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明朝灭亡、法国大革命和中共无解的困境

在中共的体制和统治下,中国社会面临无解的困境。(Getty Images)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3月17日讯】英国《经济学人》报纸近日在对中国政局的一篇评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中国知识份子圈子里正流行阅读托克维尔的讲述法国大革命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这本书跟中国现状最有共鸣的是,旧制度在革命中倒下不是因为他们抵制变革,而是他们试图改革但是打破了他们点燃的期待。如果托克维尔说的是对的,那么习近平将面临一个无解的困境:为了生存,共产党需要改革;但是改革本身可能成为最大的危险。

法国大革命前,法国的人口在增长,财富在增加,人们变得更勤奋,更有创造性,国家一派繁荣景象。而在当时欧洲的德国等大部分国家,全都是君主制和农奴制,法国的农民恰恰是这些国家中境况最好的,受到的压迫也是最轻的。因此托克维尔在书中提出了关键的问题:“何以减轻人民的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
  
大革命将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但是路易十六统治时期恰恰是君主制最繁荣的时期,路易十六也绝非暴君。仅从下面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国王的猎物在狩猎区边缘毁坏了农民的庄稼,国王还表示应该予以赔偿。    

因此,在路易十六这位开明、民主的国王统治下,社会的不满情绪却正在加剧,为什么?民众的仇恨情绪并非只针对国王,而是针对一切旧的制度。

社会的繁荣未必保证社会不会动荡,这也可以从唐朝安史之乱中得到印证。安史之乱前,唐代经济繁荣到了顶峰,国家仓库和农户家中存有大量粮食,但这不妨碍动荡和拐点的到来。对于繁荣何以加速革命的到来,孔子说:“民不患寡而患不均”。

与法国大革命不同的情况是中国历史上明朝的灭亡。从表面上看,明朝灭亡的导火索之一是朝廷的一项经济改革政策:整顿驿站。驿站在古时不仅仅担负着现代邮政系统的功能,其主要职能是传递公文,并为过境的官员提供服务,同时是交通枢纽,起到传输军事物资、传递军事情报、管理国家事务的作用。公元1628年崇祯皇帝即位时,明朝已经风雨飘摇,国内民变四起,国外强敌虎视。内忧外患和连年征战,耗资巨大,朝廷陷入了财政危机,崇祯便下令在全国整顿驿站,裁撤驿卒,以节省财政支出。于是,一个驿卒失业了,这位国家公务员的名字叫李自成。

在当今的中国,恰恰同时体现了法国大革命前和明朝灭亡前的景象。一方面,中共新领导层试图通过继续改革来解决社会矛盾与走出困局;另一方面,中国社会陷入的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危机,积弊难返,其实,无解的难题从江泽民时代已经种下。

就像明朝的灭亡一样,看起来励精图治的崇祯是亡国之君,其实明朝灭亡的种子早已种下:崇祯的祖父万历皇帝消极怠工将近三十年不上朝不理朝政。这一点和中共新领导层面临的情况颇为相似。

比如,如今阻挡中国社会走向民主宪政的最大因素之一就是持续了近14年、现在还在进行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而这场迫害由江泽民发起,消耗了大量的国家资源。有消息披露,胡锦涛接班后,曾下令成立中央特别调查组对江当政时在镇压法轮功上的财政资源投入情况进行了秘密调查,发现镇压高峰时期(1999~2002年)的财政资源消耗高达约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一半的社会综合资源,一般时期也使用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另有消息透露,比例最高时,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三的资源被用来维持迫害法轮功。一名国务院财政部官员明确说到:“镇压政策是钱堆出来的,没了钱,镇压就维持不下去。”这些是造成中国经济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另一方面讲,面对中国经济、金融等方面的巨大危机和困境,中共新领导人采取的措施和计划都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金融市场所需要的自由市场的框架与结构,与中共的制度一党独裁有着无法调和的冲突矛盾,水火难容。

因此,在中共的体制和统治下,中国社会面临无解的困境。

评论
2013-03-17 1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