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参与华为项目后离职 美国工程师离奇死亡

更新: 2013-02-20 10:30:37 AM   標籤:tags: 华为 , 间谍 , 自杀

【大纪元2013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倪明编译报导)去年6月24日,31岁美国工程师托德(Shane Todd)在自新加坡公司辞职后第三天离奇死在公寓内。托德的家人表示,当他们赶到新加坡收尸时发现,死亡现场没有封锁,没有警方调查的迹象,此外没有发现所谓上吊用的螺栓,死亡现场与新国警方所描述完全不同。托德的父母断言,儿子是被谋杀的,因为他一直害怕他所参与的项目会危及美国国家安全,他们还说,此项目与军事技术泄露给中国有关。

《金融时报》2月15日报导,受雇于新加坡微电子研究所(Institute of Microelectronics,简称IME)的美国电子工程师托德曾参与一个IME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合作项目。

华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之一,但被多国拒绝往来,澳大利亚和美国国会的理由是,其设备可用于间谍活动,被视为有国家安全风险。

美国工程师被“上吊自杀

新加坡警方宣称,托德在他的新加坡公寓的浴室墙上钻了一个洞,用螺栓固定滑轮,一个黑色的肩带通过滑轮,并缠绕在厕盆上。然后,他将皮带拴在脖子上,从一张椅子上跳下来。

新加坡尸检报告说,托德,身高6英尺1英吋,体重近200磅,在浴室上吊自杀。

死亡现场疑点重重 找到疑为谋杀的重要证据

报导说,在获知噩耗后,托德的父母和两名弟弟自美国赶到了托德在新加坡的公寓。他们发现,公寓的前门没有上锁,没有任何警方调查的迹象──没有犯罪现场警方的隔离胶带,没有搜索指纹的污迹。进入公寓后,托德的母亲直接冲进了浴室,她想知道儿子是怎样死的。然而,她并没有看到如警方所述的现场:大理石浴室的墙壁没有钻孔,也没有任何螺栓或螺钉。厕盆也不在新加坡警察所说的位置。为此,他们感到不安。

托德的家人还发现,托德的公寓像是在搬家,烘干机里还有衣服,地板上还有要洗涤的脏衣物。干净的衣服折叠在沙发上。在他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他试图在出售他的家具,家具上都贴上了价格标签。托德的父母在餐桌上发现了托德的机票。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都不见了--被新加坡警方搜走并扣留。

在离开公寓前,托德的父母发现了一个像小扬声器一样的装置。报导说,这最后一刻的发现改变了托德自杀身亡的故事。那个小装置不是一个扬声器,而是一个外置硬盘,里面装有托德的电脑备份文件,涉及他的工作和项目的时间表与计划,与IME和华为的计划有关。

托德的工作项目与中国通信公司华为有关

该计划提出,从2012年到2014年底,IME和华为将“共同开发” 由半导体材料氮化镓(GaN)所构成的放大器,因为氮化镓能够承受远高于矽(silicon)能承受的高温和高电压。氮化镓设备具有照明及移动电话基站等商业用途,但也有巨大的军事用途,适用于雷达和卫星通信领域。美国国防工业巨头诺斯诺普(Northrup-Grumman)及雷神(Raytheon)等公司都在开发这一材料。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电气和计算机工程教授约克(Robert York)说,如果华为努力推进其GaN技术,这将是“令人不安的,但并不令人感到惊讶。高功率的放大器可做商业用途,但一些可用于军事上的应用:大功率雷达,电子战,包括信号的干扰,甚至一些潜在的武器。”

托德母亲:托德感受到威胁,因为他的工作与中国有关

托德于2010年从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得了博士学位。毕业时,他获得了多个工作机会,最后告诉父母他决定去新加坡,因为他一直在寻找探险机会。

2010年12月,他加入IME公司,很快升为5个人的团队负责人。他于2011年9月在电脑里建立了一个名为“Huawei”(华为)的文件夹,里面有一个文件,内容包含“项目计划”,概述了目标,范围和IME和华为之间提议合作的时间表。

后来,托德经常打电话给母亲抱怨IME,有时也抱怨他手里的中国项目,他强调,“妈妈,我会每周打电话给你,而如果你在一周内没收到我的电话,你就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

托德母亲回忆说,好几次,他告诉父母,觉得自己受到威胁,因为他的工作与中国有关。托德的父亲试图说服他回家,但托德说表示,他有责任留在IME。 “我记得,(一切)历历在目,他对我说,‘我很幼稚’,他以为他所获得的训练是为了一个高尚的目标。然后,他意识到,他被要求做的事情,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托德的母亲说,她没有问托德他所做的具体工作。她甚至直到他死后才知道这家中国公司的名字。去年四月,压力使得托德请求母亲说, “妈妈,我们可以祈祷吗?”他还对父亲说:“如果我能逃过此劫,父亲,我愿意终生伺候您。”

托德的女朋友萨米恩托(Shirley Sarmiento)说,因为压力,托德从春天开始参加教会活动。 “他说,他曾做过的事情,可能会让他陷入与美国政府的麻烦中,” 萨米恩托说,涉及“有关国防”及一家中国公司,这使他“不舒服”。

托德生前的最后几天时光

去年二月下旬,托德告诉父母和女朋友,他已向IME提出辞呈,并提前60天给出通知,另外,他又延长了30天来交接工作。

就在托德死前几天,托德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获得美国一家研究公司的一份工作,将与美国国防部和NASA一起合作。年薪约10万5千美元。

在IME的最后一周,托德非常忙碌。周三,他发出一封电子邮件,邀请同事与他这个美国小伙一起共进“美国式的”最后的午餐。他还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给他的母亲,他说,他很快会打电话给她。周四,他的同事记得他接了三个电话,似乎让他感到不安。托德也通过电子邮件向新的公司查询:他能否发表研究论文和申请专利?他会有多少天节假日?

周五,托德和大约30多个同事共进午餐。下午5时16分,他发出电子邮件向IME告别:“感谢您们的帮助,使我在IME的经历终生难忘。祝你们未来好运。请保持联系。”

托德的女朋友萨米恩托周五和周六都在等待托德的电话。托德也没有回覆她的短信。周日,她去了他的公寓。她发现门没锁,托德吊死在浴室里。

萨米恩托认为托德不可能是自杀。她说:“我是护士,如果有人想自杀,我当然看得出来。”

托德的父母和美国领事馆官员会见了新加坡警方。警方探员宣读了托德的几个遗言,一个是赞扬IME,一个是写给父母,请原谅自己成为父母的负担,另三个分别写给女朋友、弟弟们和朋友们。

警方宣称,这些遗书是自托德的电脑中找到的。托德的母亲说:“托德可能杀死了自己,但他不可能写出那样的遗言。”

托德的母亲表示儿子自幼就非常优秀,从来就不是我们的负担。此外,“他非常不满IME管理层对待员工的态度及管理公司的方式。”托德的女友补充,我很确信,他不会将人生最后时刻用来赞美IME。她说:“他(托德)痛恨自己的工作。”

新加坡警方表示,他们仍在调查托德案件。关于托德的案件,华为公司代表拒绝回答《金融时报》提出的任何与IME或与托德相关的具体问题。IME也拒绝发表评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热新闻
娱乐追星
生活消费
文化博览
相关专题: 大头条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