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中央银行的行长为什么会和政治家对打呢?这跟央行的作用有关。图为法兰克福欧洲中央银行前的抗议者。(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3年02月25日讯】:(新纪元周刊314期 作者谢田)中央银行的行长和政府首脑之间的关系,对一般人来说,应该是属于政府菁英之间的秘密往来;可以想像它是在大理石建筑的里面、厚重的大门后面,阴森森的地方进行的不公开的交易。所以,如果这些“银行家的银行家”与国家级的政客之间顿起勃溪,个中一定有很有趣的原因,或者权、钱双方的难言之隐。

全球货币战进入2013年,似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个没有硝烟的战争的源头,其实是世界各国的政治家。政治家希望货币贬值,不惜以通货膨胀的代价放松银根、多发货币、多印钞票,试图以此振兴经济、挽救就业、争取民意。试图阻止这场战争的,可以说是各国的中央银行行长们。能够坚守阵地的央行行长,会把央行的最终目的放在首位,在自己权力范围内拒绝发钞、抵制通胀、维护国民的根本利益。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鏖战

银行家和政治家之间的激烈鏖战,在德国是德国央行总裁指责政治家公开干涉货币政策,在日本是央行行长明确表态维护央行的独立性,甚至不惜在任期结束的几个月之前突然辞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正准备提名他人接替现任日银总裁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如果替换获得日本国会通过,这意味着日银可能将依照安倍的意愿,采取措施来终结日本的通缩。白川方明在任期内,重视日银的独立性和稳定的货币政策。但安倍晋三自上任来,一再要求日银引入2%的通胀目标,并要大力推行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政策以实现目标。

在德国,中央银行联邦银行(Bundes bank)总裁魏德曼(Jens Weidmann)公开表示,反对政治家公开干涉货币政策。魏德曼更指出全球性货币战争的开始,暗示全球央行失去独立性,将引发一场竞相下地狱的竞赛。即将今年7月上任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则建议,应该就英国改变通货膨胀目标进行辩论。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在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呼吁为欧元汇率设置中期目标、以此引导政策后,在货币政策会议发表演讲,也指出政治家干预央行政策的危险。

中央银行在经济中的作用

中央银行(central bank),或储备银行(reserve bank),或货币当局(monetary authority)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在正常国家,要负责管理国家的货币,调节货币的供给,以及调节资金利率。与此同时,央行还要负责监管国内的商业银行。因为央行的独特作用和地位,央行一般都被赋予垄断性的地位,可以印制货币。美国的中央银行是联邦储备银行,欧盟则有欧洲中央银行(ECB)。

央行管理一个国家的货币,尤其是货币的供给,主要用调节利率的手段进行,他们也可以把商业银行的保证金调高或调低。在商业银行资不抵债、陷入危机、或濒临破产时,央行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当商业银行胡作非为,发生丑闻,导致银行挤兑的时候,这也是央行前来救驾的时刻。

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中央银行的设立,从体制上就确定了它是独立于政治干预的。也就是说,不管谁在当权或执掌,政客们都不能因为自己的目的、党派的利益和政治的利益去干预或左右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

在历史上,在英格兰银行于1694年建立之前,中国其实是最早行使制度化的央行角色和作用的国家。从宋朝的纸币到元朝的借据作为流通媒介,都走在世界的前列。1455年,明皇帝为控制通胀,甚至不惜终止纸币的流通,并几乎切断了中国与世界的贸易。

中国没有真正的“中央银行”

中国的“中国人民银行”逐渐进入中央银行的角色,是从1979年开始,到1989年逐渐加速,伴随着中国社会资本主义因素的增加。但问题是,中国的“央行”从来就没有独立于政府和政治的设计,也从来没有真正独立于共产党的政权。

在正常社会,中央银行的独立性是由法律确定的。当然,只有自由和民主的社会才有真正的法律保障,有法律的保障中央银行也才能独立运作。也因此,政治家和中央银行行长之间的鏖战,才会有根有据。

中央银行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其目标的独立性(Goal independence),亦即央行有权力制订自己的政策目标,不管是通胀目标,还是货币发行目标,或者固定汇率的目标,都由央行自行确定。这些目标的确定,可能与政府的经济政策一致,也可能不完全一致;不一致时,政治家和中央银行行长之间,才会出现互掐和争议。

正常的中央银行有运作上的独立性(Operational independence)和管理上的独立性(Management independence)。衡量后者的一个标志,就是中央银行行长的“替换速度”。如果一个政府总是在不断的、频繁的更换行长,就说明政府在试图用替换央行行长来进行微观管理(micro-manage),或者通过小动作来操控。

中国人民银行虽然被中共政府称之为“中央银行”,它其实不是真正的“中央银行”(central bank),而只是一个“国有银行”(national bank)。中国中央银行的不独立,也可以从周小川在失势才敢吐真言、曝中国金融实况的动作中得到证实。西方学者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只能算是“独立于美国”,因为美国在统治着世界的金融市场;而不是独立于中共,因为中共在统治着中国。也正是因为中共是独裁的,不是民选的,所以它不需要去取悦中国人民,所以呢,中共其实是很“独立”的。

中国央行不能屈从于中共

当然,这种“独立”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中共是不需要依赖于中国人民的,所以它就不需要听命于中国人民,也不需要接受中国人民的选择。并且,它在把持中国的银行体制时,也在从经济上“独立”于中国人民。显而易见,这种“独立”,也意味着它是“独立裁决”,或者“独裁”的,也是孤苦伶仃、被孤立的。

中国目前出现的货币超发,信贷天量,无一不与中国没有独立的中央银行有关。中国民间甚至学术界,都没有充分认识到在一个正常国家内,一个独立的、不受政策制约的中央银行的作用。

中国目前的通胀,源于流通中的巨额货币量,而巨额货币的数量,是货币超发的后果。货币之所以超发,是因为信贷的疯狂投放。一个独立而负责任的央行,是不会坐视这样的货币超发的。中国人民在容忍中共在政权上的独裁、自身没有独立性的时候,也容忍了中国央行屈从于中共政权,失去了理性调节货币供给的机会。

中国金融局势恶化,地下银行泛滥,黑金溢流,小金库蔓延,所有这一切都标志着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已经不能有效的行使其职能。但这种失职,却是被最高当权者默许和纵容的,是在牺牲了全体国民的利益的时刻,被最高统治者用来做为一个直接和便利的盗窃国库——窃国,最好的工具。◇

本文转自31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02-25 15:09:19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2/25/n3808976.htm【谢田】-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html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