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再度承认曾“系统利用死囚器官”

更新: 2013-02-27 13:23:27 PM   標籤:tags: 活摘 , 器官 , 法轮功

【大纪元2013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2月25日,在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共同召开的“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视频会议”上,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发言再次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在会议中,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中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今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 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目前中国已初步建立全国器官移植和捐献体系,从本月开始,人体器官捐献将从之前的19个试点省份扩展到全国所有省份。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提及建立器官捐献分配体系重要性时一度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黄洁夫承认,长期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在世界上,中国是唯一系统 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这与中国作为政治大国、文明大国的地位十分不相称。由于未建立国家级别的器官捐献体系,使得移植行业一直处于千疮百孔状态。

黄洁夫还指责“国际敌对势力”把利用死囚器官问题扩大化,但也透露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他们的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据法广报导,黄洁夫所指责的“国际敌对势力”、“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指的是国际著名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2011年针对中国死囚器官移植问题提出的呼吁:国际学术会议拒绝接受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同行评审期刊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相关论文;国际医学界应该拒绝与中国合作进行这类器官移植的研究。

但黄洁夫本人曾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国器官捐赠》作为回 应,其中透露,在中国约有65%的器官来源于逝者,这其中超过九成来自死囚。这篇文章还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在2012年3月的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黄洁夫也再次提到,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面对外界活摘器官指控 中共一再改口

事实上,自从2006年面对外界对中共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指责,中共一再改口,从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了什么目的?

军医王国齐2001年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中共有 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活摘器官。中共一贯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就王国齐的证词,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 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同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否认称:“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同年10月10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在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转变了说法: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据《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份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 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2007年1月11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的 “中国丛谈”节目专访中也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2009年8月底,中共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向全世界用英文发布消息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的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

2012年3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国器官捐赠”。文章中提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无法见光的器官库

但中共宣称移植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的说法被专家广泛质疑,里面隐藏着更大的黑幕。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在2009年8月接受 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

大陆官方公布每年实施全肝移植四千例,且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也必须从三至五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那四千个肝脏就至少需要从一万二千至二万个死刑犯中挑选。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二千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二千人做肝移植手术,而其余的人又是从何处得到的肝脏呢?

中国死囚犯中相当数量是替身

近年来媒体(包括中共地方小报)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这种情况在中国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开秘密。中国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从社会上抓来的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民工,其中相当部份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就是法轮功学员。

事实上,12年来,江泽民、罗干和周永康通过中央镇压法轮功的秘密组织“6.10”机构给全国各地主管公安局的政法委系统下令:打死法轮功学员不追究。这是中共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政策和政法委作为执法机构带头破坏法律,加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在贩卖器官巨大利益利诱下,发生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剧。

分析认为,这个消息再次间接证实中国发生了活摘器官事件。

2006 年起,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前亚太司司长戴维•乔高通过深入调查,证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有关中国的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的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追查国际调查证实“活摘器官”是中共官方行为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显示,原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王立军所主持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器官移植等人体实验,其中“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课题组的协作单位有中国医科大学,锦州医学院,锦州解放军205医院,这些医院都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专案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现退休,手机:13841666988)进行了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经过了法院。

2012 年5月,追查国际调查人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导舆论宣传、属于江派的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在电话中确认,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这再次证实活摘器官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官方行为,而不只是薄熙来等少数人的罪行。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中国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听证会。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议员在听证会上表示,许多证据显示中共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政治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因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其中的大部份。

2012年9月18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首席代表帕克(Karen Parker)博士、全球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召开的二十一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这一指控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的热门话题,引起各国及非政府组织代表的关注。

2012年10月3日,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所掌握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包括王立军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档案。

相关专题 活摘网:国际调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