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摄影记者见证中国贫富鸿沟

张东光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2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新加坡摄影记者Sim Chi Yin近日投稿《纽约时报》说,她最近开着奥迪车子到白雪覆盖的陕西山路上孤立无援,一位年轻矿工对她说:“我们认为你们是富有的城市居民,开着奥迪来到这里,这就是为何没人帮你的原因。”

作者说,她开的这辆车是从朋友处借来的,但奥迪却是中共官员最喜欢开的车款,她开这辆车到山上是来探望一年前摄影过但现在生命垂危的一位村民。

她说,工人阶级对富人的厌恶并未让她吃惊,但却提醒她中国存在着城乡贫富差距的鸿沟。此一鸿沟自1990年代以来不断扩大。与官员贪腐一样,贫富差距是中国社会动荡的一大重要因素。

在网际网络上,到处充满了对于富裕、贪腐或特权者垮台的匿名嘲讽和评论。对于“富二代”的傲慢举措,网民通常会大加挞伐。

上个月,中共当局发布中国贫富差距在2008年达到巅峰,然后差距开始缩小,去年的基尼系数为0.474,低于2008年的0.491,但多数的经济学家对于这样的数据表示存疑。根据经合组织(OECD)统计,美国在2000年代末期的基尼系数是0.378。

联合国数据显示,中国目前270万名百万富翁(按美元计)和251名十亿万富翁,但却有13%人口每日以1.25美元过活,城市居民的平均可支配所得约当3,500美元。

作者说,过去一年来,她一直在追踪中国贫富差距的情况。她曾在上海采访了一名47岁的收破烂者张春英(音译),她的三轮车穿梭于有古奇(Gucci)和杰尼亚(Zegna)等奢侈品牌林立的新天地购物商城,透过回收纸板等物品,她和丈夫每天赚15美元,然后用这笔钱供他们的儿子念大学。

作者在北京也拍摄过48岁的补鞋匠高鸣鹤(音译),他在五星级酒店的对街和出售柯士顿马田(Aston Martin)、马莎拉蒂(Maseratis)等跑车商店的后巷工作,无论阴晴寒暑他都在帮农民工和上班族修补鞋子。

在首都北京的摩天大楼和公寓区的下方,许多“鼠族”住在地下室无窗的方格内,他们是一群服务业的移民工。过去两年来,作者对这些男女拍摄了一些特写,试图凸显他们尊严和渴求。

作者说,她也拍摄过所谓的“蚁族”,他们是来自各省、追求北京梦的大学毕业生,但却发现自己只能找到低薪工作,以及只能住在郊区的宿舍般旅店。大学毕业多年后,他们的生活水平仍然像学生一样,由于没有自己的空间,只能蜷缩在黑暗的停车场。

她拍摄这群健谈的“蚁族”后,再去拍摄北京跑车俱乐部。许多年轻富人开着迈凯轮(McLarens)、兰博基尼(Lamborghinis)、法拉利和保时捷在跑道上奔驰,他们穿着Prada鞋子、拿着LV皮包、被众多女友围绕着,他们很少从空调良好的车中走出来,他们似乎自豪于被外国摄影师拍照,但当被问到他们从事何种工作和财富来自何处时,他们绝口不提。

作者说,跟鼠族、蚁族、收破烂、补鞋匠和快递员接触时,需要花一点时间来建立默契和信任,但要跟中国富人攀关系更难,后者多住在门禁森严的城市郊区,社交方式相当封闭。直到几个月前,作者才有幸一窥北京一家高档俱乐部的内部面貌。

27岁的“蚁族”脚底按摩师庄秋礼(音译)说:“我和住在上面豪华公寓的人们没有什么分别,我们都穿着相同的衣服,也有相同的发型。唯一的差别是我们看不到太阳。几年后若我有钱了,我也会搬到上面去住。”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3-02-16 6: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