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生活(52)速食店 像另类图书馆

作者﹕文、图/邱荣蓉
(水性蜡笔速写 / 速食店内一角)

(水性蜡笔速写 / 速食店内一角)

【字号】    
   标签: tags:


(水性蜡笔速写 /汉堡店内一景)
(水性蜡笔速写 /汉堡店内一景)

我常来这间离家不远的速食店阅读或画速写。平常这间店里的客人不会太多,大多是住在附近的居民或上班族。这里不似“美系”的速食店,没有预备小孩子的游戏间,因此这家店给人的气氛,是一种安安静静的感觉。

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样,带着速写本和书,点了喜欢吃的食物,端著餐盘上了二楼,发现里头竟然坐满了人,简直是一位难求!每张桌面上,摆放着满坑满谷的书和讲义;不少人披头散发的趴着睡觉、低头族在把玩手机、有勾肩搭背穿着校服的男女学生、还有揽镜自照的长发女生,拿着细梳子慢慢的梳头,还有人在玩扑克牌……我绕了一圈,实在找不到位子,只好将就著坐在中间区的高凳子上。

高凳子,坐起来还蛮舒服的,可以将脚踩在上头,舒解下肢的压力,让血液容易回流至心脏。我喝着咖啡,目光穿越眼前人造树影的枝叶细缝,瞥见另一端的风景,这绿色区块形成了安全的掩饰,让我无人发觉地,画下了对面坐着的客人。

想起自己念高三时,为了考大学,放学后会直接到图书馆温书。图书馆往往也没座位,要请先去的同学帮着占位……家里住的眷村房子很小,左邻右居又挨得很近、很紧,夜晚每户人家都在看电视,震天价响的音量,此起彼落、接二连三的,让我根本看不下书。去图书馆念书,会比较安心,更容易记住书本里的知识。 

现在的孩子很幸福,少子化的家庭,让孩子都有自己的专属书桌。我以前没有书桌,写功课和温书都得在饭桌上,要不然就是在床上,垫张小木头椅子,这样也能写字看书了!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念书是没有书桌的,唯有去图书馆,那张桌子才临时是属于我的吧。

反观眼前这些都有自己书桌的孩子,不在家里温书,不去图书馆看书,却呼朋引伴的躲在这里“似读非读”的,这样的情景,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于是我发现,只要别在学生准备考试的季节去凑热闹,便能如愿坐到自己熟悉和喜欢的座位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淡彩写生 / 海鲜意大利面)
    坐在靠窗的位子感受着光线的流动和自在的优闲,我点了一份从来都没吃过的海鲜意大利面…
  • (水性蜡笔 / 人面樱花相映红)
    每逢过年时节,正是樱花绽放时候,许多风景名胜赏樱人潮络绎不绝;看着美艳的樱花,在蓝蓝的青空底下,一大欉、一大欉的,犹如花海般的肆放洒落、从天而降,挥舞著粉白、粉红或淡粉的柔美色彩,不论用相机拍摄或画笔彩绘,都能捕捉住大自然瞬间神奇的美丽!
  • (淡彩速写 / 鲔鱼三明治和咖啡)
    我经常来这家可爱又充满童趣的咖啡小铺,除了店铺格调轻松自在外,店家料理的轻食蔬果、热咖啡也让人满意;所以,每当午后优闲时光,我多半会来此处独享速写与咖啡的氛围。
  • (水性色铅笔  / 居家布置)
    从小到现在,在感觉上和心态上,我根深柢固的认为,黄历新年,才是中国人真正在过的新年!大人小孩,除了穿新衣、戴新帽,从头到脚焕然一新外,居家的环境布置,更借由春节的来临汰旧换新,用心打点成自己更喜欢或更需要的样子。
  • (水性蜡笔速写 / 过年的水仙花)
    快要过年了,每逢过年的时候,脑海就会情不自禁的浮现,小时候住在台北眷村里过年的景象;记得家父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简陋的鸡棚,里面养了好几只鸡,我们这些孩子,每天将吃剩的饭菜掺著鸡饲料丢进去,就能把小鸡养大了。
  • (水彩速写 / 百合花)
    快过黄历新年了,大街小巷的店家,纷纷摆出不少应景商品:例如春联、挂饰、糖果、盆栽……等等。除了布置家里的经典摆设外,我喜欢在过年期间,添购有年节意味的花卉,像是百合或兰花、水仙之类的,它们开花期长,摆在客厅里更具有优雅风姿与新年的气味!
  • (水性蜡笔速写 / 我的咖啡走廊)
    我家店面用的是整片透明落地窗,窗外空出一条不很宽敞的走道,走道与窗户相连的地面,种了一排绿色盆栽美化视觉…
  • (淡彩速写 / 车窗外,棉花糖云朵)
    啊!车窗外的景致,有一大堆像棉花糖似的云朵,悬浮在淡水河上的半空中。那些层层叠叠、软软绵绵的白色云朵,被风吹着鼓起一圈圈的样子,好似我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啊!
  • (水性色铅笔 / 一枝九重葛)
    有时候穿街走巷,不经意就会瞥见它,往往一仰头,就看见楼上的住家,一字排开着许多不同颜色的九重葛,在阳台上展露出缤纷、浪漫的色彩,花团锦簇间,层层叠叠,让人非看不可啊!
  • (压克力颜料手绘/ 京剧脸谱)
    几年前画室来了一位从事皮包进口生意的女学生,她说自己来学画的目的,是希望将来能在皮包上面画画,彩绘出许多不同的图案。我被她的说法给吸引住了!过去我几乎都画在平面的纸张上,对画画技法来说并不困难;但皮包是立体物品,在皮包上彩绘与在纸张、布织品、或衣物上又完全不同,可以说在皮包上画画,是一种特殊彩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