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广东乌坎民主权被架空 村民无望欲再敲铜锣

人气: 2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铭报导)广东省陆丰市的“乌坎事件”曾经震惊世界,乌坎村民赶跑村政府官员并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新村委会,至今刚好一年。当年雄心勃勃一心为民的民选村官没能够收回全部土地,村官显得力不从心,都怕见到村民,有的甚至被迫辞职,相悖于当初誓言。有村民认为,新村委的自主权被党委架空,失去了民主意义,使新村官上下不是人。一些村民感到无望,希望再度敲响铜锣维权。

没有讨回土地的村民感到失望

新村委会主任林祖恋曾经在小广场号召村民团结起来讨回被盗卖的土地,“乌坎的村民已经觉醒了,绝不允许不法行为的行动,不管他后台多大,势力有多少,我们一定要斗到底。” 村民说,当年在林祖恋等人的组织下,村民敲响铜锣,以此为号令拉开声势浩大的维权运动,如今林祖恋和整个新村委已显得非常的力不从心,没有讨回土地和得到实际利益的村民也感到非常失望。

乌坎村民近年为土地维权,2012年初,乌坎村民一人一票地选举出了新的村委会,第一次从形式上行使了民主权益。一年过去了,被上届村委会违法倒卖的土地有12,000亩左右,其中已经办理国土证的有7,000亩,无法收回,剩下的5,000亩土地,按照村委会的说法,去年已经收回了三千多亩,还有一千多亩今年可全部收回。

据东方卫视报导,村口的几百亩土地,围墙上写着“乌坎集体已收回土地”的字样,但是在村民眼里,这些字没有实际意义。村民说,村民到现在什么都没得到,全乌坎都不满意。第一条村民起来推翻以前的贪官、村干部,全部推翻掉,讨土地回来,他(新村委会)一直都没有,什么也没有讨,也没有向乌坎人民交代。

村民希望再度敲响铜锣维权

乌坎村吴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乌坎的民主是挂个名,村委班子的权力实际上被中共架空,任何事项都得经过所谓扶持新村委民主自治的党组织,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得由党说了算,达不到民主自治的目的,使新村委显得非常被动,上面要看党的脸色,下面要应付百姓,林祖恋等新村委班子的日子最难过。新村委曾经被村民拥戴和推选,而今新村委却都害怕见到村民。

东方卫视报导,林祖恋说,怕听到电话,怕看到人,怕自己的门铃响,为什么呢?因为我现在可以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说好也不行,说不好也不行,说真话也不行,说假话更不行,什么话都很难说,里面错综复杂,我得处处注意,处处防备。

村民说,前一阵子林祖恋上下攻心病倒了,他已经被中共磨得没有性格了,但村民仍然非常关心他。“我们会穷一生去把全部的土地追回来,不希望把问题留给下一代。”吐出此言的张建成当时也雄心勃勃,他竟然于今年1月29日被迫辞职了。一些村民感到无望,轰轰烈烈一阵又回到原点,希望再度敲响铜锣维权。

“民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据东方卫视,中共官员对东方卫视说:“新村委成员他可能是好人,但不一定是能人,需要党的具体指导。虽然是自治,我们不能放任不管。”

新村委杨色茂说,可以大胆地说,对于村民自治,在整个汕尾地区都是陌生的,任何人都没有经历过村民自治。

张建城表示:我们的民主属于婴儿期,就是说初期,刚刚在学习的,比如说我们的村民监督委员会,刚成立的时候,他不知道他的行使权力有多大,经常和我们村委会党支部和村委发生冲突。

吴先生表示,新村委的自主权被架空,省委派下来的工作组对各方面工作都形成了干扰,试想一个没有民主的独裁专制的党,来扶持一个民主自治的村委,“民主”还能是真的吗?其实许多村民都明白背后的因素,但还得去找新村委拿说法,因为民主的村委不能脱离民众呀。好的民意往往被党卡住了,使新村委上下不是人。

吴先生说,乌坎村民都在思考“民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很显然乌坎村根本没有真正民主,完全没有民主化的参政议事,民选的新村委成员要么被同流合污,要么主动辞职,中共绝不会让乌坎的“民主”成功收回全部土地,让村民受益。否则中共的独裁政党就无法维持统治。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djytmm@gmail.com

(责任编辑:江启明)

评论
2013-02-14 8: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