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见证苏援秘密军火库

人气: 3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2月05日讯】《开放》杂志编者按:二十年代末期苏联曾海运三十万支枪炮,秘藏于粤赣边区南雄县钟鼓岩大溶洞中,得到主粤之陈济棠庇护。作者月前曾实地探察并述其史略。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雨后转晴

昨日上午由广州乘坐高速列车到韶关,下午即去珠玑巷,冒着倾盆大雨到仅为斗室的曾氏祠堂,以及堂有三进的徐氏祠堂烧香点烛祭拜先人,默祈如愿——我母姓曾,我父姓徐。傍晚回到南雄县城即买水靴,换下已经湿透的胶鞋。今日起个大早,到梅岭关及岭下钟鼓岩游览、踏察。原来以为来到南雄踏察“陈氏协助共产国际接济中共武库遗迹”,目标应是较高的油山,不过既然依照先近后远的原则,先游览县城近处的梅岭关,便只有先踏察紧邻该岭的甚矮的钟鼓岩,此一选择由于天雨地滑更形必要。谁知此一临时决定带来以下所述阴差阳错意外收获,看来真是祖先显灵了!

在钟鼓岩“洞真古观”遇一年轻道士,法号元真子;人言姓刘,自言姓高名彬。他的年逾七十的师傅此时正在辟榖,因而无法与我相见。高彬听明来意便主动领我踏察道观旁边改革开放之后方才允许参观的一大溶洞。

据他所知,国共相争时期,此洞曾被国方辟为武库,洞外石壁曾受迫击炮轰——余信昌文《梅岭洞真古观》提及“一九三八年之后,钟鼓岩占作战区仓库。一九四六年,国民党一个连驻在洞真古观及钟鼓岩内”(载于一九九二年出版《南雄文史资料.梅岭古关》五十三页);但显然元真子和余信昌都不知道陈济棠主粤时(1929-1936),有否利用此洞为红军储藏苏援饷械。

苏联档案记载,首次国共合作破裂前后,苏联曾经秘密海运三十万枪来粤。据我考证,陈济棠(或有余汉谋)应当像盛世才一样,曾被苏联策反,并且拥有苏共党证。

苏援三十万枪炮藏钟鼓岩山洞

主洞极大,据我目测,储藏上万箱枪支(十枝一箱)以及上万箱子弹(万发一箱)毫无问题;除两三处较狭平坦进出口外,主洞还有一处显然经过扩挖的斜坡进出口(现已被用网封),可供马车、牛车甚至汽车上下——因此苏援日制“有阪”山炮、俄制“罗森贝尔”山炮等重型武器,不用拆卸便可进出溶洞;不过主洞地面和洞口地面只有一米左右高差,炮击洞口即有可能造成主洞所储弹药爆炸,因此枪支弹药必是藏于主洞侧后二三支洞而非藏于主洞。

中共红军“长征”路过此地,极有可能将其不便携带的重型武器、工厂机器托付给了陈氏,藏于此洞;北伐前叶挺周恩来所率铁甲车团重型卡车改装甲车,也有可能移藏此洞主洞——它们后来不知去向。

站在洞外坡阶之上,可以清楚看到梅岭古道南段,因此守库卫兵——据高彬说,此处曾经设瞭望哨——可以随时侦知江西来犯之敌逼近武库情况。据梅岭关旁“六祖寺”一年轻和尚(黑龙江人,法号顿勤)说,梅岭关旁红军所挖战壕围绕岭头一圈,态势看似主防江西而非广东来犯之敌。

耐人寻味的是,据高彬说,“解放”后,政府曾经募集大量民工,挑石担土,将溶洞之中几条支洞全部从头到尾填埋。我猜这些支洞内有人工开凿地段、出口以及工事、机关;我的一位狱中钟姓韶关籍贯难友曾经入过支洞,对我描述:支洞乃有人工坑道连接天然洞穴、地下暗河。因此我做推测:为了永远掩盖苏援饷械曾经藏此真相,中共高层核心人物 必曾下令“毁洞灭迹”。

为掩盖历史中共必令毁洞灭迹

溶洞旁边有一地下较大暗河露头石隙,称“龙王洞”。据高彬说,这条暗河竟然可通韶关。支洞深处应有接通此河孔道。

因为至此已经几可肯定:此处最似陈济棠济中共军火库,我便决定此次踏察有关历史遗迹,可以不必再去油山。钟鼓岩大溶洞应为“东库”,藏枪数目应为十五万或三十万,其中十五万应当早被运往(日运百支,年运三百天,四年即为十二万支。兵员配枪比率标准百分之七十)赣闽粤、鄂豫皖、湘西北三大苏区,武装十八万众。

苏援饷械秘库应当至少分作二处,据我推测,应当还有一座类似功能的“西库”,位于二连一阳某大溶洞——联想现已开放的“连州地下河”大溶洞。二连一阳即为京广铁路以西连州、连南、阳山三县。文革当中,二库所余枪支均应全部被毁——运到阳山县小山镇广东省第八钢铁厂(又称特种钢铁厂)回炉熔化。重得钢锭—钢材据说被建于当地的兵工厂又用来生产半自动步枪。林彪坠机之后,当地人曾经误称小山镇兵工厂为林彪政变枪厂。

武库直接关联中共长征与游击战

推理证据择要:其一,1930年,毛泽东、朱德曾率红四军一打梅岭、南雄,一九三一年,陈毅、彭德怀曾率红五军二打梅岭、南雄,应被解释为来此接受武器、被服(南雄县地下党组织车缝,陈济棠部佯装不知);其二,红军计划长征,共产国际曾有异议,来电指出“华南资源尚未用完”;其三,红军“长征”路过南岭,陈济棠不仅明拦暗放,而且转交许多枪支弹药予以后者,应被解释为履行苏联与其所签协议;其四,三年游击战争期间,陈毅率部驻守北山(靠近二连一阳)、梅岭、油山(靠近通往中央苏区秘道起点南雄市乌径镇),应与暗中保卫东西两处溶洞武库直接相关。梅岭属于南岭,根据梅岭本身并非高大(其虽海拔五百余米,但是南雄地台本高),不像井冈山、大别山、太行山、沂蒙山那般险峻,此种事实,可以领悟:毛诗“五岭逶迤腾细浪”乃为实景描写而非艺术虚构。

由此不难推知:中央命令陈毅率兵秘密留守梅岭一带南岭,目的不是开展游击战争——事实之上也是没有,而是暗中保卫武库。只能如此,岂有它哉!其五,叶挺曾与项南不和,一度来到宝安以新四军名义招兵买马,意欲另起炉灶,先得余汉谋支持,后被蒋介石阻止。此事合理解释只有:曾被共产国际点将领导南昌暴动、广州暴动的叶挺,必知南岭武库仍余大量军火,因而起意加以利用。共产国际表态支持,中共中央只得服从,不敢处分叶挺;其六,抗日战争末期,二王部队五千余众万里迢迢重返粤湘赣边,目的应当就在利用西库秘藏苏援饷械,扩大中共武装力量,形成南北呼应之势;等等。

全世界光棍节,十一月十一日四条1,既像光棍(本人现为光棍),也像枪支。对我来说,便是全世界共运史、中共史研究者的一大节日!所以回到旅社,我便饮下一小瓶近处购北京产红星牌二锅头,热烈庆祝十年以来我的陈寅恪式质疑、考证,终于、终于有了某种实证结果,尽管尚需学界一致认可。

(来源: 开放杂志)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3-02-05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