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秦端阳:曼德拉的无间道

文/秦端阳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12月16日讯】曼德拉走了,死后备极哀荣。虽然他生前强调他不是天使,但在南非他被神化,有如当年中国的红太阳–毛泽东。他的一生就是南非的一部近代史, 从囚徒到诺贝尔奖获得者,最后到总统,他展示给公众的这一部分,是一个完美的励志故事,是一个经典的好莱坞电影剧本。但他的另一面:是和平维护者,还是恐怖份子?是人权斗士,还是共产主义战士?这些争议并没有随着他的离去而消失。

以前就有文章不断的披露曼德拉是南非共产党党员。但一直被曼德拉本人以及南非共产党否认,认为那是对他的污蔑。但讽刺的是,曼德拉去世后,南非共产党(南共)和非国大(ANC)都发表声明,承认曼德拉是共产党员。南共的声明说,“曼德拉同志在1962年8月被捕时,就已经是南共的地下党员,而且还是南共中央委员会成员”。可见,曼德拉与南非共产党渊源极深,入党的时间应该更早。在50多年的无间道生涯中,曼德拉成功的掩饰了自己的共产党身份,博得了国际社会的同情。

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是个诺贝尔和平奖孵化器,共催生出4位得主。1960年非国大(ANC)主席艾伯特•卢图利(Albert Lutuli)由于提倡非暴力运动,是首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非洲人。但1960年沙佩韦尔惨案改变了非国大的方向。部分领导人认为,跟印度不一样,非暴力运动在南非不可能取得成功,必须走武装斗争的道路;非国大也必须树立一位和圣雄甘地一样的灵魂人物。部落酋长的儿子,年轻的曼德拉被选中。此前非国大一直和南共并肩战斗,但已经被南共渗透。前非国大和南共干部-海拉番(Bartholomew Hlapane)后来作证说,“没有南共中央委员会的同意和批准,非国大不能作出任何重要决定。”中国读者对此应该不会陌生,国共合作期间,这些附体与挖心战术,中共早就演过一遍了。此时曼德拉的作用是孤立并架空了非国大主席卢图利,1961年9月,曼德拉创建了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自任总司令。

“民族之矛”的核心成员都是共产党员,中国为早期成员提供了训练。据“民族之矛”第二任司令马拉巴(Raymond Mhlaba,1995年任南共中央主席)的回忆,1960年10月,马拉巴以及马瓦伊(Wilton Mkwayi )等6人到达北京,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其中4人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游击战理论,2人在北京学习电台等技术。马拉巴说,他们学到了非常有用的打一枪就跑(Hit-and-Run)的游击战术,一些女战士还教给了他们一些特殊的技能和技巧。经过10个月的训练后,他们回到南非,并在阿尔及利亚建立了训练营。马拉巴透露,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提供了塑料炸药,苏联负责提供武器与资金。手上有了这些“硬通货”,民族的长矛开始刺向了南非。

当曼德拉坐上共产党的板凳,绑上国际共产主义的战车时,他个人的命运就注定了与冷战息息相关。60年代,正是冷战的高峰时期,而南非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在苏伊士运河1869年开通后,一些不能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巨型油轮必须从南非好望角绕道,西欧进口原油,战略原料等油轮都得从这里经过。 而南非对美国也极其重要,南非的铀矿石和钒矿石等战略原料,美国是最大的买主。南非还有美国海军船舰的停泊港口,以及四个导弹跟踪监测站。因此美国绝对不会坐视南非被共产主义阵营颠覆。

1962年8月,南非政府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下将曼德拉逮捕,当时政府以煽动罪和非法越境罪判处曼德拉5年监禁,1964年6月因为发现新证据,改判无期徒刑。自此,曼德拉开始了他长达27年的“监狱生涯”。

在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总统执政期间,南非一直被当作反共产主义的非洲堡垒。种族隔离显然是一种很不人道的政策,在卡特时期,加强了对南非的武器禁运,但反对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到了1980年代,在世界教会理事会、有色人种协进会以及美国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等组织的压力与游说下,美国国会通过提案,对南非进行经济制裁,里根否决了这个提案,但又被国会推翻。南非白人政权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

这一时期,曼德拉的同志们也没消停,除了攻击一些军事目标外,火车站、教堂有时也会成为攻击地点。对于支持政府的黑人,曼德拉的革命伴侣-温妮还发明了一种酷刑-“带项链”(Necklacing),把轮胎装满汽油后放置在受害人的脖子上并纵火。这可能取材于中国文革的“喷气式”和“挂牌批斗”并推陈出新,但“带项链”恐怖百倍。因此非国大在1986年左右被美国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其精神领袖曼德拉也被列入恐怖份子观察名单,一直到2008年才摘掉帽子。

到1989年苏联倒台后,没有了冷战的最大敌人,南非的地理战略地位大大降低。南非政府新领导人也深知这一点,开始找退路,大部分当年判无期徒刑的都开始获得释放,并开始了接触和对话,南非开始了新的起点。

27年的牢狱生活,对于曼德拉本人,当然是个人不幸,人一生能有几个27年?虽然曼德拉在里面还可以种菜,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酷刑折磨,但罗本岛高墙内的生活肯定不会是一种精致的人生享受。回头来看一看,如果曼德拉没有和当时的共产主义阵营绑在一起,没有站到自由世界的对立面,也许根本不用27年,就能达到同样的目的。

但曼德拉又是幸运的,在平均寿命只有50多岁的南非,曼德拉活到了95岁,不仅活着走出了牢房,还享受了人间的荣耀,这本身就是个奇迹。他以他的威望,他倡导了南非的“真相与和解”,避免了血腥报复;保留了南非的经济结构,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改造”,进行了平稳过渡。是共产党员也好,无间道也罢,曼德拉的这些功绩还是值得肯定与尊敬的。

曼德拉被一些人当作了南非人的“摩西”。但摩西为犹太人在西奈山请回了十诫,作为犹太人生活和信仰的准则,以致繁衍数千年,生生不息。今天的南非也是问题丛生:贫穷、失业、爱滋病泛滥、毒品与犯罪猖獗、政府腐败,曼德拉曾经深信的共产主义教条,和已有的社会主义试验,显然都不是南非的答案,看来南非人还将面临新的选择。

评论
2013-12-16 7: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