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纽约马拉松--自由的交响诗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1月05日讯】“砰”!一声大炮的轰响代替了发令枪,纽约马拉松赛的三万多名参赛者组成的人潮,像开闸的洪水,涌进纽约南端史泰顿岛(Staten Island)连接布碌仑区的万拉桑诺大桥(Verrazano Bridge)。

那万众一心涌动的人流,那甩动出千万种流线的双腿,那无数只挥出潇洒韵律的臂膀,那白色、黑色、黄色的兴奋脸庞和要征服42公里195米长马拉松赛程的三万颗雄心,将4260尺的世界上跨度最长的大桥覆盖成人群的河流、意志的海洋。在桥下翻滚的大西洋海水的映衬下,拥抱着三万多个自由意志和挑战精神的万拉桑诺大桥,形成一条流动着的巨型人桥,展现出纽约市区最令人振奋的人类景观!

规模宏大的“街头艺术”

当滚滚的马拉松人流从万拉桑诺大桥奔泻而下,迎接它的是簇拥在整个比赛路线两侧像堤岸一样欢呼鼓掌的200万围观者,人数达纽约市人口的四分之一。象征“联结”的马拉松,赛跑路线贯穿纽约市全部五个区,它使这一天成为纽约人的盛典︰

在马拉松洪流经过之处,街道两旁的窗户打开了,V字形手势和各种彩旗在挥动。观众的口哨声、掌声、喝彩声在街头乐队的喧天锣鼓、号角伴奏下,与马拉松选手甩出的排山倒海的步伐,共振出纽约市区最宏大而震撼人心的“街头艺术”。

42公里长的感人诗句

马拉松最戏剧性的高潮是冲向曼哈顿中央公园的终点︰在激越强劲的高频音乐回荡声中,广播员一遍遍地报告领先者逼近终点的距离。围成厚厚人墙的十万观众翘首眺望,一千多记者举起摄影镜头,媒体的五架直升飞机在高空盘旋。在飘动着的各国国旗和彩色气球下,三个高悬着的巨大记时钟一秒一秒地和观众激动紧张的心一起跳动,等待着驶入终点的比赛总指挥前导车、警察摩托车……

当26岁的墨西哥男子塞尔瓦在2小时11分21秒跨过终点线时,掌声、欢呼声和鼓乐的轰鸣使整个终点处激动成一首交响诗的巨大惊叹号!而后面42公里长的马拉松道路则是一个充满惊奇、震撼、和无数感人故事的长长的诗句——

敞开胸怀,欢迎每一个参加者

这是一首洋溢着自由精神的诗︰它不像奥运会或者其它大型比赛那样要求参赛者受过专业训练,有过好的运动成绩,还要经过层层选拔。纽约马拉松欢迎每一个想参加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何种肤色,什么性别,来自哪个国家,是否有过长跑记录。只要在18岁到80岁之间。即使80岁以上,经过训练,有健康证明,也可参加。去年纽约马拉松参加者中年纪最大的是一位86岁的女性,她用7小时17分钟跑完全程。

1970年,出生在罗马尼亚的纽约衣厂工人勒波(Fred Lebow)以个人名义,在曼哈顿“中央公园”发起了第一届“纽约马拉松”,当时有127人参加。此后每年举办一次的马拉松迅速成为最受美国人欢迎的体育活动之一。1992年,有27797名参加者跑到了终点,使“纽约马拉松”成为世界上城市举办的规模最大的马拉松。

今年参加马拉松的三万人中,有7728人是第一次参加,他们中有老人,残障人,新婚夫妇,或全家老少。在布碌仑区经营一家店铺的阿根廷移民说︰“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因为它向全世界所有人开放。到底是美国人、墨西哥人还是哪国人赢了不重要,重要的是谁都可以参加,纽约欢迎所有的人。”

99个国家的人来参加

这是一首闪烁世界主义色彩的诗︰三万名参加者中,除了美国的50个州都有人来参加外,还有来自全球99个国家的12000人。仅仅法国就来了2200人。德国和新西兰也都来了超过1000人。还有人来自日本、越南、柬埔寨和委内瑞拉等国家。这来自99个国家的外国人占了参赛人数的40%。

很多人专程来纽约为参赛亲友助威。他们中不少人在起跑处为亲友鼓气后,马上坐地铁赶到前几站的街口,再为亲人助威。他们这样连续换乘了十几次地铁,最后再赶去终点给亲人献上拥抱和鲜红的玫瑰花。这番匆忙的奔波,把助赛者紧张得比参赛者还累。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感叹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外来者比当地人还熟悉纽约地铁。”

并不在乎美国人得不得第一

这是一首交响着多元种族共存的诗︰跨越终点线的前20名男子中,除了第三名是美国人外,其余都是外国人。他们中有各三名墨西哥人、肯亚人和意大利人。还有两名巴西人,各一名日本、南非、法国和委内瑞拉人。而女子第一名则是从未参加过马拉松比赛,第一次来纽约的21岁的肯亚女子。她以2小时27分37秒的成绩成为第一个获得此项殊荣的非洲黑人女性,也是纽约马拉松历史上获得冠军的最年轻女子。

在纽约马拉松记录上,自1982年以来,就一直没有美国人获得过男子第一名;女子自1977年以来也没有美国人封冠。但纽约人不在乎这些,纽约马拉松照样向所有想来参加的人开放,纽约的马拉松不是为了证明纽约或美国的强大,而是为全世界所有敢于向42公里长的赛程挑战的人提供平等的机会和自由的跑道!

残障人士也参赛

这是一首放射着人类不屈精神的诗︰人们为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人喝彩,更为用双手把轮椅推向终点的残疾人而鼓掌。每当坐着轮椅或拄着枴杖的挑战者进入终点地段时,全场爆发的掌声和欢呼最为响亮。那摇动轮椅和支撑枴杖的双手一寸寸地艰难地“跑”完了42公里的全程。这不是比赛,这是人类绝不屈服的顽强精神在展示、在行进!

来自越南河内的化学教授曹川冲,越战时在背送北越伤员时,一条腿被地雷炸伤截肢。他用双拐代步,来纽约参赛,以9小时23分到达终点。在旁一直陪他的是曾在越南打过仗的一位美军上尉。他们在纽约的体育俱乐部相识而成为朋友。“过去,他们在一起交战。现在他们是跑在纽约大道上的伙伴。”对此发出感叹的是双腿截肢的美国参赛者川普。他使用双拐,支撑了11小时56分,在终点处跨进了他一生的梦想。

来自英国的双目失明的裴克任也在朋友的看护下参加了比赛。他是为了给在伦敦出版的一份盲人刊物募捐。他跨过终点时说;“我累极了,但感到十分幸福。”

这种绝不向命运低头的挑战精神,伴随着纽约马拉松创办以来的历届比赛。在今年的比赛开始前,全体参赛者默哀一分钟,悼念不久前病逝的纽约马拉松发起者勒波。勒波1992年患脑癌动了手术,术后第二年他毅然决定再跑一次马拉松。60岁的勒波用5小时32分34秒跑完全程。他的好朋友,曾9次获得纽约马拉松女子第一名的德国的葛瑞特,放弃了可能赢得第10次冠军的机会,一直陪着他跑完。勒波的顽强不息诠释了纽约马拉松的真正精神。人们为他在纽约中央公园设立了铜像。他看着秒表的塑像,激励着人们争分夺秒冲向终点。

婚礼、牛头和卓别林

这是一首散发着节日气氛的欢乐诗︰在发令的大炮轰响之前,一对参赛的情侣在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主持下,在三万参赛者的祝福中举行了婚礼,随后穿着结婚礼服的新娘新郎汇入马拉松的人流。有的参赛者穿着牛皮衣服,带着牛头;有的打扮成“米老鼠”,虽然沉重的戏剧服装使长跑更加费力,却一路溅起笑声和更多的掌声。还有的人打扮成喜剧大师卓别林,以滑稽的动作跑完赛程。有人头戴自由女神的帽子,或高举自己国家的国旗。

这是纽约人自己组织的盛会。到处可以看到服务马拉松的志愿人员。仅志愿服务的医生就有2000人,志愿翻译350人。比赛组织者准备了三吨“面包圈”,三吨面饼,180万个纸杯和13万个固定运动员身上标志的别针。

为什么看不到中国人

从上午10时50分开始的马拉松长跑,到了傍晚万家灯火时分,仍然有运动员在路上坚持奔跑。从大炮发令开跑后6小时48分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跑进终点,在阵阵凉风中仍然坚守在终点路段的观众,以热烈掌声向这个“迟到者”祝贺。随后跑进来的一对日本男女,面对人群的热情,他俩以日本的风俗,一面鞠躬,一面跨过终点线。

遗憾的是当比赛进行到8小时20分,第29523名参赛者抵达终点时,还没看到一个穿着标有“中国”字样运动衫的人。而中国拥有近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

是中国人不热爱体育运动?不是。是中国人没有马拉松的好成绩?也不是。就在纽约马拉松举办的前一个星期,北京举办的一个国际运动会上,中国有三名女子的长跑成绩曾创造世界记录。那么为什么在有一万多外国人参赛的纽约马拉松上看不到中国人?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人没有出国的自由!无论中共当局举办的运动会,还是北京争取举办的奥运会,目的都是为了证明国盛党强,而不是为了展示个人的自由,和自由意志的力量。

而纽约的马拉松比赛,既不是为了证明纽约市政府领导有方,也不是为了显示美国的强大。那一个个举起双臂激动地呼喊着跨过终点线的男女老少,那些跪下亲吻终点线的胜利者,以及那些顽强的残障人士,让人们看到的只是每一个具体个人的强大,它显示的是自由精神的力量。

当那对赛前举行婚礼,穿着婚纱的新娘和身着燕尾服的新郎手牵手终于跑到终点时,新郎居然还有力气抱起了新娘,观众们被他们感动,为他们祝福。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他们一定会在人生和爱情的马拉松中手牵手坚持到终点。

——原载纽约《世界日报》周刊1994年11月20日

作者注︰昨天(2013年11月3日)纽约马拉松举行。19年前,我在纽约现场观赛,写了上述这篇短文。

纽约马拉松是最具国际性的马拉松赛,吸引了全球赛手。由于去年波士顿马拉松赛发生炸弹案,所以这次纽约马拉松被警方严格保护,从电视报导可看到,全部赛程都有摄像镜头。今年纽约马拉松有4万8千人参赛。它展示美国人民绝不被邪恶吓住的意志和决心。

在上述短文中,我提到三万人参加的纽约马拉松,没有一个来自中国的赛手参加。那是19年前。今年的纽约马拉松,据媒体报导,有6名来自中国的赛手参加。这虽然有“进步”,但近14亿人口的中国,才来了6个人,不到亿分之一,而德国法国等,都是来了几千人。

但就这6个中国人,据纽约《侨报》报导,却事先被中共驻纽约的副总领事等官员宴请,他们还在酒席上向这些中共官员“献唱”。是“这6个中国人”太不普通?还是中共官员又在用体育搞政治(宣传)?那些来自法国德国的赛手是绝不会被他们的领馆“宴请”的,别说没有“政治需要”,而且,一来几千个选手,还不把他们的使馆“吃黄了”?

自由国家参加纽约马拉松的赛手,既是自费,也没有使馆官员的宴请。那是自由意志、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精神的体现。在42公里的赛程中,不仅展示个体的意志、体能和决心,也向世界传递一个象征︰在共产主义、伊斯兰恐怖等邪恶面前,人类朝向自由道路的“马拉松”,将一直勇往直前!(caochangqing.com)

——原载“曹长青网站”

评论
2013-11-05 2: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