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太原五百完人”

作者:张芸

“五百完人塚”(摄于1971年,照片由柯锦良先生提供)

  人气: 184
【字号】    
   标签: tags:

山西人,尤其山西太原人,成千上万人忘不了民国38年──1949年4月24日“太原陷落”的悲痛与恐惧。

笔者那时在台湾花莲,当看到中央日报的头号标题“太原陷落”,心中不安,恐惧万分。原来我从1948年夏天离开太原,跟家父星斋翁一直保持通信,但是,渐渐也越来越疏了,到1949前半年,几乎音信断绝,因为共军围攻太原,渐已迫近城墙,太原几成“孤”城一座。当时,阎锡山刚飞去南京,向蒋介石要求救兵,事毕,他要飞返太原时,机场却已关闭,无法降落。

山西代主席梁敦厚(字化之)、警察局长师则程,预备慷慨赴义,率领部下,跟太原共存亡!

师则程局长是先打死自己的妻小,然后率领部下,在餐厅,饮烈酒,集体举枪自杀,轰轰烈烈,慷慨成仁。

据了解,阎锡山教导部下:活着不见共产党,死了也不见!我想梁化之先生在最后时刻可能吩咐卫士:我马上得要“走”了,等我咽了气,就用汽油把我烧掉。因而解放军进城以后,并未发现梁化之先生的遗体。部分士兵进入太原绥靖公署花园的地下室搜寻尸体,只在一堆残渣里面找到他的一颗水晶图章以证明山西省代主席──梁化之先生确已死难。

那次战役,壮烈成仁,起码五百余人,在台湾的国民党称“太原五百完人”,在台北圆山兴建了一座“太原五百完人成仁塚”。多年来,每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台北市政府举办纪念聚会。笔者参加过几次,庄严肃穆。我曾看见“家属上香”时,一个中学生模样,身高体壮的年轻人,虔诚上香,后来知道那是梁化之先生公子梁安仁。他后来从台湾政治大学毕业,如今也耄耋老人了,在纽约免费教人打太极拳,做晨操,曾获无数奖状。我两都是山西人,他原籍是定襄县,我是五台县,因为同乡关系,已成莫逆。

后来,我从台湾飞来美国,在1978年冬天,从美国返回老家太原。据我哥哥说,城破前,大约一周左右,我们全家,躲在地窖里面,以防炮弹,吃住都在里头。 那天,1949年4月24日,早上大约10 点钟,炮声渐稀,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静得有些可怕。不久,有人轻敲大门(我家是四合院),家人判断是解放军进城了。家人当中,都是老弱妇孺,我哥哥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门。他怕来人不善,一开门,就捅他一刀,所以,他用手一拉开大门,很快躲在门后。

“老乡,别怕。”

“嗯……”我哥哥应了一声。

“这儿,只你一个人吗?”

“我们一大家,都在地窖里头。”

“快叫大家都出来吧。”

头几天,头几个月,城里没炮声、没枪声,老百姓反而觉得怪怪的,因为他们听炮声、枪声太久了。最早可以追溯到民国34年(1945) 日本刚刚投降,阎锡山的军队一边返回太原,一边在城外构筑工事,碉堡,战壕,到处可见。阎氏甚至“收编”日本军队,改穿中式军服,吃白米饭,以备跟共军做殊死决战。

后来,老百姓渐渐恢复正常生活。如今的太原是高楼大厦,公共汽车,四通八达。当年的“战争”景象,淡然无存了。

由于两岸关系的改变,听说台北圆山的“太原五百完人成仁塚”也杂草横生,荒芜已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老爷”车最近又出毛病了。事实上他还不够资格称“老爷”──才11岁啊!
  • 回家途中,看见一个修车行正在开门。那时车不多,我一个急转弯,开到里面。 修车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车厂,一个穿蓝色修车制服的大个儿向我走来:“我可以帮忙吗?”
  • 【生活随笔】也疯一次篮球
  • 那次跟葛林见面,餐会上谈了很多关与阎锡山的事绩。葛氏是学者,研究深入,态度客观,使我对阎锡山有了更深,更客观的了解。
  • 近来,大家都疯林书豪,我呢?
  • 一开头,是一张相片,一头母老虎,头枕石阶,睡得很沉,身上倚着睡着的三头小猪,身上裹着“虎皮背心”。
  • 我在美国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门,列了四件该办的大事,有的顺利,有的不顺利,但都成功了,可谓一天闯了四大关。
  • 孩子们,又叫,又跳,像中了头奖。最后大家吃过晚饭,去海边泡了一会海水,我甩了几杆,没鱼上钩。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67年以前,法国政府决定颁发军人最高荣誉十字勋章给美国轰炸机驾驶员容泰若,可是阴错阳差,容泰若匆忙从法国返回美国,脱下军衣,改做生意,把“勋章”几乎忘得一干二净。
  • 天有不测风云,平安过了35年,水管出问题了。市政府的查水表技工告我:“问题大概是院子里的水管或者屋子里的水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