云敞传》),依常理推断,“前途”一片光明。他是吴章的老乡,也曾拜过吴章为师,他听说老师获罪,同学们惧怕王莽的淫威,竟然都不敢认吴章为师,顿时一股义愤填膺: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而今恩师蒙难,弟子岂可畏祸旁观。他把自己的前途性命统统置之度外,上书之后,他直奔东市门,也不管一团血肉狼籍,抱起吴章的尸体回家,用棺木收殓安葬了。京城百姓无不敬佩云敞的义气。——“自劾吴章弟子,收抱章尸归,棺敛葬之,京师称焉 ”(《汉书‧云敞传》),史家赞曰:“云敞之义,著于吴章,为仁由己,再入大府,清则濯缨,何远之有”(《汉书‧云敞传》)。

王莽的堂弟——车骑将军王舜也听说了这件事,他平时帮王莽害过不少人,此时,却被云敞的正气折服,他给王莽打了个“报告”,把云敞比作汉初哭祭彭越的栾布,说这样的人、这样的义气应该表彰啊。王莽见京城上下,包括自己的心腹堂弟,都这么看重云敞,只好不再追究。

“狗血门”效应

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王莽认为,这件事都是卫家引起的,在吴章被腰斩的当天,他派人快马赶赴中山国,把卫宝、卫玄兄弟以及家属,不分老幼,都安个罪名杀了,只有卫后一人,毕竟是当朝天子的母亲,才得以幸免。王莽一琢磨,干脆趁机把平时自己不喜欢的人,都牵扯进吕宽这桩“狗血门”。当初,那个前将军何武因为没有推荐王莽当司马,王莽撺掇孔光找个借口出面参奏,让朝廷把老何“炒了鱿鱼”,此时,王莽想想,觉的不解气啊,他授意甄丰,诬蔑何武和吕宽案有关,拉着囚车去何家抓人,何武为免受辱,当场自杀。王莽又想起那个被自己赶回封地的六叔红阳侯王立,还有一个堂弟平阿侯王仁,这二位为人正直,不肯依附王莽,这次也被王莽以这个案子为借口害死了。整个吕宽事件中,被王莽所害的人,包括汉元帝的妹妹敬武长公主,还有乐昌侯王安,等不肯依附王莽的,共有几百人。

这个消息传出,震动天下。当时,有个读书人正在长安“深造”,名叫逢萌(字子康),通晓阴阳之术,他听说王莽杀害了亲生儿子王宇,又利用吕宽那幅“抽象派”的“艺术品”,陷害了很多人,愤然对朋友说:“三纲绝矣!”(《后汉书•逢萌传》),他说,这样的环境,一定会有大祸乱,我们如果留在这里,迟早也要遭殃。他把帽子挂在都城东门外,表示自己不肯屈身事莽,留下“挂冠归去”的典故,带着家人乘船渡海,到辽东避祸去了。

野心的膨胀

能听到的反对之声越小,野心就膨胀的越大,在“王莽工作室”策划下,朝廷又给王莽加了九锡,所谓九锡,是皇帝给臣子的九种最高赏赐,包括车马、冕鎏、衣服、乐器、斧钺等等,总之,这一套仪仗通常只有天子才能用,因而,“王莽工作室”这个“策划”的用意就显而易见了。

公元五年,十四岁的汉平帝病故于未央宫。对于此事,在民间故事和历史演义里,都说平帝是被王莽下毒所害,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在正史中也没有相关的记载。本着“无罪推断”的原则,这项“谋杀罪”,我们暂且不记在王莽名下。但是,他接下来的行为却是无论如何都赖不掉的。

国不可一日无主,得找人来继承帝位啊,选谁呢?元帝的后裔一个没剩,只好从宣帝的后裔里找。宣帝的曾孙辈儿里,还活着的,封王的有五位,封侯的四十八位,按辈份算,都是哀帝和平帝的堂兄弟。可是,这些人王莽都不同意,他的理由是,同辈的兄弟之间不能继承皇位。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平帝和哀帝也是同辈兄弟,当初哀帝驾崩后,迎立平帝进京继位,还是他王莽的提议。王莽无非是因为宣帝的这五十几位曾孙都是成年人,一旦君临天下,他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专权了,所以,他选了宣帝最小的一个玄孙刘婴,这孩子当时才两岁,坐上龙椅也不过就是做个样子罢了。

“王莽董事会”刚刚商定了这件事,忽然有人来报,前辉光谢嚣有事上奏 。前辉光和后丞烈,都是汉平帝时划分的京畿二郡,既是地名,也是官名,类似今天北京的通县、昌平区之类。谢“区长”带来一个对王莽来说非常好的消息,据说,武功县长在疏通水井的时候,发现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几个红字——“告安汉公莽为皇帝”。类似事件,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被称为“符命”,谢“区长”这次 上报的这个符命,其内容就是上天要任命王莽当皇帝。

有趣的石头

这段历史讲到这里,我们需要解释一下,“符命”这东西到底是否存在?迷信绝对唯物主义的人,听到“符命”、“天命”这样的词,可能会条件反射式的称之为“愚昧”,事实上,从古到今,类似这种“符命”的出现始终没有断绝。既然谢嚣上报的是一块石头,我们不妨举几个有关石头的例子:

距离我们这个故事不远的汉昭帝时代,就有一个很著名的案例。汉昭帝元凤三年(公元前78年)正月,有一天,泰山某处突然有很大的噪音,当地居民出门一看,有块巨石自己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了——“孝昭元凤三年正月,泰山、莱芜山南匈匈有数千人声,民视之,有大石自立”(《汉书‧眭弘传》)。这可真是块巨石,高一丈五尺(约五米左右),“大四十八围”(《汉书‧眭弘传》)——四十八个人才能合抱,而且“入地深八尺”(《汉书‧眭弘传》),在起重机还没出生的时代,即使有人想作弊,也没办法在瞬息间把这么大一块石头立起来呀。

几乎在同时,皇家花园——上林苑里有棵大柳树,本来已经折断在地,可是突然又活了,而且还长了枝叶,更神奇的是,树叶被虫子啃出文字的形状,显示的是一句话“公孙病已立”——“上林苑中大柳树断枯卧地,亦自立生,有虫食树叶成文字,曰‘公孙病已立’”(《汉书‧眭弘传》)。

因为这几件异象,还惹出一桩公案。当时,有位“政府顾问”(议郎)眭弘(字孟),根据他老师董仲舒的学说推论认为:“石、柳都属阴,乃下民之象,泰山是改朝换代时天子向上天报告的地方,现在巨石自己站起来,死了的柳树又复活了,非人力能及,这表示,有人应该从平民成为天子,汉皇室是帝尧的后代,有禅让帝位的传统,既然虫食树叶,咬成‘公孙病已立’的文字,那么,汉天子应该按照传统的老规矩,从公孙家族里选出一个人,让位给他。”

他把自己的推论写成“报告”,交给了汉昭帝。汉昭帝时年十六岁,年纪还小,由大将军霍光辅政。老霍一看,嘿,好小子,你这是利用“高科技”玩政变啊,妖言惑众,砍了。

未曾想,此事最后的结局却令大家大吃一惊。汉昭帝早死无子,众大臣一番折腾,最终找到一位汉武帝流落在民间的曾孙——刘病已,继承皇位,是为汉宣帝。此时,人们才明白当年的虫食文字——“公孙病已立”的符命,到底是什么含义。正如眭弘所说,汉皇室刘家是帝尧的后人,而帝尧是黄帝的后人,黄帝“姓公孙,名曰轩辕”(《史记‧五帝本纪》),所以,把这句“公孙病已立”翻译一下,就是“刘病已立”,而刘病已当初流落民间,确实是从平民成为天子,符合了老眭对巨石自立的分析。

刘病已想想眭弘这个案子,觉的这老兄太冤枉了,老眭的“研究方向”搞错了,这只是“专业水平”的问题,罪不致死啊,作为补偿,他又“聘请”老眭的儿子来作“政府顾问”(议郎)了。

稍早些时候,还有一个案例。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年),天上掉下一块大陨石,落在东郡(今河南濮阳西南),石头上赫然写着“始皇帝死而地分”(《史记‧秦始皇本纪》),有人认为这是人为刻上去的,秦始皇当时也这么想,这不是破坏“和谐社会”嘛,于是,把这块石头周围住的人都抓来审问,最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结果,按照秦朝的苛法,石头周围的居民都被杀了。但是,这种掩耳盗铃式的“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改变不了上天的安排,没多久,秦始皇死了,天下诸侯并起,果然是“始皇帝死而地分”。

上述两件事年代有些久远,有的朋友或许还是觉的有点“玄”,那我们不妨看看一个当代的例子。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也有块大石头,此石几百年前从石壁上坠落而下后分为两半。以前,石旁有一条大蟒盘踞,无人敢靠近。2002年,那条大蟒突然“不告而别”,一个叫王国富的人清扫此地时,偶然发现巨石裂面有六个大字,描述的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中科院的权威地质专家们曾去实地考察,最后得出结论,这几个字是天然形成的。
(未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种名义,或者罢免,或者调动到远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孙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员。
  •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天子与百官各有其许可权范围,也各有其责,自然的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我们很多现代人,因为教科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常常模糊的地方。
  • 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