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卫生部被裁及黄洁夫被免职背后隐藏了什么?

被免职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左下),上月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合成图片)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两会期间,在中共国务院新一轮的机构改革和大洗牌中,卫生部和人口计生委将撤并组建新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如果说弊端丛生备受诟病的“半独立王国”铁道部被裁掉多少有些预料之中的话,那卫生部的撤掉多少有些出乎外界预料。

紧接着,中共国务院宣布任免一批国家工作人员,其中免去黄洁夫卫生部副部长职务,都引发外界关注。黄洁夫是卫生部关于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是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门人”。

美国华府的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此次中共的大部制改革其实就是权力的大洗牌,被撤的部门都是有问题的。其中铁道部作为江派腐败大本营被砍掉。而卫生部被砍黄洁夫被免职的消息并非巧合,实则涉及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罪恶。

大纪元时事评论员李天笑也认为,从中共保整体利益看,在新一轮机构调整的洗牌中,一些承载中共重大血债和罪恶的部门被七拆八并弄的线索不清。谁是主犯、谁要负责等变得难以查清。有的甚至整个机构都拆散,或并入其他部门。这样,有利于中共洗刷罪行,逃避国际追查和清算。如卫生部和人口计生委将撤消,并组建新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而对活摘人体器官负主要责任的卫生部副部长、卫生部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黄洁夫在3月12日被免职。这样,机构和责任人都“消失”了。中共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活摘人体器官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弥天大罪掩盖过去了,至少变得难以追查。

今年2月25日,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一度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而这句话确实事出有因。

数据显示,移植人体器官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但在早前的报导中,中国移植医生的医术如何高明中共都是高调报导。以黄洁夫为例,二零零五年九月,黄洁夫随团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的庆祝活动。

为增加节日的所谓意义,他替一中年肝癌患者作器官移植手术。手术过程中还临时从广州和重庆调来了两个人体肝脏。当时媒体在对此报导中,全都是谀美之词,非常高调。

二零零六年三月,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报导在海外被曝光。中共此后数度改口,并公开承认中国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但这一解释遭到广泛的质疑。

中国移植数量呈爆炸式膨胀 与迫害法轮功同步增长

统计数据显示,大陆移植一直呈上升状态,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器官移植数量每年在三千例左右,但在迫害法轮功后却迅速飙升到每年一万多例。尤其是在2003年至2006年间,大陆的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

据中国统计,在1994年到1999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18,500个大器官移植,从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7,000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394%。

据《中国日报》报导,仅2006年一年就进行了高达两万个器官移植。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6年间,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

有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2006年发布的独立调查亦证实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研究发现,光2005年被摘取器官的人数就比被处决的人数多了4万多名。

但是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曝光后,到2007年,大陆器官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并且逐年下降,被人认为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评论人士玉清心表示,黄在这个位置坐了十多年至今,他对中国器官移植业的黑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很清楚。为帮中共站台,他始终在撒弥天大谎。

承认用死刑犯器官 背后政法委和公安内幕运作

石藏山表示,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关键是背后政法委和公安的内幕运作:利用死刑犯的名义来做假文件,杀非死刑犯(法轮功学员)顶死来活摘器官;这在中国监狱很流行。

近年来媒体(包括中共地方小报)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这种情况在中国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开秘密。中国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从社会上抓来的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民工,其中相当部分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的就是法轮功学员。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江泽民、罗干和周永康通过镇压法轮功的秘密组织“6.10”机构给全国各地主管公安局的政法委系统下令:“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不追究责任。

2012 年5月,追查国际调查人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导舆论宣传、属于江派的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在电话中确认,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这再次证实活摘器官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官方行为,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深涉其中。

王立军事件全面曝光中共活摘罪恶

去年2月,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事件更是全面曝光了以薄熙来,周永康为首的中共血债帮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真相。消息称其交给美方的大量秘密资料涉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这也是薄熙来、周永康政变的核心内容,目前已导致薄熙来在押,周永康下台,薄谷开来、王立军判刑。

大纪元获悉,薄熙来、谷开来及周永康利用政法委控制的中国公安系统的资源,进行罪恶的器官活摘和尸体买卖罪行。卷入此事的英国人海伍德被“杀人灭口”,参与此事的得力干将王立军逃美领馆侥幸保命。而此系列谋杀案也让英国、美国卷入,中共活摘器官罪恶被国际曝光。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有关中国的章节部分,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的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2012年10月3日,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所掌握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包括王立军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档案。

王立军亲自摘取数千人的器官

而薄熙来任辽宁省长期间,为讨好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王立军则是他的主要执行人,草根王立军因此升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

在王立军所犯下的罪行中,最令人怵目惊心的,是他参与了中共政权极力否认的活摘器官。

被媒体曝光的情况是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在辽宁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从事对人体器官移植的研究,并担任该中心的主任。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对几千人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

中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王立军在“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是研究如何配备死刑注射液来提高器官存活时间和移植效果。王立军的研究目标是如何取得“更新鲜的活体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研究尽可能延长死亡时间,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分,然后移植到人体上去——也就是受体者身上。

2006年9月,旨在促进青少年科技的慈善机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王立军“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在颁奖仪式上,光华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表示:“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注射这种保护液之后的肝脏和肾脏,更易于被器官受体所接受。”王立军在颁奖典礼上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现场几千个密集移植的结晶。”

王立军手下的一个警察在2009年曾对“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举报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这位警察作证说,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名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她活活害死。

大陆器官移植医生遭到国际社会抵制

尽管中共不敢承认活摘罪行,世界上的谴责却是越来越严厉。特别是在医学界,这一违背医疗道德底线的做法遭到了最坚决的抵制。

今年二月底中共卫生部与红十字会总会共同召开“全国人体器官捐献 工作视频会议”,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会中发言指责“国际势力”:“国际敌对势力把这个事情(利用死囚器官)扩大化,……他们对中国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对态度,他们的原则是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中共卫生部副部长所称的“国际敌对势力”,其实指的是国际医学界最著名的学术期刊之一《柳叶刀》(The Lancet)。2011年10月,《柳叶刀》发表文章称国际社会应该联合抵制中国将死刑犯作为器官移植供体的行为,呼吁对中国“同行”的器官移植研究和论文要做到三个“不”——“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柳叶刀》是个学术杂志,但在医学领域,所有同行都坚持医生必须遵从行业的基本道德操守。

二零一零年九月英国举行欧洲器官捐赠大会,会议拒绝邀请中国医生参加。

二零一二年年底,台湾有三千名医师出面联署,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与良心犯器官。

二零一二年七月,德国柏林召开第二十四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中国有一百六十多名医生参加。但这些中国医生都被“军管”似的,早晚由三辆大巴定点接送,中午在会议中心统一用餐,没有一个医生到外面透风散步,直到散会后钻进大巴集体离开。

法轮功问题是中共高层角力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中共高层的角力和一系列变局的根本原因正是法轮功问题。法轮功学员在过去13年里遭受到了残酷迫害,不仅耗费了巨额国家资财,从根本上破坏了国家法制,而且导致社会全面的道德沦丧,在方方面面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迫害的代价与危害之大,已直接导致中共最高权力层在此问题上产生了重大分歧。

一方面,无论是胡、温还是刚上台的习近平等没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层,并不愿意背负黑锅与血债。

另一方面,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为维持迫害、避免被清算,处心积虑要把自己的亲信、迫害元凶塞入政治局常委,以捆绑最高层共同背负血债,逃避被清算。

十六大的时候,江泽民选中了罗干作为迫害政策的继承人,十七大是周永康。在十八大的时候,江又意图把薄熙来推入政法委,并用政法委“第二权力中央”,图谋政变篡权。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王立军出走美领馆,薄熙来随之倒台。

评论
2013-03-15 7: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