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大卫 ‧乔高:尊重人民意愿 立即停止迫害

3月14日,“真、善、忍”国际美展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的国会大厦首次展出。正在澳洲访问的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来到画展。(摄影:袁丽/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澳洲坎培拉报导)3月14日,在澳洲首都的国会大厦内,“真、忍”国际美展在国会大厦首次展出。正在澳洲访问的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来到画展,并与澳洲的部分参议员、联邦议员见面。“真、善、忍”国际美展中的几十幅作品讲述了修炼法轮功后修炼者身心巨变的故事,以及他们在中国被迫害的事实。

其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所表现的内容,正是大卫‧乔高此次来到澳洲的主要目的,他希望澳洲政府和人民都能够一起制止这场迫害和“活摘器官”的暴行。当天,大卫‧乔高在接受《大纪元》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法轮功团体从来没有对这么残酷的迫害还以暴力。他们一直以来依照他们的信仰原则做事,非常有尊严。他们只是要求停止迫害,美展中就反映了这点。

“真、善、忍”国际美展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摄影:袁丽/大纪元)
“真、忍”国际美展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摄影:袁丽/大纪元)

“真、善、忍”国际美展在澳洲国会大厦首次展出

记者:您如何看“真、善、忍”国际美展第一次在澳洲国会大厦内举办?

大卫‧乔高:事实上,国会大厦是澳洲的心脏。现在正值坎培拉建为首都100年。对我来说,《自由中国》电影这时在这里上映,“真、善、忍”国际美展在这里举办,这真是太好了。我希望,国会里所有的党派都能够注意到这一点,能够作出决定,要为这个问题站出来。这个问题就是,那么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受到了残酷的迫害。

古特曼(Ethen Gutman)在编写的《国家掠夺器官》一书中估计,从2000年至2008年,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死于活摘器官。据大卫‧麦塔斯和我估计,2000年至2005年,有四万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我认为那个六万五千个活摘器官的数字可能是相当准确的。而且,事实上,我们知道在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没有犯过任何的罪,没有庭审、没有聆讯、没有律师……他们就是把这些人从劳改营中抓出来,把他们的器官取走。这样的话,另外一个人也许在中国、也许在国外,就可以获得一个新的心脏、肝脏……而这样的结果是,被摘器官的人往往是很年轻的人,就这样死了。在“真、善、忍”美展中,有反映这个问题的内容。

我希望澳洲的议员们,不论是联邦的,还是各省的,能够通过立法制止澳洲的任何人前往中国接受这样的器官移植。我知道很多人说:现在从澳洲各省去中国作器官移植的人数并不多。但是要知道,不管是一个人、十个人,还是什么别的数字,那也一样是杀人……人们从澳洲任何一个省出去,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就像是去柬埔寨的杀人场。在柬埔寨,当时波尔波特的杀人场。在中国,当然有所不同,但是事实是一样的。法轮功学员、良心犯,被摘除了器官,被杀了。澳洲将作为一个整体,站起来说,这不应该发生。加拿大人、澳洲人,或者来自任何一个珍视生命尊严和法律的国家的人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中国去获取器官。

澳洲立法制止活摘、走私器官会在世界树立典范

记者:此次澳洲之行是为了让澳洲人能够了解在中国大陆所发生的活摘器官吗?

大卫‧乔高:是的,此行就是想要表达对舒布瑞杰(David Showbridge)所提的修正法案的支持。我必须声明,我来这里不是来支持David Showbridge这个人的。我也不是绿党党员。但是我支持他在提案中的原则和道理。他说的很清楚,他希望与其它党派的议员一同对这个提案负责;他希望其它党的人可以对提案提出意见,把提案变成一个跨纽省所有党派的提案;希望类似的一个法案也能够在澳洲其它的省得到通过;希望也能在澳洲联邦得到通过,作为对现有法律的补充。

有人说:这是没有用的。不,它会有用。如果你禁止商业性的器官走私,那么澳洲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就不会去中国寻找器官了。就象在以色列2008年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行以来,没有一个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因此,你是可以制止这件事的。那么,澳洲可以作为世界的一个领头人,因为她有道德的立法、人性尊严的立法,就像她在其它很多领域在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一样。

记者:如何才能制止活摘器官?它是跨越党派的议题,或者说这不仅仅只是哪一个党派应该关心的问题?

大卫‧乔高:这是所有党派、希望也是所有国会议员的事情。有人跟我说,如果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个法案,中国就不再买我们的煤了。我记得刚刚来参观美展的一位议员说:要停止媒体上的说辞:因为立法禁止澳洲人前往中国做器官移植,中国就不会再买我们的煤及其它东西了。会这样吗?我想说,两三年前,我到过加里波利(Gallipoli,第一次世界大战澳洲与新西兰大量士兵阵亡之地),我见到成千上万的坟墓,这进一步让我确信,“畏惧”不仅是对澳洲人的一个词。那些说这些的人、或者会怕让北京不悦的人们,他们不懂得澳洲,不懂得中国。

一个又一个的例子证明,当你站出来,依据普世价值与原则来反对中共政权的做法时,中共就会后退。我想起了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哈维尔,他现在已经过世了。当时,他同意让达赖喇嘛去布拉格。他被告知:他如果这样做,捷克斯洛伐克就不会再能卖给中国任何一种东西。当然,哈维尔一直说:达赖喇嘛要来的。达赖喇嘛果真去成了,他的此次访问很成功。我认为,达赖的此次访问一点也没有影响了捷克对中国的出口。

我自己的国家加拿大,我们的总理在2008年以后,一直在提倡加拿大的价值观,在中国政府面前为加拿大的价值观挺身而出。人们说:啊,你们的出口将会受到影响了。我知道,在我们的总理对中国说了我们的政策不会取决于你们的钱,或是你们的“货币政策”,仅仅几个月之后,加拿大一家最大的公司与中国签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贸易合约。对此问题挺身而出会影响澳洲出口的说法其实是站不住脚的。这个世界将会敬仰澳洲,中国政府不会停止买澳洲的任何东西,澳洲应该尽其可能把自己的头抬得比现在更高。

记者:因此不仅是中国人,其实全世界的人们以及各国政府都要战胜恐惧以及克制对利益的追求,是这样吗?

大卫‧乔高:我们不会看到对利润与收益有任何影响的。当然,对出售器官所获的利润除外。中国政府,中国的一些收益将会受到影响,因为澳洲人不再去中国买器官了。但这不会影响任何公司、任何生意人的利润与收益,包括澳洲人的收益,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中共政府参与“活摘器官”罪行令人发指

记者:我曾经遇到有人问我:在其它国家也有非法摘取器官的罪行发生,比如:印度、菲律宾、巴基斯坦等国。

大卫‧乔高:是,不幸的是这是真的。但是区别在于,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人们可以去买一个肾脏,一个肾,他们付很多钱。卖肾的人健康最终会受到影响,但至少他们还活着。在中国,所有被摘了器官的人们都死了,他们的尸体被焚烧掉。

记者:许多人都在问为什么“活摘器官”在中国持续了这么多年,而且还在继续?

大卫‧乔高:器官活摘始于80年代,当抗排斥药物问世后。人们说,希特勒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当然我们不知道他脑子里想过没有,但是事实上,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还没有抗排斥药物。实际上(在中国)他们从被判死刑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他们是被杀掉的。人们忘了,在中国,有68项还是58项被判死刑的罪行。五年前,中国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昨天,我听说他曾经被悉尼大学授予荣誉教授。有一个采访,他说他一年做了百多个肝脏移植。,一年之内这百多个肝脏是从哪里来的?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作为供体?他们为此被虐杀,他们没有犯任何罪。悉尼大学如果给这样一个人任何的荣誉学位,荣誉教授的头衔,让我吃惊不小。荣誉给了这样一个人,这太骇人听闻了。这个人通过杀害无辜的人从而他可以有一个所谓的器官“捐赠者”而赢得自己的荣誉。我希望这是错的,但它真的是事实。我在想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竟有澳洲的大学可以做出如此之事?

记者:有人问你和大卫‧麦塔斯也许也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不然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努力地去调查“活摘器官”呢?

大卫‧乔高:大卫是犹太教徒,我是基督徒。大卫‧麦塔斯是研究纳粹大屠杀的学者。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件事上给予帮助的人们,他们很多都是信仰犹太教的。他们提供帮助,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件事与希特勒的犹太大屠杀的类似性。有人说:你不能这样比。六万五千人被活摘器官而被杀,希特勒的犹太大屠杀或许杀了六百万。当然,这里有不同,我们都知道。但是,对待人的原则,把他们视为只是一团器官、组织、骨胳等等,这与纳粹德国是一样的。这就是在中国所发生的,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令人发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因为我们认为这样可以制止恶行,我们应该不停地继续告诉人们要停止(虐杀),而且会有很多很多的其他人也会努力让恶行停止。

活摘器官的罪行还在继续 沉默即是对迫害的支持

记者:就像西方文化中有这样一句话,“保持沉默不是中立”?

大卫‧乔高:其实,不止如此。沉默是在帮着迫害者。在中国,在东欧,共产统治时期,沉默一直在赞成、是有利于统治者的。有良知的人们,在澳洲,我知道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包括今天来看美展的议员们,他们都这么想,他们要站出来,为这个问题主持正义。我赞赏他们。比如今天下午来到的一位议员,他说:是必须要为这事挺身而出,担当起来。

我知道也有人说,你为法轮功被虐杀而发言,将会失去一些选票,但我已经代表人民27年了,我的选民中很多是来自于中国。我认为我在这事上不能站出来的话,他们肯定会惊愕地无法接受。我很喜爱中国人,我认为通常对这件事儿关心的人们也会抱有同样的态度。这是中共集团的所为,在中国,他们的民主合法性为零,他们所带来的是更多更多的腐败与环境污染。我要说的是,腐败和污染有朝一日就会葬送中共政权。

记者:是哪些主要的原因导致“活摘器官”的罪行还在持续?

大卫‧乔高:我认为因为江泽民在1999年7月,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这涉及到很多很多的钱。一个人,如果卖他的身体部件的话,价值50万美元,或许现在值更多钱了。这些钱进入了医生、护士、军队、监狱那里,这些人们参与了这件事,他们有利益,要让这件事继续下去。我知道,中国政府宣布要在五年内停止。但是在这期间,有多少万的法轮功学员要被杀害?也许在5年内会停止,但是我们不能够再等5年了。我们要求的是马上就停止,本来就不应该开始,在这个世界开始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刻就应该停止。

现在,对这件事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那么多政府都已经知道了,我认为中国政府应该立即停止。对其新的政府,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一个好的信号。告诉人们他们将停止这种对人性的犯罪,这也是一个机会。我希望他们能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他们这样做,我将比任何人都更称赞他们。但是,如果他们说我们要保持让解放军高兴、移植医生高兴,他们就会与江泽民时期的政府一样,沦为一群恶棍,道德恶棍,他们终将被中国人民所唾弃。中国人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观察他们在做什么。这是他们的机会,表明他们尊重人民的意愿、尊重人性尊严。他们应该现在就做,而不是将来,等到五年后。

(责任编辑:简玬)

评论
2013-03-20 9: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