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桥何处可夜泊

作者:一竹
江南 寒山寺(摄影:
意文/大纪元)

江南 寒山寺(摄影:
意文/大纪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少时读张继的诗〈枫桥夜泊〉,对姑苏城外的寒山寺有着许多美妙的遐想:那一山、一水、一寺、一桥,那夜色、枫树、小舟、渔火,凭着我恣意的点染,心中便勾勒出一幅若静谧、幽美的水墨画一般的景致,于是我把自己安放在了这画中,安放在了枫桥之上、小舟之中,想像著诗人那份为少年所不识的“对愁眠”的滋味。而对寒山寺,甚至是对苏州的最初向往,便来自于最初对“枫桥夜泊”的这份遐想。

后来,听说寒山寺是因著名僧人寒山而得名、而闻名,与山无关。虽如此,但少时那份美好的憧憬却没有丝毫的消减,对于我来说,寒山寺依然是最初遐想的模样。

终于,我来到了寒山寺面前。现代城市化的脚步,早已把姑苏城外的寒山寺移至苏州城内,群楼围古寺,游人如织;“枫桥夜泊”也只剩下了墙壁上的文字来充当风景,而完全没有了文字之中所蕴含的景致了。

凭栏亦无须远眺,对岸只在咫尺之间,如此狭窄而不再清澈的水面,已经载不起小舟的夜半独宿;满眼的楼群与围墙也无法烘托出月落乌啼、江枫渔火的意境。为了那首诗而来的我,已经错过了那道历史的风景,好在我心中还有一个永远充满诗意的“枫桥夜泊”:清静的古寺、湛湛的江水、片片的枫叶、点点的渔火,还有夜半那悠悠传至客船的钟声……

我想,诗意,与现代化的事物是无缘的吧。现代化的事物是很难入诗的,而大自然的万事万物,即使是弱小的一花一草,却也会千姿百态、风情万端,足以令人流连不已,并会化出无穷的境界与天地;而现代的钢筋混凝土打造出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却狭小了人的生存空间,封闭了人的视听,令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单调。

大自然,这是上天赐予人类的家园,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我们本应珍惜,而物欲的膨胀带动下的所谓现代科学的发展,却正在无度的破坏着我们原本美好的家园,如此下去,也许有一天,再读到古人的诗,恐怕会令人生出“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感慨来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当正信被诋毁,当善良被践踏,当是非被颠倒,当邪恶在横行,我们可曾想过,天若不怜惜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何以存在?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名利本不是人生可依循的岸,而是捆绑人生的缰锁:伤害的是别人,毁掉的是自己。
  • 一位素未谋面的师长曾说过,有三种人晚上是不会睡觉的:病人、花天酒地的人与灵修的人。这几种人都在争取时间,找一个归属。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春在枝头,人在红尘,天地间,生命有着同样的坚守——真诚、善良与宽容。这是上天的赋予,也是天意的选择,更是每一个生命应该遵行的生命之路!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我们来到人世,是一次别无选择的出发,为了追寻生命的归旅......
  •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也许我们的攀登,从来就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寻找生命的位置、应有的高度和生命来时的方向。
  • 花开的声音还在 花落的安祥犹存 如今的思念 是远远的走过记忆的门前 在每一个雪花飘落的夜晚
  • 花开的声音还在 花落的安祥犹存 如今的思念 是远远的走过记忆的门前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作为人,是这红尘风景中最重要的一笔,是不是也应该展现出他的美丽,才会在天地间形成一幅和谐的画面?
  •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我深切的感受着自己的渺小如微,感受到自己仿佛是一颗被遗落的种子,却又不肯落地生根,总在遥望,总在期待,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到那个真正属于我的遥远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