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陈毅临死秘闻 抢救医生说了两句惊人的话

人气: 3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1月04日讯】中共这台绞肉机里,连中共高层的死亡都要受到政治的约束,由不得个人做主。近日,中共党媒罕见披露,陈毅之子陈小鲁曾想放弃抢救、让父亲有尊严的死去,但医生说了两句话:“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刘少奇贺龙文革中则是求生不能。当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黄菊更是被曝连选择死亡地点的权利都没有。

陈毅儿子陈小鲁的深刻记忆

11月3日,中共党媒新华网在时政栏目刊登题为《陈毅之子曾想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我们敢吗?》的文章。

报导称,陈毅1970年末被查出肠癌,一年后逐渐恶化全身转移了。当时正在东北当兵的陈小鲁赶回北京,父亲已进入弥留之际。陈小鲁回忆:“父亲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医生不停地给他进行各种治疗,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父亲非常痛苦!”

陈小鲁不忍,悄声问医生,能不能不抢救了?他的想法很简单,大家都知道父亲已无力回天,何必浪费资源,增加病人痛苦?他觉得让垂危病人尽量无痛苦地死去也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人道的事。

但医生对陈小鲁说了两句话,令他至今不能忘记:“你说了算吗?我们敢吗?”

刘少奇贺龙求生不能

陈毅“求死”不能,而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和中共元帅贺龙在文革中则是“求生”不能。

刘少奇“文革”中以“叛徒、内奸、工贼”被打倒,遭到长期囚禁和折磨。据高皋、严加其着《文革十年史》书中称:病中的刘少奇,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和扶他上厕所,屎尿都拉在衣服上。刘少奇长期卧床,双腿被紧紧绑在床上,不许松动。下肢肌肉萎缩,枯瘦如柴,颈部、背部、臀部、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

到1969年10月,刘少奇已经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气息奄奄。在他发高烧时不但不给用药,还把医护人员全部调走。

1969年11月13日刘少奇死亡,已经没有人形,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火化时的卡片上姓名是刘卫黄,无业。

1968年2月5日,贺龙被打倒。据顾永忠《共和国元帅:贺龙的非常之路》一书披露,贺龙夫妇受到非人待遇,在一段时间内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越来越差,饭里的沙子越来越多;有时甚至40多天停止供水。

有知情者披露:“两层的圆形饭盒里,一层是盛不满的饭,一层经常是清水煮白菜、萝卜,或是老得像甘蔗皮似的豆角。贺龙经常感到饥饿,身体愈来愈虚弱,最后连上厕所也走不动了。

1968年12月底,贺龙连每天3片必需的降糖药也无法保证,病情急剧恶化。此时贺龙发现,专案组要饿死他、困死他、拖死他。

6月8日早晨,贺龙连续呕吐,拖了13个小时后才被实施“抢救”。但“医生”给贺龙输了糖尿病人不宜随便使用的高渗葡萄糖。6月9日,贺龙被三零一医院医生确诊为糖尿病酸中毒,当天下午3时04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的贺龙悲惨死去。

黄菊没有选择死亡地点的权利 弥留之际飞抵北京

据香港《新维月刊》11月号消息称,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因患胰腺癌,滞沪治疗,弥留之际被要求通过“空中ICU(重症监护室)”飞抵北京。按照中共惯例,不可能让其他常委离开北京追悼。所以,黄菊必须死在北京,个人没有选择死亡地点的权利。

2006年1月,黄菊因心背巨痛住进北京301医院,检查结果是绝症—胰腺癌。这种癌症只要发生疼痛就已到了晚期,现在的医术水平对此回天乏术。

黄菊是江泽民的亲信,有报导说,黄菊曾遭中组部派人调查,并作出黄菊“此人政治品质恶劣,不得重用”的结论。当年的江泽民、黄菊与陈良宇被称为上海帮的“铁三角”。 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江泽民在政治局里的两大铁杆亲信,黄菊死亡,陈良宇坐牢,上海帮从此开始衰。

2007年6月2日黄菊死后,中央曾有机要文电严禁组织祭奠悼念活动,江泽民知道后故意要与胡锦涛对着干,迫于无奈,胡锦涛等同意在黄菊死后3天搞了一个八宝山送别仪式。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露,中共自其建党以来所走过的90多年的历史过程中,也可以说明这一点。中共体系内的人时刻生活在恐惧中,即使是现在的既得利益者,也难以幸免于难。中共的本性决定 了它维护的是集团利益的统治,从而不惜牺牲任何它认为是“阻力”的人。中共上台之后,你死我活的斗争运动不断,给国家和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历次运动中镇压、整死八千万中国人,其中不乏为其打江山、为其卖命、维护其统治的体系之内人士。没有道德底线约束的中共,为了党的利益,什么令人难以想像的暴行都能干得出来。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3-11-04 5: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