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警察可鄙的匪治时期

【大纪元2013年02月12日讯】在警察已然沦为可鄙行当的匪治或兽治时期,深圳前警官王登朝是又一个异数,他不曾为着在一口黑锅旁边混口饭吃,就失守做人起码的底线,就自甘沦为暴政手里的一节烧火棍,相反因接触了更多的社会黑暗面,而自觉出淤泥而不染,于茫茫夜色中玉树临风,挺立成了又一名良知守护者。

他致力于推动宪政民主,筹办宣传民主的大型集会,倡导全民享受社保、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平等养老……这般黑夜中的前驱,自是为当局所不容,王登朝牵动了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的故伎重演,被深圳法院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刑14年。他的辩护律师在庭审中含泪退出法庭。

“活埋了我都无所谓”,在暴政的悍然压迫面前,王登朝掷地有声,视死如归。恰如老子所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把玩了司法魔方的人权恶棍,再次演绎着誓将无耻进行到底。而王登朝也针尖对麦芒,以他不屈从于黑暗的坚强姿势,继续展现他对违背天道行事的反抗和不认同。

与王登朝的光彩照人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某些警察——他的一些前同行,不但表现得鼠目寸光,而且在藉着夜色的掩护凶狂作恶,他们在殴打旁听者,在抢尸,在“修理”作家,在夜以继日监控良心人士,在截访的路上雪上加霜,充当暴政的打手,在血腥强拆中自甘沦为掠夺者的马前卒……

呜呼!人民警察,一个曾经多么令人敬重的行业。可曾几何时,越来越多的“人民警察”再也感受不到一种职业的荣光;呜呼!记忆中的“警民鱼水情”,不但渐趋模糊,而且早已花落成殇。在太多的群体性事件中,你看到的是警民间的对峙和互殴,是一辆又一辆被公众愤怒掀翻的警车……

更有甚者只身潜入上海警局,愤而杀死、杀伤多名“人民警察”,之后在庭审中一样表现得视死如归,不但对死在其刀下的无辜警察毫无歉意和悔意,相反直指“他们死有余辜”。而这些年来,许多蒙冤警察同样堪怜,在黑夜中一样可悲地沦为访民,哀告于“首善之都”一样是无人理睬……

“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居然成了不少国人的共识。是谁,将警察们驱使到了这境地?是谁,给警察们的额头上贴了一道道的黄纸符?是谁,就这样没完没了地灭绝着人性,肆无忌惮挥洒着匪性和兽性?是谁,一边甜美地说唱着“法治”,一边强化的却只是匪治或兽治?

倘若还有一点点行业的自尊,还想找回职业的荣光,那么中国的警察们,就该把这类问号一个个给拉直。你也许不能做到像王登朝那样,为了某种社会理想,而义无反顾舍弃小我,而视死如归,但你至少还可以捍卫你的“一厘米主权”,在立身处世上,从长远处着想,做到尽可能的不作恶。

就像无法预测阴晴圆缺一样,在风车转动频繁的苍茫荒野,你也同样无法预知暴政和善政的循环交替。其实许多时候不需要等到夜色褪去,善恶有报即会显现。网上有数据说,过去三个多月以来,各级政法系统被双规、逮捕人数已多达453人,其中公安局系统392人,另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

我孩子惨烈遇害后,原先只在电影、电视里见过的某些嘴脸,结果在和政法官员、“人民警察”的交锋中,我不断见识了。王登朝的玉树临风,让我想起每个行业其实都有好人和坏人,只可惜好人总是命运多舛。能预见的是,王登朝的受难是暂时的,他的一些前同行则会在牢中度过后半生。

2013年2月11日正月初二写于漂泊中(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0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0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2-11 18:48:51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2/12/n3799149.htm
标签:tags: 警察,
,
匪治时期
大纪元网友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谎言九十余年!!!神明道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