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荷雨: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被免职背后

《国家掠夺器官》汇集多国医学专家、伦理学教授和国会议员等提供的大量事实、统计数据、证人证词及相关分析,揭示在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的非法行为。(图片来自明慧)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3月21日讯】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再度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地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然而在不到一个月后的中共两会上,黄被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海外分析人士指出,作为中共卫生部关于器官移植的对外发言人,黄被免职涉及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大规模强行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黄洁夫几度改口的尴尬

三月五日,中共人大会议开幕,大陆网友在新浪微博张贴了三副耐人寻味的网络文章截图,在被删前引发网友热议。

大陆网友在新浪微博张贴的关于器官移植的网络文章截图(图片来自明慧)
大陆网友在新浪微博张贴的关于器官移植的网络文章截图(图片来自明慧)

第一条是2006年4月11日《东方网-劳动报》发表的《中国取死刑犯器官移植是谣言》,文中称: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驳斥中国随意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言论;

第二条则是来自《京华时报》2012年3月7日的报导《卫生部: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

第三条是《中国网》2013年3月5日的报导《卫生部:两年后器官移植不再依赖死刑犯》。

黄洁夫代表中共数度改口,这尴尬确实事出有因。

据中国大陆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在一九九四年到九九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一万八千五百例大器官移植,每年在三千例左右,但在二零零零年至零五年之间,进行了超过六万五千起大器官移植,年移植数量飙升超过一万,增长率近百分之四百;据《中国日报》报导,仅二零零六年一年就进行了两万例。大陆的器官移植数量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呈蘑菇云的爆炸式膨胀。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在海外被多位知情者揭露曝光。著名加拿大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检察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经多方独立调查,证实中共政权大规模强行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将此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其研究显示,在二零零零年至零五年的六年间,器官移植数量比执行死刑数量多出四万一千五百起,其中大部分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中共却一直对此极力抵赖、狡辩。随着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曝光,在国际压力下,二零零五年,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副部长,不得不从信誓旦旦地反对盗用死刑犯器官,自打嘴巴地公开表示中国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后来更是咬定中国器官移植依赖于死囚器官。

那么黄以承认这非“光明正大”之所为,欲掩盖怎样的惊天秘密?

“国家掠夺器官”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各地学员也遭到肆意绑架、关押和残害。江氏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法轮功列为头号敌人,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

在这中共全力开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既是“肉体上消灭”的重要手段,更成为中共军队、武警、地方的一本万利的生财之路。中共动用军队、武警利用各地军事、战备设施建立集中营,大肆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以军队为核心主导,由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在全国范围内将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注册、验血体检、电脑管理,建立了庞大的活人器官库,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一位知情媒体人首次向海外媒体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有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

三月十九日,一位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妻子指证:在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从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三年十月,她丈夫亲手摘取了约两千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随后其他外科医生摘取了其余器官,这都是在受害者未死亡的状态中进行的。在她零四年离开医院时,五千多法轮功学员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

随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一位老军医多次投书海外媒体披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三十六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六七二—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十二万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

“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已被宣布为“阶级敌人”的“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军队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器官供体调配到军队及地方医院,以在向医院提供供体时直接收取现金(外汇)的血腥模式交易。军队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医院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

沈阳老军医还披露:“实际上,在中国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三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十一万例。由于有巨大的活体来源,许多有军事背景的医院在公开上报的同时,也大规模私下进行器官移植。”

“中国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境内外势力勾结,将符合要求的人员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被焚毁。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中国在全世界已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分,有几个人还因为在此领域的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在这幅罪恶的拼图中,黄洁夫则是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

在江氏亲信李长春主政广东期间,曾是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和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的黄洁夫积累了丰富的器官活摘实践经验,成为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带头人。据官方报导,以肝脏移植为主要学术方向的黄洁夫,在国内外发表了一百八十多篇学术论文,获过八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国内媒体曾高调宣传二零零五年九月,黄洁夫随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为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

黄洁夫直接筹划、推动了活体器官库调配网络的建立。零三年九月,黄洁夫在长沙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作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立法专题讲座时提出:以立法解决当前器官调配和管理上的混乱现象,在卫生行政部门的参与下,逐渐形成省、区域和全国性的器官调配网络,以“不用往返运输供体使手术成本下降一半,且移植质量也因等待移植时间的缩短而大大提高”。

在零五年十月的卫生部会议上,他提出由湘雅三院承担全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协调工作。湘雅三院是卫生部“八五”重点投资建设的医院,编制床位一千张,拥有国家级的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据其姊妹医院湘雅一院网站报导,该院器官移植中心在四月二十八日同时为十七名患者完成了移植手术,宣称“如此多的大型移植手术在一天完成,标志着我院器官移植手术已成为常规手术。”

据黄洁夫在湘雅三医院作专题讲座时透露,“截至二零零一年,我国实行的各种大器官移植手术就有四万多例次。”从这比官方公布多了近三倍的数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见一斑。

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

作为世界器官移植第二大国,中共国在国际社会却不仅没能享有荣光,其违背医德人伦的移植医生更成为医学界讨伐的对象。

二零一零年九月在英国举行的欧洲器官捐赠大会,中国医生被拒绝参加;

二零一一年十月,国际医学界最著名的学术期刊之一《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文章呼吁国际社会联合抵制中国将死刑犯作为器官移植供体,对中国“同行”的器官移植研究和论文要做到三“不”——“不接受、不发表、不合作”;

二零一二年年底,台湾三千名医师联署反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与良心犯器官;

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国际非政府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协会”(DoctorsAgainstForcedOrganHarvesting)在欧洲发起制止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在一个半月内即收到来自欧洲三十六个国家十六万六千四百六十一位民众的联署,其中包括七百多位欧洲议会议员、欧洲各国国会议员和市长等政要;

……

以“系统利用死刑犯器官”掩人耳目,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就能逃过正义的审判?打着“建立器官捐献分配体系”的幌子,黄洁夫和中共移植医生就“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继续施展杀人“才能”了吗?

自二零一二年二月前重庆中共公安局长王立军出走美领馆,由江泽民幕后主使,以周永康、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等主导政法系统大规模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人体的黑幕被进一步揭开,继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周永康相继落马,其在卫生系统的帮凶黄洁夫也被免职。随着邪恶中共在被全面曝光中走向覆灭,对罪不可赦的迫害元凶和行恶者的正义审判已为时不远。

——转自《明慧网》

评论
2013-03-22 3: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